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路德维希在霍格沃茨 > 三八、狂妄的小丑
    ()    此时场上的战况似乎没再有太大进展,仅剩的几个学生似乎都有了默契,一边躲闪着,一边牵制格瑞斯莱特。而“红心王”似乎将目标定在了那个没有踪迹的小斯古雷特身上。火焰四处游走着,有几次似乎捕捉到了蛛丝马迹,波动的魔法流中隐约显出了一个黑袍的身影,但很快又消隐不见了。

    石墙上的图案还有最后五个,看台上几个七年级的学生甚至开出了赌局,赌四强是哪几个。比起场上人多的时候观众们都在呐喊助威,此时观战的学生们都在各自闲聊着。

    似乎是被身边几个“黑矛”的议论惹烦了,一直没有说话的“黑矛王”瓦吉姆伊万诺夫忽然出声了:“注意你的语气,盖文,斯古雷特是中立家族。”男孩的声音十分低沉,微微扬起的下巴显得气势十足,他没有去看低头道歉的同伴和望向他的其他学生,而是注视着场上,“他是贤者的后裔。”他不咸不淡地说道,忽然勾起嘴角,“如果他敢与莱特对决,我愿为他助威!”几个“黑矛”的男孩相互对视一眼,发出两声大喝,长杖在地上发出整齐的“咚、咚”声。

    一瞬间,看台上变得剑拔弩张,离得稍近的几个“红心”后撤了几步,瞪视着他们。场边的舒马赫发出“啧”的一声,被半坐起的维希涅夫斯基拽住了手。

    “黑矛王”的明确表态让不少人感到惊讶,但就在这时,“黑叶王”康奈尔贾曼忽然“啪”地一捶手,一边嘶嘶地摸了摸扯到的伤口,一边用恍然大悟的语气说道:“哎哟、嘶既然连瓦吉姆都这么说了,那我出五个加隆赌斯古雷特赢好咯。克里斯,你先帮我垫着!”一瞬间舒马赫的仇视对象就换了,“哎哟!贝琳达你别瞪我呀,我想看看被点亮的小丑呢,嘿嘿,我还从来没看见过呢。”快活的语气和笑声让一下子气氛就又活起来了。

    不是“鲜血”的学生使用的是没有身份的小丑牌,而当他成为最终的成为胜者的时候,墙上仅剩的属于他的这个小丑就会被点亮,变成绚烂而华丽的彩色小丑。这并非前所未有的景象,但在“王权争霸”改为一年一度半官方的活动后却也再未曾出现过。太难了,毕竟这个活动的俱乐部友谊赛性质减少后,更像是一场竞技,残酷的决斗竞技。而在混乱中,人们总是会优先排除异己,“鲜血”会选择先将其他班级的学生逐出场地,而不同的“花色”中竞争更是激烈,就如同不对盘的“红心王”和“黑矛王”。

    贝琳达舒马赫气鼓鼓地瞪着贾曼,大声道:“‘卡尔大帝’是不败的!”

    “‘卡尔大帝’!我们的荣光!”看台上的“红心”们应和着喊道,长杖整齐地敲打着地面。

    毕竟格瑞斯莱特是场上仅剩的“王”,一瞬间“红心”的气势就压倒了其他,气氛一瞬间又有些凝固。

    意识到是自己的话把稍微缓和的气氛又压下去了,贝琳达舒马赫撇了撇嘴,用有些惋惜的语气说道:“当然,我也不想看见小路德维希被打就是了,‘爷爷’生起气来可不会管对手是不是小孩子。”她气鼓鼓地嘟着嘴。

    随着人群里的几声轻笑,凝固的空气又开始流动。抬头看了一眼看台的弗林斯教授暂时是不用担心这群不安分的观众在上面打起来了。

    没一会儿,最后一个“黑叶”因防守失误出局了,看台上几个学生发出了欢呼,似乎是赌对了。贾曼一脸惋惜:“今年四强居然没有我们的人,我一定是历代最悲惨的‘亚历山大’。”他朝马奇南斯伸出手。

    “算了吧,去年还是四个‘红心’呢。”马奇南斯拽着好友的手站了起来,看了脸上已经恢复血色的维希涅夫斯基一眼,继续对贾曼道,“你受伤的那一刻我还以为今年会有两个‘红心’呢。”说着他抬起没有烧伤的右手,看台上一个“红钻”会意地朝他扔来了一只长杖。

    最先出声助威的是“红钻”,在他们的“王”的带领下,整齐的敲打声与呼号声宛如北欧战士们那激昂的战前歌舞。场上仅剩的“红钻4”女孩感激地朝场边带伤的“红钻王”点了点头。看台上,似乎是她的朋友们,几个女孩甚至扯出了一件龙飞凤舞地用闪光颜料写着她名字的斗篷。“黑矛9”的男孩则是朝看台上以瓦吉姆伊万诺夫为首的“黑矛”同伴们鞠了一躬。

    助威声最大的,不用说,自然是“红心”们。他们的呐喊声几乎要掀翻了屋顶

    “‘查理曼’!胜利与皇权同在!”

    “‘卡尔大帝’!我们的荣光!”

    “火焰指引着胜利之光!”

    格瑞斯莱特微微颔首,嘴角终于微微有一些笑意,但眼神依旧冷冷冰冰。看台上又是一片欢呼,仿佛胜利已经属于“红心”。

    等到所有的欢呼声都渐渐低下去,角逐就要开始的时候,康奈尔贾曼忽然冲着场上喊道:“勇气!路德维希!五个加隆!”

    人群爆发出一阵大笑,先前没有机会呐喊欢呼的“黑叶”们仿佛一瞬间都找到了理由,他们整齐地敲击着长杖,像模像样,但喊的确实七零八落有的喊“斯古雷特”,有的喊“路德维希”,还有的喊“五加隆”。甚至还有一个错喊“路易斯”的,被同伴们按着脑袋揉了一顿。

    先前被谢尔盖科罗温捂着嘴巴的尤里斯科特终于不用担心给他的小后辈助威会被“鲜血”们揍了,然而他挣脱了友人的手臂刚喊出一句“黑金”就被旁边两个六年级的“鲜血”按到椅子下面去了。

    看到这,别说西尔维娅等几个女孩都笑成了一团,连金斯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即使是教育理念的不同,这些德姆斯特朗的学生们也只是还没成年的孩子们,他们也如世上所有的少年少女一样,会嬉戏、会打闹。

    随着看台上逐渐安静下来,短暂的休战结束。第一个出手的竟然是那个“红钻”的女孩,锐利的穿刺咒直指“红心王”,表明了她的决心。

    格瑞斯莱特闪过了那三个连击的咒语,漫不经心地扫视了一周,似乎是在寻找那个一直没有现身的小男孩。无果,视线最终落在了对面女孩的身上,他点了点头,接受了她的挑战,身边兀然腾起了黑色的火焰。

    “魔鬼火......可怜的马瑞娜。”贝琳达舒马赫叹了口气,“说好这次对女士要温柔啊。”但一旁的古斯塔夫维希涅夫斯基却仿佛松了口气。

    只见莱特忽然将双手举起,左手掌与握着魔杖的右手在猛地前后相击,脚下的黑焰如同巨大的海浪一般跃起,猛地灌向对手。看台上一阵惊呼,他们都知道莱特的能力,可这样强大的势头还是第一次见。

    然而仿佛是莱特还记得跟舒马赫的约定,那个被一瞬间击退出场的女孩在地上翻滚了两下,被助教扶起后却发现丝毫没有烧伤。

    她的好友们跑下了看台,围在她的身边发出一阵阵“哇”“哟”的惊叹,还故意用神秘兮兮的眼神打量着她跟场上的莱特。女孩涨红了脸,不轻不重地捶了一下离自己最近的好友,抿着嘴,抬头朝场上已经没再看她的红发男孩有些羞涩地笑了笑,跟着同伴们匆忙地跑开了,甚至忽略了一旁提出要她去医务室做检查的助教。

    “你忘了魔鬼火的控温性。”终于恢复声音的古斯塔夫维希涅夫斯基无奈地对目瞪口呆的贝琳达舒马赫说道,声音还带有一点嘶哑,“看吧,你很快会收获一堆‘奶奶’的,贝琳达宝贝儿。”

    看台上忽然一阵惊呼,目光回到场上,舒马赫猛地抽了一口气:“嘶我现在请他对小孩子温柔一点,你说可能吗?”

    路德维希斯古雷特,这个胆大包天的新生,趁着那个“黑矛9”在戒备“红心王”时、趁着“红心王”的注意力在另一个对手的身上时,非常果断迅速地出手了。

    那个正庆幸自己躲过了魔鬼火的“黑矛”在男孩现身的一瞬间,就被脚下无数蔓延的荆棘包围。能够成功打进四强,这个七年级男孩的实力并不弱,几乎马上使出了“盔甲护身”。那能够穿透盾咒的荆棘似乎只是一层幻影,然而下一瞬间却将它们的“猎物”紧紧缠绕。

    随着猛然绽放的无数鲜红蔷薇,哀嚎声戛然而止。一个“蔷薇的挽歌”。

    金斯莱瞪大了眼睛。看上去像是“荆棘丛生”的改良咒,但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咒语。能够穿透“铁甲咒”的,一般都是极为强大且狠厉的咒语,或者是盾咒施术者无法承担的巨大冲击力。无论是魔咒还是物体,少有能在盾咒的阻碍下不偏离。还是说,这是幻影和符咒的结合?施咒只是佯攻?没有看见确切施咒的情况,再多的猜测也只是徒劳,而他来不及深思,只能暂时记下。正如邓布利多所言,路德维希斯古雷特确实在魔咒领域有着绝佳的天赋和创造力。

    此时,先前一直没有现身的路德维希斯古雷特终于出现在了场上。男孩站在与“红心王”正对面的位置上,直直地盯着格瑞斯莱特,随意般地挥了挥魔杖。原本已经昏迷的失败者被甩出场地,撞在场外的墙上直挺挺地摔落。

    黑色的荆棘化作粉尘,无数吸收了鲜血的花瓣一瞬间零落了一地。场上的冰与水早被火焰蒸干了,在黑色火焰的映照下,空旷的场地上那鲜艳的花瓣十分突兀。

    一如黑发男孩的出现一样,突兀。

    作为“暗杀者”,这应该是路德维希初次真真正正站在众人的眼前。哪怕是败于他手的“黑叶王”康奈尔贾曼,此时也是第一次意识到击败自己的竟然是这样一个“小男孩”他看上去仿佛也就**岁的模样,干净利落的短发,和一身象征新生的黑袍。

    “我真的很高兴见到你,格瑞斯莱特。我是路德维希斯古雷特。”

    略显稚嫩的声音在空旷演习场上响起,金色的眼睛在火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无惧无畏地与那双仿佛燃起了熊熊烈火的赤瞳对视着。

    墙上仅剩的两个图案开始变形放大,并列的是去年已经登顶过一次的“红心王”和黑而深沉的“小丑”。紧接着,一个个小小的图标出现在它们的下方,那是他们的击杀名单。

    “红钻随从”、“黑叶王”、“红心随从”、“黑叶7”、“黑矛9”,比起“红心王”下面那长长的击杀榜,这几个名字只能算是寥寥无几。但,也是分量十足。里面有一个“王”和两个“随从”,小斯古雷特挑选的都是实力相当不错的“猎物”。更何况,还有那些并非被他击败却是因他而失败的学生就如同记在莱特击杀名单下的“红钻王”哈罗德马奇南斯。而谁都没有忘记,眼前这个看上去还不到入学年龄的男孩仅仅是个新生。

    看台上一阵排山倒海的欢呼,这是今年“王权争霸”的最后一幕,一场真正的决战!

    此时此刻,并没有多少人认为那个小个子男孩会赢,但比起给有着“不败的查理曼”称号的莱特助威,他们更愿意去给这个胆大包天且运气极佳的小家伙鼓劲,即使他注定会失败。

    对,运气。不仅是实力,是准备,更是运气。

    “王权争霸”并非是单一的一对一决斗,其中包含了协作战斗、伏击偷袭、联合防御等等技能的运用,更像是一场越野实战与室内决斗的结合。局限小,手段广,所以竞争更加的激烈。

    之所以有着“混战”之称,并非仅仅是因为上场选手可以随意攻击,而是因为并不限制攻击手段你可以带兵器、带药物进场,只要你有机会用。就像先前场上唯一穿着深蓝色长袍的魔法药剂制作实验特长班学生,擅长毒雾操控却在防御上有着相当大的短板,借助魔药和毒剂的爆发式攻击确实在一定范围内造成了不小的“伤亡”但很快也被送下了场。当然这里面也有他袍子的颜色在“鲜血”中过于显眼的原因。

    其实,不少家境不错的学生身上日常佩戴有魔法饰品,它们很多都带有防护咒语。但在“混战”场上能够保护身体不受伤害却并不是胜利的绝对保障,脱离场地或者魔杖脱手都是出局一个缴械咒或是强击咒就完事。

    虽然路德维希先前并没有露面,就像康奈尔贾曼所说,他是个擅长隐匿的“刺客”。而从他的几次攻击来看,再加上在场“黑金”们的证言,这同样是个相当擅长用魔纹伏击的小家伙。不少人都在好奇着,这个敢于站出来、站在“不败的查理曼”面前的新生,究竟还藏了多少底牌,身上究竟还带了多少符文。

    魔纹在实战中的运用并不罕见,但在熟悉了同学间的战斗风格后,小斯古雷特带给他们的,是一种新的战斗风格,即使他失败了,这也是新的实战经验。

    不过,失去了隐匿的庇护,小斯古雷特在一对一对决中可占不了多少好处,即便手上有现成的魔法阵,能否施展出来也是个问题。在决斗中继续使用隐踪的咒语?别说笑了,“红心王”莱特本来就擅长追踪,先前场上还有别的干扰,他就能追踪到小斯古雷特的踪影,现在对手仅有一人,精神集中的情况下很容易就能看破匿踪的幻术。这次,在战斗中小斯古雷特还来得及用魔纹伏击吗?

    大家虽然都在鼓掌助威,但并不看好这个走运的新生。

    “他能撑十秒我请他喝一周的酒。”看台上,欢呼声中一个六七年级的红心一边拍手一边玩笑道。

    “啧啧,烧伤忌酒。”他前排一个同样穿红袍的男孩咂着嘴回头说道,近旁的同学都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已经看到了小斯古雷特的惨败。

    “快闭嘴吧,十六周岁以下禁止酒精。”一个深蓝色袍子的姑娘给了那个“红心”男孩狠狠一肘击,但脸上的笑意表明她并不是一本正经地生气。他们看上去很亲昵,但不是情侣,相貌上看很可能是兄妹,或是堂兄妹。

    “嘶、那就牛奶吧。”男孩一手下肋,一手一摊。大家都笑着,不知道谁说了句“多喝点奶,长得像斯库拉松。”“黑矛王”旁边一个趴在栏杆上的男孩直起腰,回头狠狠比划了一个粗鲁的手势,但表情也在笑,并不因同学开玩笑而生气。他的个子是真的高,站直了绝对超过两米,比伊万诺夫和莱特还高。这个北欧男孩没有披外袍,而仅仅穿着立领的短款制服,显得腿更长了,马琳娜小声对伙伴们嘟囔道:“斯古雷特不知道有没有斯库拉松腿高。”西尔维娅和几个女伴都嗤嗤地笑着。

    “不知道两个他加起来有没有十六岁。”一个蓄有少量胡须的七年级“鲜血”笑道,这是在笑小斯古雷特的外貌,毕竟怎么看都像个学龄前的儿童。在他的同伴们的大笑声中,他对近旁一个拿着羊皮纸走来走去的男孩道:“我压三分钟。”说着抛过去一个金币。

    大家都在嘻嘻哈哈,不少先前没有押注的人都在决战前这短暂的停顿里抓紧时间押注。不过偶除了早前压了路德维希获胜的“黑叶王”康奈尔贾曼和几个跟他一样玩笑地押注的好友,后面押注的都是不约而同地赌注几分钟内能够迎来今年的争霸结局。

    “八......十、十分钟。”尤里斯科特,犹豫了一下,递上了一枚金币,稍微加强了一点语气,更像是在说服自己,“我压十分钟!”他固然想路德维希赢,但又不相信会赢,但出于一种内心的骄傲,他压了迄今为止最长的时间。大不了就是一枚加隆而已嘛,他这么说服自己。

    “压他赢啊,尤里!”认识这个“黑金”男孩的“鲜血”们大肆起哄道,“压他赢!压他赢!”

    “我、我又没认为他会输!”尤里斯科特狡辩道,“十分钟就是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