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 玄幻小说 > 九州纵横录 > 第二卷:雍州府中 第四十一章:横扫元家
    北乾炒王左公权的影响力有多大?这件事儿杨铭可是完不知道。

    但是林若知道,这位左公虽然看起来是个普普通通的小老头,但是他背后有着巨大的能量。

    现如今的御膳房总管,负责云宫内纵家饮食起居的那位主厨,得叫左公一声师兄。

    天守阁的那位隐修大能,与左公据说是私交极好的拜把子兄弟。

    左公的家产,在北乾恐怕说他是第二,都没有人敢说是第一。

    就凭这松鹤楼,天下八大名楼之首的名头,每年就有数不清的银子送进来。

    如果说陆城先前赢得五亿两白银能让他稳坐雍州府首富的位子的话。

    那么能与当时的陆城一较首富高下的也就是这位左老爷子了。

    这单单是左公的家产,还没说左公的号召力。

    天下厨师以八大厨王为祖师爷,那是见之必拜。

    而八大厨王,皆以左公为上上尊,见左公必要行礼。

    这个辈分,在当今的厨师界,绝对是牛角之位。

    而现在,他居然要收杨铭做干孙子,还要传他衣钵。

    很难想象如果真的这样的话,杨铭的身价会是怎样的一个恐怖的程度。

    “啊……左老爷子你的心意晚辈领了,但我的身世还有待考证,一时半会也应不了您。”

    杨铭为难的挠了挠头,似乎据老陆所说,自己的身世还挺复杂。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先暂且不拜干爷爷也行,你得答应我件事儿!”

    杨铭把耳朵凑了过去,左老爷子一阵耳语,杨铭的脸仿佛乐成了一朵盛开的菊花。

    ……

    这个月对于雍州府来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个月。

    先是陆城真人一掷千金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妇女解放运动。

    后来八大厨王之一的北乾炒王左公权突然宣布,八大厨王要新增一位!

    第九位小厨王——杨铭!

    虽然迎来了许多非议,但是另外七大厨王竟然都并没有反对。

    那七位都明白,左公一辈子没有收徒,如今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厨王,必定是左公的弟子。

    当然,那七位的猜测并非不对,杨铭的确是继承了左公的衣钵。

    但是,左公传艺不传位,这北乾炒王的名号,他并没有传给杨铭。

    这弟子沿袭师傅的位子,按理说理所应当,但是左公并没有这么做。

    所以外界众说纷纭。

    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如今的八大厨王确实是变成了九大厨王。

    杨铭,这个以天恒山小厨神出道的年轻人,就这么进入了公众的眼帘。

    “切!议论个屁!这小子的厨艺天赋还是老子发现的!”

    对于杨铭他们三个偷偷去松鹤楼开小灶的行为,老陆感到十分的不齿。

    不过当他们问起老陆为什么不在的时候,老陆又闭口不言。

    他总不能说自己去赌场做战前准备吧!

    谁信?反正这三个货肯定不信!

    就在老陆和杨铭掰扯的时候,莫林拖着黑眼圈走进了会客厅。

    “师傅……我成功了……”

    “你这幅样子,我还以为你要猝死了呢。”

    看着莫林这宛如精神透支一样神态,老陆急忙让他坐下。

    莫林拿出了一个菱形的镜片。

    “催动真气试试。”

    老陆将真气灌输进了这个镜片之中,透过镜片竟然看到了林府的貌!

    “好小子!你怎么做到的!”

    “我在改良机关雀的时候,将唐门的御器手法加入了里面,现在机关雀可以短暂的进行凌空悬浮。”

    莫林说完,陆城顿时感觉有些不对。

    “唐门的御器手法?谁教你的。”

    “唐柯二当家教的,他说只要将来把机关雀借他用用就行了。”

    “这混账东西,居然挖我的墙角!”

    陆城骂骂咧咧的时候,唐柯和驴爷也走进了会客厅。

    唐柯一脸的淫笑,这表情肯定是没有想好事儿!

    “陆城老弟,这个机关雀……”

    “你要是想拿他去偷看别人洗澡,我劝你还是省省。”

    “我怎么可能会做那种龌龊事?”

    驴爷呲着牙咧着嘴搭腔道:

    “对,他绝对不干这事儿,他顶多也就是偷偷瞄瞄人家小姑娘的闺房,看别人洗澡这事儿他不敢!”

    “去去去,驴子别瞎说,我不敢?这天底下还真有老子不敢干的事儿?”

    “你敢看林霄媳妇儿洗澡么?”

    “那还是真不敢,我怕死。”

    在一边安安静静的喝茶的林霄顿时有种躺枪的感觉。

    他可什么都没干,怎么就扯到他头上了。

    “行了,既然莫林这机关雀改装的也差不多了,咱们也就得去干点儿正事儿了。”

    “今天下午,直奔元武屯,给元家扫平了!”

    所以,晌午吃完午饭,陆城和唐柯两个人就带着莫林骑着马直奔了元武屯,驴爷被扔在林府教杨铭控火。

    胡月和林若仍然是无所事事刷街的一天,胡月这个丫头已经三天没练功了。

    “凭什么他们都能去揍人,我就得在这教你这个毛孩子控火!”

    杨铭此时正在打坐,一团又一团的正火真气从他的毛孔之中散发到空气之中。

    “因为你是驴,不能骑马呀!”

    “狗屁!给老子认真点儿练!”

    一蹄子过去,杨铭被打的唾沫星子都能喷出来。

    陆城的这个代课教师可是比陆城狠多了。

    当陆城和唐柯到了元武屯外面的时候,潜龙会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老二,朗三刀,还有不少能叫得上名的潜龙会的老人,都聚集在了元武屯的外面。

    这群人就像草原上的秃鹫一样,闻着猎物的味道便寻到了这里。

    齐王留下的东西肯定价值连城,贪得无厌的老二肯定不能放弃捞一笔的机会。

    随着陆城和唐柯的到位,基本上人是已经到期了。

    柳如玉没有派人参加这次的行动,看来她是真的想要保持中立。

    “陆真人,这次行动您在旁边儿看着就好,化神境的高手,就不要掺和我们凝神境的事儿了。”

    老二的话似乎是一种警告,如果说陆城真的在这个行动中阴他们一手的话,那么,潜龙会肯定不会就这么放过他的。

    哪怕不能让陆城上杀神令,也要让他脱层皮!

    “那你放心,这次主要是唐二当家的干活儿,我就是个观战的。”

    唐柯看了陆城一眼,露出不满的表情。

    “那你是来磨洋工了,信不信我给你告状?”

    “我磨洋工,我这不是看唐二当家英姿飒爽,所向披靡的英姿么?”

    “难道我当您英明神武的见证者不好么?”

    被陆城这一顿夸,唐柯顿时有些飘飘然。

    “哈哈哈,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是英明神武,嘿嘿。”

    “唐二当家可别墨迹了,我潜龙会可要先行一步了!”

    朗三刀早就想要灭了元家了,这个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书生居然提着一把九尺的钢叉!

    “墨迹?我唐二当家向来是单刀直入!”

    唐柯说完便身形一晃,不见了踪影。

    果然,这个唐柯修炼的是唐门百解暗杀之路,与千手飞刀不同,百解暗杀之术是真真正正的杀人技!

    如果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哪怕是化神二阶的陆城遇上唐柯也得吃一个大亏。

    “这可是个暗杀好手,得巴结着点儿。”

    唐柯身形一晃的时候,陆城心里就已经打起了小算盘。

    站在山坡上,看着一大群潜龙会的人向着元武屯冲锋的场景,不由得让陆城想起了在西域发生的一些事。

    虽然已经很久远了,但是依然是历历在目。

    “若是下次再回西域,就直接跟那反叛军联手给那教会推平了!”

    “一群老混蛋,等陆城大爷招兵买马,一定给你们点颜色看看!”

    元武屯的防御工事也仅仅是一个不高的城墙而已,这种高度的城墙就连马匹都能轻松的翻过去。

    一马当先的唐柯已经闪烁到了几个元家的雇佣兵身后,两把匕首掀起一阵刃舞旋风,直接抹脖击杀。

    在唐柯眼里,这些歪瓜裂枣根本就是一刀货,多出一刀,都显得浪费。

    朗三刀的钢叉也不甘示弱,凝神境的他对上这些区区觉醒的雇佣兵显得轻松至极。

    老二一直在人群中观望,很显然,元家这次也是有了比较充足的准备。

    大致估计了一下,元家这次雇佣了大概有三万多的雇佣兵,这些雇佣兵都是西漠的流民草寇。

    流民的命不值钱,那些元家花重金雇佣的人才是真的值钱。

    虽然潜龙会这次只来了四五千人,但是,这四五千人可都是潜龙会北乾分部的精锐。

    打个三万个流民草寇的话还是绰绰有余。

    陆城看着这群溃不成军的流民草寇感觉元家实在是上不得台面。

    这么一群歪瓜裂枣,中州牧的子弟兵派出一个收尾小队来都能把这三万个草寇部收拾了。

    虽然潜龙会跟中州牧想比那是云泥之别,但是,这元沛之也太过自大了。

    就在老陆看不起这群流民的时候,两位凝神境的高手从元武屯的巷子里杀了出来。

    突然袭击十分有效,顿时便击杀了数百名潜龙会高手。

    “来得好!”

    死的反正是潜龙会的人,他唐柯可不在乎,好不容易能遇见俩凝神境的高手,得好好过两招才是。

    百解暗杀之术中,无声杀人术乃是至高准则。

    无声无息之中的刺杀是最为致命的,就在那两个凝神一阶的高手不备之时,唐柯两刀直接杀了出去。

    一刀开在了一人的腹部,另一刀开在了大腿侧面。

    没砍中要害,这两个凝神境的高手在最后的时候察觉到了唐柯的杀气,做出了一些判断。

    “嘿,凝神初阶毕竟也是凝神,警惕性还是有的,老子不陪你们玩了!”

    唐柯倒是溜得很快,毕竟他的目的是元家大宅。

    “速速击杀这两人!一定得赶在唐柯之前进入大宅!”

    老二吼道,手中的两道刀刃已经露出了锋芒,虽然年岁已高,但是他血手仇志的名号可不是开玩笑的。

    凝神三阶,精清人格白虎道!强悍的杀意从老二的身上猛地爆发出来,冲着其中的一个高手猛地冲了过去。

    宛如白虎扑食一般,杀伐果断!

    双手上的刀刃仅仅是出现了一瞬,便沾满了鲜血。

    老二竟然生生的将那高手的胸膛给洞穿了!

    “吃我钢叉!”

    朗三刀也不甘落后,虽然慢了一些,但是凝神境的他伙同几位潜龙会的干部解决一个凝神初阶的高手还是不成问题的。

    眼看着唐柯就要接近元家大宅的时候,两道阴狠的气息从大宅之中传了出来。

    唐柯还没进去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两只惨白的手直接破门向着唐柯杀了过来。

    幸好唐柯身法高明,直接真气开撤了回来。

    “让咱家看看,究竟是谁这么不开眼敢找元家的晦气!”

    “元公公派我们连夜过来,骑死了三匹马,就是为了等你们这群毛贼!”

    两个面容惨败,穿着一身蟒袍的怪人一左一右的站在元家大宅的门口,唐柯一看,倒是笑了。

    这元家背后,居然还有阉人高手,这将来见了纵家可得好好地说道说道。

    这两个阉人的水平还不低,喉咙里迸出的声音就像乌鸦一样难听。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元沛之设了杀局?”

    老二和朗三刀来到元家大宅门口时,看到被逼退的唐柯以后,心中似乎有了一些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