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 都市小说 > 隐士高手混都市 > 第八十三章 不详的前夕
    最新网址:.

    张晨见陈晓晓这么关心自己,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晓晓,我没事~~~”

    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上下打量着陈晓晓问道,“晓晓,你没事吧?”

    陈晓晓见张晨自己都这样了还关系自己有没有事,心里最脆弱的那根弦也是瞬间折断。

    “你个大笨蛋,你明明可以不出事的,可..可你为什么要把我推开,自己却被撞了,你..你个大笨蛋,大傻瓜...”

    骂着骂着,自己却红了眼眶,一脸委屈的看着一脸懵逼的张晨。

    “我..我不想你出事嘛~~~”张晨也是有些无奈看着一脸委屈的陈晓晓。

    叶飞几人见他二人这般,也都默契的准备转身走出病房。

    张晨见叶飞几人要走,也是一只手揽过了陈晓晓,陈晓晓没有反抗,顺势倒在了张晨的怀里。

    “飞哥,你们别走啊...那个,我,我跟晓晓...”

    “咳咳~~张晨啊,你们的事,我们,哎,今天天不错哈...”

    叶飞打着马虎眼笑道,但脚步却并未停下来。

    没一会几人便走出了病房,富晓东是最后一个走出去的,偷偷看了一眼病房内,顺手把门给带上。

    陈晓晓见几人都走了出去,心里的委屈瞬间爆发,

    “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昨天你本来可以没事的,但你为什么要...”

    “因为我喜欢你~~~”

    张晨揽着陈晓晓,突然语气很温柔的说出这句话,陈晓晓突然听到张晨这样说,原本还想发泄自己心里的委屈,但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不想你出事,我既然看到你有危险,我肯定会为了你挺身而出,傻瓜!”

    张晨摸了摸陈晓晓的头,缓缓将她的小脑袋往自己肩膀上靠。

    陈晓晓顺势靠在了张晨的肩膀,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叶飞几人在门口便的长椅上坐着,这条通道是重症病房通道,所以来往的人并不多。

    “飞哥,那妮子就是张晨那小子的马子?”

    王五有些好奇,看着房门不自觉问出这句话。

    几人听王五问出这么白痴的话也是很无奈,富晓东对着王五的脑袋就是一巴掌打了过去,

    “你这个二愣子,你难道看不出来那妮子喜欢张晨吗?现在还问这些废话干嘛~~”

    “卧槽!你打老子干嘛,说话就不能好好说吗,天天打老子的脑袋,草...”

    王五一脸气愤站起身,对着富晓东就是一脚踹过去,富晓东一个闪身躲了过去,

    “哈哈~~在部队的时候你就打不过我,现在你还想打我,门都没有...”

    王五本来就一肚子火没地方发,突然听到富晓东这样说,火气更大,

    “那你小子别跑,看我咋收拾你丫的~~~~~”

    随后众人只见两个穿着一身西服的男子在楼道内扭打了起来。

    王五的两根手指伸进了富晓东的嘴里,富晓东扯着王五那油光趁亮的头发,王五的脑袋不自觉的往后仰,双眼睁的大大的看着富晓东。

    叶飞几人见俩人这跟小孩子打架似的俩人也都忍不住好笑。

    “——吱呀——”

    房门被打开,几人不由将目光看向房门,只见陈晓晓乐呵呵的站在门口。

    “刘德华叫你们进来呢!!”

    几人听陈晓晓这样说,叶飞几人起身,王五俩人也不闹了,装模作样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形象,跟在叶飞几人身后走进了病房。

    几人走进病房,叶飞笑呵呵的问道,“张晨,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张晨看了几人一眼,随后看着叶飞道,“飞哥,我没事,你们这大老远的跑来看我,我还真有点过意不去呢,嘿嘿...”

    “拉倒吧,你小子快点好起来才是正事儿,现在就别跟哥几个客套这些了...”

    王五见张晨这样说也是不满,扯着嗓门吼出了这句话。

    张晨听王五这样说也是笑了笑,“嗯,应该用不了多久我的伤便会好起来的,不过我妈那边....”

    叶飞听张晨说的,也是突然想起来,这次张晨回O市主要的还是看他病重的母亲。

    叶飞想了想到,“张晨,伯母那边我们去看看好了,你就在这好好养伤吧,其他的事交给我...”

    张晨听叶飞这样说也是有些惭愧,“飞哥,又得麻烦你了~~~”

    叶飞走到张晨旁边坐下看着他道,“张晨,我们是兄弟,伯母身体不好,我们去看看她也是应该的,以后可不要在说这么见外的话了~~”

    “是啊张晨,我们是兄弟~~~”富晓东乐呵呵的道。

    俊贤和正无道一直没说什么,但现在看到张晨这般,见张晨还跟哥几个这么客套,俩人也是走上前看着他,正无道说道,

    “张晨,我们是战友,更是兄弟,以后有什么事你要记住,你的身后还有我们!!”

    “对,你小子可别在说那么见外的话了啊,不然看你俊贤哥怎么收拾你...”俊贤也是假装生气看着张晨道。

    张晨见自己的这几个兄弟都这样说了,也是笑着点了点头没在说什么。

    陈晓晓在一旁见他们这么友好,见到叶飞几人都这么在乎张晨,心里也是暖洋洋的。

    张晨突然看到陈晓晓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他,突然有些心疼,

    “晓晓,你过来一下~~~”张晨招呼陈晓晓过去。

    “好~~”

    陈晓晓乐呵呵的走到了张晨旁边,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看着他。

    张晨见陈晓晓过来,也是转过头看着叶飞几人道,“飞哥,我今天要告诉你们一个事...”

    随后转过脑袋看了一眼陈晓晓,又转过头看着叶飞几人道,

    “她叫陈晓晓,是我的心上人,以后她也就是你们的弟妹~~”

    陈晓晓突然听张晨这样介绍自己,面上顿时铺满羞红,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几人见她这般也都忍不住好笑。

    “哦~~~张晨,你小子可以啊,有对象了也不提起跟哥几个说一声,现在突然说有媳妇了,你这狗粮撒的也太突然了吧~~”

    “就是...”

    几人故意起哄,你一言我一语的调侃张晨二人。

    二人见几人都调侃他们,也都不好意思接啥话茬。

    “好了啊!你们就别调侃我了,等你们几个有了对象,看我跟晓晓怎么笑你们,哈哈~~~”

    赛诸葛见陈晓晓一直低着头很不好意思的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

    “难道这姑娘是陈旭升的女儿?”

    她在心里寻思着,因为她想到自从她来到合胜帮,就没有听到谁说张晨有对象的事,现在突然听到这事,也不由的往那方面考虑。

    几人还在嬉笑着,一旁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陈晓晓替张晨拿过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来电显示是“老爸”

    张晨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原本还乐呵呵的他也是渐渐收敛了笑容,右手接过电话,划开接听键,顺手把免提也给打开了。

    “小晨啊!你现在在哪呢?你妈妈的病好像又严重了点儿,刚才她行了,不过医生给她打了镇定剂,现在又睡了过去..”

    张父也不确定张晨有没有在听电话,一股脑的将事儿给说了出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电话那头张父的话,也都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张晨缓了好一会说道,“我妈变成如今这般,还不是你们的杰作,她原本好好的时候你们不把她当人看,现在她变成这个样子,你们心里不惭愧吗?”

    张晨说着说着,语气不由加重了几分。几人都能听出张晨对张父的不满,但都没开口说什么。

    “小晨啊,哎~~是我们的错,但你妈妈现在情况很不稳定,你在哪呢?能不能回来看看她啊?”

    “我...”

    张晨原本想说我也在住院,但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

    “我现在可能去不了,爸,等会我会让我兄弟去看看她的,你们要照顾我妈,如果在刺激她,她要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可不会原谅你们。”

    张晨红着眼说完这句话,便将电话给挂断,深深吸了一口气。

    几人见张晨这般,都是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过了许久叶飞才开口说道,“张晨,你把伯母住院的地址告诉我,我们去看看她...”

    张晨见叶飞这样说,也没跟他客套,将妈妈住院的地址告诉了几人。

    几人听完张晨说的都记下后,叶飞嘱咐了陈晓晓照顾张晨,便领着几人走出了病房,走下楼,坐上车往另一家医院方向开去。

    “......”

    宁辽省某个高级会所内。

    一个满脸油光,大腹便便,眼窝陷进去很深,鼻子很大,穿着一身西服的一个中年男胖子正在跟一个一身窈窕,穿着一身职业装的子女正在打着“斯诺克”

    一旁两个穿着一身西装,带着一副大墨镜,梳着大背头的两个保镖正恭敬的站在不远处看着俩人打球。

    男胖子对着一颗红球一杆打了进了口袋,白球顺着一个弧度走位到了黑球的不远处停了下来。

    男胖子走到白球侧面,掏出了“球擦”,擦了几下球杆,便又弯下腰,架着球杆瞄准黑球便用力一顶,白球顺势弹了出去打到黑球,黑球应声被打进了口袋。

    “好球,哈哈~~暴龙哥球技果然了得,小女子自愧不如啊~~”穿着职业装的女子在一旁奉承道。

    暴龙哥笑着摆了摆手道,“哪有,小溪啊,你也不用抬举我了,呵呵,这儿谁不知道你才是真正的高手...”暴龙笑呵呵的把高帽子给甩了回去,女子有些尴尬。

    不远处一个年轻男子走到了暴龙边上,暴龙看了他一眼,随后转过身看着女子道,“小溪啊,今天就先到这吧,我还有些事,改天在找你打球...”

    女子微微躬身道,“好的暴龙哥~~~”

    暴龙笑眯眯的看了小溪一眼,便往一个人少的位置走了过去。刚才那个小弟也跟在了暴龙的身后。

    暴龙见旁边没外人了,还笑眯眯的表情瞬间收敛,“有什么情报要说的?”

    小弟也是四下扫视了一眼,发现旁边没有外人便小声说道,

    “大哥,我听说林吉省变天了,原来青帮那些小子,现在好像被江龙黑省一个新出的叫什么合胜帮的给收复了~~~”

    “哦?还有这事?”

    暴龙有些不敢相信,但见小弟那副表情,似乎是真的。

    “是的,据咱们的人收到的消息,是青帮的得罪了他们那个省的省委书记,所以才招到正府的打压,而合胜帮的那些人也是趁乱收编...”

    暴龙听小弟这样说,似乎察觉到了哪儿不对,

    “那你知不知道那个帮派领头的是什么人?”

    小弟想了想说道,“据眼线传来的消息说,合胜帮一共有5个领头的,但他们的一哥是一个年仅不到20岁的年轻人,呵呵..”小弟说到这自己都忍不住好笑。

    暴龙听小弟这样说也是沉思,心里呢喃,“不到二十岁就当上了一把手?不对,肯定有不对的地方...”

    随后摆了摆手,“你先下去吧...”

    “好的大哥~~~”

    小弟应了一声也是没在说什么转身走了。

    暴龙见小弟走了,走到一旁的一个沙发上坐了下来点了一支烟,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阿鬼跟我也算有点交情,他手下人手虽然才十几万,但都被这名不见经传的新帮派给收了,呵呵,有点意思...”

    暴龙心里寻思着,自己人手虽然在整个华夏地下势力来说算不得多,但也超过了三十万,这新帮派居然敢在这个势头上组建人手过万的帮派,还真是不把他们这些老牌的组织放在眼里。

    “......”

    整个合胜帮,包括叶飞赛诸葛等人都不知道的是,新一轮的麻烦,很快便会找上门来。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