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 都市小说 > 隐士高手混都市 > 第二十九章 难熬的几天
    酒店内。

    叶飞谢雨馨俩人都迷糊的睡醒,叶飞先起床,谢雨馨懒床上,打开电视无聊的翻看节目。

    叶飞洗漱完出来,刚准备叫谢雨馨洗漱,却看到谢雨馨满眼泪水,这让叶飞很惊讶。

    “雨馨,你怎么哭了?”

    叶飞忙走到谢雨馨身边坐下。

    刚想说什么,却看到谢雨馨一直盯着电视,眼圈翻红。

    叶飞也顺着谢雨馨的目光看去,只见电视节目里播放的是谢家别墅内的场景,只是血腥的一幕被打上了马赛克。

    当叶飞看到一个熟悉的老人身影时,顿时呆住了:“谢...谢爷爷..他..”

    谢雨馨铺到了叶飞肩膀上,直接嚎啕大哭起来。

    嘴里一直呢喃:“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啊..爷爷他...”

    见到雨馨这样,叶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此时的叶飞也还沉寂在震惊当中...

    谢雨馨哭了好一阵才缓过来,立马起身穿衣服。

    “叶飞..我..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叶飞见雨馨情绪有点失控,忙站起来跑到雨馨面前直接抱住了她。

    “好,我陪你一起回去看爷爷..”

    叶飞说出爷爷俩字时,不由的鼻子一阵发酸,心里难受。

    当两人回到谢家别墅是,外面早已经被警戒线给围住。

    雨馨想冲进去,但被看守的警员给拦住:“外人一律不得入内...”

    警员厉声呵斥。

    叶飞说道:“我们是谢家的人,让我们进去吧..”

    警员打量了俩人好一会,才勉强同意俩人进去。

    叶飞两人刚走进谢家别墅,只见里面已经没有电视上看到的画面,只见到地上有着很多血迹。

    俩人立即跑到了谢十三的房间。只见房间里也是有一摊血迹,但谢十三人已经不在房内了。

    谢雨馨似乎浑身被掏空似的,直接坐在了地上,捂着脸大哭起来:“爷爷..你在哪儿..”

    叶飞见雨馨这样,也是心疼,直接蹲下抱住了雨馨。一言不发,紧紧抱着她。

    此时,一个肥胖的男警员走了进来,见到房内有俩陌生年轻人,皱了皱眉:“你们是谢家的?”

    叶飞回头,打量了一眼肥胖警员:“嗯!我们是谢家的,请问谢老爷子现在在哪?”

    警员说道:“法医已经来检查过了,死者现在都被送去了市医院的太平间里。”

    此时,谢雨馨大吼道:“谁让你们把我爷爷送去那的,啊?我爷爷还活着..他还活着...”

    “雨馨...”

    叶飞见谢雨馨情绪很不稳定,也只能抱住她。

    警员看了俩人一眼:“你们如果还想见见家人,现在只能去市里的医院太平间去见他们。”

    叶飞回头,恶狠狠的看着肥胖警员道:“知道了,别在说这些废话..带我们去..”

    警员见叶飞这般语气,但想着谢家的背景,也没敢说狠话,只能说道:“好..你们跟我走..”

    几人出了谢家别墅,坐上了一辆警.车。没多久便来到了市人民医院。

    来到了太平间门口,走了进去。

    刚进去,便见到谢俊峰谢母谢思雨几人。

    几人听到有人进来,转过身,只见来人是叶飞谢雨馨二人。

    见到俩人,今人都有些惊讶。

    谢母道:“雨馨,叶飞,你们..不是已经离开了吗?”

    谢雨馨看谢母双眼通红,见到自己又不由自主的喜悦,心里的愧疚瞬间弥漫。

    “妈..我们没走,一直都在D市。”

    几人嘘寒问暖了一番,叶飞俩人便慢慢走到了谢十三身边,只见此时的谢十三浑身苍白如纸,额头还有个单孔。

    谢雨馨有些打哆嗦的走到谢十三旁边,嘴里小声呢喃:“爷爷..我..来看你了..”

    边说,眼泪便一直不由自主的往下掉。

    叶飞也走到了谢十三身边,看着如今谢十三这样子,想起了当初到谢家,老爷子对自己的关照,还有点小孩性子,心里说不出来是啥滋味。

    几人在太平间里难过了许久,最后,到了下午,医方要求把人送去火化,谢俊峰一家人都同意了。

    此时谢家已经是一片狼藉,佣人也走光了,别墅也被封了。

    第二天拉去火葬场火化,邀请了谢十三生前的好友亲戚,来火葬场瞻仰遗容的都是一些达官显贵。场面说不出来的壮观。

    但这壮观的景象,对于谢家人来说,无疑是内心沉痛的打击。

    谢十三生前的那些所谓的好友,此时大部分都变了脸色,数落起了谢十三的各种不是。

    有的甚至还扬言,以后不再与谢家有任何往来。

    叶飞见到这些人的嘴脸,也是恼怒。但此时的场景,自己不便于出手。

    在火葬场瞻仰遗容的这难熬的一天,最终还是过去了。

    到了第三天,谢家花了高价,请了许多名车,为谢十三送行。

    到了墓地时,还是来了很多达官显贵,虽然有许多已经跟谢家翻脸,但此时的在场人数,也超过了两百...

    场上所有人,都尊敬的给谢十三献花,鞠躬,悼念...整个流程下来,从早上一直到了下午四点多。

    到了晚上,谢俊峰邀请了所有今天送谢十三最后一程的达官显贵来到了D市一家最豪华的酒店,宴请了所有人共进晚餐。

    此时的谢雨馨一直都无精打采,叶飞和谢思雨也都是默不作声,沉痛的心情一直压抑着这几个小年轻。

    谢俊峰此时作为谢家的掌舵人,也只能强颜欢笑的跟到场的人吃喝唠嗑。

    谢母周娜眼睛都肿了,但也还是陪着谢俊峰招呼到场的宾客。

    当其他宾客都酒足饭饱,走光的时候,场内只剩下谢俊峰谢母叶飞谢雨馨谢思雨几人。

    几人坐在同一张桌子,此时几人都静静的看着桌面,不知道该说什么。

    谢雨馨突然开口道:“爸,妈....那个..”

    谢俊峰谢母看着谢雨馨,看她说话吞吞吐吐的,也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

    谢雨馨又接着说道:“那个..我想爷爷了..”

    说完,谢雨馨坐在那,像个很无助的孩子似的大哭了起来...

    几人稍微缓和的情绪,被谢雨馨这一嗓子。又给弄崩溃了..

    不远处的服务员见几人如此伤心,也都识趣儿的没有上前打扰。

    过了许久,几人情绪才稍微缓和过来。

    谢俊峰说道:“好了,孩子们,我们回去吧。”

    几人都点头。

    谢俊峰结了账,便坐电梯下道了负一楼,坐上谢俊峰的奔驰车,往另一个别墅开去。

    ...

    阿鬼的那间阴暗房间内。

    “哈哈哈哈....”

    阿鬼在房内坐在老板椅上笑的前仰后合的。

    旁边心腹见鬼哥如此开心,也是附和的笑了起来。

    阿鬼笑了好一阵才说道:“这个老家伙,哼...敢跟我作对,这就是他因有的下场..”

    心腹说道:“鬼哥,现在江龙黑省都在通.缉天王盖地虎还有成七几人..你看这..”

    阿鬼冷笑:“哼,这些人,现在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了。”

    说完,便往抽屉里抽出了一张银行卡:“这卡里有两百万,拿给他们,叫他们先去外面躲着..”

    心腹见阿鬼只拿两百万也是一愣:“鬼哥..两百万,够吗?”

    阿鬼扫了他一眼:“你听不懂人话是吗?我说了,现在他们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了,我能给这些钱,已经算是看得起他们..”

    心腹听阿鬼这样说,心里也是阴沉下来,不过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好的,我这就安排下去...”

    说完。拿上银行卡便走了出去。

    走出门,心腹冷笑:“你现在也是我上位的绊脚石,总有一天,老子也会弄死你,哼..”

    旋即转身,往不远处的电梯走去。

    ... ...

    另一边。

    几人坐着谢俊峰的车回到了谢俊峰的别墅内。

    几人下车,叶飞还是第一次到谢俊峰的家里。

    看别墅的装饰,也丝毫不必谢十三家的别墅差。但却是两种完不同的风格。

    谢十三家的别墅比较复古,谢俊峰家的别墅比较西式,高端。

    几人刚走进去,里面的佣人便走了出来,迎几人进到大厅内。

    谢俊峰说道:“这几天也没怎么好好休息,今天大家都早点睡吧。”

    说完,也是带着谢母走上楼去。

    叶飞几人都坐在客厅沙发,都在想着什么。

    叶飞说道:“这次谢家出事,很可能是因为我..”

    谢雨馨姐妹俩转头看向叶飞,都有些惊讶。

    叶飞继续说道:“上次,我和雨馨在公寓楼下被劫持,那次的事,也是因为我,雨馨才被牵扯进来..”

    谢雨馨看向叶飞道:“叶飞,这不关你的事...”

    叶飞苦笑摇头道:“我也希望不关我的事,但只有因为我,你们才一直出事,这样才能说得通,难道不是吗?”

    谢思雨听到叶飞这样说也是白了他一眼:“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你以为你在周润滑呀?谁都要给你使绊子?”

    听到谢思雨这样说,俩人也是无奈一笑。

    谢雨馨道:“叶飞,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但我知道,你帮了我们很多,在我心里,你并没做错什么..”

    谢思雨结果话茬道:“看吧,你还想装周润滑..我妹妹都不买你的账,哼..”

    叶飞笑着道:“好了,不论是什么结果,我都得替爷爷找回公道。不管是好是坏..”

    “嗯...”

    姐妹俩异口同声的应了一声。

    此时谢思雨突然打了个哈欠道:“老娘困死了,几天没休息,我先去睡了。”

    说完,也往楼上走去。

    叶飞俩人对视了一眼,也都心有灵犀似的往楼上走去,到了谢雨馨的房间,也都洗漱好,躺在一张床上呼呼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