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妄人朱瑙 > 220、第二百二十章
    ()    延州城楼门内, 列好队准备战斗的士卒们各个紧张万分, 焦虑不安的情绪在人群中蔓延。

    他们希望邪教的信号晚一点来, 这样就不必出去作战;可若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脱, 那不如信号早一点来, 他们也能早一点得个痛快。漫长的等待才是最折磨人的。

    正当此时,城楼上忽然响起一阵呼喊声:“来了!来了!”

    隔着城墙,下面的士兵看不到外面升空的一片火箭,但很快,他们听到了密集迫切的鼓点声——信号果真来了!

    ……

    焦别站在城楼上,隔着近千米的距离,他看不清下面的详细情形, 但见不远处一片烟尘飞扬, 喊杀声渐起, 似是两军开始交战了。

    他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是听见动静的史安跑了上来。史安也看见了火箭和下方的烟尘, 忙道:“快,快开城门出击啊!”

    为了这次的计划,他们几乎把方圆百里内较为虔诚的教徒都聚集起来了,这些教徒并不懂打仗, 能支撑的时间也不多,时机可谓转瞬即逝。延州军早些出战, 没准能让教徒多活下来几个。

    焦别也不再等待,下令道:“出战!”

    城墙内外,鼓点声交织成一片, 厚重的城门被缓缓推开,士卒们如流水般向外冲杀出去!

    ……

    城外。

    崔诚及他所有的手下已被制服,谢无疾并没有当场杀了他们,只让人将他们捆缚住手脚押回去。

    崔诚被押解的路上,不断回头望城墙的方向看。高低起伏的地势挡住了他的视野,让他无法看清城门,但是忽然间,他听到了大地的震动声和士兵的喊杀声。

    ——延州城门开了,里面的军队如约出来了。

    崔诚绝望地闭上眼睛。

    =====

    半盏茶后。

    焦别与史安站在瞭望塔上观察着战场。城内出去的延州军已冲到敌人阵前。双方的前排士卒短兵相接,战了不过片刻,联军出现不敌姿态,竟然开始向后撤退!

    忽如其来的变故让焦别和史安都傻了眼。

    “你的军队……这么能打?不,是谢无疾和朱瑙的军队怎么这么不经打?”史安不由稀奇。这才刚交手没多久,他们居然就把敌人打跑了?早知道这样,他们怕谢无疾和朱瑙作甚?直接打就能赢啊!

    史安喜上眉梢,焦别的神情却愈发凝重了:这不对劲!

    他朝着更远的方向眺望,只见原本他以为是邪教徒和联军交战的地方烟尘已经逐渐褪去了,却根本不像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的样子。地上没有满地尸首,土地也没有被鲜血洇黑……甚至连邪教徒都不见了!

    什么样的战事能让一方人马活生生消失?难不成朱谢联军练就了将人生吞的能力?开什么玩笑!

    焦别意识到不妙,勃然色变,急道:“糟了!中计了!”

    击鼓兵尚不知道发生何事,仍拼命敲打着进攻的鼓点。战场上的士兵见敌人撤退,也不明就里,乘胜追击。

    焦别朝着大鼓扑了过去,凶神恶煞地冲着击鼓兵吼道:“停!停下!撤退,马上让他们撤退!”

    击鼓兵被他突如其来的刁难吓了一大跳,手里的鼓槌都掉了,忙又弯腰捡起来,匆匆改变鼓点的节奏。

    史安也扑了过来,一把揪住焦别的领子:“为什么撤退?怎么能撤退??你们撤了,我的教徒怎么办?不许撤!给我杀,把他们统统杀光!”

    焦别一脚把史安踹翻在地,吼道:“蠢货!我杀你祖宗!”

    鼓声虽已改变,可军队已经冲出去千米远,根本来不及随着命令变换阵型。排在最后面的部队率先听见了鼓声,扭头开始往回跑;跑在最前面的人没听见声响,还在继续向前冲;中间的人则前瞻后望,犹犹豫豫,不知如何选择。转眼之间,他们的阵型已经彻底溃乱了。

    就在此时,联军的两翼忽然冲出两拨骑兵,快马加鞭,截住了延州军的退路!

    同时,左侧又有一支大军朝着城门的方向冲杀过来!

    站在高处的焦别将战场形势的变化尽收眼底,他的心也随之坠入谷底。他痛苦万分,却不得不立刻做出决断:“快,关城门,赶紧关城门!”

    传令兵犹豫道:“将军,可是出城作战的人还没有回来……”

    焦别喝道:“我让你关城门!!再不关敌人就冲进来了!!”

    传令兵不敢违抗,立刻跑下城楼传令去了。

    史安仍在发疯:“我的人马呢?我的人马去哪儿了?!已经被他们打跑了??不可能啊!!姓焦的,你!是不是你的副将出卖了我们?!”

    有一瞬间,焦别也怀疑是史安和他的玄天教徒出卖了自己,要不然何故战场上未见教徒军的身影?可史安就站在这里,除非他也是被出卖的一个,要不然,事情又怎会变成这样?

    究竟是谁出卖了谁,谁才是被出卖的,焦别已经完理不清了。他的头脑一片混乱,不停地下着命令,做着亡羊补牢的最后努力。

    城楼上,鸡飞狗跳;战场上,哀鸿遍野……

    =====

    衰草残云连沙场,腥风吹血溅衣裳。尘沙一望城楼空,但见马头斜日黄。

    喧嚣过后,随着残阳西落,一切又归于宁静。

    夜色将晚之际,手脚被捆缚着的崔诚被人押解到城楼上。朱瑙和谢无疾就在那里,指挥着军队打扫战场、将辎重搬运入城。

    见崔诚过来,朱瑙低声向一旁的惊蛰吩咐了几句,惊蛰便暂且接过了指挥权。

    朱瑙与谢无疾并肩落座,崔诚被推到他二人面前跪下。

    朱瑙面对着妄图欺骗他们的细作,仍是满脸和善,丝毫不见恼怒与仇视:“崔副将,你看见了。你的主将输了,战斗结束了。”

    崔诚默然片刻,低声问道:“府尹和将军如何得知小人是诈降的?”

    朱瑙笑道:“非你之失。人心所向而已。”

    在崔诚在前,在崔诚之后,无论是延州军中,还是邪教徒里,都不断有人向朱瑙和谢无疾投降——就像几个月前谢无疾不在时的延州,也不断有人向邪教归顺——投降的人带来许多情报,那些史安与焦别千辛万苦隐藏的机密,几乎是转眼就会传进朱瑙和谢无疾的耳朵里。

    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崔诚有多么小心谨慎,朱瑙和谢无疾也不费力气就得知了他真正的目的。然而两人并不揭穿,将计就计,用他之手削弱邪教,加深延州军与邪教之间的矛盾,并最终上演了今日这出好戏。

    崔诚又问道:“焦别是生是死?”

    朱瑙道:“他与史安等人明日将于市口斩首。”

    当焦别派出的军队被联军截住退路,焦别及时让人关住了城门,没叫联军冲进城来,但是战事仍然结束得很快——事已至此,纵使焦别还想垂死挣扎,却没有人愿意陪他挣扎了。城门刚刚被关上,城内的守军们又主动打开了城门,捆绑了焦别史安等人,出城投降。

    被邪教占据了几个月的延州城,今日终于重回谢无疾之手。

    朱瑙道:“崔副将,你虽事错主,但谅你是重情义之人,我与谢将军可给你将功抵过的机会。你可愿诚心归顺?”

    崔诚只不做声。

    过了良久,崔诚又道:“府尹与谢将军可否饶焦将……焦别一命?他虽犯大罪,却也是受了邪教蛊惑,情有可原。往后他必不敢再犯。若府尹与将军肯宽恕他,小人愿以命相抵。”

    朱瑙笑了起来,谢无疾却皱紧眉头。

    一炷香之前,焦别和史安也被人同样押上来跪在这里。他们明明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却仍做着最后的挣扎,不断叩头求饶,让朱瑙和谢无疾饶了他们性命。而现在,崔诚明知有活路可走,却自己奔着死路上走。

    还没等朱瑙说什么,谢无疾已冷冷开口:“他二人虽万死不能抵其罪。”

    崔诚默然。这个结果,他并不意外。

    朱瑙又道:“崔副将,我知你今日必定心境复杂,现在要你答复是否愿意归顺,确实仓促了些。此事不必着急,我可给你几日想好了再说。”

    崔诚摇了摇头,缓缓道:“府尹宽厚,小人感激不已。只是小人自知罪孽深重,已无颜再苟活于世,愿以死谢罪。”

    朱瑙正要说话,谢无疾又接了过去:“你是想与焦别一同赴死?”

    “是。”崔诚平静道,“焦别待小人有知遇之恩,小人未能阻止他犯下大错,唯有与他同日而死,方能不负恩情。”

    “你想好了?值得吗?”

    “想好了,值得。”

    朱瑙意识到话锋不对,想开口时,却还是晚了一步。

    谢无疾道:“好。既如此,我尊重你的选择。”

    朱瑙:“……”

    谢无疾道:“你死之后,是否有家人需要照料?是否有心愿未了?”

    崔诚摇头,跪下叩首:“没有。多谢将军成。大恩大德,崔诚来世再报。”

    谢无疾道:“不必。我敬你是义士,给你留个尸。”

    朱瑙:“…………”

    干脆,爽快。死生大事,眨眼敲定。

    谢无疾看了朱瑙一眼,用眼神询问他是否有异议。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朱瑙还能让谢无疾把说出来的话吞回去吗?他最终只能挥了挥手,表示自己赞成。于是让有人上来把崔诚带下去了。

    谢无疾倒也没那么粗心,看出了朱瑙似有无奈,疑惑道:“你很想留用他吗?”

    朱瑙道:“倒也说不上……不过确实是个可用之人。”

    倘若今日不是崔诚,而是黄东玄之流,谢无疾说斩就斩,那他说什么也得拦下来。一个崔诚,倒也罢了,只是难免有些可惜。

    朱瑙摇头道:“他今日不过一时意气,才心赴死。留他三月,未必不会后悔。若三个月后仍不后悔,再留他一年,总不想死了。”

    人心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时光能消磨一切,只要留着性命,没什么不能改的。

    谢无疾却默了默,低声道:“何必消磨义士?”

    他不是想不到这一层,只是与朱瑙有不同的考量罢了。

    朱瑙微微一怔。谢无疾一项自诩薄情寡义,对他人的情义倒是十分敬重。

    他本还想说什么,但最终只是弯了眼睛,笑道:“也是。他既有心如此,便由着他吧。”

    谢无疾本要去看看俘虏的情况,往前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他抿了抿唇,还是道:“对不住……往后你若有想要留用的人,提前与我说一声,皆由你定夺。”

    朱瑙眼波微漾,挑眉道:“那再好不过。你若有决不想留的人,也提前与我打声招呼,我想想如何交你处置。”

    谢无疾顿时哭笑不得,无奈地摇摇头,转身下城楼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谢:什么,你想死?好,想死我就成你。

    小朱:你想死吗?你真的想死吗?你再想想,这是你内心真实的想法吗?你真的了解你自己吗?没关系,多想想,想不通也可以想到你想通为止嘛。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西瓜啊西瓜、c_现在的我、一梦青丘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总是文荒的风、腌黄瓜泡菊花 60瓶;请你吃小饼干 49瓶;豆腐 35瓶;芭比qq 30瓶;沐山风 22瓶;手速爆表喻文州、八个半柠檬 20瓶;nancy、流年微凉、本人取名废、桫椤椤千岁、奥利维亚福、kornleeger、阿糙、小艾 10瓶;夫琅禾费衍射 9瓶;18756008015 8瓶;玫红色的云、哈哈白鸽、hhhhhhhhhhhhh 5瓶;筱梦 4瓶;蔚蓝天空、梦幻之月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