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路德维希在霍格沃茨 > 四十、新的“辉煌”
    ()    不过,这个存在已久的标志对于德姆斯特朗的学生来说显然并不陌生,西尔维娅第一眼注意到的,是那群聚集在楼梯下的学生,他们身穿着深红的长袍,显然是她的同班同学。

    这显然不是一场混战,而是一场单方面的殴打。那个蜷缩在地上的小小身影也穿着与欺凌者们一样的红袍路德维希斯古雷特。

    男孩没有反抗,或者说是无力反抗。他只是蜷缩在地上,用手护着自己的头,一动不动,任由着那些沉重的靴底落在他的身上。台阶上散落着破碎的书籍和羊皮纸,很明显他是在楼梯上遭到了伏击。

    那群六、七年级的学生们正用着某种斯拉夫语咒骂着什么,语气里满是轻蔑。其中一个学生还抽出魔杖在手中转了一圈,嘴里说着什么,又把魔杖收了起来,在男孩身上补了两脚。

    金斯莱认出了其中两个正是先前在看台上曾经为路德维希助威的“黑矛”,这让他有一瞬间的惊讶,下意识地回头去找格瑞斯莱特,却发现女孩身后早就不见那个红发的身影。

    他很快就明白了路德维希是被孤立了。这些学生很可能来自那些在圣徒向东扩张过程中受到迫害的家族,他们可不敢明目张胆地向“红心王”莱特或者其他稍有权势的德国学生挑衅,转而选择对这个曾经战胜了莱特新生下手。因为“王权争霸”中“过于出色”的表现,这个男孩很可能已经被他的同胞们排除在外了。更何况,他很明显跟圣徒有着关联,这成为了他们拿他出气的又一个理由。

    这场单方面的欺辱进入了尾声,那几个高年级的男孩嘲笑着,将一动不动的小斯古雷特留在了原地,沿着台阶上楼的过程中还在那些散落的笔记上狠狠地补了几脚。

    这个场面让金斯莱这位正直的傲罗感到愤怒,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他又一次感到惊讶。

    就在最后一个男孩的衣角消失在楼梯转弯处时,原本趴在地上虚弱地颤抖着的小斯古雷特忽然精神抖擞地抬起了头,歪了歪脑袋,仿佛在仔细听着那远去的脚步声。等那些笑声、说话声最终消失在楼梯上方时,他猛地一个翻身,利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哎哟、嘶”仿佛拉扯到了哪里的伤,男孩弯下腰摸着自己的背,左右张望了一下,又仔细聆听了一会儿,仿佛这才确认附近没有别人。他随意招了招手,一根细长的魔杖就从不知道哪里飞到了他的手里。

    “血浸?”金斯莱有些惊讶,这是他第一次在这么年轻的巫师手上看到这样处理过的魔杖,而这种无须咒语的召唤方式往往是在巫师与魔杖十分合拍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实现,否则血浸后只会毁了一根魔杖,而且适合血浸的魔杖材质并不多,“黑刺李?不、难道是藤木?”

    “紫杉,他在《条顿周刊》的采访中提到过。”邓布利多摸了摸自己长长的胡子,“不是十分适合血浸,但内芯是夜骐的尾筋。”鉴于某种偏见,不少巫师都不太愿意使用紫杉魔杖,而夜骐作为材料的魔杖则更是稀少。

    “真是罕见。”金斯莱微微挑了挑眉毛,他对紫杉没有偏见,但这种组合他还是头一次听说。这时,小斯古雷特忽然开始吟唱起了什么,淡淡的纯白色光芒笼罩了他的身形,是月光祝福。

    “紫杉魔杖的故事,你听说过多少个?”邓布利多忽然发问,镜片后面的蓝眼睛里是睿智的笑意。

    “生命泉,还有守墓树,大概。”金斯莱罕见地用有些不确定的语气回答,这种问题或许一个四五岁的孩子都能比他更加肯定,毕竟听故事的记忆离他已经非常久远了。前一个故事他只剩下了模模糊糊的印象,传说中的贤者将紫杉手杖插入泉眼上,流出来的泉水治愈了所有的伤者,最终,相互扶持着来到泉边的双方战士重归于好。似乎是小孩子打架后,父母们喜欢讲述的一个小故事。

    “十三贤巫里只有一位用过紫杉的魔杖,而传说中他的墓上长出了一棵茂密的紫杉树,庇佑着他的子孙后代。”老巫师指的是谁,不言而喻第七贤者伊诺克,斯古雷特家的初代“辉煌”。

    眼前这个又伸了一个懒腰的男孩明显地继承了来自祖先的天赋祝福类咒语往往是无害的,但相对的,它们的见效总是缓慢的,所以现代的巫师更倾向于用魔药和快速见效的魔咒进行治疗,而祝福则用于缓慢康复。而路德维希仅仅吟唱了一遍咒语,肉眼可见的是他额头上的伤口已经消失无踪了。返祖的特征不只表现在他罕见的金色眼睛和魔杖的选择上,更是体现在他的咒语天赋上。

    一边活动着肩膀,男孩走上了宽广的台阶。他没有去捡那些散落在地上的书籍与纸张,而是仰头看着半层平台墙上那个巨大的标志。那是格林德沃在德姆斯特朗读书期间刻下的标志,然而百年后,当这位黑巫师早已不复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这个标记依旧深深地刻在这里,俯视着每一个路过这里的学生,让他们用或是敬仰,或是憎恨的眼神注视着它。

    “您在高处见到了真理吗?”他用德语问道,空旷的走廊与楼梯间回荡着男孩略显稚嫩的声音,然而没有声音回答。

    他自己摇了摇头:“我没有。”

    在路德维希转过身时,他的脸上仿佛有一瞬间的迷茫,一闪而逝。

    “魔痕显现。”他的魔杖指着地面,随着转身时手臂的惯性画过一道圆弧,一瞬间点亮了地板上那个隐藏的魔纹。

    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那些散落的书籍、破碎的背包、以及一瓶流了一地的墨水,井然有序地飞向了路德维希脚下的魔法阵。散开的书页重新组装整齐,烧焦的或是被墨水浸染的羊皮纸在逆向恢复着,墨汁则沿着泼出去的轨迹反方向流回了正在恢复如初的水晶瓶里,甚至连他身上那划破的衬衫和长袍都在恢复无损。

    这是一个逆向恢复阵!只有在物品完好的时候立下,才能在其破坏后将其恢复到立阵那一刻的模样。与其说路德维希早就洞悉了那些高年级学生的袭击,倒不如说,他利用了他们来摆脱此时这个战胜了“‘红心王’的强者”的身份。精心策划了袭击的是那群学生,而实际上却是正合路德维希心意。

    他决定自己从“高处”下来。

    有那么一瞬间,金斯莱甚至以为那个有些狡诈的男孩望了过来,但实际上他却是低下头,在那个已经失效的魔法阵上,用脚尖碾去了几个字符,用魔杖修改了几个魔纹,而后仿佛是满意了似的,用魔杖将地上的书籍收拾进书包里。

    而就在路德维希拎起书包的一瞬间他消失了。

    “显身显影!”随着一声闷响,男孩喊出了咒语。那是书包落在了地上的声音,但是却是在西尔维娅右侧的走廊上,离楼梯足足有十米的位置上,路德维希显身了。

    西尔维娅惊呼了一声,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她甚至不知道禁锢咒和锁舌咒是什么时候解开的。然而这时,第二道魔咒打在了她的身上“除你武器!”她被咒语击中险些摔倒,手中的羊皮纸飞散四处。

    就是这一刻,金斯莱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但下一刻他就明白了为何。

    “西尔维娅穆勒?”女孩没有摔倒在地,她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扶了一下,而出声发问的路德维希站在她身后大约三米远的地方,用魔杖帮了她一把书包边上的那个路德维希是幻象,真正的路德维希在察觉了隐藏者大约位置后选择了绕道背后,然后用书包和幻象制作出了替身,以防止解除隐匿咒后遭到反击。正是因为他站在西尔维娅的背后才会看不见她手里并没有拿着魔杖,直接使用了缴械咒。

    “许久不见,穆勒小姐。”男孩若有所思地看着西尔维娅扶着墙壁站稳,在撤销魔咒支持的一瞬间,他忽然指着走廊念道:“人形显身!”仿佛一道看不见的影子从他的魔杖里飞出,掠过了整条走廊,但没有丝毫反应,显然这里除了他们俩没有第三个窥视者。

    “你好,斯古雷特。”西尔维娅也有些惊讶,向四周望了望,她似乎一直没有察觉到格瑞斯莱特是何时离去的。

    而路德维希再次用魔杖指着她,嘴角勾起一抹微微的笑容,却带着一丝丝威胁的意味:“你都看见了?”

    西尔维娅点了点头,忽然盯着路德维希的额头和脸看了看,问道:“你身上的伤......没事吗?医疗室在西侧的二楼。”看着男孩那一脸戒备的模样,她又补充说道,“从这里上去三楼‘蕾西纳尔特’室旁边是史密斯先生的房间,他从来不会多问什么。”

    “因为他记不住。”毫无起伏地嘀咕着,小斯古雷特面无表情,紧紧盯着女孩的脸看了好一会儿,忽然笑了,“你是在担心我?”他的语调里有一丝古怪,“我对医疗室熟悉得很呢。”他的笑容看上去很是灿烂,但金黄色的眼睛里没有一点点笑意,“我通常都会把他们送到医疗室去,只可惜今天的人有点多,所以我决定让他们送我一次,却没想到他们比我更懒惰呢。”仿佛是开玩笑似的语气说着,他挥了挥魔杖,“速速收纳。”仿佛一阵旋风,所有的羊皮纸都飞了起来,整齐地一张张交叠,落在他的手里。

    低头确认似的扫了两眼,路德维希将那沓作业递向西尔维娅,女孩一边接过,一边说道:“谢谢你。”这一瞬间,金斯莱清楚地看见了路德维希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猛地又将羊皮纸抽了回来,背过手,藏在身后:“你刚才说什么?”龇开他的小虎牙,语气听上去像是在威胁什么,但模样怎么看都是个淘气的小孩子。

    “谢、谢谢?”西尔维娅有些不解地重复了一遍。

    “我刚刚把你的东西撞在地上,你居然谢谢我?”男孩的表情看上去古怪极了,仿佛听了一个大笑话。

    “可是你帮我捡起来了,”西尔维娅有一点尴尬地笑了,“而且偷看你是我的错,不是吗?”

    这一刻,路德维希脸上的所有表情都消失了,他直勾勾地盯着西尔维娅,最终慢吞吞地把那叠作业从身后交出来,递给西尔维娅。

    金斯莱这是才察觉到那丝怪异在哪里他印象里的那个“德国炼金术未来之星”可没有“此刻”的小斯古雷特这种直勾勾的、如同刀子一般的眼神,不加任何掩饰。确实,在先前战斗的场景中路德维希斯古雷特每每现身的时刻,都让他有种奇怪的陌生感。这时的路德维希,不像现在的路德维希。

    “谢谢。”西尔维娅再次道谢,但是小斯古雷特却没理睬她,径直走向他方才丢下的书包,捡起来往肩上一甩,朝西尔维娅来的那条走廊走去。而这时他才是真正将一直握在手里的魔杖收了起来。

    男孩忽然又在西尔维娅旁边停下了,猛地转身盯着她:“你,不会说出去的,对吗?”微微的笑容里带着恶作剧的意味,西尔维娅点了点头,气氛依旧一些尴尬,她似乎还没想好对这个小男孩说什么,但路德维希忽然用没那么生硬的语气问她:“你就从来没想过,我刚才可能会给你一个遗忘咒或者什么更加残忍的咒语吗?”看见对方有些惊讶,男孩又说道,“你太弱了,我完能够杀死你。一个善良的人,要么成为一个强大的人,要么就找一个强大到能够保护你的人。”

    男孩转身离去了,西尔维娅愣愣地站在原地,似乎没听懂他说了什么。

    虽然作为记忆主人的西尔维娅看不到路德维希此时的表情,但金斯莱却从那抬起的左臂上猜到了男孩的动作他在亲吻那枚订婚戒指。

    讷讷地看着路德维希的衣摆消失在走廊尽头,西尔维娅终于转身朝楼梯走去,却一眼看见了那个她以为早已离开的人此时正站在半层平台处,她惊讶地轻轻吸了一口气。

    格瑞斯莱特其实并没有离开,如同路德维希会用幻象掩饰自己本身的踪迹,他刚才则是借用西尔维娅穆勒作为掩护。虽然小斯古雷特似乎察觉了西尔维娅身上的魔法气息并不属于她本身,但从莱特骗过了男孩的“人形显身”来看,他不愧是德姆斯特朗的佼佼者。

    魔杖指着地上那个已经被路德维希涂抹得看不出原样的魔法阵,莱特在一点一点地抽离其中的魔纹。银色的独角兽血在魔法阵失效的那一刻起就不再发出光芒,此时正灰沉沉地躺在地上,随着魔纹被抽离,又发出了微弱的银光,紧接着被绚丽的火焰所吞噬,变成一个个跳跃的火星。很明显,这个十一岁的男孩使用并非是一个普通的逆向恢复阵,否则他不会在离开前改掉或者涂抹掉关键的地方。

    西尔维娅被那种火光深深地吸引住了,静静地站在莱特的身后看着。

    他的拆解手法非常熟练却又与众不同,仿佛是抽掉那一个个支点,再从中扩散开,一点一点地瓦解掉整个残阵。与其说他在拆解,更像是在吞噬。虽然他不是“古魔文与古炼金术特长班”的学生,但他在魔纹上的造诣却非同寻常。这一点却是一直在调查他的金斯莱前所未闻的。

    格瑞斯莱特的实力,远在金斯莱最初的估计之上。

    “穆勒。”随着最后一个魔纹被火焰烧尽,格瑞斯莱特将平台上的灰尘碎屑一扫而尽,忽然转过身来。

    “是、是的,莱特。”西尔维娅显得十分紧张,声音有一些不自然。

    但莱特很明显没去注意,他微微俯身与女孩视线相平,那赤红色的眼睛里带着一种威慑:“我相信你能管好自己的嘴巴。”

    “是、是的,我明白了。”如果说先前还有些激动,那么此时的西尔维娅却是被吓到了,紧紧地将那叠作业抱在胸前,脚步慌乱地跑上了楼梯。

    就在她跑过了半层回身所见的最后一眼,红发的男孩正跪在格林德沃留下的标志墙下,深深地低下他那平时高昂的头颅,背影看上去庄重而又虔诚。

    楼梯最终从两个旁观者的眼前消失,他们似乎又重新回到了那个巨大的演习场里。

    在火光的映照下,镜片反射的光芒让金斯莱看不清邓布利多的表情。

    但他此刻可以肯定的一点以格瑞斯莱特的实力,他绝对不会自愿屈居于路德维希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