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妄人朱瑙 > 247、第二百四十七章
    ()    晨曦微光中, 黄东玄站在城楼的制高点, 看着长沙军如泼出的墨水般散去, 不由长长舒了口气。他紧绷的肩膀放松下来, 往女墙上一坐, 腿往墙上一搁,看的他身边的亲兵暗暗捏了把冷汗,生怕他一不小心从十几丈高的城墙上摔下去。

    黄东玄观察了一下长沙军退却的阵型,果断下令道:“派突袭营出兵,追!”

    传令兵正要传令,黄东玄又道:“不用追太远,咬几口就回来。”

    “是!”

    很快, 士气高昂的荆州兵杀出城去, 追上长沙军的尾巴开始撕咬。跑在最后的长沙兵正是刚才冲得最快的那批, 能死里逃生已经极是不易, 只想赶紧逃命, 哪还有心反抗?军官们也没料到荆州兵会追出来,慌乱中亦无力组织抵挡,转瞬就被凶狠的荆州兵狠狠咬掉了数口肉。

    直到大军退出千米远,黄东玄见好就收地下令:“收兵!”

    追出去的荆州兵开始回撤, 长沙军早已自顾不暇,舔舐伤口还来不及, 又哪有反咬的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志得意满荆州兵退回了城内。

    此刻天色已经大亮,看着下方的局势,黄东玄简直心情大好, 连日来的紧张与压抑一扫而空,忍不住哼起了小曲儿。

    几个月前,他收到了朱瑙的调任状,任命他为平东将军,并且将他调离荆州,让他前往汉中——然而,这调任状只是明面上的。暗地里,他收到的却是另外一桩任务:朱瑙要求他向孙湘诈降,引诱孙湘出兵攻占荆州,同时,还要求他将长沙军消灭在江陵。

    接到这个任务,黄东玄心里当然是很不高兴的。诈降?还是向孙湘诈降?把他当成什么人了!他看起来像是这么反复无常小人吗?更重要的是,再让他去投降孙湘,也太蠢了吧?那孙湘能信吗?

    可是朱瑙给的任务,他也不能不接。不接,他难道真的当那劳什子平东将军,离开荆州去汉中吗?这关乎的不仅仅是他个人的权势地位,他能否建功立业,也关乎着所有跟随他的弟兄们的前途。

    一开始,黄东玄也怀疑过,朱瑙会不会不够信任他,故意让他去诈降,是在试探他是否真有叛变的可能。可转念一想,却发现恰恰相反——朱瑙若不是非常信任他,怎么会把至关重要的荆州城给他?朱瑙信任的不仅是他的为人,还更信任他的能力!

    黄东玄不是个随遇而安的人,相反,他是个赌徒,他比朱瑙更喜欢豪赌。虽然他对朱瑙的计划有许多不满,但是毫无疑问,他还是接下了这桩任务。

    既然决定诈降,自然要诈得真切。为了迷惑住孙湘,诈降的事他只告诉了极少的几个亲信,对于不够信任的人,他都伪装成是真正的的叛变。

    而朱瑙那里,同样也是高度保密,连徐瑜都没告诉。倒不是怕徐瑜走漏消息,只是徐瑜到底不在他身边,消息传递间万一出现什么纰漏麻烦就大了。

    直到长沙军整装待发,蜀军也开始筹备抗击事宜,朱瑙才把真实的消息发往蜀府,命令蜀军配合。

    而正是这一切,让孙湘亲自带兵出现在了荆州城下。

    其实孙湘会带这么多兵马,会联合陶北共谋江陵,这确实不在朱瑙和黄东玄的计划之内,因此在战事打响之前,黄东玄也是非常紧张的。

    好在他们对孙湘的性情揣摩得很准,虽然联合了陶北大军,但因为孙湘对荆州的私心,根本没等中原军到来他就独自带兵来了荆州。

    至于栾平的诈降,那便是黄东玄的计划了。他曾在孙湘手下任职多年,对孙湘的脾性了如指掌。孙湘是个好大喜功的人,野心极大,又很刚愎自用。其实栾平的诈降是有不少疑点的,其中最大的疑点就是——城楼的防务极其重要,如果栾平不是黄东玄的心腹,黄东玄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他负责?

    然而只要一句时间紧迫,不给孙湘足够的思考和调查的时间,孙湘必定会因为贪功而冒进。事实证明,孙湘确实就是这样的人,他也确实这样做了。

    黄东玄坐在城楼上,看着自己的突击营回到城内,乐得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

    他跳下女墙,意气奋发地吩咐道:“派人去给蜀军送捷报。告诉他们慢慢来,不用着急赶路。收拾那姓孙的王八蛋,老子一个人就够了!”

    传令兵“噗”地一乐。前几日也不知道是谁,知道孙湘两万大军压境,陶北三万大军即将到来,蔫得跟个霜打的茄子似的。一战大捷,马上又跟竖起鸡冠的斗鸡似的了。

    不过心里想归心里想,嘴上自然不会说出来。传令兵道了声是,命安排人手去给蜀军送信了。

    =====

    夜晚,长沙军营。

    孙湘面色铁青地坐在将军帐中,他手下几名官员心惊胆战地立在下首,向他汇报清点的结果。

    “启禀府尹,今日战死兵卒一千两百余人,其中百夫长四人,什长二十人,伍长六十二人。伤者两千三百余人……”

    孙湘的脸色已经不能更难看了。

    他带了两万大军来,自然不可能一仗打得军覆没。但是就这一战,连死带伤折损了他七分之一还多的战力!更糟的是,他的骑兵几乎都折在翁城的大坑里了,这损失不可谓不惨重。

    骑兵,向来都是最难养的精锐,培养一个骑兵的心血的消耗足以培养十几个步兵。这一仗打得十有八死,让他的大军瞬间就跟瘸了腿似的,接下来的作战将会受到极大的掣肘。

    整个将军帐内气氛异常压抑。

    也不知过了多久,副将穆聪小心翼翼地开口:“府尹,眼下我们不如暂且退兵到公安县,踞守县城。等中原军到来,再做打算吧?”

    之前他们一直驻扎在荆州城附近,是因为他们认为黄东玄是友非敌。但现在,他们跟黄东玄已经撕破脸皮了,再继续驻扎在沙头附近,就很不安了。沙头无险可守,黄东玄只要不断派小股人马来滋扰,就会让他们非常头疼。

    这个建议让孙湘呼吸一窒,牙关咬得咯咯作响。

    退兵?他来之前明明下定决心要不惜代价抢下荆州,这才过了几天,他居然就要往后退了!可如果不退,有别的办法吗?

    这一仗,虽然没有伤及他大军的主力,却严重打击了他的士气。大军灰头土脸,提心吊胆,就怕黄东玄还留了什么后手等着他们。别说继续攻城了,现在很多士兵只想赶紧回长沙去了。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孙湘还坚定只进不退,是极不理智的,最后造成军队的哗变都有可能。穆聪的建议,或许是如今最好的做法了:先退守公安县,等着陶北大军到来,两军合力共伐荆州,胜算将会大得多。至于那时候陶北会不会把荆州让给他们,那可就只有天知道了。

    想到自己辛辛苦苦赔上家底,最后还有可能要为别人做嫁衣,孙湘几欲呕血。可走到这一步,无论最后能不能得到荆州,他都不能就此收手。他如论如何都得打一场胜仗,用来稳定自己的军心。否则他的威信、他的权力、他的地位……他所有一切都有可能彻底失去。

    最终,孙湘颓然地摆了摆手,道:“传令下去……明日大军拔营,退往公安县。还有,命人去给陶北送信,催他大军尽快赶来。”

    说完这句话,他脱力地往椅背上一靠。不过一日光景,他却已似整整老了十岁……

    =====

    汉中。

    卫兵们搬了数枚箱子上殿,小心翼翼地将箱子打开,里面装的是些金银珠宝。河中来的使者陈复满脸恭顺地站在一旁。

    朱瑙平生没什么特别的爱好,最喜欢的便是钱。陈复送礼送的如此直白,显然很贴他的心意。他笑眯眯地问道:“今日是什么日子?陈卿缘何忽然送礼?”

    陈复忙拍马屁道:“小人听闻平东将军在荆州大败长沙逆军,想必是圣上天威使逆军丧胆之故。圣上初登大统,便得如此大捷,将来必能帝业永昌啊!赵州牧远在河中,不能亲自来向圣上道贺,小人只能替赵州牧送上贺礼,以表忠心。”

    陈复,是赵芜派到汉中来的使者。如今朱瑙和陶北争夺天下,都在尽力争取各方诸侯的支持。其中最为重要的便是河中的赵芜和长沙的孙湘。

    赵芜没有孙湘这么大的野心,他并不奢想自己能够问鼎,他确实打算在朱瑙和陶北之间择一强者臣服,以便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不过要臣服于谁,赵芜并没有作出决定。他是只老狐狸,可不打算拿自己的前程和性命来赌博,他要等到形势更为明朗的时候再做选择。

    于是朱瑙和陶北都派了人去河中笼络他,他也同时向汉中和邺都都派了使者,一来两边讨好,二来也趁机观察汉中和邺都的局势,看哪边更有帝王之相。

    朱瑙意味深长地笑道:“陈卿消息灵通。有心了。”

    黄东玄大败长沙军的消息才刚刚送到汉中来,连朱瑙都是昨天才听说的,今天陈复就来送礼了,可见此人消息之灵通。这显然不是赵芜让陈复来送礼拍马屁的,而是陈复自己的主意,此人倒是十分机灵。

    陈复还没来得及高兴,朱瑙忽然话锋一转,道:“听说前几日邺都又派了一批使者去河中,陈卿可知道他们给赵州牧许了什么好处吗?”

    陈复笑容一僵,干笑两声。他消息灵通?朱瑙的消息显然比他更灵通!河中的事情,他还没听说,都已经传进朱瑙耳朵里了。

    他赔笑道:“小人身在汉中,如何知道河中的消息?”

    又连忙补充道:“不过小人知道,赵州牧定是心向圣上的。他遣小人来此,便是为了命小人向圣上表达忠心。若赵州牧有幸能得圣上重用,必会为了圣上的江山永固而肝脑涂地!”

    这话里,拍马屁的部分只是阿谀奉承,听一耳朵就算了,不必当真。后半句才是重点——他在替赵芜向朱瑙索要高官厚禄和更多的地盘,作为赵芜向朱瑙归顺的条件。

    朱瑙轻飘飘道:“哦?是吗?赵州牧的心意,朕很感动,替朕谢谢他。”

    陈复:“……”

    他很用力地控制住自己,才没露出失望的表情。

    ——果然又是这样!

    赵芜滑不留手地两边讨好,两边谈判,趁着自己抢手拼命抬价。陈复被派遣出使汉中的其中一个重要任务,便是让他试探朱瑙为了笼络赵芜最多能开出什么样的条件。

    条件,朱瑙从一开始就开了。对于他开出的条件,赵芜勉强能接受,但显然不满意,所以命令陈复继续抬价。可是不管陈复如何试探,朱瑙总是游刃有余地不接招,朱瑙的手下也没人来跟陈复谈这些。

    朱瑙是听不懂陈复的暗示吗?显然不是。只是不想理会罢了。为什么?很显然,朱瑙根本就不打算更改自己的条件!

    陈复难免有些心急火燎。他出使汉中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了,赵芜一再送信催促他,询问朱瑙的态度。陈复也不敢直接说,生怕赵芜责怪他办事不利。但是朱瑙油盐不进,他又有什么办法?

    难道朱瑙就不怕赵芜因不满而带着河中投入陶北的怀抱吗?陈复不知道,他也不敢这么问。对于朱瑙的心思,他是一点都揣摩不透,就像所有人都以为朱瑙会去笼络孙湘的时候,朱瑙却采取了武力的手段和长沙府撕破脸皮……

    想到这里,陈复只能暗暗叹气。没办法,他只能继续耗着了,耗到荆州的战局有个结果,他这里的僵局想必也能应声而破。

    眼下长沙军虽然吃了个大亏,但是等到陶北的大军赶到江陵,胜负尤未可知。倘若黄东玄兵败,荆州失守,朱瑙必会把更多心思放在争取河中,也会更积极地笼络赵芜,到时候必然不再会是这样的态度了;可倘若长沙军和中原军的联军败在了蜀军的手下……

    朱瑙想必会更加油盐不进,赵芜那里,不知要做何感想了……

    最终,送完礼的陈复又拍了朱瑙一通马屁,然后失望地出去了。他一走,朱瑙便把惊蛰叫了进来。

    朱瑙道:“派人去给哥灵察送信,让他尽快带兵奔赴荆州。两万大军到达荆州后,兵权交由黄东玄指挥。”

    先前大败长沙军后,哥灵察作战有功,朱瑙便升了他的官,令他继续驻扎在云阳一带。如今调往荆州的蜀军在涪陵集结,便由哥灵察暂时领兵行军。

    朱瑙又道:“再给黄东玄送个信……”

    他停顿了一会儿,惊蛰问道:“公子要他做什么?”

    惊蛰原以为朱瑙要向黄东玄下达什么指令,譬如让他务必守住荆州,或者让他将中原军拦截于哪道关外。却没料到,朱瑙托腮想了一会儿,竟没有给出任何具体的命令。

    “告诉黄东玄,”朱瑙淡笑道,“征西将军一职还空着。”

    惊蛰怔住:“这……公子,就这样?”

    “就这样。”朱瑙笃定道,“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欧屁屁 2个;楓糖咖哩、西瓜啊西瓜、王俊凯王源要上北京电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wsr 110瓶;祁三水 16瓶;绿萝 15瓶;蕖清、老婆婆 10瓶;曲芜 9瓶;辰星萝 6瓶;_u_、feixuanfx、大喵喵、过过过er、软香酥、aini1314 5瓶;忘记海清浅、蔚蓝天空、筱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