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妄人朱瑙 > 246、第二百四十六章
    ()    夜色如墨, 月华如钩。

    午夜时分, 长沙军营里的重要军官们都被人唤醒, 紧急召入将军帐中。

    “什么?荆州城内有人叛变?”

    “什么??黄东玄竟是诈降???”

    一石惊起千重浪, 原本还哈气连连的军官们在被告知栾平到来的消息后瞬间都清醒了。

    还没等众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孙湘已经下令:“点五百精兵,寅时二刻,在天色大亮之前,与栾平留在城内的人手里应外合,抢占城楼!余下大军排好阵列,做好出战准备。一旦抢下城楼,立刻入城作战!”

    栾平的到来, 给孙湘带来的不仅是黄东玄诈降的消息, 还有一个攻城的机会。

    栾平在城内曾负责防务, 在守城的卫兵中颇有一批亲信。他逃出城之前已与亲信约定好, 那些卫兵一旦看到信号, 就帮助长沙军夺取城楼。

    孙湘本就已有了强行攻城的打算,从天上掉下来一个绝妙的机会,他简直大喜过望,马上就将部下们召集起来进行作战部署。

    众人一片寂静, 满脸写着茫然。

    副将穆聪担忧道:“府尹,栾平此人可信与否尚未可知。万一这是敌人设下的圈套……”

    孙湘反问道:“你觉得这是圈套?”

    穆聪道:“末将不知, 末将只是……”

    还没等他说完,孙湘已经转向其他人,问道:“你们呢?你们也觉得这是圈套吗?”

    众人你我看, 我看你,面面相觑。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谁也来不及思考。

    孙湘指指不远处的城池,道:“栾平出逃的事情现在应该已经传遍荆州了。黄东玄很快就会撤换掉所有栾平的人手。以后,荆州城的守备只会更加严密。想趁着城中有内应帮我们夺城,就只有今晚一次机会!你们都觉得这是圈套吗?”

    没有人敢支声。黄东玄到底是真降还是诈降?栾平又到底是真降还是诈降?究竟谁得到了朱瑙的示意?谁又是诚心想投靠他们?无人懂得读心术,因此谁也不知真假。

    然而战场之事本就如此,倘或他们手眼通天,早就不战自胜了。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的事情太多,才需要打这一仗,凭他们的直觉与经验来赌对错。

    见手下无人开口,孙湘明显焦躁起来。时机转瞬即逝,他没有时间在这里慢慢耗着。

    终于,另一名副将周辽站了出来:“府尹,末将认为值得一试。先遣五百人去抢夺城楼,万一有诈,也不过折损五百人。若如那栾平所言,先遣兵能顺利夺下城楼,便可立刻开城迎接大军,入城作战!”

    孙湘得到支持,立刻道:“正是如此!”

    长沙军带了两万精兵强将兵临城下,城内的守军不会超过一万人。只要能撬开城门,此战必胜。

    孙湘又道:“谁愿领五百先遣兵去夺城楼?”

    下首众人依然沉默。打头阵最是凶险,若此事是敌人诡计,则必然有去无还。即便非出自敌人谋划,也是九死一生。

    片刻后,有一名千夫长站了出来:“末将请战!”

    所谓乱世出英雄,机遇与风险并存。倘若此战得胜,首功必是率先登上城楼之人的。

    孙湘果然喜道:“好!五百人你自去挑选。此番我若能得荆州,必升你为校尉!”

    时间紧急,那千夫长领命后便急匆匆退出营帐做战前准备去了。

    ……

    寅时二刻。

    地平线的第一缕晨光若隐若现,将天幕的墨色洗淡,地面仍是漆黑一片。长沙军的五百先遣兵悄无声息地摸到了城楼下,掏出铁钩,开始缓缓向城墙上攀爬。

    城头上,一片宁静,守城的士卒们显然没有发现下方的动静。

    千米开外,两万长沙军已经排好阵列,骑兵们用布条捆住马嘴,以免马匹集体嘶鸣惊醒混混欲睡的荆州守兵。

    先遣兵们小心翼翼地向上攀爬,每个人都紧咬牙关,尽量不发出任何响声。快要攀至城楼上时,士卒们停了下来。

    先遣兵中不仅有长沙士兵,也有栾平的手下,负责带路和与内城的人接应。只见一名接头人将两指放在唇边,吹起了口哨。他的哨声极似夜枭的叫声,且富有节奏,长短接应吹了三声后停下了。

    很快,城楼上有人以莺啼声作为回答。

    不片刻,城楼上忽然骚乱起来,有人惨叫,有人奔走,有人呼号,有人呼号到一半忽然以惨叫声收尾。

    先遣兵们眼睛一亮:接应上了!内应们开始帮他们铲除城楼守军了!

    他们立刻加快速度向城头登去,准备和内应一起联手攻占城楼。

    ……

    千米外,孙湘披着战甲,骑在马上,焦躁地凝望着不远处的城楼。他听不见城楼上的动静,也看不清具体的人影。他的心被紧紧吊着,拽马缰的手微微颤抖。

    黄东玄的叛变,真的是他与朱瑙联手设计诱骗自己的诡计吗?或者,黄东玄的确又一次叛变了,而栾平是为了阻止黄东玄叛变,故意引诱自己跟黄东玄斗得两败俱伤?

    孙湘更倾向于是前者,不然他也不会下令攻城。而这也令他异常愤怒——因为他感觉到了朱瑙对他的蔑视。

    小皇帝死后,天下经过了数年的混乱,这些年,随着各方势力的攻伐兼并,天下已经逐渐恢复了一些秩序。朱瑙、陶北、韩如山三雄已经脱颖而出,将其他势力远远甩在身后。而被大浪淘沙留下的小诸侯也都已不是等闲之辈。

    在这种时候,人们大都不再选择穷兵黩武,而开始采用温和的手段进行兼并。陶北扶植新帝,朱瑙自行称帝,明摆着都是想走这条路。

    就在几个月前,孙湘已经收到了来自陶北的高官厚禄的诱惑,他还想等着看看朱瑙打算开出什么条件来招抚他。结果他等来了什么?他等来的是黄东玄的诈降!

    虽说无论朱瑙开出什么条件他都不会甘心屈居于朱瑙之下,但朱瑙居然连招抚都不招抚,而是设计来坑骗他!朱瑙想干什么?想像上次一样,把他的大军消灭在荆州,让他彻底失去反抗的实力,只能束手就擒?想得美!!!

    如果朱瑙真是这么打算的,那朱瑙一定没有料到,他会为了荆州抽调长沙府两万精兵倾巢出动;朱瑙也一定没有料到,他会联合陶北共谋江陵;朱瑙更不会料到,他会带兵亲征!!

    他倒要看看,朱瑙有什么手段,能对付他两万大军?他更要看看,朱瑙是怎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

    正在此时,城楼上的火光忽然晃动起来,显然是许多人举着火把在奔走。

    孙湘眼睛一亮,他身边的军官们忙道:“府尹,他们登上城楼了!”

    长沙兵们都屏住呼吸,捏紧手中的兵器,做好作战的准备。

    天色愈发浅淡了,视线也逐渐开阔,他们已能隐约看见城楼的轮廓。

    又过了不多时,城楼上许多火把聚到一处,同时一阵轰鸣声传来——城门被人打开了!!

    孙湘大喜过望:成了!!真的成了!!

    长沙军的将领们也都看见了,都惊喜不已:“府尹,城门开了!”

    攻城的时机稍纵即逝,他们必须赶在荆州兵夺回城楼之前进城。孙湘当即下令道:“出击!”

    战鼓声喧天,长沙军如潮水般向城门涌去。只要大军能进入城内,以他们的兵力,今日定能夺下城池!

    英勇的骑兵们转瞬就已冲到城门口,看到内城墙的门也已打开,顿时大喜,策马扬鞭加快速度,准备一鼓作气冲进去。

    忽然间,跑在最前面的骑兵一声惨叫,竟然消失不见了!后排的骑兵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亦刹不住马,仍继续往前冲,然而刚越过城门,忽觉身下一空,整个人竟不受控制地向下坠去!

    原来这翁城内的地面竟然被人挖了个极深的巨坑,地上架着薄薄的木板,打眼一看根本瞧不出端倪。而健硕的战马一踏上木板,木板立刻垮塌了!这坑还不止是深,坑底还竖了许多长矛利刺,最先掉下去的人和马瞬间就被刺了个对穿;中间掉下去的,侥幸下面已有了垫背的,没有立刻被刺死,可还没来得及高兴,立刻被上面新掉下来的人压得叫都叫不出声来。

    这些骑兵为了迅速突入城内冲得极快,即使他们隔着几十米元就已发觉不对,却还是来不及停下,只能眼睁睁看着战马带着自己往坑里跳。

    转瞬之间坑底已填满了人,后来者踩着前人的尸首,倒也能挣扎着从坑里爬出来。可还没等他们爬上地面,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内城的城门开始关闭了!

    “不!!!”内城的城门一关上,他们就被挡在了翁城里。由于今日他们是指望内应替他们打开城门的,也为了行动便捷迅速,所以他们根本没有准备能够撞开城门的器械。厚重的大门一关上,今日的计划就完了!

    坑内侥幸存活的骑兵们拼命挣扎,想冲过去阻止关门。也有人四处张望,希望那些先遣兵能帮忙阻止城门的关闭。然而哪里还有先遣兵的踪迹?巨大的城门就这样在他们面前牢牢合上了!

    后方的步兵没有骑兵们冲得这样快,也不会刹不住车,此时才刚刚跑到翁城外。他们虽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却也能听见前方的呼号惨叫声,隐约意识到不对,开始放慢脚步。

    就在这时,原本已经被先遣兵“清空”了的城楼上忽然出现了密集的人影,无数张弓弩架起,密集的箭阵如雨点般朝着他们倾泻下来!

    矛兵们惊恐地后退,想要逃出弓弩的射程。可是后方的第三波步兵紧跟了上来,挡住了他们的后路。无数人惨叫着被扎成了刺猬。

    军阵中跟随冲锋的军官们已经发现他们中了敌军的埋伏,忙声嘶力竭地组织起了撤退。然而由于天色还没大亮,远处的将军阵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激励士兵向前冲锋的鼓点声仍如雷鸣般作响……

    当将军阵里的人发现形势不对的时候,前方的阵型已经完溃散了。惊恐后撤的士兵和仍在冲锋的士兵撞成一团,阵中的军官不知如何是好,时而喊着撤退,时而又下令冒死冲锋,数不清的人在拥挤踩踏中倒下。后方的士兵不知发生何事,还以为敌人冲杀出来了。而城楼上的箭雨有条不紊,密集不断,箭阵的间歇之中还有滚烫的金水从城墙上倾泻而下……

    终于,冲锋的鼓点停下了,可下令收兵的锣声却一直没有响。

    “府尹,中计了!快撤吧!!”副将穆聪急急劝道。他虽然不知道前方的具体情况,但看到鼓点声响了半天,战线还是没有办法继续向前推进,便知内城墙的门八成是已经合上了,大军根本冲不进去。

    孙湘却咬着牙,迟迟不肯下令。

    中计了?!他竟然中计了??他想过黄东玄是或许是诈降,也怀疑过栾平或许是诈降,可他以为这两者之中至少有一方是想要投靠他的。因此他以为他即便不能顺顺利利接手荆州城,只要出兵强攻,也能把城池攻下来。可没想到,黄东玄是一计,栾平竟然也是一计!这竟然是个连环计!

    就这样失败了?不,不行!再咬牙坚持一下,让士兵接着冲!哪怕多付出点代价,也要把城门冲开!都走到这一步了,他怎么能放弃?

    然而不止穆聪,另一名副将周辽也心急火燎地劝他:“府尹,快点下令收兵吧!!内城门一定是被关上了,士兵没有破城的器械,继续冲就只是送死啊!”

    孙湘咬牙咬得腮帮子鼓起,仍未开口。周辽索性撇下他,冲过去一把抓住传令兵:“鸣锣吹号!快!!”

    传令兵不知所措地看了眼孙湘,孙湘并未出言反对。

    周辽吼道:“快啊!!!”

    传令兵吓得三魂离体,忙一声令下,开始鸣锣吹号。

    已经乱成一锅粥的大军终于恢复了些许秩序,开始紧急向后撤退。

    朝阳也已在地平面上露了头,将天际映得通红,也在孙湘的眼底映出一片血红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西瓜啊西瓜、浅陌歌浔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西瓜啊西瓜 4个;c_现在的我、莉莉、王俊凯王源要上北京电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默默围观 70瓶;浅陌歌浔 30瓶;黑猫耳钉、凸眼死鱼、青壳、文荒翻旧收藏续命榜单 20瓶;琦妙妙、keiko、像上了瘾的毒药 10瓶;蚊子、被窝君 5瓶;nancy 2瓶;王俊凯王源要上北京电、蔚蓝天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