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路德维希在霍格沃茨 > 四一、新的学期
    ()    依旧是那个火把燃烧的演习场,红袍的学生中多了一些新面孔,少了一些老面孔,这里显然又是一次“王权争霸”的现场。

    两段记忆的时间跨度有将近一年,这让金斯莱稍稍有些惊讶。

    人群中没了那个耀眼的红发少年,而在纷纷地议论声中、顺着学生们的目光,很容易就找到了新的“红心王”他站在场地的边沿,是一个金色短发、标准日耳曼长相的少年。而格瑞斯莱特曾经的教子埃尔维斯佐莫尔则成为了新的“红心随从”,站在新“王”的身边。

    记忆的主人,西尔维娅穆勒正捧着一个盒子坐在看台稍高的地方,而这一次,她并没有特别去注意谁,视线只是在场上游移着,听着零散飘来的议论声,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

    她来得似乎有点早,她的好友们并不在身边,而看台上的学生也并不多。倒是有几个看上去和她一样并不打算参战的红袍学生,但都聚集在场边,环绕着“红心王”。

    “西尔维娅。”突兀的声音忽然在她身边很近的地方响起,路德维希斯古雷特就仿佛凭空出现似的,在离女孩一个座位的地方现身了,坐在前一排的座椅靠背上,金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

    “晚上好,路德维希。见到你真是惊喜。”西尔维娅朝男孩笑了笑,似乎并不是特别惊讶男孩的突然现身。而今晚的她看上去似乎挺高兴的。

    比起一年前,路德维希的样貌似乎也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依旧是短短的黑发、红色的特长班制服、不戴毛皮斗篷。他点了点头作为回应,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马上又抿了抿嘴角,什么也没说。

    西尔维娅看出了他的犹豫,眨了眨眼,微微偏头看着他。她将手里的盒子打开了,里面是一些点心,在空气中弥散出极其诱人的奶香味。她朝男孩的方向递了递。

    然而小斯古雷特根本没去注意点心,而是问道:“西尔维娅,你……”

    他没有说完,猛地转头看向了阶梯一侧,忽然向后一仰,在翻倒向前一排的瞬间消失在了空气中。利用幻象咒,他又把自己隐藏起来跑开了。

    西尔维娅并没有感到奇怪,似乎男孩在学校里经常这么做。

    “西尔维娅!”

    一个棕色短发戴着金属框眼镜的男孩正沿着大门边的阶梯跑上看台,正欢快地呼唤着西尔维娅,身后跟着一个比他稍小一点的男孩。金斯莱对这个稍大男孩有些印象,他是个“红心”。

    “喂拉尔斯波尔,你去哪儿?过来让他们看看我的好教子!”场边正和伙伴聊天的“红心王”忽然朝这个男孩喊道,仿佛带着怒意,不过板着的脸很快就绷不住了,和伙伴们一起嘻嘻哈哈笑了起来。很明显,他们正在开玩笑,而笑容灿烂的他很明显跟上一届的“红心王”不是一个风格。

    “马上过去!”波尔头也不回地喊道,可跑了两步,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一边挥手一边喊道:“雅尼克,你不看看我的好教子吗?”一边指了指身后的男孩,场边又是一阵欢笑。“红心王”故作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朝同伴们耸了耸肩,也朝阶梯走去。

    “这是托尔斯滕鲍曼,我们的‘教子’!”跑到西尔维娅的身边,拉尔斯波尔这样介绍道,拍了拍他的教子的肩膀,做着介绍,“这是西尔维娅穆勒,我的好‘姐妹’!也算是你的‘教母’。”

    “晚上好,拉尔斯。晚上好,托尔斯滕。”西尔维娅微笑着打招呼,拉尔斯波尔一回头就看见自己“教子”目瞪口呆的样子:“咦?你难道不知道雅尼克有两个‘教子’吗?”

    “抱歉,穆勒小姐。”三年级的新“鲜血”一脸尴尬,微微躬了躬身子道歉。他在学校呆了三年确实一点儿也不知道眼前这个文静得过分的女孩儿竟然也是今年“红心王”的“教子”。

    “没关系。你叫我西尔维娅吧。”女孩笑着微微摇了摇头,表示并不介意。

    托尔斯滕鲍曼还没来得及直起身子,就被人按住了脑袋,不知何时靠近了的“红心王”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怎么了,西尔维娅小公主?”对这位同“家族”的七年级前辈,鲍曼打心里地感到敬畏,僵硬着身子不敢抬头。

    “喂喂,别欺负我的‘教子’喂!”波尔朝自己曾经的“教父”抱怨道。而被叫做雅尼克的男孩似乎也觉得这个新人太过于小心了,有些无趣,朝跟来的佐莫尔挑了挑眉毛,放开了鲍曼。

    “晚上好,冯……”鲍曼有些僵硬地转过身子,但被“红心王”打断了:“叫我雅尼克。或者你想学一下‘红心10’他们,叫我‘爷爷’也没关系。”男孩说着大笑了起来,侧身朝自己的同伴问道,“说起来,贝琳达当了谁的‘妈妈’,埃尔维老爷爷?”

    “她还没告诉我呢。”新的“红心随从”笑着摇了摇头,“多半是个‘孙女’,费格尔家的小女儿是个找球手的好料子。”

    “晚上好,佐莫尔。”小鲍曼似乎执着于跟前辈认真地问好。

    但佐莫尔显然也觉得这是多余的:“叫我埃尔维斯。或者你想我写信告诉莉莉丝姑妈你把我的名字给忘记了?”金发的男孩语气里带着笑意,这让金斯莱有一瞬间觉得他跟一年前赛场上那个表情严肃的“莱特的教子”不是同一个人,“她叫我照顾好你,不过很可惜贝琳达想要自己选。”

    “那么,孩子,‘红心3’让你满意了吗?”另一个金发的大男孩默契地接话道。

    “非、非常好,谢谢!”鲍曼显得有些诚惶诚恐。

    大约是觉得这个有些紧张且怯懦的后辈并不好玩,两个七年级的男孩对视了一眼,决定放过他。

    “诶喔!”咽下了嘴里的奶油小饼,坐在西尔维娅旁边的波尔终于抬起头为自己的“教子”抗议道,“不要欺负我的孩子!不对、我们的孩子!”说着用手肘点了点身边的西尔维娅。他刚刚忙着从西尔维娅腿上的盒子里“偷”点心,女孩则是忍着笑假装没看见。

    “怎么?作为报复,你打算欺负我的‘教子’吗?”两个高个的七年级男孩大笑着,几乎要摔到前排去了。

    “我……”波尔犹豫了一下,推了推眼镜,马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转向西尔维娅。然而还没等他说出“这还有个‘教女’我可以报复”之类的话,西尔维娅忽地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指了指嘴角,笑弯了腰。

    盒子里这是女孩自己做的小点心。松软的奶油小饼味道极佳,咀嚼起来满口都是奶的醇厚和鸡蛋与糖的香甜,吃一两个都不算过瘾,让人忍不住一个接一个。唯一的缺点大概是太过于松碎,一口咬下去后非常容易蹭一嘴碎屑,然后又掉在衣襟上。

    “简直是第二个波利阿科,我是不是该期待你在校宴上吃得浑身都是汤汁?”在曾经“教父”的嘲笑声中,波尔有些尴尬地用袖口擦掉嘴角的饼干屑,又手忙脚乱地站起来抖了抖衣襟上的碎屑,耳朵尖泛着红。

    不过他没有难堪多久,因为他们很快就转移了话题。

    “说起来,今年的‘新鲜血液’太少了。”

    “不算太少,比定额少了三个。不过加上去年‘多余’的那个,只少了两个。”佐莫尔慢悠悠地接上了好友的话,“比我们的上一届还多了两个。‘红钻2’到去年才重新接上。”

    “反正‘红心’永远不缺继任者。”“红心王”盯着西尔维娅看了一会儿,女孩把饼干盒递过去,他却摆摆手,忽然又说道:“啊、对,西尔维娅也没有教子呢。”摸了摸刮得干净的下巴,他的笑容有些意味深长。

    “这不是吗?”波尔指着鲍曼插嘴道,但是他曾经的教父没有给他回应。

    “别想了,那小鬼不会听你的。”埃尔维斯佐莫尔说道,摇了摇头,“而且弗林斯先生另有打算。”

    “我也只是想想罢了,难得他跟西尔维娅关系还可以。一个战胜了‘王’的‘小丑’会是‘家族’的荣耀,但绝对不能是我的‘后辈’,”男孩摇了摇头,笑着说道,“除非我毕业后想地狱里讨生活。我可不想最后一年惹怒了你已经毕业的‘父亲’,更何况施米特还是你们‘红心10’的前辈。再一次衷心地感谢你的‘父亲’。”说着,他还朝好友挤了挤眼睛。

    似乎是听出了他们谈论到了小斯古雷特,西尔维娅有些紧张地四出望了望,但是四周并没有那个男孩的身影。

    “是的,那可是我的‘曾祖父’。说真的,格雷虽然算不上真的讨厌那小鬼,但你要把他变成一个‘红心’,他真的可能杀了你。”佐莫尔却没有笑,皱了皱眉头,像是想起了什么,“上周从家里长辈那里听到消息,格雷没有如愿去那里。”他做了个手势,向上指了指,“似乎是‘上面’有别的安排。”

    “你在担心什么?他可跟我们不一样。说真的,我觉得希尔德施米特都比不上他……”

    希尔德施米特!圣徒军队“黑龙”史上最年轻的大队长!听到这里,金斯莱猛地想到了眼前这个金发男孩的名雅尼克冯阿德勒!

    晃动的火光下只有凑近了才能看见男孩眉毛上的两道疤痕他是、不、确切来说是这个时候应该还不是,但即将成为“尼德霍格”的一员,而且是个隶属于“龙首”的直属部队的新人。因为在今年年初的费马恩岛突袭中有着绝佳的表现,被破格提拔进了“龙首”的近身护卫队!

    金斯莱的眼神一瞬间冷了许多。又一个“红心王”,又一个年轻的圣徒。

    “……这么说确实没有错,”金斯莱走神的这一瞬间,两个男孩的交谈并没有停止,“未来”的“龙首”副官之一此时正朝着自己的好友抱怨着,“但是你知道,我可不像你这么好运。我家老头子什么都不会留给我的,我要不自己干出些事业就只能是个一无是处的穷光蛋罢了。”

    他忽然做出了一个夸张的赞叹动作,捏着歌剧腔感慨道:“赞美伟大的莱特先生,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如果不是他,施米特先生在毕业典礼上连看都不会看我一眼,要知道他跟那个小捣蛋鬼说话的时间都比我多!赞美我们永远的王者,莱特!”他的两个教子教女都笑弯了腰,只有鲍曼笑得稍微僵硬,似乎还是那么拘束。

    佐莫尔也在大笑着,他狠狠地拍了拍好友的肩膀:“说实话,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但是你今天已经对着我赞美格雷不下一百次了。格雷其实半年前就已经把你定为‘继承人’了。”他说着用手指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你还是直接写信感谢他吧,我才不帮你转述呢。”

    “什么?半年前?你在开玩笑吗?他从下半学期开始就一副想要杀了我的样子你告诉我他把我定为‘继承人’?”冯阿德勒狠狠地摇晃着好友的肩膀也没止住对方的笑,“他还给斯古雷特递牛奶都没给我一个好脸色,你告诉我他一早就选好了?而且!你还什么也没告诉我!”

    佐莫尔梳理整齐的头发被晃得乱七八糟,但他依旧咯咯咯地笑个不停,冯阿德勒狠狠地又晃了他两下这才把他放开。

    “可恶,你这家伙……怎么了,西尔维娅?”冯阿德勒这才注意到女孩的东张西望。

    “路德维希刚刚在这里。”女孩小心翼翼地回答。

    “太好了,我们刚刚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他。”冯阿德勒朝正在抹平发丝的佐莫尔打了个眼色,两个七年级的男孩停止打闹仿佛一瞬间就重归于好,各自抽出了魔杖“人形现身!”

    两道看不见的魔咒从杖尖飞出,沿着两个方向掠过了看台,两个男孩操纵着它们,覆盖着整个观众席绕过了环形的两侧,最终在对面看台稍低的地方,佐莫尔的魔咒传来了回应。

    被识破了隐藏的黑发男孩在三个棕黄色袍子的高年级男孩身后大大方方地现身了。抽出腿上护套里的魔杖,他抬起手,细长的魔杖尖端喷出了一股金色的雾,在头顶上组成了一句德语:

    你有什么事?

    “没事!我们以为你在附近偷听!”“红心王”用魔杖指着自己的喉咙来了个“声音洪亮”,笑着朝对面喊道,引得看台下的学生们都在哈哈大笑。很明显,小斯古雷特凭借幻象咒的神出鬼没,很明显在学校里非常出名。

    而回应“红心王”的是对面飘起的一串整齐漂亮的金色手写体,字体优雅但内容却十分的不雅:

    闭上你的臭嘴或去吃屎吧!

    路德维希前排三个来自“黑金”的男孩被对面的“红心王”吓了一跳,他们先前可一直都没注意到背后有人。慌忙地回头,其中一个男孩还下意识地把手上那个不合规矩的人骨演算盘往袍子里藏。等发现刚才一直在身后偷看的不是教授是小斯古雷特时,那个男孩撩起袖子就把人从后排拽过去揉搓了一番。

    看上去他们关系还不错,金斯莱若有所思。如果不是在开学初的“王权争霸”中侥幸胜利,或许擅长且喜爱研究魔纹的小斯古雷特更加适合入读古魔文与古炼金术特长班。

    “好吧、好吧,这个态度,等会儿还是让弗林斯先生亲自给他一个‘惊喜’吧,嘿嘿!”冯阿德勒倒是不生小斯古雷特的气,收回了视线俏皮地朝有些好奇的女孩眨了眨眼睛,似乎是打算藏住这个“惊喜”。

    “天呐,”拉尔斯波尔一边摘下眼镜用手帕擦着,仿佛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这么脏的话他居然写出来!”冯阿德勒笑得前俯后仰,把先前的“愤怒”都抛到脑后去了。

    “那可是个斯古雷特啊,想想老沃尔夫斯古雷特。”佐莫尔笑着说道,西尔维娅也咯咯地笑着,波尔一边擦着眼镜一边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只有鲍曼似乎没听明白,笑得有些生硬。

    佐莫尔看了他一眼,解释道:“斯古雷特老先生脾气不是很好,讲话比较、嗯......粗俗。暑假我在魔法部见习,他在大厅里跟施瓦兹先生吵架的时候刚好轮到我负责接待来宾。”

    “不过那可真是个壮举,我打赌小里诺斯绝对想不出来,多半是这个小捣蛋鬼一个人完成的。”冯阿德勒插嘴,用下巴指了指对面看台上的小毛毛头,笑着说道。

    除了鲍曼,其他人似乎都知道他说的是哪件事,脸上露出了了然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