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妄人朱瑙 > 152、第一百五十二章
    ()    蜀军营。

    谢无疾走入军帐, 朱瑙正坐在里面看账。

    谢无疾道:“已照你说的吩咐下去了。”

    朱瑙点头道:“好。”

    近来朱瑙让谢无疾做了几桩事, 一是向军中发出通告, 说是怀疑有士卒不守军纪, 擅自向其他军队士卒挑衅, 引起争端。他责令违反军纪者应主动向长官自首,若有知情者或发现有可疑状况亦要及时向长官禀报。

    其实谢无疾早知道是谢无尘派来的人捣鬼,但他假装不知,发布这一则通告,看似在寻找“凶手”,也是在提醒士卒们加强警惕与戒备。

    二来谢无疾又通知士卒做好移营的准备。其实之所以要移营,是因为他们目前的驻地处于洼地, 一旦下雨常常积水, 不如移去高地。不过这在有心人看来, 恐怕就是谢无疾和朱瑙不和的证据了。

    谢无疾在朱瑙对面坐下, 道:“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他虽然不打算主动去找谢无尘的麻烦, 但朱瑙让他做的不过是些简单的小事罢了,他配合一下也无所谓。而且他还真有点好奇朱瑙到底想干什么。

    “也没什么。”朱瑙放下账本,慢吞吞道“我派了个人去给你的七哥送消息,就说你眼下缺钱粮。”

    谢无疾皱了下眉头。老实说他缺钱缺粮的事情应当不算什么秘密, 北方募兵多的诸侯大多也都面临这个问题。这还需要朱瑙去告诉谢无尘吗?

    他问道:“然后呢?”

    “然后,”朱瑙慢吞吞道, “就等着瞧你的七哥会不会主动给你送钱送粮来了。”

    谢无疾:“……”

    他以为朱瑙在开玩笑,却不料朱瑙一本正经的样子,并没有说笑的意思。

    “你是派了个巫师去给他下蛊吗?”谢无疾问道。

    “哈哈, ”朱瑙笑道,“难得听到谢将军开玩笑。”

    谢无疾:“…………”到底是谁在开玩笑?

    他无语半晌,不知道朱瑙到底想干什么。要知道谢无尘恨他入骨,不穷尽手段坑害他就不错了,还给他送钱送粮?莫不是失心疯了吧?

    他想也知道恐怕是朱瑙想了什么法子去忽悠谢无尘,他虽不知道朱瑙究竟是如何忽悠的,可他并不觉得朱瑙能成功。他道:“谢无尘没有那么蠢。”

    朱瑙却道:“天下又有几个蠢人?”

    谢无疾一怔,不解他这话的意思。

    朱瑙悠悠道:“人若有执念,就容易一叶障目。不是看不明白,也不是想不通透,无非是不愿看明白,不愿想通透。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罢了。”

    谢无疾微微皱了下眉头。朱瑙说这话的时候,始终目光温和地看着他。让他觉得朱瑙这话似乎另有深意。就像是说给他听的一般。

    其实这话颇有几分道理。不说远了,只往近了说,刘松发出勤王令的时候未必没有想到天下诸侯会不服他安排,会互相攻讦。他身边也未必没人提醒过他。可他希望天下诸侯能忽然被菩萨下凡似的忘却己身,割肉饲他,恐怕他也为此找了无数理由说服他自己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才弄出这可笑的勤王会盟来。

    然则这道理摆在旁人身上看总是很明白,却没什么人愿套在自己身上。要不然,世上也没有任何执念了。

    谢无疾默默与朱瑙对视片刻,忽道:“你呢?”

    朱瑙挑眉:“嗯?”

    谢无疾道:“你可曾有过一叶障目的时候?”

    朱瑙眯了眯眼,并未立刻开口。就在谢无疾被他吊起胃口,想听听他会说什么的时候,却听朱瑙道:“有也不能告诉你。”

    谢无疾:“……”

    少顷,他收回视线,淡淡道:“那我就等着看谢七会不会上你的当了。”

    =====

    江宁军营。

    “什么?你要援助谢无疾?!”柳惊风正在喝茶,闻言差点把茶水喷出来。

    谢无尘双眉紧锁,神色迟疑:“我还没决定。”

    柳惊风:“……”

    就在一个时辰前,谢无尘召见了高文。向他打听蜀军和延州军的消息。

    那高文伊始还不太乐意说,但他先前早已收了谢无尘的金锭,就已无回头之路。如果他胆敢不从,谢无尘告到朱瑙那边,高文就得吃不了兜着走。而他若是老老实实配合,谢无尘还会给他丰厚的打赏。那高文到底是个贪财重利之人,经过谢无尘一番敲打,也就老老实实从了。

    据高文所说,朱瑙与谢无疾之所以能结为盟友,乃是因为他们在关中有共同利益,唯有双方合力,才能瓜分关中。然而此番到中原勤王,双方就已背道而驰。谢无疾有心做出一番成就,可朱瑙却不希望他有所成,因为一旦延州军离开关中,蜀商就会被京兆府赶出关中。

    不仅如此,近日来两军士卒之间不知何故矛盾频发,延州军多次挑衅蜀军士卒,还弄出了人命。谢无疾迟迟不肯交出凶手,于是两军之间的关系更为紧张。而两人之所以还没翻脸,于朱瑙而言,是因为蜀中无强兵强将,他仍希望以后能够借助谢无疾之力;对谢无疾而言,则是他的军队常年缺粮草和军饷,他仍需要蜀人的援助。

    高文说,蜀军的探子已打听到,谢无疾一直在暗中调查京城周围的地形和京城里的情况,如果不是怕进京后没有充足的后勤供给,恐怕谢无疾早就撇下蜀人,也不顾其他诸侯,自己杀进京城去了。

    那么,如果在这个时候,有谁愿意给延州军提供后勤补给,谢无疾很可能会主动和蜀人决裂,并且直接出兵剿匪;同时,如果让朱瑙知道谢无疾暗中勾结其他势力,必定会十分震怒,同时会尽办法阻挠谢无疾。

    也就是说,假如谢无尘在这时候打出谢家的旗号,去援助谢无疾,那么他离间蜀军和延州军的目的就很容易达成了。别看蜀军人数不多,可他们长期与延州军交往,手里掌握着延州军诸多机密,一旦双方翻脸,有的是谢无疾吃不了兜着走的时候。而且,得到了江宁府的支援,那谢无疾很可能会直接出兵剿匪。一旦他这么做了,那他吃苦的时候还在后头呢!

    虽然这个做法看似是给谢无疾提供好处,但这无疑是一招“捧杀”。

    柳惊风听谢无尘说完,无语半晌,道:“我怎么觉得这事儿不太对劲?该不会是他们知道了你的目的,所以特意安排了一个人,来给你挖坑吧?”

    谢无尘又皱了下眉头。

    老实说他也不是没有怀疑过这种可能性,可他觉得这种可能性并不大——蜀人怎么会知道他的想法?而且是他设计胁迫高文,又不是高文主动来向他献策,蜀人怎么可能连这也能预料到?

    而且,用援助谢无疾的方法来捧杀谢无疾这个方法并不是高文想出来的。整个谈话过程,是他一句一句从高文嘴里套出话来,这个主意也是他根据从高文那儿套来的消息自己想出来的。如果这也能是高文给他挖的坑,这人的城府得有多深?

    柳惊风欲言又止,最终微微摇头道:“你还是再想想吧。”

    谢无尘颔首:“嗯。我并未做决定,只是先来与你商量一下……罢了,我再想想。”

    =====

    勤王会盟再次召开,柳惊风早看一帮老朽虚与委蛇看烦了,因此这一回代表江宁军出席的不再是柳惊风,而是谢无尘。

    谢无尘带着人来到会盟地,恰巧午聪也从不远处赶来,两人迎面相对,俱是一怔。

    由于勤王会盟势力庞杂,为防止外人混入,每府使者皆需穿戴各军军服,佩戴腰牌。因此两人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身份——对午聪而言,即使只瞧谢无尘那张脸,他也猜到谢无尘的身份了。

    午聪恭恭敬敬地朝着谢无尘行了个礼:“谢公子。”

    谢无尘停下脚步,上下打量午聪:“午公子,久仰了。”

    其实只论职位,两人皆在军中任长史一职,不分高下。然则谢无尘乃是谢家子弟,自然比旁人高出一截来。而午家亦是江南出身的富裕氏族,只是远不如谢家显赫罢了。

    午聪忙道:“谢公子客气。”

    谢无尘原打算走了,可又想起什么,淡笑道:“劳烦午公子替舍弟带个好。许久不见,我很想他。”说这话时,脸上是笑着的,眼神却毫无温度。

    午聪忙道:“是。”

    谢无尘不再多言,转身的一刹那便已敛去笑意,径直朝里走去。

    ……

    谢无尘来之前曾听柳惊风抱怨过,所谓的勤王会盟,如同看一群猢狲与臭鼬交|配,简直各显丑态。旁观者乍一瞧或许觉得新奇,颇有几分奇趣。可看得久了,就只剩一份令人作呕的恶心。

    会盟上,仍是一派互相攻讦的景象。不过和之前不同,最初的时候,各府使者风度翩翩,引经据典,义正言辞。后来人们发现绕着舌头说话太累,就逐渐演变成了互相拍桌骂娘的情形,总算比之前爽快不少。有时有人脾气上来,还想要动手,又被众人拉开,简直鸡飞狗跳。

    众使者挨个发言,待轮到卫玥时,他环视场,冷笑道:“在座诸位,要论富贵,是一个比一个富贵。可要论起无能,更是一个比一个无能!要我说,都别勤王了,趁早各回各家种田去吧!”

    这番话把所有人得罪了个遍,自然也引起群愤。各府使者立刻群起而攻之。

    卫玥丝毫不怵,以一敌十:“我哪里说得不对?你们为了排兵布阵的先后顺序争了一个月,各个觉得自己吃了天大的亏!可难道你们把延州军,还有江陵军推去打头阵,不才是最大的不公吗?要我说,每军各出千把个人,一起往上冲,这他娘的才叫公平!”

    立刻有人反驳道:“军队庞杂,如何指挥,如何配合?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了。让延州军和江陵军打头阵,是因为他们能能征善战!他们都没说什么,轮到你指手画脚?”

    “就是就是,你算什么东西,哪里轮到你来说?”

    场面又混乱起来,谢无尘坐在人群中微微蹙眉。

    他暗中观察午聪,顺便也看了眼黄东玄。这两人对于明显不公平的安排还真没什么微词,反倒是蜀军的使者替他们叫屈。很显然,蜀军是不愿意让延州军冲在最前面的。

    果真应了那高文所言,谢无疾想要在勤王中大展拳脚,可蜀军对此却十分忌惮。

    谢无尘想着想着,不由陷入了沉思。

    ……

    柳惊风正在屋里百无聊赖地自己跟自己下棋,忽听下人在外叫道:“柳校尉,谢长史回来了!”

    柳惊风忙放下棋子迎了出去。

    谢无尘风尘仆仆地走进来,一见手下就吩咐道:“去清点一下,我们这回出来携带的钱粮还剩下多少。”

    手下领了命令赶紧去了。

    这回江宁军北上,人马虽带的不多,钱财带的却不少。柳惊风与谢无疾还有一些世家子弟借着这机会出来游山玩水,顺便收罗奇珍异宝,因此江宁军着实富庶得很。

    柳惊风问道:“为何忽然要清点?”

    谢无尘不置可否,走进屋内,柳惊风忙跟在他身后。谢无尘脱下披风,又转身向随从吩咐道:“遣一队人带些礼物,去延州军驻地,看看他们的态度。”

    柳惊风:“……”

    他无语道:“你还是打算援助谢无疾?”

    谢无尘顿了顿,道:“先试试他的态度吧。”虽然仍未把话说死,可这回的态度明显比上回更加动摇了。

    “好吧,好吧。”柳惊风道,“你代表谢家援助谢无疾,能离间他和蜀军的关系。等他仰赖于你,你再断绝对他的援助,就能让他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这或许的确可行吧。可你有没有想过,他要是得到你的援助,真的出兵剿匪,还真的成功勤王,立下大功劳怎么办?你到底是想害他还是想帮他?”

    谢无尘淡淡一笑,显然早就想过这一点:“比起离间他和蜀军的关系……如果给他点钱粮援助,就能让他去勤王,那这钱粮我就非给不可了。”

    柳惊风一愣。假如不是他了解谢无尘,他都要怀疑谢无尘是不是不想把宝压在韩如山身上,而想转押谢无疾了。但这不是谢无尘的性子。难不成,他的目的是让谢无疾出兵剿匪,然后损伤惨重?

    谢无尘却道:“他勤王成功怎么办?呵,我就是盼着他成功,他成功了才好!”

    柳惊风更是不解:“我不明白。”

    谢无尘冷笑道:“你知道谢无疾费尽千辛万苦,图的是什么吗?他图的是挟天子,令诸侯!他以为拿住那姓朱的小儿,就可以让天下归顺,群臣俯首,就能让江山恢复秩序,就能平息战乱!可惜他一叶障目,糊涂至极。我盼着他进京,我盼着他入主朝廷,只有等到那时候,他才知道什么叫黄粱一梦,什么叫万劫不复!”

    柳惊风怔怔地看着谢无尘,不知该说什么。

    谢无尘一字一顿,咬牙切齿:“我等着那一天早点来。让他好好看清楚,他这些年到底都做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我这两天调整了一下节奏,估计五章左右进高|潮~

    你们猜小谢会出兵吗?a、会 b、会 c、当然会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浅喜深爱 2枚、猞狸先生 2枚、未寒已凉 2枚、就这样酱油吧 1枚、小k 1枚、西瓜啊西瓜 1枚、有鹤不归 1枚、临清 1枚、楓糖咖哩 1枚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从天遥 1枚、cba11001100 1枚、黑吉 1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未寒已凉 90瓶、我的狗毛毛 80瓶、小悠悠 60瓶、临清 50瓶、陆鲁陆鲁 46瓶、从天遥 40瓶、专门改个名 40瓶、主域 35瓶、米小虫 30瓶、雨遇佳期 30瓶、辛夷 30瓶、蓅琍 22瓶、阿糙 20瓶、303 20瓶、peaches 20瓶、° 20瓶、仙人掌 20瓶、sissi 20瓶、闻君雅意 20瓶、小k 20瓶、夫琅禾费衍射 20瓶、番茄酱 20瓶、freesia 15瓶、wl 15瓶、花烬之 12瓶、落偶偶 12瓶、女罗 10瓶、21064394 10瓶、氓氓 10瓶、阿九 10瓶、李鱼鱼 10瓶、大爷 10瓶、八十五度糯米团 10瓶、wuli叶叶 10瓶、zoe 10瓶、猞狸先生 10瓶、多木 10瓶、苏打沁心 10瓶、哇咔咔卡卡 9瓶、悠贤 8瓶、浅喜深爱 7瓶、静影稀疏 5瓶、etteddy 5瓶、太阳之国 5瓶、wwyy 5瓶、零度领域 5瓶、沉默的人 5瓶、焦糖奶茶 5瓶、一样 5瓶、光年 5瓶、水萍草 5瓶、渺渺 5瓶、夏枯秋殇 5瓶、南陌楠竹 3瓶、小败 1瓶、梦幻之月樱 1瓶、白菜的菜白 1瓶、许师叔 1瓶、蔚蓝天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