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 都市小说 > 养个权相做夫君 > 第431章 懒货兴宝
    有了这一回,乔明渊打开了新世界,觉得前十年那活儿都是白干的。

    他头抵着慕绾绾,语气很柔:“乔夫人,你总不能让我把有限的精神投入到对其中的想象里去吧,我得专心干好事业,带兵打仗还要努力赚钱,你要是能让我得偿所愿,我想我会很有动力的。”

    说得又真诚又可怜,让人都挑不出什么错处来。

    慕绾绾心软啊,见男人可怜巴巴的到底不忍心:“回家再说。”

    这不是等于是默认吗?

    乔明渊险些一跳三丈高,搂着妻子又吧唧了一口,才将人送上了马车。来时两大桶酸梅汤,走的时候空空如也,工人们都高兴,站在路边挥手送别夫人。

    在这些淳朴的百姓们看来,乔大人和乔夫人都是顶顶好的两个人,不说乔大人爱民如子,一切努力都在为他们谋福利,就说乔夫人,那是真的仁心妙手、药到病除,他们箕陵工会平日里到济世堂去看病抓药,只要不是什么大病,济世堂都只收个成本价。

    为了这个,好多人都曾经跪谢过慕绾绾,更不要说每年冬天济世堂免费送的那些冻疮膏和夏天免费派发的消暑丸,那都是钱啊!

    富人们看不上的钱,有时候能压垮穷人的脊梁!

    夜晚收工回来,早已伸手不见五指。八月底九月初的箕陵城天黑不算早,但到家时基本家家户户都吃完了饭。乔家算是吃饭晚的,乔明渊进了门就着急去洗个澡,一身清爽出来,一家人都围在桌子前等他,菜是他进门才开始炒的,福宝撑着下巴规规矩矩的坐着,一手还拿着一本书在读,兴宝坐在婴儿座椅里,对什么都没兴趣,乖乖在玩手里的勺子。

    乔松岳一声开饭,大的那个顿时露出原形。

    啪地将书一放,拿起筷子开始猛刨饭。小家伙其实跟着冯劲读了一天的书,早饿得不行,亏得方才还端得稳稳的。

    “多吃点。”慕绾绾给他夹了红烧肉:“别老是吃青菜嘛!”

    说来也是奇怪,福宝以前是无肉不欢,这两年在西北待的时间长了,这边的人民习惯吃牛肉羊肉嘛,他估计是吃腻了,只喜欢吃菜。要知道在西北,菜是真正的贵,以前物资不丰富,有钱都找不到地方买菜的时候,为了能让餐桌上有青色,慕绾绾没少绞尽脑汁。

    不过,七岁的小孩子,到底还在长身体,总不能由着他不吃一口肉的。

    福宝撒娇:“娘,小青菜好吃,我吃那个能吃两碗饭。”

    “可以,但你要答应娘,吃完三块红烧肉。”慕绾绾说。

    乔明渊看过来,神色严厉:“你什么时候养成的挑食的毛病?”

    慕绾绾不喜欢他老是吓唬孩子嘛,悄悄在桌子底下掐了他一把,没曾想手让乔明渊按住了,抽都抽不出来,男人还在她的掌心里画圈圈,又痒又羞。她只得白了一眼乔明渊,由着他去教育孩子,懒得管他。

    福宝还想跟他爹讲道理:“这不是挑食,这叫君子爱物,有所择思。”

    “君子爱物,是指不玩物丧志,不避重就轻,而不是挑食。”乔明渊不听他那一套,要说读书,他比儿子早读了那么多年呢,当场就戳穿了福宝:“你近来读书读得挺好,冯先生昨天跟我夸你了,你做的文章我也看了,是有些进步。”

    一听这个,福宝不嬉皮笑脸了,他坐直了身体。

    孩子嘛,总是想得到大人的认同。

    尤其他爹还是他的榜样,能得他爹夸奖几句,福宝面上不说,心里可开心了。

    乔明渊哪会不知道儿子的小心思:“你关于读书的那几句见解挺有意思,希望你以后做学问能如你所想的那样,坚持不懈之外,还要有所创新。今儿爹给你布置个作业,你回去想想,题目就是叫‘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来跟爹说。”

    “好!”福宝答应着,双眼都亮晶晶的。

    乔明渊又看他一眼:“现在吃饭!”

    得到认同的孩子这回不挑食了,数着吃完了慕绾绾夹给他的三块红烧肉,开始就着青菜吃饭。今儿的晚饭是慕绾绾亲自烧的,青菜用水焯过,切成细细的丝儿,用肉沫一起炒的。

    福宝吃了一口眼睛就亮:“娘做的?”

    “嗯。”慕绾绾笑着点头。

    福宝由衷的夸赞:“娘做的就是好吃,家里厨娘做的总没有娘做的这个味道。娘,明儿我想吃你做的软哨面条,上面放一层浓浓的肉沫酱,再撒一把葱花和香菜,还有油泼辣子,那味道可真是太香太香了。”

    光是向着软哨的那个香味,福宝就忍不住流口水。

    来箕陵城之后慕绾绾已经很久没做饭了,时间不允许嘛,她要操心的事情挺多,商铺要管,银子要赚,还有往来商旅要应付,忙得恨不能一个人能劈成两半用。这时候见一碗软哨面条也能教儿子馋成这样,心里就有些内疚,同时还有些惊讶于福宝的记忆。

    上一次做软哨面条还是在京城的时候,那时候福宝才四岁左右,这都过了好几年了,他怎么还记得?

    这孩子的记忆当真是打娘胎带出来的吧?

    乔松岳也笑:“绾绾做的软哨面条确实是香,在老家的时候咱们还常常吃,自从明渊开始做官就不怎么吃得到了。不光福宝想吃,我也想吃几口。”

    “那明早咱们吃那个。”一老一少的愿望怎么都得满足不是,慕绾绾当场就定了。

    乔明渊本还想说两句的,但见绾绾高兴,也没提。

    他心疼妻子嘛,当初照顾慕绾绾怀孕的时候啥没做过,要说灶上功夫他早练出来的,心说晚些他把哨子弄了,明早绾绾起来煮个面条就成。

    一屋子人说到吃的都开心,兴宝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忽然冒出一个字:“要。”

    小孩子说话还不太清楚,就这么一个音节,大人们都没听到,坐得最近的福宝眼睛猛地一亮:“娘,刚刚兴宝说话了!”

    “啥?”

    “真的?”

    “说了什么?”

    好吧,这一下,三个大人齐刷刷的看过来了。

    福宝期待的盯着兴宝:“宝啊宝,你再说一个。”

    兴宝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见没人往他勺子里放东西,不耐烦起来,将勺子推得远远的,堵着气不吭声。大人们为了听他说句话,当然是拼命的逗,偏生人就不肯搭理。

    福宝天天跟弟弟玩,最了解弟弟的性子了。

    他从椅子上梭下去,蹬蹬往外跑,很快就回来,手里还拿着一个苹果。他把苹果在兴宝跟前晃,咬了一口,对兴宝说:“宝要不要吃?要吃你跟哥哥说,哥哥就给你!”

    兴宝伸手去够苹果,够不着,小短手小短腿都在用力气,好不容易挨着哥哥了,抢不过也来了气,啪叽一巴掌拍在了福宝手臂上。

    听着声音还挺大,福宝的手都红了。

    福宝也不生气,笑眯眯的:“抢没用,你说要吃,哥哥给你!”

    兴宝真是没脾气了,憋屈了一下子,终于又说了一句:“要。”

    这一次大家都听清了,乔明渊双眼放光,顾不得再逗慕绾绾玩了,伸手就要来抱家里的老二。福宝将苹果给了兴宝,兴宝双手抱着啃起来,啃得白嫩嫩的脸上都是水渍。乔明渊抱过儿子,吧唧亲了一口,满眼都是自豪——二宝也会说话了呢!

    “娘娘,抱!”兴宝被他爹抱得不舒服,伸手往慕绾绾身上扑去。

    这一回他竟然说了三个字。

    慕绾绾都惊呆了,问福宝:“兴宝什么时候会说话的?”

    “今天呀。”福宝说:“怎么了?”

    慕绾绾觉得不像,刚学会说话的孩子一般就能发几个简单的音节,刚刚兴宝说的虽是简单音节,但实际已经连成一句话,有逻辑意义了。

    “我觉得你儿子肯定早就会说话了。”慕绾绾认真严肃的转向乔明渊。

    乔明渊左看右看,不解:“那之前怎么没听他说?”

    “估计是——”慕绾绾斟酌着用词,半天才想出一个字:“懒。”

    对,兴宝懒,尤其懒,慕绾绾从他还在月子里的时候就发现了,这孩子懒得出奇。这一年来,她已经见证二宝无数个懒的习惯了。比如他早就学会了翻身,但就是死活不肯翻一个,福宝使了浑身解数逗弄他,他还会翻个白眼;学会坐的时候,兴宝也不爱坐,坐一会儿就要躺着;等会爬了更了不得,福宝不拿个吃勾着,他权当是看个傻子一样的看福宝呢!

    现在一岁了,福宝一岁的时候已经会走路,兴宝还走到哪里都要人抱着,放地上就蜷着双腿不肯站。

    长此下去,慕绾绾正怕养出个懒货来啊!

    乔明渊:“……”

    好吧,他左思右想,觉得还真有这个可能。

    三个长辈齐刷刷的沉默了,乔松岳好半天才说:“这可怎么办?”&a;lt;/(醋溜儿文学-发最快)p&a;gt;  怎么办,凉拌!

    现在孩子还太小,他们想收拾都没法子啊。

    再看那小不点白生生软乎乎的小身体,这手也下不去,先将就这么养着吧,左右还有福宝愿意陪着逗着兴宝玩,而且看孩子懒是懒,聪明劲儿也不属于福宝嘛,悄无声息的,竟就会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