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妄人朱瑙 > 71、第七十一章
    ()    田庄里。

    最靠近田庄口的一户人家今日正巧在翻新自家的院子。如今是农闲时节, 村里许多闲着没事做的人都来帮乡亲的忙,于是一群农夫们聚在一处,一面闲聊, 一面不紧不慢地搭建着篱笆。

    卫玥等人一进田庄, 便瞧见那院子里热闹的场景, 不由放慢脚步。

    人们都干着自己手上的活,没察觉到卫玥他们过来。还是王仲奇最眼尖, 钉完钉子一抬头,恰巧看见几个穿着官服的人,忙停下手里的动作,拍拍身边的人:“哎, 那几个官差又来了!”

    庄民们接二连三地看见“官差”,忙都放下活计, 迎了上去。

    庄民们七嘴八舌地问道:“官差大哥,你们今天怎么又来了?又出什么事了吗?”“官差大哥,上回你们说的那伙贼人抓到了没有?”

    卫玥一副窝火的样子,叹气道:“没抓到!今天我们来,还是为了那事呢!前天官府接到消息,有人说在附近的山里见到了那群人出没。我们怀疑那伙人可能到你们庄上来过,马上又来找你们问话了。怎么样, 你们谁见过那伙人没有?”

    庄民们面面相觑。

    “我没见过……你呢?”

    “我也没有。”

    “自打入秋以后我就没见过外乡人了……”

    众人互相询问着, 可仍然没有一个人能说出情报来。

    石三这会儿也在这儿帮忙修院子。他从前吃过山贼的大苦头,如今虽然已过了两年的安生日子,可山贼在他心里烙下的恐惧到现在还没消除。因此他一听卫玥的话就慌了, 惊恐地连连发问:“官差大哥,那几个贼人真在附近出现过?报案的人有没有说是在哪里看到他们的?他们不会来我们庄里打劫吧?”

    卫玥观察着众人反应,摇头道:“我们也不知道那伙贼人到底有什么打算。这不是正查着,希望能快点抓住他们么?所以你们也得配合调查,我们问的话,你们可都得照实回答我们才行。”

    庄民们忙道:“我们都配合。官差大哥,你们可得赶紧把他们抓住啊!”

    庄民的反应都是真实而恳切的,他们并没有对卫玥等人官差的身份起疑。这是因为惊蛰虽然来了这里守株待兔,却并没有向庄民们透露过自己过来的真实目的。

    几日前惊蛰来的时候,只说这个田庄山水秀丽,空气清新,很适合修养身心,所以朱瑙让他带着少年们过来练功。这田庄本就是朱瑙的,朱瑙想怎么用都行,庄民们自然也就相信了这个说辞。

    而惊蛰之所以不照实说,其实是担心庄民们的嘴并不严实。在乡里任何秘密都跟长了腿甚至长了翅膀似的,只要有一户人家知道,很快十乡九县的人就知道了;再来百姓们生性质朴,不善伪装。万一贼人们再上门的时候,老百姓神色有异,很容易被贼人看出来,就容易打草惊蛇,在他们还没做好抓捕准备的时候就让贼人跑了。

    事实证明,程惊蛰的思虑是对的。卫玥这次来,原本也是带了几分小心试探,见到百姓们的反应,他便放心不少。

    又跟众人闲扯了几句,卫玥等人便借着查案的名义往庄内去,准备开始挨家挨户地“调查”了。

    ……

    惊蛰与几名少年藏在谷仓后,远远看见了卫玥几人的身影。

    少年们都有些紧张,有人不停地吞咽唾沫,有人则时不时摸一摸自己藏起来的武器。这是他们第一次离敌人这么近,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惊蛰对一名娇小的少女道:“小八,你过去问问他们每个人的名字,想办法套出点消息来。”

    被称为小八的少女点点头,不停地深吸气,又在裤缝上反复擦自己手心里的汗。她就这么踌躇了好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从谷仓后绕出来,快步朝着卫玥等人追了过去。

    惊蛰这回出来,带的大都是身手矫捷、年纪较长的少年,但却例外地带了一名少女,便是小八。小八只有十二岁,因从前吃食较少,个子比同龄人更较小些,看着十岁还不到的模样。她亦是当初朱瑙从山贼流民里收回来的孩子,跟着少年们一起读书认字,十分听惊蛰的话。

    小八追到卫玥等人身后,卫玥等人听见后方的脚步声,警觉地回头,才发现竟然是个小女孩。

    小八从怀里掏出一袋芝麻饼,嫩声嫩气道:“官差哥哥,这是我娘刚做完出锅的。娘让我来送给你们,你们办案辛苦了。”

    众人愣了一愣,赵老大顿时一喜,率先伸手去接饼:“哎哟,那可多谢了,闻着可真香啊……”

    面对这么一个年幼的少年,赵老大是半点疑心也没起。要知道这庄里的庄民对官差印象都极好,这是他们上一回来的时候就发现的事儿。老百姓们送点吃的,那也是寻常的事,实在不值得怀疑。

    然而赵老大的手还没碰到饼,却被卫玥一把拉住了胳膊:“不能拿!”

    赵老大一愣,小八也是吓了一跳,登时屏住呼吸。

    卫玥瞪了赵老大一眼,又转向小八,弯下腰和颜悦色道:“姑娘,朱州牧有训示,我们当公差的人绝不能拿老百姓的一草一木。多谢你和你娘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你的饼我们却不能收。”

    赵老大闻言讪笑两声,收回手,摸摸鼻子:“对对对,我们不能拿。”

    小八一上来便失利,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躲在谷仓后的少年听不见他们的对话,只看见几人动作,见那几人不接小八的食物,也都焦躁不安起来。有人担心小八已被怀疑,忍不住就想冲过去,却被惊蛰按下,示意他们稍安勿躁。

    其实倒不是卫玥火眼金睛,已看出这女孩另有目的。早在出来之前,他便与陶白和赵家兄弟讲过规矩,出来打探消息时不可滥收旁人东西,尤其不可收食物。为的是避免招惹麻烦,或是中人圈套。而赵老大方才见小八是个可爱伶俐的女孩,便将规矩抛到脑后了,是以卫玥才狠狠瞪他一眼。

    饼没送出去,小八讪讪收回手。她倒也还机灵,见其他几人像是都愿意听卫玥的话,便知道卫玥是这群人里打头的。于是她盯着卫玥,摆出一副天真烂漫的表情问道:“大哥哥,你长得好生俊俏。你叫什么名字?”

    赵老大闻言一乐,用胳膊肘顶了顶卫玥,揶揄道:“哥,小姑娘夸你俊呢。”

    卫玥淡笑道:“我么?我姓王,单名一个土字。”

    小八听到这名字,顿时有些失望。她又转向赵老大问道:“大哥,你呢?”

    赵老大忙道:“我叫刘一。”又指指赵老二,“这是我弟,他叫刘二。”

    无疑,这些人用的是假名。这并不是他们临时想出来糊弄小八的,也是出来之前卫玥便吩咐好的。他们在外活动,每回身份、名字、装扮都要变换,以免露出低级破绽。这一点赵老大还不至于抛却脑后。

    小八仍不死心,又转向陶白问道:“那这位大哥呢?叫什么名字?”

    陶白亦答道:“我叫六月。”他是六月生的,便给自己起了这个假名。

    四人姓名皆问完了,没有一个叫卫玥的,小八忍不住微微皱了下眉头。其实她若是年纪再长些,城府再深些,这时她便该岔开话题,一面闲聊,一面再装作不经意地套话。惊蛰让她以送饼开头,亦是希望她套话能套得自然些。可她到底年纪小,没问出想要的东西,便有些着急,便有些唐突地继续追问了下去。

    “王大哥,”她眼巴巴瞅着卫玥,“你是他们的老大吗?”

    “老大?”卫玥挑眉,“你看我是他们里最老最大的么?”

    “不是不是,”小八忙道,“老大,就是他们都听你的。”

    卫玥眯了眯眼,盯着小八看。小八被他看得心虚,才听他道:“你小小年纪一个女孩子家,关心人家的老大做什么?”

    小八道:“我……我跟庄里的孩子一起玩,我们都是最聪明的人做老大。我最喜欢聪明的人,我觉得你最聪明……”

    赵老大和赵老二都觉得小姑娘好生有趣,不由哈哈笑了。卫玥却是似笑非笑,又盯着小八看了片刻,道:“这天下哪有最聪明的人?我或许比他们聪明一些,可外面却多的是比我更聪明的人。你觉得我是他们的老大,你又怎么知道回到官府里我没有别的老大?”

    小八被他这番话绕晕了,仍不能确定他究竟是不是卫玥,正绞尽脑汁还想再套点话,卫玥却没再任她问下去,并开始了反击。

    卫玥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小八。”

    “你是庄上哪户人家的孩子?”

    小八微微一怔。还算镇定地答道:“我是西边张家的孩子。”

    卫玥又问:“令尊令堂高姓大名?今年贵庚?家里几口人?都有哪些亲戚?”

    这下小八彻底愣住。无论是她还是惊蛰,都没料到卫玥竟会反将一军,是以这些事情她事先根本都没准备过。

    若是寻常女孩,此刻怕已经露怯了,幸而小八颇为伶俐,只愣了片刻,竟真急中生智地答了上来:“我爹爹叫张……张元筹,我娘是刘氏,他们今年都三十五了……”她随便说了村里一户人家,只消一会儿去跟那户人家串个话,也算是糊弄过去了。只是事出突然,她说的时候难免打了个磕巴。

    再往后家里的亲戚她自然是答不上来的,只能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道:“哥哥,你问我家里的事情做什么?我娘说过,让我不要把家里的事情说给外人听。”

    卫玥笑道:“我在官府当差,怎么能算是外人呢?你家里的情况便你不说,我去问你娘,你娘也是得告诉我的。你说是不是?”

    小八:“……”

    气氛顿时有些僵持住了。

    最后还是赵老大见小姑娘楚楚可怜的样子,看不过眼,替她打抱不平道:“哥,算了吧。你瞧你把人小姑娘问得都不知所措了!”

    卫玥这才收回视线,淡淡道:“我瞧她可爱,逗逗她罢了。”

    小八捏了把冷汗。说了这半天的话,她什么要紧的消息也没掏出来,反被卫玥弄得险些露出马脚。她已不敢再多问。而卫玥见时间不早,也无意再与一个小女孩纠缠,招呼赵家兄弟与陶白道:“我们走吧。”

    卫玥等人一走,小八赶紧掉头跑回谷仓后找惊蛰去了。

    ……

    小八回到谷仓后,少年们忙上前将她围住,七嘴八舌道:“怎么样,问出谁是卫玥了吗?”“你们怎么说了这么半天的话?”“小八,你的脸色怎么不好看,他们为难你了吗?”

    小八欲哭无泪,摇头道:“他们太狡猾了,我没问出什么,反倒被他们追着问了家里的状况,我险些没答上来。”

    她将方才问到的几人的姓名与部的对话重复给少年们听。少年们听后都面面相觑。

    他们得到了贼人的消息,今天也顺利地和贼人打上照面了,原本一个个都春风得意,以为抓捕卫玥一事已经胜券在握。没想到事情还没他们想得那么容易,那伙贼人也没他们想得那么蠢。

    裴子期急道:“他反问了你那么多问题,是不是你被他看穿了?他会不会已经知道我们的计划了?不行,我们得赶紧去抓人,要不然他们若是跑了,以后再想有这样的机会可就难了!”一面说,一面就想朝卫玥他们离开的方向追过去了。

    然而他还没跑出两步,却被程惊蛰一把拉住了。

    “子期,不要轻举妄动!”惊蛰道,“万一卫玥不在他们四人之中,我们现在就抓人,等于是打草惊蛇!”

    他们对于卫玥此人的了解尚不多,只知道那几个假官差应当都是卫玥那伙人里的。可卫玥到底在不在四人之中,又或是四人中的哪一个,他们根本无法确定。程惊蛰接到的命令是必须抓住卫玥,当然若能将贼人一网打尽是最好,可不管他放跑哪一个,他都不能放跑卫玥。是以他不敢冒险行事。

    一名少年道:“小八不是说他们之中有个叫六月的人吗?这人的名字与卫玥十分相似,他会不会就是卫玥?”

    立刻有人反驳:“不会吧?我倒瞧着那个叫王土的更有可能是卫玥,看起来他才是打头的人。”

    又有人道:“那些人这么狡猾,也许卫玥故意藏在后头呢?我倒瞧着那个叫刘一的更像卫玥。那人那么油嘴滑舌,我觉得卫玥应该是那样的人。”

    “怎么会?要说他们会伪装的话,我还觉得话最少的那个才像卫玥呢!”

    少年们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说什么的都有,顿时吵成一团。

    惊蛰被他们吵得头大,忙抬手阻止众人:“行了行了,都别吵了!”

    少年们刚安静一些,裴子期又道:“我还是觉得,不管怎样都先把他们抓起来再说!就算卫玥今天没有来,这些人也肯定知道卫玥的下落。我们把他们抓回去好好审问,逼他们交代卫玥的下落不行吗?”

    惊蛰依然坚持:“不行。若是他们不肯老实交代怎么办?若是卫玥知道同伙被抓,提前跑了怎么办?我们忙了这么多日,就是为了要抓到卫玥,此事绝不能冒险为之!”

    裴子期急道:“可他们已经开始警觉了,再不抓人,让他们逃了就来不及了!”

    惊蛰道:“他们也未必已发现端倪。不管怎么说,我们先再观察一阵,如果能确定谁是卫玥,就马上动手。”

    裴子期道:“如果不能呢?”

    惊蛰想了想,道:“那就等会儿跟踪他们回去,找出他们落脚的地点。再不行,摸清他们的计划,等他们下次犯案的时候,来个一网打尽!总之,我们现在得先沉住气。”

    若此时在场的是一群成年人,或许会认同惊蛰的方法才是最稳妥的方法。可少年人难免有些心浮气躁、急于求成。眼下好容易已经看见贼人的影子了,却让他们不能抓,不能动,他们多少有些不情愿,有些急火烧心。

    可终究惊蛰是他们的领头人,他们也该听惊蛰的。于是少年们咽下想说的话,只照着惊蛰说的做了。

    ……

    另一边,与小八分开之后,卫玥等人亦对方才的女孩有所议论。

    实则卫玥倒也没有如此火眼金睛,只两句问话便看穿一个外表柔弱的女孩别有居心。他只不过觉得那女孩有些古怪,再加上他生性谨慎,本就不打算向外人透露过多消息,无论方才问话的是个小女孩还是一个老者,他都不会因此放下戒心的。

    他还只是普通的戒备,陶白反倒被吓得不轻,忐忑道:“卫哥,咱们是不是已经被怀疑了?那女孩是不是知道什么了?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别朝这田庄下手了……”

    赵老大鄙夷道:“你怎么回事啊?一个小姑娘就把你吓破胆了?她不过问问我们的名字,你还怕她还能把我们吃了么?”

    陶白不安道:“万一那女孩是被别人派来套我们的话的呢?说不定这里的庄民已经知道我们的身份了!”

    赵老大不屑道:“他们若知道,何不当场揭穿我们?还想来个瓮中捉鳖啊?这里的人有这么聪明么?得了吧陶白,我看你就是做贼心虚。别人还没怎么样呢,你就怕得不行了。”

    陶白:“……”

    他无语道:“你也是贼,你怎么就不心虚?”

    赵老大得意道:“这不是有卫哥在吗?我有什么好心虚的?”

    赵老二跟着点头:“就是,就是。”

    卫玥被这两兄弟没完没了的马屁拍得简直哭笑不得。他摇了摇头,道:“我瞧方才庄民的反应,不像是已看穿我们身份的样子。不过这田庄今日的确有些奇怪……你们可察觉到,这一路过来,已经发现好几个我们上回来没见过的孩子了?”

    他这么一说,三人想了想,都发现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他们一路走过来,从庄口到庄里,算上刚才那个来问话的小女孩,的确出现了好几个面生的孩子。上一回他们可是挨家挨户走过的,若说有一个面生是他们记不清了,可好几个都面生,就的确有些古怪了。只是赵家兄弟并没把小孩子放在眼里,也就没有在意。

    陶白却又惊恐起来:“这这这,那些孩子会不会是阆州府派来抓我们的?”

    还没等卫玥开口,赵老大就不屑地给他驳回去了:“你有病吧?你见过官府派一群孩子出去做事的?这种事怎么可能是官府干的,只有我们这种无耻的人才干得出来好不好?”

    陶白:“……”有这么往自己头上扣屎盆子的么……

    卫玥被他们吵得头大,摆手道:“好了,都闭嘴吧。总之,戒心不可没有,也不必过分担忧。我们仍按原计划行事,若有不妥,我们即刻撤退。”

    三人这才悻悻住嘴,跟着卫玥朝人家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