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 修真小说 > 剑走偏锋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分别
    凤轩皇后如此安排,陆鸣飞自然不会再反对什么。

    听说了燕灵山之事,倒是让苍微有些放心不下。

    “事情已经发生,担心什么也于事无补,师兄你就安心呆在皇宫之中,我一定将他们都安地带回来。”

    陆鸣飞安抚了几句,加上苍微原本性子平和,很快便稳下了心绪。

    定下主意,虞映雪却变得犹豫起来,陆鸣飞此行凶险异常,她自然是要打算与陆鸣飞同行的,只是付采言如今又变成了这般模样,虞映雪同样有些放心不下,一时间左右为难起来。

    付采言早已看出虞映雪的心事,淡淡一笑说道:“为师在这里挺好,又有苍微道友照料,你安心就是,不过眼下我却有一桩心事放心不下,你务必回一趟雪莉尔部落。”

    “好!”

    虞映雪丝毫不会犹豫,立刻点头应是。

    “冷修罗将我引到此处,绝不会就此罢手,如今夜澜国中几方势力争夺不断,我担心部落会受人蛊惑被冷修罗所利用,你回去叮嘱他们,无论如何不要牵扯入夜澜国的权力纷争之中。此行快去快回,办完此事不用再回京城来,直接去南荒也好助陆兄弟一臂之力。”

    陆鸣飞从没想过再和虞映雪分开,只是付采言所说之事势在必行,而他又抽不开身无法同行,想来想去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安排过后,虞映雪甚至不愿有一刻的耽搁,简单与陆鸣飞道别之后便匆匆离去。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可怜陆鸣飞才解相思之苦,没想要转眼又要分别,二人皆有要事在身,也只得空叹无奈。

    众人从地宫中走出时已是天光大亮,花九年与赫惊天激战一晚已经结束,整座金殿毁于一旦,依旧不分胜负,赫惊天将夜无忧带离皇宫之中。

    据花九年说,若是继续下去,斗上三天三夜应该不成问题,却依旧难以分出高低。

    再见到陆鸣飞,花九年并没有多说什么,神色间却是显得极为欣慰,更是对陆鸣飞这次比试之中的表现极为满意。

    苍微还是那副毕恭毕敬的模样,没想到先是花九年开口感谢了几句,着实是让老道有些受宠若惊,不知所措。

    了解了南荒一事以及陆鸣飞后面的打算,花九年并无其他表示,大袖一拂翩然离去,同时也将曲小天留在了陆鸣飞身边,只说若是有事便去聚颍川找他。

    陆鸣飞本想挽留,如果有花九年相助,夺回燕灵山应该不在话下,不过却给凤轩皇后拦了下来。

    “你不清楚

    ,八大真仙之中有着不成文的约定,谁也不会轻易参与到世俗争斗之中,尤其是家国皇权之间的争斗,南翔阁与大晋交战虽有数月,但危远峰确实不曾现身其中,若是花九年贸然参与,弄不好便会让危远峰、赫惊天等人加入,事情反而会越发麻烦。”

    凤轩皇后简单说明了一番,陆鸣飞这才了解了内中详情,送走花九年后,却对苍微那副态度有些不解。

    “师兄,我师傅虽然已是真仙修为,毕竟也是人,没什么大不了的,说起来,他的修为应该还不及付先生高明,怎么我看你似乎很是畏惧他一样?”

    问出了心中的疑问,苍微却是不以为意,笑着解释道:“这可不是畏惧,我燕灵山中人向来懂得知恩图报,二十年前,燕灵山曾遭遇一场浩劫,幸亏花九年及时出手,方才挽救我等于危难之中。”

    “浩劫?”

    听苍微说起往事,陆鸣飞不免有些好奇。

    “那时我还是燕灵山的掌门,南越刚被大晋所灭,南方一带原本就有些动,乱,有一日忽然出现一位神秘高手,来到山中之后二话不说便大打出手,却又不说明来意为何,燕灵山中尚有几位师弟,联手之下依旧远非那人对手,眼看门派危在旦夕,幸亏花九年出现与那人大战一场,这才平息了这次劫难。”

    “什么样的高手?修为很高么?”

    苍微继续解释道:“说来惭愧,我只知那人修为奇高,却根本无法看透其具体境界,不过以他与花九年的交手过程来看,怕是也有了真仙的实力。”

    陆鸣飞追问道:“既然有着真仙的实力,那师傅应该能认识对方啊。”

    苍微摇了摇头说道:“事后我也曾询问过花真仙,不过他也没说什么,此事便这样不了了之。”

    虽然仍有些好奇,不过都是些陈年旧事,苍微这里也没有答案,陆鸣飞也再没有追问下去。

    尽管心急如焚,凤轩皇后还是安排几人好好休养一日再说,回到晋安宫中,陆鸣飞见了贾元射一头栽倒在床上就要睡去。

    贾元射则是将那柄莫名其妙而来的斩幽宝刀拿在手中看了又看。

    “你这刀是哪里弄来的?”

    如此一问倒是勾起了陆鸣飞的好奇心,一个挺身又坐了起来说道:“我说了你可能不信,这刀真是你塞给我的。”

    贾元射却并未表现出吃惊,只是细细地端详着斩幽。

    “对了,地宫之中有一处幻境,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在那里面别人都叫我天下之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那挂签还在不在,再让

    我抽上一支看看。”

    陆鸣飞将自己在环境之中诸多经历大致讲述了一遍,贾元射埋头说道:“是不是天下之主我也不清楚,不过陆兄乃是贪狼转世,这一生恐怕寻常不了。”

    “什么贪狼转世,我可不信这些。”

    “不信这些你还来问我。”

    陆鸣飞突然想起什么,轻笑一声自言自语说道:“贾兄这么一说似乎还真有些道理,前些日子我娘像是要将那个太子之位给我,莫不是因为我这命数的缘故?不过就算真是什么转世投胎,老天也选错人了,我可没心思当什么太子,还是留给二皇子吧。”

    贾元射掂量着手中的斩幽,又将其扔还给陆鸣飞,同样自言自语说道:“你想的倒好,有些事情怕是未必如你所愿,真是命运如此,想要抽身世外做个闲散人可没那么容易。”

    翌日一早宋依依便被召至雨轩宫中,今日的凤轩皇后显得格外神采奕奕,容光焕发。

    “主人,你喊依依来有什么事么?”

    房间中只有二人,宋依依感觉凤轩皇后今日的神情异于往常,明显心情不错。

    “你这丫头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喊我主人,叫的都生分了,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把你当成女儿看,你就跟他一样,也叫我一声‘娘’吧。”

    宋依依有些惶恐,随后微微垂下头来,轻声喊了一声“娘”,神情明显激动了许多。

    凤轩皇后欣慰地笑了笑说道:“我考虑过了,等南荒之事平息,便由娘做主,将你和虞姑娘许配给鸣飞,你们二人一同过门,不分大小妻妾。”

    “啊?!”

    这一安排顿时将宋依依吓了一跳,心中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

    “这怎么行?娘应该清楚,鸣飞喜欢的是虞姑娘,依依怎么能......”

    凤轩皇后轻笑一声说道:“有什么不行,三妻四妾本就是寻常之事,我能看出鸣飞那孩子本性善良,对你也有些情意,过门之后娘自会叮嘱他,绝不会让他厚此薄彼冷落了你。”

    “这......”

    宋依依还是一脸的紧张,不知道该如何接受眼前的安排。

    凤轩皇后轻叹一声说道:“你就不用多想什么了,这些原本就是早已定下来的事情,你还记得当初我曾说过,你是我们叶家的童养媳么?”

    宋依依点了点头道:“当然记得,依依从不敢忘记自己身份。”

    凤轩皇后继续说道:“那就对了,我也不瞒你什么了,其实鸣飞就是我失散多年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