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 玄幻小说 > 九州纵横录 > 第二卷:雍州府中 第四十二章:阴煞之气
    元家大宅的门里突然走出来的这两个人,着实的是让陆城吃了一惊。

    这元家难不成还和云宫有关系。

    要说云端帝国哪个组织的凝神境最多的话,哪怕是被称为二重天的天守阁和中州牧都比不上这个组织。

    云端帝国有九州,九州之中以中州为首。

    中州有八郡,八郡分八旗,八旗所环绕的地方便是云京。

    也就是云端帝国的首都。

    云京之繁华,绝非各州的总府能够比拟的。

    云京之中,李家皇室所居之所被称为云宫,在云宫之中有两大势力。

    一个是云宫外宫的守备力量——禁军。

    另一个就是云宫之中阉人组成的势力——无罔。

    阉人侍主,无求无罔,主令奴死,奴将谢主而自刎。

    无罔之中,有一门专门为阉人所制定的功法,名曰行阴祛煞功。

    阉人忠诚,有些时候能够舍身护主,所以阉人们的实力也是十分重要的。

    云宫之中有阉人六千,因为修炼者行阴祛煞功的原因,凝神境的比率相当之高。

    这六千阉人之中,六成以上都是凝神境!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修行此功的人,终其一生都不得进入化神境,他们不悟天道,不思本我。

    他们心意的做着奴才,秉持着奴才的本分。

    只要年龄够了,修炼够了,真气达到凝神巅峰仅仅也只是时间问题。

    境界嘛,像唐柯这样悟了天道的凝神三阶,对上同等级的阉人,三五回合便收拾了。

    可如今,与唐柯一样修为的阉人竟然出现了两个。

    难不成元家的背后是无罔得某位大太监?

    陆城不得而知,但是,这两位出现在这里就已经能说明一些事了。

    “哟,这不是唐二当家的么?放着个人家的唐门不待,怎么来元家当贼了?”

    “那恐怕是看上了咱元老爷家的东西,别的家咱不说,这元老爷家的东西您可碰不得。”

    唐柯看着这两个阉人倒是有几分面熟,想来曾经是在入宫纳谏的时候见过。

    “嘿,两位公公,敢为您二位和元家是什么关系?”

    “唐二当家的莫打听,我兄弟二人今天就是尽人事罢了,若事儿不成,咱二人的贱命赔上也无妨。”

    “若是今儿在场的诸位谁要是想来试试,拳脚无眼,把性命交代在这儿,咱家也是不负责的!”

    这两位公公说完就共同摆出了一副阵势,一股阴煞之气从二人身上散发出来。

    “这二人的行阴祛煞功已经大成了,在无罔内的地位不会低。”

    “元沛之居然有这能耐,还能搬来阉人救兵。”

    “如果今天只是唐柯自己,那他定然是无法破局了,但是吧……”

    陆城活动了活动脖子,骨头传来了咯咯的响声,摆出了一个前冲的动作。

    下一秒,陆城就出现在了两个阉人的身后。

    “什么?”

    陆城的出现直接让两个阉人感受的巨大的威胁,一人一掌就向着陆城拍去,结果陆城轻轻地一推,便化解了这两个阉人的攻击。

    “两位公公何必着急啊,先报上名来再打也不迟。”

    “报名就不必了,反正咱家也是断子绝孙的人,死了也就死了,没人会惦记。”

    “我这不是寻思着您二位死了给立块碑么,既然不同那就好说了。”

    陆城化拳为掌,冲着这二人一拳杀了过去。

    这一拳之中,聚满了一股两位公公闻所未闻的气势。

    一拳挥出,居然将两人的魂魄都惊得颤抖了一番。

    “化神?”

    “若是化神的话,咱二位可是拦不住,这大宅您要进,那便进吧。”

    两个太监倒也识趣,凝神境的人他俩倒是可以管管,化神境,那他俩可不能不识抬举。

    毕竟元家并不是自己的主子,他兄弟二人就是那人钱财,替人消灾。

    “有劳二位了!”

    陆城向着两位太监拱了拱手,留下一个隐晦的眼神给老二。

    自然,陆城可以强行突破,他老二可不行。

    要是说单独对上这俩太监中的一个,他老二还是有法子可想。

    坏就坏在这俩太监一块出场,这就让他老二一点儿办法没有。

    唐柯怪笑着看着老二,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样子。

    陆城进去了,他唐柯在外边等着都没事,但老二就不一样了,他老二如果等着就一点儿便宜都轮不着他了。

    “三刀,力干掉这两个太监,如果被陆城抢了先,咱们可就什么都捞不到了!”

    呼喊着朗三刀,老二浑身爆发出异常强劲的气势。

    唐柯退到了一边,既然老二着急,那他看会戏就完事了,要想让他帮潜龙会这帮人,那是不可能的。

    吃苦受累的事儿,他唐柯可是一点都不沾。

    老二的手上开始出现了血色的符文,一连串血红的符文遍布了双手,他的刺刀变成了同样的红色,气势也在逐渐攀升。

    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是这血手仇志的实力确是四号没有半点衰退。

    精清人格白虎道,以思维清明杀伐果断著称,仇志此时已经悟了天道,并且将天道的思索完运用在自己的一招一式之中。

    虽然年岁已高,但是假以时日也是能够进入化神境的。

    他仇志并不比谁弱,而且,狠辣的手段反而让他更加值得被警惕。

    两位公公见仇志拿出了真功夫,也认真起来,两人四手画太极之圈,凝阴煞之气于掌心。

    这合力而出的极阴的掌法,无罔称其为化骨天阴掌。

    仇志宛如一头血色的巨虎一般冲了上去,后面跟着朗三刀和一众潜龙会的精英。

    这冲锋的气势倒是十足,两个太监看着这幅猛攻的场面也是十分警惕。

    化骨天阴掌,触之便受寒毒,碰之则入骨髓,是一门及其狠辣的招式。

    也就是这些太监能练得成如此狠辣的招式,面对主人这群太监如同忠诚的老狗,面对敌人,他们简直就是锁魂的小鬼。

    回荡着阴气的四掌在人群中拍打着,仇志身法极好,与两人争斗了数个回合却根本没有被碰到。

    朗三刀钢叉长兵器,也不曾被碰到。

    可他潜龙会的精英就没这么幸运了,被这掌法收拾了一顿之后,不少人已经倒在地上中了寒毒浑身抽搐了。

    就在潜龙会的一众人和两位公公血拼时,陆城已经先行进入了元家大宅。

    这大宅倒是挺空旷,不得不说元家还是有家弟子的。

    只不过,这大宅似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住过了,很多东西都已经落了灰。

    所以元家这大宅,很明显并不是给人住的,而是为了掩盖什么东西的。

    在大宅的正厅里,是一个巨大的灵位山,上面摆满了无名的灵位。

    “这倒是有意思,摆上了灵台没有人名,这是给无名鬼摆的么?”

    陆城笑了笑,犯忌讳这种事情他是从来不会多想的,一掌便将这灵位山吹飞,在灵台的下面,一个向下的阶梯通往地下,想必这就是大宅的秘密所在了.

    顺着楼梯走下去,是一面巨大的门。

    “妈的,忘了把姜华尔带过来了!”

    郁闷的陆城一屁股坐在了大门外面,束手无策的他只能等着外面的人进来再说了。

    抢占先机,结果啥都没抢到,还是得等。

    距离元武屯不远的地方,莫林和姜华尔坐在一个大石头旁边,同他们在一起的还有两个用黑袍子遮住自己身体的人。

    “师傅应该已经进去了,但是他忘记了一个最重要的事情。”

    莫林看了看姜华尔,这齐王的血脉他给忘在了外面,独自一人进去大宅是想用蛮力破开么……

    “别急,等老二他们的战局结束再过去。”

    黑袍人说道,莫林发现,姜华尔的身体在发抖。

    这个长相过于女性化的俊俏少年居然有些慌乱。

    “你在怕什么?”

    黑袍人也察觉到了姜华尔的不对劲。

    “我不能说,不,我说不出来。”

    面对姜华尔的异动,莫林有些警惕。

    “你有什么没有告诉我师傅!”

    “我能说的我都说了!这个东西,我无法说出口!是禁制,禁制!”

    “禁制……”

    莫林思索着,关于姜华尔的禁制老陆确实跟他提起过,但是,这个禁制老陆说连他都解不开。

    难不成这齐王留下的东西里,有化神境都不可力敌的东西?

    “我问,你来回答我!”

    莫林急切的问道。

    “齐王留下的东西,是不是活的?”

    姜华尔无法回答,但是他恐慌的眼神仿佛给了莫林答案。

    “是不是实力及其的强大,连化神境都难以力敌?”

    姜华尔刚要点头,顿时一股奇怪的力量让他浑身抽搐。

    黑袍人摸了一下姜华尔的肩膀,一股真气注入到了他的身体里。

    “是禁制,我只能让他的精神平稳下来,别的我做不到。”

    随着真气的逐渐注入,姜华尔的抽搐逐渐缓和了下来。

    他喘着粗气,实在是不想回忆刚才的感觉。

    “所以,齐王的秘宝,不仅是有好东西,更多的是危险!”

    黑袍人分析道,莫林顿时有些慌了神。

    “要不要告诉师傅!”

    “现在还不用,姜华尔不再的话,陆城是打不开密藏的。”

    虽然黑袍人这么说,但是莫林还是有些担心。

    比化神境强者更加恐怖的东西,那会是什么?

    莫林甚至不知道化神境强者有多强。

    足以匹敌化神境的敌人,他实在是无法想象。

    此时,两位公公和老二的战斗也进入了白热化阶段,潜龙会的精英已经死伤过半,就算这次能把元家大宅荡平的话,潜龙会也得是死伤惨重。

    “今天要不把元家的人杀尽了,我老二白当了潜龙会这个家!”

    “这老小子恐怕是傻了,这大院儿里,哪还有元家的人啊?”

    “人家元家早就溜之大吉了,剩下的都不是本家的人,咱这些奴才都是来善后的。”

    “人家家大业大的,什么时候卷土重来都行,咱家这贱命,死不足惜。”

    两个太监虽然这么说着,手上的动作可没有停下。

    老二实在是忍不住了,看来不出大招是不行了。

    “三刀,用那个,直接给他们收拾了,不能耽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