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妄人朱瑙 > 260、第二百六十章
    ()    数日后。

    朱瑙正跟随大军缓缓前行, 一名探子打马冲了回来。

    “陛下, ”探子道, “东路发现河南兵的踪迹, 谢将军已经派人去追了!”

    那些河南兵八成是来打探他们军队动向的, 既然谢无疾已经有所防范,朱瑙自然什么都不必担心。他笑道:“朕知道了。一切照谢将军的意思办便是。”

    蜀军入境河中府后,陈复就顺利找到了自己的族人——上官贤还没来得及冲陈氏下手。而陈氏乃是河中当地的大家族之一,和河中其他各方势力都能攀上关系。于是朱瑙就以陈氏为突破口,对本地的势力威逼利诱手段频出。有陈氏牵线,又有十万大军的威压,蜀军几乎没有碰上反抗者, 顺利过了华州, 正直奔蒲州城而去。

    上官贤试过在半路上阻击他们, 但谢无疾身经百战, 对任何可能布下埋伏的地方都进行了仔细的搜查和防备, 令上官贤的阻击难以施行。而且双方兵力悬殊过大,上官贤也不敢冒险,已经将主要兵马都调回了蒲州,准备在蒲州抗击敌人。

    再过两三天, 蜀军的主力也将到达蒲州了。

    朱瑙望着前方的茫茫山林,淡定道:“不着急赶路, 让将士们加强戒备。”

    “是!”传令兵忙跑下去传令了。

    ……

    ……

    邺都。

    天色渐晚,陶北回屋正准备歇下,屋外忽有亲随通报:“大将军, 有蒲州发来的急报!”

    陶北听到蒲州二字,不由一愣,立刻重新将衣服披上:“快呈进来!”

    上官贤是一个很可靠的人,能力极强,若非有特殊情况,他不会送急报来。

    不片刻,急报被呈了上来,陶北借着烛火的光匆匆看完,顿时脸色大变:“蜀军出兵十万进攻河中?!这,怎么会这样!”

    他还在为上官贤得了河中而感到高兴,这还没过多久,蜀军居然就有了这么大的动作。算算从蒲州送信到河中的时间,只怕现在蒲州已经被蜀军包围了!

    陶北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他很快冷静下来,略一思索,立刻道:“走,去找张太师!”

    张太师,便是化名张灵的张玄了。自从陶北扶植朱新登基之后,便将张灵拱上了太师的高位。不过太师分位虽高,名义上可辅佐天子治理朝政,但实则从前朝起这职位就是一个虚职,朝政大权一直掌握在陶北和他自己的亲信手中,张灵根本沾不到多少。

    陶北要的是个傀儡皇帝,连带着小皇帝身边的人他也不敢重用,唯恐有朝一日威胁到自己的地位。虽说小皇帝朱新身边只有张灵一个人,他也没有放松因此警惕。但他又倾慕张灵的见识,因此以高位虚职供起来,实则仍把张灵当做一个谋士来用。

    这夜深人静时分,张灵也已经睡下了,被手下吵醒,说是陶北到访。他吃了一惊,只能起来迎客。

    张灵换上衣服来到大堂,陶北已在堂上候着了。张灵问道:“陶大将军怎会深夜到访?有何要事?”

    陶北沉着脸道:“先生,我方才收到蒲州急报,朱瑙亲率十万大军,包围了蒲城。”

    张灵顿时愣住了。

    陶北问道:“依先生之见,朱瑙是何意图?陶某当如何应对?”

    在此之前,张灵曾帮陶北分析过几次朱瑙的行事做风,他似乎较常人对朱瑙更为了解,因此情急之下陶北便先来请教张灵。

    而张灵半夜三更被人从床上叫起来,还正糊涂着,冷静了片刻,终于有了些许思路。张灵道:“大将军,据我所知,朱瑙并非尚武之人。他轻易不动兵,一旦动兵,必有所图,且恐怕有一定的胜算。”

    这话听起来像是一句废话。倘若没有图谋,没有胜算,谁又会无缘无故地兴兵打仗?其实也是张灵当着陶北的面,不好过分抬高朱瑙。他想说的是,朱瑙此人眼光毒辣,轻易不动兵,一动往往就是一击致命,至少也给敌人以重创。想当初,他和谢无疾不就是围了汾阳那么久没动,一出手,瞬间就把黑马军和玄天教打得溃不成军了!

    张灵又道:“上官贤乃大将军手下三大爱将之一,在中原军中亦极具声望。朱瑙兴师动众为蒲城,只怕为的不是蒲城,为的是上官将军啊!”

    陶北狠狠皱了下眉头。原来是冲着上官贤去的么……

    中原因历来是龙脉所在,因此形势也比江南和蜀地更复杂百倍。中原有太多豪强权贵盘根错节,在权利的快速迭代中,每一任掌权者都留下一个不小的烂摊子。陶北掌权后,他不可能将所有势力连根拔起,他顶多只能打压异己,扶植亲信。而他手下有三大干将,分别被他委派驻扎于汝州、冀州、徐州,为他镇守三边。其中上官贤就驻在河南汝州。

    陶北自己刚刚在云阳败北,如果上官贤再吃一场败仗,那他的嫡系势力必将大受打击。难保中原各地不会因此人心思变。而比起外患,陶北更害怕内忧。他在中原的脚跟立得并没有那么稳,否则他又何须打出幼帝的旗号来笼络人心?他大可像朱瑙一样自己称帝了!

    陶北顿时头疼不已,连忙请教道:“那依先生所见,陶某该如何是好?”

    张灵只是比常人更懂察言观色和剖析人心,行军打仗的事他可一窍不通。他只能道:“大将军当集结重军,务必解蒲州之围啊!”

    不用张灵说,陶北也是这么打算的,他不过想问问张灵有没有其他主意罢了。陶北并不知朱瑙的“胜算”在何处,难道是欺他粮饷不足吗?

    陶北的确面临着国库空虚的难题,但他哪怕勒紧裤腰带,去抢去借,也不可能对上官贤置之不理啊!若朱瑙凭区区十万人就想吓住他,未免小瞧他了!

    陶北看出张灵再无更多妙计,于是拱手道:“打扰太师休息了。陶某告辞。”

    张灵道:“那我送大将军出去。”

    陶北出了太师府,已然睡意无,连夜命人向各地驻军发去消息,让他们即刻抽调兵力,准备前往河中府解蒲州之围。

    ……

    ……

    广昌县郊。

    一支浩浩荡荡的大军不紧不慢地前行着,骑在人群中的魏變抬头看了眼天色,下令道:“再行二里路,便停下扎营吧。”

    周遭众人忙道:“是,大王。”“是,哥哥。”

    他身旁的一名军官摸了摸肚子,小声嘀咕道:“也是饿了。”

    魏變听见了,劝道:“再忍一阵吧。”

    那军官闹了个脸红,忙道:“我没事,就是再饿几天也没关系!”

    魏變好笑地摇摇头。

    自从在汾阳被谢无疾击退后,魏變带兵退回幽州。虽说领了朱瑙给他表的幽州牧,又得朱瑙送还他一批辎重,不过这两年他的日子却过得不太好。

    幽州乃是苦寒之地,原本田地就少,这两年更是遭逢天旱欠收。以前中原大乱之时,他带着黑马军四处替人作战,挣来的钱粮倒也够大军用度。但是自从陶北平定了中原,朱瑙又稳定了西北,黑马军这两年顿时没了营生。存粮都吃完了,牲畜也宰完了,再这么下去,他们眼瞅着要走上打家劫舍的老路了!

    魏變是绝不愿意做匪军的,可这么多张最要吃要喝,很多事情根本容不得他选。幸好就在他快要山穷水尽的时候,朱瑙又找上门来了!

    几名军官骑着马踱到魏變的身边:“哥哥,咱们才收了他们那么点钱粮,会不会要少了?”

    魏變无奈道:“见好就收吧。你以为这年景容易么?”

    前不久,朱瑙派来的人请求陶北出兵,双方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谈妥了条件。陶北当下也不拖延,很快就整兵南下了。

    那军官嘀咕道:“我听说中原兵强马壮,陶北的名气可不在谢无疾之下。咱们去跟中原军作战,只怕是凶多吉少。咱们弟兄都这样豁出性命了,合该要得更多才是……”

    魏變摇头道:“你放心,我肯赚这笔钱粮,是因为这笔好赚。若真要弟兄们赔上性命,我要的自然也不是这个价钱了!”

    那军官眨眨眼,有些一知半解的。他对局势没有魏變看得那么明白,不过若真如魏變所说,那自然是好事。他们想要衣食无忧,如果不用豁出性命也能衣食无忧,那当然最好。

    茫茫风沙中,黑马大军继续向南行进……

    ……

    ……

    陶北坐在府邸中,翻完了徐州呈上来的回函,不耐烦地自言自语:“高洪那里还没有消息吗?”

    高洪是他手下三大将之一,如今正驻扎冀州。数日前陶北往冀州发了急函,让高洪准备抽调兵马南下援助蒲州。

    陶北正心烦间,外面忽然有人通报:“大将军,有冀州来的回函!”

    陶北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忙道:“拿来!”

    手下将冀州回函送进来,陶北迫不及待地打开,满以为会是好消息,可刚看了两行,笑容就凝在嘴角上了。他死死盯着那封回函,眼神转瞬间便从暖春转入了严冬。

    他身旁的亲信察觉出不对,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将军,出什么事了?”

    陶北猛地把那封回函扔了出去,亲信忙上前捡起,看了几行,也勃然色变:“黑马军忽然向冀州边境增兵?!这、这……”

    黑马军的统帅,黑马王魏變,两年前被朱瑙表奏为了幽州牧。陶北其实也早有笼络他之意,但一则中原事务繁忙,陶北分身乏术;二则那魏變是个好财之人,陶北也挖不出大笔钱财去收买他。他想着那黑马军暂时不具威胁,因此便搁置下了没管。

    如今黑马军忽然向他北方边境进军,毫无疑问,是受了朱瑙的指示!

    他竟然忽略了这一点……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有人猜到朱瑙准备花钱干什么了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c_现在的我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豆腐 30瓶;vkyabia 15瓶;紫衣、田田、蕖清 10瓶;24388373 6瓶;大喵喵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