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妄人朱瑙 > 16、第十六章
    ()    很快,朱瑙就招募到了足够的佃户。

    他定的田租十分低廉,附近一带的地主们曾担心过自己的佃户会因此退租去投奔朱瑙,不过这样的事并没有发生。

    就算田租再低,隆城山毕竟恶名在外,凡有安定日子过的农户大都不愿去冒险。一来自己已经安家落户,搬迁总是件麻烦事;二来比起凶恶的山贼,更多人还是宁可忍受贪婪的地主。因此朱瑙招募到的,大都是因为受灾失去生计的灾民。

    外面的农户轻易不敢来,而王家庄原本的田客也跑了不少。他们曾切身体会过山贼的恐怖,比起低廉的田租但危机四伏的生活,他们宁可多交点租,只求换个平安。

    但也有人留着没走的,便是那日朱瑙第一次来时,带领朱瑙参观田庄的石三。

    早上,石三从井里打了两桶水上来,挑起水往回走。刚走到家门口,一对年轻男女走了出来。女人背着包袱,怀里抱着一个正在沉睡的婴儿。男子挑着一个担子,担子里装满东西。他们要出远门了。

    石三放下水桶,想挤出一个笑容,却笑不出来。

    年轻男子道:“哥,我们走了。会替你照顾好孩子的,你和嫂子多保重。”

    石三不知道能说什么,只能点点头。

    这对年轻男女是他的弟弟石四和弟妹王氏。原本石家也是王家庄里的大户,今年石家的亲眷陆陆续续搬走了。石三其实也想走,但他走不了。他妻子周氏刚刚生产,产后得了重病,双腿浮肿,下不了地。人也虚弱得很,一吹风就起烧。这样的情况下,石三实在没办法带着妻子长途跋涉。

    石四打小和哥哥关系就好。其他人早就走了,他这做弟弟还坚持留下来,帮忙照顾哥哥一家。然而当朱瑙派人来问他们是否续租的时候,小夫妻俩犹豫再三,还是拒绝了。

    前阵子山贼闯进田庄劫掠的时候,庄里的男子们为了保卫田庄跟山贼打起来,当时石四眼睁睁看着他的一个乡亲被山贼用刀割断了喉咙,血喷了几尺远,溅了他满脸。打那以后,他吓得天天做噩梦,实在没法在这鬼地方常住了。

    王氏抱着的婴孩突然醒了,睁开眼睛看见石三,立刻兴奋地吱吱哇哇叫起来,短小的胳膊挥舞着,要让石三抱。王氏忙想把孩子递给石三,石三却拒绝了。

    他不敢看那孩子,低着头道:“你们赶紧走吧。好几里路呢,不快点出发,天黑前就赶不到了。”

    婴儿没有碰到石三,难过地哇哇大哭起来。王氏忙轻拍婴儿的背部,柔声轻哄:“不哭,不哭,你爹心里难过,不是不想抱你。”

    这孩子名叫小扁担,是石三的儿子。石三没办法又看护重病的妻子又照顾孩子,所以就把孩子交给石四夫妻,让他们带走。

    孩子啼哭不住,石三只把脸转得更远。

    石四犹豫片刻,终是忍不住劝道:“哥,你还是跟我们一起走吧。”

    “那你嫂子咋办?”

    石四不吭声。若是石三真的跟他们走,不管是否把重病的妻子带在身边,都等于放弃了妻子。周氏那身体,怕没等搬到新住处,路上就一命呜呼了。

    不是石四狠心,他跟嫂子的感情向来不错,只是他跟哥哥的感情更好。再则如今这年月,人命比草贱,一个人又能兼顾多少呢?

    而一起走的提议,石三也不是没有考虑过,最后他仍选择留下。他从小生在王家庄,妻子是他自幼熟识的青梅竹马,他实在没法弃之不顾。再则他对家园亦有深厚感情,但凡还有半点希望,他都不想离开。

    石三道:“行了,不用替我操心。如今田庄易主,我看那位朱庄主是个大善人,非但减了我们的田租,头年还愿意不收利钱地借粮给我们。你也知道,我现在是山穷水尽,很需要借那笔钱粮。我要是去了别处,还未必有这里过得好呢。”他本来就不富庶,今年又屡遭山贼打劫,又要养新生的孩子,又要照料重病的妻子,确实已经山穷水尽了。

    石四只当兄长在自欺欺人,激动道:“什么叫去了别处,还未必有这里过得好?我们去任何地方,都不会比这里过得更差了!那个朱庄主为什么把田租定的那么低?因为他也知道这里的山贼多可怕,不把租定的那么低,就没人敢来了!”

    石四一通吼,婴儿啼哭得更厉害了。石三双目泛红,推了弟弟一把:“不用劝了,你们赶紧走吧,别在这里浪费时间。”

    王氏一边哄孩子,一边拉扯丈夫的袖子。她看得出来,石三心意已决,他是不会跟他们夫妻一起走的。

    无奈何,年轻夫妻长叹口气,抱着孩子离开了。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王家庄冷清了几日后,新的佃户们就一一迁进来了。

    这日,石三正在屋里给妻子喂汤药,忽听外面响起敲锣声。他倾耳细听,发现是田庄的管事在那儿喊,让需要借贷钱粮的人现在去登记领取。石三一听,立马放下手中的药碗奔了出去。

    田庄的榕树下已经排起了队伍。石三跑到队伍末尾,后面又接二连三有人来,很快,田埂里排起一条长龙。

    朱瑙也知道佃户都是穷苦人家,急需钱粮,因此借贷的手续十分简便,人们来登记姓名,当场就能把钱粮领回去。队伍走得很快,没多久就排到石三了。

    “名字?家里几口人?”

    “石三,两口人。”

    “要借钱还是借粮食?一口人能借七贯粮。”

    石三点头哈腰地请求道:“大哥,我能不能多借点儿?”

    管事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脸上的表情很不高兴。七贯粮足够熬过寒冬和苦春。等粮食吃完的时候,明年丰收时节就到了。还想多借,为免太过贪心。

    “多借的我愿意还利息。”石三忙道,“我妻子病得很重,光有粮食不够,我得想办法给她请大夫看病,还得买药。我家里已经没有钱了。”

    “病了?”管事往边上一指,“庄主说了,家里有病员的去那里汇报。”说完在簿子上记了一笔,仍是只发十四贯粮给石三。

    石三无奈,只能领了粮食,又照管事说的,找专人汇报家中情况。那人没说什么,只记下他名字,就让他回家去等着。

    午时,忙了一上午的石三正趴在床边休憩,忽然被外面乒铃乓啷的声音吵醒了。他披上衣服出门一看,只见隔壁的房梁上,一个少年和一个青年正在修补屋顶。那两人长相颇有几分相似,看来应是一对兄弟。石三想起前几天刚刚搬走的石四,心里顿时不是滋味。

    修补屋顶的那对兄弟正是王伯正和王仲奇。王伯正率先看到石三,刚才领钱粮的时候石三就排在他前方不远处,他听到了石三的名字。他忙朝石三挥挥手:“石大哥,你有空吗?这房子的屋顶和门都破了,能帮我们一起修吗?”

    由于田庄里原本的住户大都跑了,空下许多房子,新搬进来的佃户们为了省事儿,直接住进那些旧房子里。王家兄弟就被分到了石三边上。这户人家走得早,房子空置了好几个月,风吹雨打的,很多地方需要修缮。

    乡亲之间互帮互助,你帮我盖个房,我帮你修个猪圈,都是再寻常不过的事儿。若是从前的邻居,石三必定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过去帮忙了。可此刻他却没有这么做。

    “抱歉,”石三道,“我妻子病了,我得照顾她,没法帮你们。”

    其实他不肯帮忙,一来是妻子确实需要人看护,他没法离开太长的时间。二来,他自幼和邻居关系不错,现在故人走了,陌生人搬进他熟悉的房子,他心中难免有中鸠占鹊巢的别扭,本能地对那对兄弟有些排斥,不想跟他们过多接触。

    王仲奇惊讶地“啊”了一声:“她怎么了?病得厉害吗?”

    石三没有详说,尽在一声叹息中。

    王仲奇忙道:“那你赶紧回去忙吧,不用管我们。”

    石三便撇下那对兄弟,转身回屋去了。

    等到傍晚,石三去厨房煮饭。

    他正准备烧火,发现家里剩的柴不多了,顶多够再用上两三天。柴得去山里砍,先不说进山有遇上山贼的危险,这一来一去也怪费时间的。从前石四还在的时候,都是弟弟帮忙砍柴回来。现在弟弟弟妹离开了,他一个人,日子又多了许多困难。

    石三捡起柴火,扔进灶膛里,正准备点火,却忽觉抬不起胳膊。

    阴冷漆黑的厨房变成一座大山,沉甸甸地压在他的肩上,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被困在黑暗中,久久无力挣扎。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外面忽然响起敲门声。

    石三吓了一跳,茫然地从漆黑的炉灶后钻出来,起身去开门。

    外面站着的人竟然是王伯正。他背着一大摞柴,见石三出来,忙卸下柴火递过去:“石大哥,我下午上山打柴,替你也打了点儿。你要是不够用,我过几天再去打。”

    石三愣愣地看着那摞柴火,不知道该不该接。

    “你家的事我听人说了……”王伯正有些嘴笨,安慰的话说不出来,半晌才道,“那个,以后有什么要帮忙的,你就来找我们。”

    半昏不明的屋檐下,两个男人隔着门槛相望。

    王伯正等了一会儿,不见石三伸手接柴,便把柴火往他怀里塞:“拿着呀。”

    他松开手,石三却没接住,柴火落在地上。王伯正一愣,正要弯腰去捡,石三却比他更快弯腰蹲了下去。

    石三不是去捡柴火的。他蜷成一团,背脊微微颤抖。不片刻,他放声嚎啕大哭起来。

    ……

    翌日,石三去水井打水,水井边已经排起了队伍。除了排队打水的,附近还聚着一群人,男男女女皆有,有人纳鞋底,有人编竹篓,有人削木头,大家一边干着自己的活,一边聊天。

    石三已经很久没见庄里这么热闹过了,提着水桶在路边站着看了一会儿,才过去排队打水。

    王家兄弟也在那儿跟人闲聊,见他过来,热情地朝他打招呼:“石大哥,要帮忙吗?”

    石三连忙摇头:“不用不用,我自己能行。”

    兄弟俩就又坐回去了,继续编自己的竹篓。

    “哎,你们听说了没有?这几天长明寨带人围剿隆城山,隆城山上的那些寨子,愿意归降的就被长明寨吞并了。不愿意归降的被赶走了。现在隆城山已经完变成长明寨的地盘了。”一个村民正在分享自己最新知道的消息。

    王仲奇好奇地问道:“长明寨?他们人很多吗?”

    这里有许多新迁来的佃户,并不了解本地的情况。

    那村民还没细说,忽听有东西落地。众人扭头一看,竟是石三手里的水桶掉了。他脸色惨白,神色惊恐地盯着村民:“当真??”

    那村民道:“当真。我昨天进山,路过一个山寨附近,那里都换上长明寨的旗子了。”

    石三倒吸一口冷气。

    长明寨虽在仪陇有善名,但王家庄离长明寨较远,一直受到隆城山众山贼的侵害,却从没享过长明寨的恩惠。因此在他心里,山贼是无善恶之分的,一律都是穷凶极恶之徒。他能苟活到今日,只因隆城山的那些山贼各自为政,人数到底不是太多,一波一波的劫掠村民们都扛下来了。可现在,竟有一个寨子把其他山贼吞并了。这是什么样的庞然大物啊?下一次他们再来打劫,田庄的人如何抵挡得住?只怕要被赶尽杀绝了!

    他腿脚哆嗦,转身就往回跑。

    “哎,石大哥,你去哪儿?”王仲奇在后面叫他,他却已经顾不上了。

    石三跑回家,他的妻子正在床上咳嗽。他听着那咳嗽声犹豫再三,还是走了过去。

    他的妻子周氏见他脸色难看,虚弱地问道:“出什么事了?”

    石三道:“我刚听人说,长明寨把隆城山上那些贼窝都吞并了。”

    周氏的想法和石三一致,顿时吓了一跳。她脸上本就没什么血色,这会儿更是惨白的吓人:“那怎么办?”

    石三也不知道。

    苦命的夫妻俩无言对视,良久,周氏颤声道:“三哥,你离开这里吧。”

    石三立刻道:“那你怎么办?你能下地吗?”

    周氏苦笑道:“别管我了。我本就活不了几日,再拖累了你的性命,实在不值当。你走吧,去找老四他们。你把日子耗在我这必死的人身上,不如去照料我们的孩子。”

    石三上前握住周氏的手,周氏想把他的手推开,奈何无力气。夫妻俩挣扎片刻,忍不住抱头痛哭起来。

    正哭着,又听外面有人喊:“庄主来了!庄主来了!”

    朱瑙在城中还有生意,并不在田庄常住。先前迁置佃户的时候他来过一回,这还是众人安顿好后他头一次来。

    周氏听到外面的喊声,愣了一会儿,忽道:“对了,你快去见庄主。外面的事,兴许庄主能有主意。”

    如今石三已经走投无路,也只能寄希望于此。于是他忙擦干眼泪,收拾心情出门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