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妄人朱瑙 > 167、第一百六十七章
    ()    数日后, 朱瑙终于回到了成都府。

    成都府中的官员们早已接到消息, 军队到达的当日, 以徐瑜为首的官员们纷纷出城来迎。虽然他们早有准备, 但看到跟在朱瑙身后过来的浩浩荡荡的百姓队伍, 还是忍不住为之喟叹不已。

    成都城自然是无法容纳这么多异乡人的,因此徐瑜在接到朱瑙的命令时,早已在郊外准备了临时的屯所。当大队到达之后,军队和官员就将百姓引入屯所暂时安顿下来,等待后续的命令。

    安排好了逐项事宜,朱瑙才领着众人进城,回到官府中。

    进了官府, 朱瑙连口气也不歇, 便与徐瑜议起正事来。

    “徐少尹, ”朱瑙问道, “这几个月蜀地还太平么?”

    徐瑜忙道:“回府尹的话, 一切顺遂。户籍册已增修完毕;各州县百姓向官府借贷的账目已整理完毕,府尹可随时过目;石工坊与新的造车坊已开始运作……”

    他一一向朱瑙汇报了这几个月来官府的作为,凡朱瑙离开前给他留下的任务,他都有条不紊地完成了, 不可不谓是个得力帮手。

    朱瑙听完满意道:“徐少尹果真让人放心。辛苦了。”

    徐瑜忙道:“不辛苦,此乃属下职责所在。”

    汇报完公务, 徐瑜又问道:“府尹从中原带回来的那些百姓,不知准备如何安顿?”

    朱瑙道:“此事我正打算与你们商量。我有意将他们送去西南,你意下如何?”

    “西南?”徐瑜眉头微微跳了一下, 并不感到意外。在得知朱瑙带了大量百姓回来的时候,他就有过一些猜测,而这个结果在他的猜测范围之内。

    蜀地的中心,也是蜀地最繁华的地方,自然是成都平原。过了成都平原再往西南,直到衔接大理的大片土地,仍旧是好山好水,可是却被山川阻隔,道路险阻,人烟稀少。住在那里的人,无论夷汉,大都是粗鲁未开化的野蛮部族。一旦他们风不调雨不顺,导致缺衣少食,那些野蛮部族就会来到蜀地抢夺粮食和财物,甚至掳走蜀地的百姓去做他们的奴隶。

    这样的事情发生的频率并不低,几乎每年都会发生几次。可无论是蜀地的百姓还是官府,对那些部族都毫无办法。

    毕竟那里地广人稀,地势又复杂,如果主动出兵去征讨他们,非但很难找到那些部族的行迹,反而可能被他们伏击;而如果长期派兵驻守边境,以阻挡他们进犯,那么养兵的花销又实在太大了,官府承受不起。

    所以多年以来,面对这种状况,官府往往只能采取两种策略——一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百姓遭受侵害而假装不知;二是主动对蛮夷部族进行安抚,给他们送粮送衣,使他们勿再来犯。

    当朱瑙坐上成都尹的位置后,也一直采取的是第二种策略。

    其实凡读过史书的人都知道,这两种方法都只是权宜之计,不是长久之计。想要真正解决这些蛮夷部族带来的问题,最好的方法是教化他们,而非征讨,也非防御。可是教化二字,说来简单,做来却极不容易。

    蛮夷之所以为蛮夷,并非血脉种族所致,而是地利水土所致。那西南之地不仅有世代居住其中的夷人,亦有不少前朝移居过去的汉人,这些汉人未必不是能人。可汉人进入其中,非但未使蛮夷文明开化,反被同化成了蛮夷。归根结底,在荒蛮之地用荒蛮的活法才能活得更好。

    但这困局就无法解了么?其实也不是。想要教化蛮夷部族,就得开化蛮夷之地。而开化一块土地,最需要的就是人。只有足够的人,才能让荒凉的地方变得热闹繁华,变得生机勃勃。

    徐瑜道:“可是府尹,若将那批百姓迁过去,恐怕会与当地部族发生矛盾……”

    他这话说得比较委婉,事实上,当那些蛮夷部族遇上中原百姓,矛盾和争斗是一定的,甚至弄得不好,可能会引发血腥的屠杀事件。

    “嗯。”朱瑙显然也考虑到了这一层,道:“因此得多管齐下才是。”

    徐瑜忙问道:“不知府尹有何妙计?”

    朱瑙道:“倒也说不上妙计。首当其冲的要事是修路;其次得在迁去的百姓之中组建军队,以抵御当地部族的攻击;再则可与那些部族联络协商……我记得官府曾与一些部族有过联络?”

    徐瑜点头道:“有。当初卢少尹在时,就曾南下过两回。官府对十七支部族有记载,都有文献可查。”

    官府虽然无力出兵征讨那些蛮夷部族,但对那些部族的情况也不是然无知。早在朱瑙上任之前的各届官员们就陆陆续续对当地的部族有过一些调查,而袁基路当初为了打击卢清辉,也特意派他南下深入险境。卢清辉侥幸活着回来了,也带回来不少西南的消息。

    不等朱瑙继续说下去,徐瑜就自己接了下去:“我们可以派人去联络那些部族,给予他们优惠政策,使他们接纳汉民。若他们愿意配合的话自然好,若不愿配合,我们就想办法从内部挑拨他们,瓦解他们的势力,使他们不再对汉民具有威胁……”

    朱瑙用赞许的目光看着徐瑜。

    徐瑜为官多年,在这方面很有手段。该如何运用政策,如何利用其他势力,以最小的代价达成自己目的,他瞬间就能想出十七八套方法来。

    不过想要真正开化西南蛮夷之地,最最重要的一件事,还是修路。其实西南之地并不荒芜,相反,那里山林海泽物产丰富,只是因为与外界缺少沟通,珍贵的物产无法运送到外面,而新的耕种桑织之术传过去,过上几年也成了旧了。

    而修路也不是说修就修的。官府人力财力有限,不可能只为了几百几千人就开山凿路。所以这么多年来,西南蛮夷部族屡屡生事,已成官府心头之患,却从来没人提出过修路,终究还是个代价的问题——但现在却不一样了!只要能将六万百姓迁往西南,不管山路还是水路,何愁修不起来?

    有了人,有了路,从今往后,西南就再也不是蜀地的后患了,甚至,那里丰富的物产资源和广袤的地域都能为蜀府所用!

    想明白这些,徐瑜简直喜上眉梢,立刻道:“府尹,我这就去查阅西南各部族的消息,我会尽快理出一套方案交给府尹!”

    朱瑙笑道:“去吧。”

    ……

    徐瑜办事极为妥帖细致,很快就将官府掌握的所有西南之地的消息整理出来了。

    紧接着,成都府的各部官员们连开了数日的会议,确定了官府能为修路和迁徙百姓投入的钱财和人力,据此定下了初步的计划。

    再接着,官府又立刻派人前往西南,对地形和情况进行更进一步的调查,确定他们的计划能否展开。

    另一边,卫玥也终于为几万中原百姓完成了造册登记的工作。

    正如朱瑙所料,这些京城来的百姓眼下虽然都已穷困潦倒,可其中却不乏出身权贵的读书人、官吏以及有特殊本领的匠人。举凡人才,官府便将他们留了下来,给他们施展拳脚的机会。

    至于其他百姓,由于几万人的安置乃是当务之急,因此也没办法等到路部修通再迁徙,于是官府很快就开始使他们动身南迁,预备将修路与安顿的事情一齐开展。

    自然,对于这些千里迢迢从中原赶来的百姓而言,他们大多并不愿意迁去荒蛮之地进行开荒。然而吃足了苦头的老百姓们也明白,如今这世道,要有一块安身立命的土地极不容易,便是仁义如朱府尹,亦不可能将开垦好的、富饶的土地白白送给他们。想活下去,终究还得自己重造家园。

    兼之中原□□的消息传来,他们已不可能再回归故土。而成都府亦耐心地花了许多功夫在安抚百姓身上,又允诺他们十年之内免除一切赋税等。终于,这几万百姓还是踏上了南迁之路……

    =====

    半年后,凉州。

    黄蜡蜡的戈壁滩上丘陵起伏,整个地势如同凝固的由沙子和盐碱地筑成的海面。在这蜿蜒曲折的路上,一支近千人的队伍正在向前进发。

    这支队伍乍一眼看上去像是商队,因为他们运送着许多的辎重,队中光驴骡板车就有百余辆;可仔细看看,又像是军队,因为队伍中的人大都披甲戴兵,队列齐整。

    其实像这样军人和商贾难以区别的队伍在西凉一带常常能看见。

    这条路是从关中通往河西走廊的必经之路,汉人、胡人、羌人等常常会在凉州进行交易,但凉州又多马贼出没,是以商队为了自我保,不得不调动大量兵力进行保护。

    队伍在下方走着,在边上一处较高的丘陵地上,一名身材健硕高挑的男子正站在丘陵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由于他身着黄衣,与周遭土地的颜色相近,下方的士卒们竟谁也没有注意到他。

    那男子长着一张容长脸,麦色肌肤,鼻梁高挺,眉骨耸立,头发半黑不黄,高高束起。他的长相胡汉莫辨,当是杂血的色目人。也因了这份杂血,他的相貌本当属英俊的,可无论胡人或汉人见了他,都不免觉得异样和疏离。

    此时此刻,他正默默地观察着丘陵下方通行的队伍,而他的身后不远处站在几名随从。

    片刻后,他嗤声道:“素闻延州军能征善战,今日一见,果真有几分看头。”

    眼下在下面走着的队伍,正是由延州军保护着的蜀商队伍。蜀商和延州军调集了近千人,是为了做一笔大生意而来——朱瑙一直想要组建蜀军的骑兵部队,然而蜀中不产马,想要好马,还得从凉州购买。从前两年起,朱瑙就已派人陆陆续续从凉州近了数百匹战马,而如今天子已死,天下大乱,眼看战事一触即发,他必须加快速度。是以这一回,他已与凉州牧董姜谈妥,要购入整整两千匹战马。下面走着的这支队伍携带的,便是用来交换两千匹战马的金银财宝和丝绢茶叶等货物。

    站在男子身后的随从不安地开口:“校尉,咱们只有两百人,当真要截他们吗?”

    男子一道冷冷的眼风向后扫去,眼角吊起:“怎么,你怕了?”

    那随从忙道:“属下绝无畏惧之意!”

    男子这才收回视线,继续望向下方。他久居西凉,来往商队军队见得多了,军队能不能打,他一眼就看得出来。延州军的质量在他见过的军队中无疑当属上乘,无论是士卒的气势,还是前进时始终不见散乱拖沓的阵型,都昭示着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

    但这并不会让他退却,相反,只让他感到更加兴奋。

    因为他即将用两百人,割下这近千人的人头,抢走他们运送的所有钱财和货物。这势必会能够他立下大功!

    ——这男子并不是西凉一带的马贼,盯上跟官府交易的商队。恰恰相反,他乃是凉州牧手下一得力干将,名叫韩风先。而他之所以要打劫与凉州牧做生意的蜀商,也是得到凉州牧的首肯。

    如今天下大乱,凉州虽地处偏僻,辖地贫瘠,可此地民风彪悍,兵强马壮。凉州牧董姜亦有入主中原大干一票的野心。

    既然如此,董姜就不打算再将战马卖给自己未来的敌人了。可他又是个贪婪之人,所以还是答应了蜀商要交易战马,以此将蜀人和延州军骗来凉州,抢掠他们的财物。

    韩风先窥得董姜之意,所以主动请缨,揽下了这桩任务。

    望着下方蜿蜒前行的队伍,韩风先嘴角勾起一个残忍的笑容。

    他早就听说过成都府尹朱瑙是个不做亏本生意的精明商人,而延州军主将谢无疾是个不打败仗的常胜将军。可惜今日,精明商人的生意注定要赔在他手里了。常胜将军带出来的军队,也注定要军覆没在他手下了。

    韩风先捞出背后的长弓,转身往丘陵下方走:“走,去九曲口,我们在那里埋伏他们!”

    一面说,一面掂了掂自己十数斤重的大弓,不黑不绿的眼眸中闪过兴奋的光芒:“待我一箭射倒那杆蜀字旗,便是动手的信号!”

    他的随从早已习惯了他的自负,亦知他百步穿杨的射术惊人,于是连忙翻身上马,去准备给伏击的军队传令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西部大开发(误

    韩风先这名字不知道有没有人能从中看出他的人设2333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2719921 2个;就这样酱油吧、wsr、西瓜啊西瓜、dao、刁子刁、sak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禁锢锢 188瓶;雨遇佳期 90瓶;橘子 60瓶;wsr 50瓶;yaa 40瓶;平衡木 35瓶;良良良鸽、蕤、小懒 30瓶;阿惜 25瓶;sdkl1103 24瓶;蓝瘦不香菇、懒人伯爵、sky0504、vicky、於林 20瓶;feixuanfx、轩、阿糙、布巛内绔、樱花落寂、总是文荒的风、银之、催更号、葉葉葉~ 10瓶;香芋地瓜丸 7瓶;软香酥、爱大萌的圆、胖兔子、莫留、糯米团子、朕是禽受、晒豆 5瓶;生似.华袍. 4瓶;吐槽垃圾桶 2瓶;忘记篏迩、默默的莫、小游、blooree、司马颜、27216927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