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妄人朱瑙 > 19、第十九章
    ()    程惊蛰把虞长明送出山庄。到了山庄口, 程惊蛰问道:“虞寨主, 你什么时候把账本送过来?”

    虞长明:“……”

    他怒道:“我凭什么把账本给你们?”

    程惊蛰微微一愣。他并不清楚账本到底是个多重要的东西,疑惑道:“你不打算拿给公子看?”

    虞长明冷冷道:“不需要!”

    程惊蛰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能得到朱瑙指点, 这么好的机会,虞长明竟然不想要……爱要不要呗。

    他耸耸肩,转身回去了。

    ……

    数日后。

    虞长明站在朱瑙府邸,两眼无神地望着大门。片刻后, 他先给了自己一个嘴巴,然后上前敲门。

    ……

    院子里, 朱瑙刚好从屋里出来,打算出门去田庄巡视。

    地上已经结了一层白霜,程惊蛰在旁提醒道:“公子, 小心地滑。”

    朱瑙哈出一口白气:“今年可真冷。”

    程惊蛰也忍不住把手往袖口里缩了缩:“是啊。”

    自从跟了朱瑙之后, 朱瑙找人教他习武练功, 他的身子骨以比从前硬朗许多。刚入冬的时候,他穿件薄衫四处走动也不觉得寒凉。可到了这几日,他也不得不添上厚衣服了。今年冬天似乎比往年都更冷一些。

    正说着, 外面突然响起敲门声。

    两人对视一眼,程惊蛰主动跑去开门。

    门口站着的正是不太自在的虞长明。

    程惊蛰问道:“虞寨主, 你怎么来了?”

    虞长明目光闪烁。

    朱瑙看他两眼, 心中已明白, 笑眯眯道:“虞兄进来说话。”

    他的语气很自然,令虞长明放松一些。他正要入内,忽听程惊蛰惊讶道:“咦?你难道是来送账本的?”

    虞长明:“……”

    如果不是程惊蛰的眼神看起来很无邪, 他都要怀疑这小子是故意让他难堪的了。

    朱瑙让惊蛰去通知仆人准备些热茶和糕点,随后把虞长明迎进屋。

    两人对面坐下,虞长明不知该怎么开口——长明寨里没有钱了。

    其实原本不该这么快,他每年都会省吃俭用在寨中囤一笔钱粮,以备不时之需。可一来他最近新收了很多人,食物消耗得太快;二来今年冬季是个严寒,山中又比山外更加阴冷潮湿,很多人扛不住冻,都病倒了。他不得不购置了新的御寒衣物棉被,又请大夫为寨民治病,平添好大一笔开支。以至于这才过了短短几天,山中已经无钱可使了。

    朱瑙率先开口:“虞兄,你新收的那些人可还驯顺?”

    虞长明颔首:“还行吧。”

    他从隆城山一口气收编近百人,这些人若是能安顿好,便为长明寨增添一股强大的力量。若是安顿不好,也可能成为寨中隐患。此事不用朱瑙提醒,他也清楚。因此收编新人之后,他立刻把新人打散,分编进原本的寨民之中,并为他们安排劳作,不让人闲着。经过这段时日,那些山贼已被长明寨中人同化,表现得十分驯顺。

    朱瑙夸奖道:“虞兄果然御人有方。”

    虞长明摆摆手,不想听他恭维。有了这开场之后,他脸面也抹开了,单刀直入地开口:“朱庄主,我现在很需要钱。”

    朱瑙丝毫不意外:“虞兄养活这么一大家人,确实不容易。我愿意借些钱粮给你度过难关,只是这并不是长久之计。”

    长久之计是什么?是改善整顿山寨的经营,使得山寨往后能够收支平衡。

    两人僵持片刻,虞长明不情不愿地从怀中掏出一本账册,递给朱瑙。

    朱瑙淡定地接过,翻看起来。

    长明寨的账本上能看出许多寨中机密,譬如他们究竟有多少男丁,购置过多少武器,修筑了多少工事等。这些都不可轻易让外人知晓。虞长明也并没有那么信任朱瑙,他今日带来的账册是他重新做过的,上面模糊了许多信息,更省去明细,只写个大概收支。

    即便如此,朱瑙看完之后也明白得差不多了。他放下账本,道:“你在山上开垦了几十亩田?种些什么?”

    虞长明道:“豆类,还有一些果蔬。”

    “就这些?”

    “就这些。”

    “哦。那山上有哪些花草树木?矿产石料?你详尽地告诉我。”

    虞长明愣了一愣。山里的情况他的确了如指掌,但他以往只关注哪些植物可以食用,哪些树木可以制造工具。用不上的就没太在意。被朱瑙这么一问,他颇花了一些功夫细细回想。他一边说,朱瑙一边记。

    接着,朱瑙又问道:“你们山中人吃的盐从何处来?”

    虞长明道:“山中有卤水,我们自用卤水煮盐。”

    朱瑙眯了眯眼:“卤水?”

    虞长明点头。山上有一道石缝,石缝中有水渗出。他们原先以为那是山中泉水,尝过之后才发现滋味咸苦,竟是天生卤水。后来他们便用那卤水晒盐。量虽不大,足够山中人食用。朱瑙询问卤水的情况,他也就如实告知。

    紧接着,朱瑙又问了些山中畜养的禽类等状况。待部问完之后,他搁下笔,重看了一遍,忍不住边笑边摇头。

    虞长明别扭地问道:“你笑什么?”

    朱瑙放下纸笔,抿了口茶,一本正经道:“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如此富饶之地,虞兄却吃得那么穷,可真是不容易。”

    虞长明:“……”

    如果不是他确实穷得快吃不起饭了,他大概会马上扭头就走。此刻他却只能继续眼巴巴问道:“你有什么好主意?”

    朱瑙什么都没说,直接动笔写了起来。

    他写得飞快,虞长明原在边上耐心等着,想等他写完了再看。然而眼见着朱瑙落笔不停,洋洋洒洒写满了一张纸,虞长明有些忍不住了,想凑过去看看他到底在写什么。这时朱瑙将笔搁下,抖了抖纸上未干的墨,然后推到虞长明面前。

    纸上列了数条建议,看得虞长明一愣一愣。

    “把种豆改为种茶?”虞长明皱了下眉头,本想说什么,想了想,又咽回去了。

    当初他带着父老乡亲进山,想的是过自给自足的生活,因此他所选种的作物皆是日常饮食所需。因为山上谷物难以种植,他才种些豆类和果蔬。然而两年下来,他也发现,想在山中自给自足是不可能的,他所种的豆类收成并不好,只能当做一些贴补,实则大量食物还得从山外进。既然如此,确实不如改种一些更有价值的作物,和山外交换。而高山之上,种茶是最合适的,收益肯定会比种豆高些。

    虞长明还在思索孰利孰弊,朱瑙已经掏出算盘给他算了起来。

    “虞兄,你种豆类,一亩地能收多少斗?可有十斗?”

    虞长明抿了抿唇,道:“十斗不到。”

    朱瑙道:“我且算它十斗吧,每石约算两贯钱,每斗便是一贯钱。可若改种茶田,秋季打尾,一亩可产两斤毛茶,茶钱按两算……”

    算盘噼里啪啦一通打,推到虞长明面前:“每亩地的利润少说提升三十倍。”

    虞长明:“……”

    他面上仍是平静的,内心却已山呼海啸。不看数字不知道,一看简直吓一跳。这何止是高一点啊?回去就把地推了,改种茶,谁不让他种茶他跟谁急!

    再往下看,朱瑙罗列了几种他提到过的花草植物,那些都有药用价值,可着意培养,采摘卖钱,又是一笔不小的进项。

    再往下,虞长明看到一条,颇为吃惊:“开盐井?”

    朱瑙理所当然:“对,开盐井。你山中既有天然卤水,必有齍脉。沿齍脉凿井,采自然盐泉。提盐卤,晒井盐……仅这一笔进项,就足你山上寨民生活。”

    虞长明目瞪口呆。

    他自然知道盐的价值,也一直很庆幸山里有天然卤水,为他省去了买盐的开支。可是让他去卖盐?这种事他还真是做梦都没想过。

    齍脉要怎么找?盐井要怎么开?

    朱瑙道:“你们若不懂得如何寻找齍脉,开采井盐,交给我来办。我自能为你们找到能工巧匠。”

    虞长明半晌才消化,怔怔问道:“即便炼出了盐,又该怎么出手?”

    朱瑙一愣,诧异道:“难道你们种的茶,采的盐,不打算让我为你们经营?”

    顿了顿,目光谴责:“虞兄,你不会这么不厚道吧?”

    虞长明:“……”

    虞长明:“…………”

    ——他说朱瑙为什么这么热切地要帮他出主意,原来在这儿等着他呢!

    贩卖私盐是违法的,不过民间贩卖之人亦有不少。眼下这世道,法纪已成官吏捞钱的工具,只要花钱打点好官吏,没有什么不能做。而长明寨中没有经商之人,更没有本事去打通销路。想要赚这些钱,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跟朱瑙合作。利润自然也是双方分成。

    虞长明回想起先前种种,不由失笑:“你那日在我面前打算盘……不,更早之前,你劝我收服隆城山,打的便是这个主意?”

    朱瑙不置可否,只笑道:“我那日便说过,如今我在此位,所谋之职便是赚更多的钱。有何不对呢?”

    他说的这样坦荡,虞长明反倒一点也不生气。说实话,在此之前,他一直都不喜欢商人。他总以为商人利欲熏心,盘剥百姓。可如今三番两次与朱瑙合作,他非但没有被盘剥,却颇有收益。这钱让朱瑙赚,他心甘情愿。

    于是他又继续往下看。

    其后又有种种举措。朱瑙根据他提供的账本和他方才所述情况,对山中的畜牧、劳力的分配、新地盘隆城山的利用等皆提出改善举措。若按他的方法来行事,虞长明需要担心的已经不是寨中人吃不饱饭该怎么办了,而是赚了那么多钱该怎么花。

    当朱瑙一次又一次用算盘拨出他改良后的可能获得的收益,虞长明自己都觉得心跳有些快,竟也有些理解商贾的乐趣了。

    ——钱的确是个好东西。尤其是缺钱之后,这样的感受便愈发明显。

    不知不觉,虞长明眉间愁云消散,脸上已有了几分笑意,

    然而当看到末尾时,他再一次愣住,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无踪。

    ——朱瑙给他的最后一条建议,只写了两个字,且与钱财无关。

    虞长明放下纸,抬起头默默地看着朱瑙。他试图从朱瑙脸上看出些什么,但是朱瑙神色淡淡的,他什么也看不出来。

    朱瑙目光投向窗外,手指轻轻敲着着桌面,轻声道:“虞兄,这是乱世啊。”

    ……

    虞长明揣着朱瑙所书条条建议离开房间,向府邸的大门口走去。一路上,他有点心不在焉。

    幼时父亲教他读史书,他读到乱世篇章,总是狼烟烽火,生灵涂炭。往往百年乱象之后,方有英雄出世,救万民于水火,重振天下纲纪。彼时他年少轻狂,也曾幻想过若有朝一日天下大乱,自己便是那不世出的豪杰英雄。然而当他成为一寨之主,肩负起一寨老少的吃喝,他才发现所谓英雄,风光之下,有太多的道义与责任。

    他也不知道如今这天下是否已是乱世。听说北方战事连年,起义军步步南下,逼近京城。又听说朝堂之中风起云涌,频频政变。而他所处的西南之地,虽无战火,也是流民四起,秩序崩坏。这天下似乎已经乱了,又似乎还没有大乱。

    如今,他的心境遭遇当年读史书时截然不同。比起奢想自己成为乱世英豪,他更希望乱世不要到来。又或者,英雄豪杰能早日出世,救大厦之将倾。

    可无论乱世与否,日子总还得往下过……

    穿过院子的时候,虞长明遇到了正在院子里练棍法的程惊蛰。

    程惊蛰见他出来,收棍站直:“虞寨主,你要走了?”

    虞长明回神,“嗯”了一声。

    程惊蛰与他没有什么好说的,道了一声再会,就进去找朱瑙去了。

    惊蛰推门进屋,想问朱瑙打算什么时候出门,却见朱瑙站在窗口,望着外面的天空出神。惊蛰走到他身后,好奇地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

    寒冬的天色有些惨淡,云层蔽日,一片浓雾。

    惊蛰道:“公子在看什么?”

    朱瑙道:“惊蛰,你说这天什么时候会变?”

    惊蛰一愣。天色虽惨淡,但并没有要变的迹象。冬日便是如此,从清晨惨淡到夜晚。直到开春之后,方会有阳光明媚之景象。

    然而朱瑙说会变,惊蛰就立刻相信会变。他道:“会变天吗?那我去拿把伞带着?”

    朱瑙:“……”

    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揉揉惊蛰的头发。

    惊蛰懵懂地看着他。

    “走吧!”朱瑙转身向外走去。再不出门,天都快黑了。

    惊蛰连忙关好门窗,追了出去。

    ……

    长明寨中。

    老弱妇孺们排着队,缓缓向前,领取棉衣。

    虞平带着两个人从半山腰上来,队伍还剩下最后几个人。他走过去:“棉衣够发么?”

    负责发放的人点了下数量,又抬头看了眼还在排队的人,点头:“够,正好呢。”

    虞平弯下腰,从箩筐里捞了一件棉衣出来。

    发衣服的人瞬间有些慌神:“二寨主……”

    长明寨没有那么多钱,不可能给人人都准备棉衣。虞长明是按照老弱妇孺的人数购置的,年轻力壮的男子们只能捱着。如果虞平要拿走一件,就会有人领不到了。

    好在虞平并没有这么无耻,只是看了一眼就又扔回去了。他啧啧摇头,领着跟班大摇大摆地走了。

    跟在虞平身后的两人名叫孙大头和冯大嘴。虞长明虽然在寨中素有威望,可山寨之大,也不可能人人都唯他是从。比起虞长明的仁义,这两人更认同虞平的想法,也常常帮他在山寨里做些拉拢和收买人心的事。

    走出一段路以后,一股寒风刮过,孙大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抱怨道:“买那么些件衣服……”

    他本想责怪虞长明抠门,衣服买的太少,然而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虞平一声冷笑打断了:“真可笑,寨子里就那么点钱了,他不省着钱买食物,竟去给那些没用的人买衣服。”

    孙大头:“……”

    虞平冷冷道:“若由我来当家,我才不会把钱浪费在这种地方。不经冻的人冻死得了,山寨里废物太多,正好趁着这机会清理。”

    孙大头立刻把嘴闭得严严实实的。

    冯大嘴连声附和:“就是,寨子里养了那么多没用的人,害得我们也得饿肚子。”

    虞平呵呵冷笑:“等我哥没钱的时候,我看他要怎么办!”

    孙大头连忙道:“等寨子里没钱了,大家就会知道,寨主那一套是行不通的,还是二寨主最英明!”

    虞平深以为然。

    虽然他不清楚寨中账务,但他知道,山寨里很快就要山穷水尽了。最近每日的发放粮食都在减少。他能感觉到,寨中的人最近都有些焦虑。

    虞长明有威望又怎样?寨中人服他又怎样?人们愿意服他,无非因为他眼下还能让人吃上东西罢了。一旦供不上粮食,他的威望就会立刻破碎。人们会责怪他豢养废物,责怪他把钱财花在不该花的地方,责怪他心慈手软……责怪他不配当寨主。

    想到那一刻马上要到来,虞平嘴角缓缓吊起一抹期待的笑容。

    作者有话要说:  入v啦!

    最近事情很多,今天一下午我又是跟我妈一起泡在机关里办事情。再加上卡文卡得厉害,这几天写了好几千字都删掉了,所以没有稳定更新,对不住大家_(:3∠)_

    入v第二章还在写,赶得上就今天更,赶不上明天补~~

    刚入v回馈一波,今天留言的人人都有红包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