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妄人朱瑙 > 134、第一百三十四章
    ()    与此同时, 成都府的官员们也为京城发生的大事而震惊。

    官员们围着送消息来的信差, 叽叽喳喳问个不停。

    “京城沦陷了???什么时候的事??”

    “是什么人攻下了京城?!”

    “天子呢?天子怎么样了?!宦官、朝臣都还活着吗?!”

    “叛军有多少人?守军都去哪儿了?怎么会让他们攻下京城的?”

    “京兆府、河北府、广晋府都干什么去了?没人派兵驰援吗??苍天啊!”

    送信的人被官员们吵得头晕, 都不知该先回答谁的问题。

    还是徐瑜出来主持秩序, 高声道:“肃静!”

    官员们被徐瑜震住, 这才纷纷闭嘴。

    大堂里恢复秩序后,徐瑜问信使道:“怎么回事?究竟是什么人攻占了京城?”

    官员们都眼巴巴地看着信使。

    谁有这等本事?刘家?谢家?卢家?还是赵家?是哪个豪族在筹谋着改朝换代?还是哪一位赫赫有名的将军带着他的军队造反了?

    信使这才找到机会开口:“三月十九,叛军将领郭金里带着他的军队,攻陷了京城。”

    官员们愣住。郭金里是谁?没有人听说过这个名字。

    这号人是打哪儿冒出来的?

    徐瑜也愣了愣,茫然地问道:“郭金里是谁?”

    信使挠了挠头,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他是……是太原籍人氏。”

    官员们怔然。就这样?没了?太原郭氏?真的不是什么大族啊。

    徐瑜又问道:“那……叛军有多少人?”

    信使道:“听说有三万多。”

    众官员哗然!三万多的大军!也难怪京城会失守了。那郭金里难不成是某将军的部下,或某地方官员的心腹, 篡权夺位成功, 所以才当上了叛军主帅?

    徐瑜显然也是这么想的, 忙问道:“他原属何部?”

    信差道:“原属?没有。”

    不等徐瑜追问, 其他官员急了, 赤急白脸地问道:“你听不懂吗?就是问你以前他是跟着谁的?这三万大军从前是哪个部曲?难不成还是凭空冒出来的?”

    信差摇头道:“据我所知,郭金里本是太原的一个普通百姓。半年前,他在太原府服徭役。听说不满官府苛待,他率领数百力役闹事。后来声势越闹越大, 人数越来越多……半年后,他就率领三万大军攻进京城了。”

    众官员:“……………………”

    最关键的部分怎么省去了?怎么就半年后了??

    等等, 半年??!!

    这是打哪儿冒出来的神仙?又是哪儿弄来的天降神兵吗?

    短短半年,只有半年!从普通农夫,成为统领三万铁骑的大将军, 而且还一举攻进了皇城?!如果说谢无疾是天纵奇才,那这郭金里……简直就是神仙下凡啊!

    官员们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惊恐。

    ……

    ……

    时光倒回半年前。

    太原,矿场。

    一群力役在矿山边劳作。他们举着凿子和铲子,一下又一下地凿着山石。还有一群人赤着脚背着箩筐,蹒跚地将石头运去山下。

    矿场上每隔十几米,就有一个手握长鞭的官吏在督工。一旦看到哪个力役胆敢偷懒,又或只是看谁不顺眼,官吏就会走过去用鞭子将人狠狠抽一顿。

    “都给我勤快点!”一名官吏大声呵斥道,“府尹已经下令,入冬之前,你们必须把这座矿山挖完!干不完的话,每人每户都得罚钱!”

    此言一出,力役们顿时急了。

    这些人都是被强征徭役的百姓,如今眼瞅着秋收都开始了,他们却没法回去照顾自家的田地,心里早就怨气腾腾。而且服役既没有工钱可领,连粮食也要自己准备,每天劳作六七个时辰,动辄挨打挨骂也都忍了。可就这样,竟然还要罚钱!这么大的矿山,入冬之前怎么可能挖得完?明摆着官府又找了个理由来盘剥他们啊!

    “凭什么罚我们钱?有本事你们自己来干!”

    “就是啊,凭什么?这么多活,我们就这么点人,怎么可能干的完?!”

    “你们这群贪官,污吏!我们家里连饭都吃不起了,田里的谷子也没人割,你们竟然还想盘剥我们!!没有天理,没有王法啊!!”

    “你们这是要活活逼死我们啊!”

    力役们怨声鼎沸,活也不干了。监督的官吏们顿时大怒,挥着鞭子开始维持秩序。

    “闭嘴!都给我好好干活!”

    郭金里也是力役中的一个。

    后来听说郭金里大名的人都以为他必定身有所长,可事实上,他出身贫寒,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琴棋书画更是一窍不通。非要说长处,那也只有一点——他的身长出众,愣是长了九尺有余的个儿。无论在哪儿,他都比别人高出一两头来。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他服役的时候也总被督工的官吏特殊“关照”。

    就说此刻,明明人人都在抱怨,偏偏官吏一转头,别的脑袋都看不到,就看到高出一截儿的郭金里的嘴皮上下翻动。于是官吏抡着鞭子就朝他去了:“就你话多,看老子不打死你!”

    郭金里挨了两鞭子,又气又急,就伸手去抢鞭子,一面抢一边喊:“老子跟你拼了!”

    其实此刻跟官吏缠斗上的人也不止他一个,但还是因为他长得高,格外出众。那官吏被他一推,重心不稳,向后摔去。好死不死,这满地都是尖锐的石头,官吏的脑袋往地上一磕,当场就没气了。

    郭金里本来不过气头上放放狠话,哪想到自己失手杀了人,顿时目瞪口呆。

    旁边的人见了这一幕,立刻有人大喊道:“郭金里杀人了!”

    又有人喊:“郭金里带头造反了!”

    郭金里一听造反这词扣在自己头上,吓得眼皮狂跳。可还没等他辩解,整个矿场转瞬就乱了。

    ——力役们被压迫良久,早就忍不了了,只是缺个带头的。如今有人起了头,那还等什么?

    呼啦啦一下,矿场几百力役纷纷暴起,把几十个平日里嚣张跋扈的官吏打得屁滚尿流,四处逃窜。

    直到黄昏时分,混乱才终于结束,官吏死的死,逃的逃,矿场上只剩下几百个发泄完后陷入茫然的力役们。

    人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另外一个人,让他决定该怎么办。

    “大哥!”不知是谁起的头,冲着“带头造反”的郭金里大声喊道,“今日既然跟着你造了这个反,以后我就一直跟着你了!”

    人群瞬间将郭金里围了起来:“大哥!大哥!大哥!大哥……”

    郭金里:“……………………”

    ……

    一个月后。

    郭金里正靠在树下啃着小弟摘回来的野果,一名小弟跑了过来,汇报道:“大哥,方才林水村又来了五十几个人加入我们,今天的第二波人了。”

    “哦?”郭金里已经见怪不怪了,“呸”地一声吐掉果核。

    最近秋收时节,也是官府收税的时候,更是每年民怨最鼎沸的时候。也不知他们的事情是怎么传出去的,而且越传越威风。附近的百姓和盗匪流寇都听说了有一批反抗官府的人。于是几乎每一天,都有人主动前来投奔他们。有时是小股的流民,有时是三五个盗贼,有时则是举村的百姓。

    郭金里一面啃果子,一面问道:“最近好像经常有人投奔我们,我们现在有几百人了?”

    小弟想了想,汇报道:“应该已经有三千多人了。”

    “噗!!!”郭金里一口果子喷出去,顿时被呛住了。

    ……

    两个月后。

    郭金里正躺在狐裘毯子里啃手下抢回来的鸡腿,忽有小弟跌跌撞撞地冲进来:“大哥,不好了!太原府尹派了八千府兵出来剿匪了!”

    “什么?!”郭金里吓得手一抖,鸡腿掉在雪白的狐裘上。

    ……

    两日后。

    “大哥!”手下冲进屋里。

    郭金里正在打包金银细软,准备逃跑,闻声忙将包裹往桌下一塞。

    “什么事?”

    手下道:“太原府尹不是派了八千兵马来打我们吗?”

    郭金里震惊地瞪大眼睛:“已经到了???不是说还有两天的路程吗?”

    手下连连摇头:“没有没有。听说统领那府军的刘将军乃是太原府尹的表亲,他平日在军中任人唯亲,克扣粮饷,虐待士卒,极不得人心。出征的路上,大军不知何故起了内讧,竟然自己打起来了!听说刘将军已被他的手下给杀了!”

    郭金里目瞪口呆。

    ……

    又过几日。

    郭金里正在屋里喝着人参汤,手下跑了进来。

    “大哥,军队来了!”

    “什么?!”郭金里一碗汤吓洒半碗,“不是说大军内讧,半路就散了,不来剿匪了吗?”

    手下道:“不是来剿匪的。带兵来的是府军校尉厉崔,据说就是他杀了刘将军。他弑杀长官,乃是谋逆大罪,已回不去太原府。那大军散了一大半,还剩下三千多人,跟着厉崔一起来投奔我们了。”

    郭金里:“!!!”

    ……

    又过两月。

    郭金里和厉崔坐在桌前,桌上是满桌的山珍海味。桌边有数名侍女正在伺候他们用膳。

    手下跑了进来。

    “郭将军,厉将军。”

    厉崔来到之后,将军队的建制也带了过来。如今郭金里摇身一变,成了拥有一万多大军的将军了。他的士卒们在太原府烧杀抢掠,也为他带来了锦衣玉食的生活。

    郭金里不慌不忙地用绸缎擦了擦嘴,问道:“何事啊?”

    手下道:“我们已引起了朝廷的注意。朝廷下令,命河北府、京兆府、广晋府三府出兵,前来太原剿匪。还命令潞州、恒州、赵州等各州筹集粮款,招募士卒,组建军队抵御我们。”

    郭金里和厉崔都吃了一惊。

    郭金里道:“调集三府兵力,还号令各州?这,这,我们做了什么,竟值得朝廷如此大动干戈?”

    手下不确定道:“或许我们离京城比较近?或许我们人比较多?也可能我们抢的太多了?”

    厉崔才不管朝廷为什么下令,只知道朝廷下了这道命令可了不得!

    他紧张道:“这可怎么办?!三府大军一起来围剿我们,要不我们赶紧逃吧,北上去关外?”

    这一回郭金里倒比厉崔镇定得多。他安慰道:“老弟,别怕,有我在,一定会没事的。”

    厉崔奇道:“你有什么好主意?”

    郭金里也说不出来,只摆手道:“总之等段时日再看看,我相信事情还有变数呢!”

    ……

    再过半月。

    河北府、广晋府、京兆府三府的剿匪军队没来,潞州、恒州、赵州等各州的消息倒是先传来太原了。

    “郭将军!厉将军!”手下冲进屋内,激动地禀报道:“反、反了!”

    两人吃惊道:“什么反了?”

    手下气喘吁吁道:“潞州、赵州……反了!百姓不堪官府重压,都反了!如今潞州组了一支州兵,并且派人来给我们送信说是,愿意加入我们!”

    郭金里愣了一愣,哈哈大笑道:“你们瞧我说什么来着?”

    厉崔则是目瞪口呆。

    良久、他佩服道:“大哥简直神机妙算,竟然还能算到这一茬!小弟这回真的服气了!”

    朝廷命令潞州等几州筹集粮款,组建军队,是想在朝廷与太原之间组起屏障,免得让叛军威胁到京城。然而这条命令实际上是对各州百姓的又一次横征暴敛和强制征兵,百姓早已不堪重负,军队是组了,钱粮也募了,却不是为朝廷效劳,而是直接投入了叛军的怀抱。

    厉崔问道:“大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郭金里想了想,心里痒痒的:“既然各州都反了,要不咱们索性南下,打到京城去?老子还没去过京城,不晓得那里该有多富。”

    厉崔瞠目结舌:“这、这会不会……太……”

    郭金里稍稍心虚了一下,想了想自己这一路走来的经过,底气又足了不少。

    他拍着胸脯道:“有我在,没问题!总之,咱们先去潞州吧!”

    ……

    叛军一路南下,先到潞州,又至赵州。沿途的百姓或逃难,或加入叛军。而他们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

    一转眼,京城已近在眼前。

    越靠近京城,郭金里等人也越紧张。

    行军路上,厉崔问道:“大哥,那京城可有重兵把守,咱们真要去京城吗?”

    郭金里摸着下巴思考。

    厉崔不知他在思索什么,还以为他真有和京城守军一战的决心。实则郭金里在想:按照往常的经验,这时候该有变数来了吧?

    正思索间,手下冲了过来:“将军!”

    郭金里忙道:“什么事?”

    手下道:“京城传来消息,宦官已带着小皇帝逃出京城,京城守军得知消息,已经溃散!”

    郭金里、厉崔:“……”

    宦官带着皇帝跑了,权贵们也都跑了,京中的守军还有什么士气可言?他们听说数万叛军一路势如破竹地杀过来,而且马上就要兵临城下,那还留下来为谁而战啊?赶紧大难临头各自飞吧!

    军官先跑,士卒也跟着跑,最后大军直接不战而败了。

    厉崔震惊道:“大哥,你执意要去京城,难道你竟连这个也算到了?”

    郭金里仰天狂笑。

    也不知笑了多久,他终于停下来,面色红润,两眼炯炯,头颅高挺。

    “当然!”他意气奋发,昂扬道,“你信不信,老子可是神仙下凡。”

    厉崔怔然疑惑。

    郭金里道:“走吧,去京城了!”

    顿了顿,又道:“赶紧派一队快马,把皇帝给老子追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满眼荒唐事,满口荒唐言。

    郭金里=郭锦鲤,一个幸运ex的反派

    话说写这章的时候,忽然想起了哪位企业家说过的名言: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