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该死的修罗场! > 3、谁说我是佛
    一炷香之后,试练开始了。

    鱼初月手执一盏古朴精致的鹤形青铜灯,走进了充满霉味的黑树林中。

    这盏灯,便是吸引怨灵的法器。

    阴风阵阵,脚下满是**的枯叶,爬满了大大小小的潮湿霉斑,两旁的树皮看起来湿哒哒的,不用摸都知道手感又黏又滑。

    林间只有黑、白二色。身穿红衣的鱼初月手执一盏泛着微黄光芒的铜灯,简直就是个醒目的大火炬。

    没走几步,直觉就告诉鱼初月,她身后来了‘东西’。

    “瞧一瞧看一看啦!我手中的灯,可是个价值连城的宝贝!各位父老乡亲,走过路过,机会不要错过!”她把青铜灯稍微举高了一些,顺着黑树林的边缘开始行走,一圈一圈向着林子中心画螺旋线。

    吆喝了几嗓子之后,她清晰地感觉到,那些‘东西’的视线离开了她的身体,纷纷聚向她高高举过头顶的引灵法器青铜灯。

    此物本就有聚灵之效,浑浑噩噩的怨灵,仍保留着少许生为‘人’时的本能,轻易就被熟悉的吆喝声攫去了注意力。

    “手快有,手慢无,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宝贝宝贝,来看宝贝!看看不要钱,不买没关系!吃不了亏,上不了当啦!”

    鱼初月一路走一路吆喝,顺顺当当就走到了阵心。

    面对拙劣的谎言时,世人通常会说“你骗鬼呢”,这句话其实并不简单,它深刻阐述了一个道理——鬼其实是很好骗的。

    这不,都盯着‘宝贝’去了。

    黑树林正中有一片广阔的空旷地,净灵阵铺在林间空地的中心,是一个用仙灵玉排成的八卦阵,浅淡的白光顺着八卦纹路游走,看起来极为玄妙。

    鱼初月把青铜灯放置在净灵阵中,然后起身,退开几步,观察左右。

    用肉眼去看,怨灵就是一些薄薄的黑雾,风起时,它们可以顺着风势发出尖利的‘呜呜’声,仿佛冤鬼夜嚎,时不时运气好,还能组成个不甚规整的骷髅头。

    吓吓寻常的凡人是足够了。

    鱼初月思忖片刻,离开净灵阵,走向边上的树林。

    她取出割野草的小弯刀,切下一片片整齐的四方树皮,攒了厚厚一摞,带回阵中,然后盘膝坐下,捏着刀尖,在树皮内面雕刻起来。

    她知道,这个净灵阵,并非十二个时辰才能生效。

    如果她遇到了性命危险的话,主持阵法的朱颜便会提前催动阵法发作,净化林中怨气,当然,这也意味着鱼初月的试练考核失败了。

    所以鱼初月眼下要做的事情,就是保持着优雅的仪态,磨时间,蹭足十二个时辰。

    此刻,黑雾尽数聚在青铜灯上方,‘呜呜’地呼啸着,尝试向它俯冲,却一次次被林间的山风吹散。

    鱼初月冷眼看着,心中大致有了数。只要自己不吓自己,这些怨气黑雾其实并没有什么威胁,真正有威胁的,是还没有现身的成型怨灵。

    她把朱颜赠送的符纸从怀中取出来,整整齐齐地码在身边——成型的怨灵能够嗅到仙符的味道,藏在哪里都没有用。

    她在等。

    一边雕刻从林子里切回来的方块树皮,一边等待成型怨灵出现。

    这黑林子厉害得很,抬头向上望,天空仿佛也被染成了黑色。果然是极其阴寒聚怨之所在。

    不是仙域,而在凡界。

    鱼初月漫不经心地雕刻着手中的树皮牌面,忆起从前一家三口在一起的画面,心中不禁一片黯然。

    不知不觉中,周遭的风更大了些。青铜灯是法器,豆大的火焰并不会被吹灭,却会随着风左右乱晃,更显得鬼气森森。

    就在鱼初月晃了晃神的功夫,眼前已出现一个身穿长衫,面无表情的老头。

    鱼初月抬头瞥了他一眼。

    只见这老头缺了小半边脸,不张嘴,便能从腮帮子处看见牙缝漆黑的后槽牙。

    “来啦!再等两个,正好凑一桌。”鱼初月神色自然,伸手一拂,方才刻好的树皮牌便在膝前齐刷刷地铺开。

    世人都熟悉的万子、筒子、条子。

    老头一愣。

    呆滞的目光落到牌面上,不禁咧唇笑了起来。

    “好……好……好……”

    他坐在了鱼初月的左手边。

    鱼初月眼观鼻、鼻观心,继续等待。

    曾经,她也是个听了鬼故事晚上吓得不敢睡觉的小女孩。

    如今,一个不张嘴就露牙的老头坐在旁边,她却心如止水,毫无波澜。

    她的心早已经变成了冰冷的容器,里面只装着一样东西,那就是复仇的执念。

    第二只成型怨灵出场的时候,声势倒是颇为浩大。黑风林中飞沙走石,好不令人心惊。

    差点儿把鱼初月的树皮牌给吹跑了。

    结果却是雷声大雨点小,还没等到它彻底摆开攻击阵形,第一位牌友便拖着条黑雾长尾巴,怒气冲冲地杀了过去,半炷香之后,鱼初月面前端端正正坐了两个老头。

    “三缺一!叫上朋友啊!”她唉声叹气。

    两个老头分头掠进黑林子,很快便拎来了一个小老太,凑齐了一桌。

    鱼初月微笑着,开始分牌。

    怨,既然是人生前坏习气凝聚而成,这‘赌’字,必占大头。

    分完了牌,她拍了拍身边那一叠符纸。

    “诸位,打牌没有彩头,那可是世间最没劲的事情。喏,那边那个宝贝灯看见没有,这么多人围着抢的那个!那宝贝,便是我拿出的彩头,谁是最终赢家,谁便把它抱回家!怎么样,有意思吧?”

    说完了好处,她话锋一转:“当然,输家也得有惩罚,赌注越大越有趣大家都懂的哈。看到这个符纸没有,输一局,自觉照脑门上贴一张,相互监督,谁也不得抵赖。”

    “来……来……来……”

    “后面来的请自觉排队!”鱼初月把双手合成个喇叭,震声吼了一嗓子。

    ……

    树林外。

    朱颜单手掐诀,主持阵法。

    “越聚越多了。奇怪,为何这些怨灵都聚在阵心一动不动,毫无攻击的迹象……”

    她的指尖挑着一尺见方的光影阵图,只见黑色的成型怨灵们极为老实靠地聚于阵心,代表鱼初月的那粒红色小光点亦是平平静静,被诸多怨灵包围,却是八风不动。

    宗内弟子严禁进入试练场,朱颜三人看着阵图,百思不解。

    “她是不是投错宗门了?”林怜怜眼角乱跳,“我怎么觉着,这个鱼初月倒是更适合做佛修?”

    的确,只有在佛子超度的时候,怨灵才会这般安静老实。

    白景龙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此子怕是身负佛骨,入我天极宗浪费了!我可为她作保,送她直入无量天。”

    朱颜忆及鱼夫子为她解惑的模样,嘴角不禁连抽了三五下。

    那是佛性?她怎么一点儿都不相信。

    只见那阵图之上,安静如鸡的怨灵们,一只接一只烟消云散了。

    “果然是个天生的佛子!”白景龙激动不已,“没想到,有生之年,竟有机会送佛归西,真是善哉善哉!”

    朱颜:“……”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

    默了半晌,她坦言:“其实,我赠了鱼初月许多净化符。”

    林怜怜直摇头:“即便有净化符,怨灵也绝无可能停在原地等人去贴呀!这其中必有蹊跷。我是觉着白师兄说得对,不能耽搁了天生佛子,还是送她去无量天比较妥当。”

    这般说着,林怜怜又朝白景龙身边凑了凑,向他递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表示二人是站在同一阵线的。

    朱颜抿抿唇,垂目去看,只见阵图之上,代表成型怨灵的黑点仍在不断消失。

    “白师兄,我们先去禀报师父!”林怜怜兴奋地扯了扯白景龙的衣袖。

    白景龙微觉不妥,面露迟疑。

    林怜怜撒娇道:“只是一起回宗而已,朱师姐一定不会生气的吧!”

    她没有料到的是,在鱼夫子的指导下,如今的朱颜早已先一步看穿了她的伎俩。

    就在林怜怜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朱颜贴在白景龙的身后,用一模一样的语速和语调也说了一句——“只是一起回宗而已,朱师姐一定不会生气的吧!”

    一字不差,一轻一重的声音,在同一时刻,回荡在白景龙的耳畔。

    白景龙睁大了眼睛,嘴唇刚一抖,便听到朱颜在身后阴恻恻地补了一句——“生气就是小心眼,妒妇,要来何用?”

    他此刻正面对着林怜怜。

    虽然林怜怜并没有说后面这句话,但在朱颜的精准翻译之下,白景龙竟从林怜怜的眼神里清清楚楚地读出了这个意思。

    一时之间,白景龙如遭惊雷灌顶,寒毛倒竖。

    心脏重重在胸腔里蹦了一下。他急急转头,望向朱颜。

    只见朱颜唇角勾着嘲讽,一只眼睛里写着‘换道侣’,另一只眼睛里写着‘死道侣’。

    选一个吧。

    白景龙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林师妹你自回,我陪朱颜。休要再说。”他匆匆回了一句,然后径自沉静了气息,平复着怦怦乱跳的心脏,不再为外物所扰。

    林怜怜委屈地张了张口,见这夫妻二人都摆出了油盐不进的面孔,只能忿忿地掉头御剑离去。

    朱颜眯了下眼睛,继续盯住鱼初月这枚小红点,唇角缓缓浮起浅淡的笑容。

    ……

    任凭外头的人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林子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鱼初月在牌场大杀四方,把排队上桌的成型怨灵一个接一个贴上符纸,送下牌桌——有两个小老头试图反抗,立刻就被后面排队的牌友摁在鱼初月面前,贴得整整齐齐。

    不知不觉就混过了十二个时辰。

    净灵阵发作了。只见树林中央白芒大炽,醇厚灵气爆发,如甘霖一般,瞬间漫过整处密林。清静异香泛起,但凡触到这仙霖的零散怨灵,瞬间泯灭于天地之间,毫无挣扎的余地。

    净化之后,笼罩在林子上方的浓雾尽数散去了,阳光洒落下来,照清了这一片深青色的丛林。

    阵中沁出的仙雾消去了鱼初月的疲劳困倦和饥饿干渴。

    阳光洒了满身,她站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低头找到自己的鞋子穿上,慢悠悠离开了林子。

    “小赌怡情,大赌要命……”

    一出树林,差点儿吓了个倒仰。

    只见三颗耀眼夺目的大光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展云彩带着朱颜等人负手立在一旁,见到鱼初月,在场诸人整整齐齐双手合什,施了个佛门礼。

    鱼初月:“……”我是谁?我在哪?

    更叫她惊恐的是,其中一位大耳垂、慈眉善目的大佛修冲着她亮出了法器——一把剃刀。

    鱼初月:“……”这是什么情况?!

    原来,那林怜怜回到玉华峰,便添油加醋向展云彩述说了鱼初月奇迹般的超度过程,展云彩一听,立刻前往传音阵,联络无量天的大佛修,再度添油加醋。

    结果大佛修听到的版本就是,天极宗惊现真佛转世之身,所经之处,佛骨自行放光,度化一切怨灵。

    只要无量天愿出上品灵石八千枚,天极宗便忍痛割爱,出让这名绝世根骨的弟子。

    大佛修一听,马不停蹄便赶了过来,准备剃度接人。

    “我六根不净!”鱼初月面露惊恐,护住了自己的头发。

    士可杀不可秃!

    大佛修露出了慈悲的微笑:“无妨。”

    “鱼大师不必自谦,”展云彩的眼睛里闪烁着上品灵石的光芒,毫无节操地说道,“只管安心随佛者归去,他日证得果位,勿忘普度众生。”

    鱼初月:“……”她是大师?什么鬼大师?!

    谁能告诉她,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佛修笑眯眯地说道:“以凡人之身,便能度化怨灵……”

    鱼初月恍然大悟:“佛者佛者,您误会了!我并没有度化它们,而是和它们打牌,还带彩头的那种!喏,赌注就是这盏引灵灯来着!我这样五毒俱全的,真不敢打扰佛门清净。”

    她急急在身上摸了几下,摸到一张随手揣兜里的树皮牌,重重往大佛修面前一亮——发财。

    简直是辣眼睛。

    大佛修:“……既是误会,那便作罢。展施主,八千上品灵石,请还给老衲。”

    “不行!”展云彩断然拒绝,“卖出去的弟子泼出去的水!”

    弟子没了还能招。八千上品灵石可不好弄。什么也不管。就是强买强卖。

    鱼初月:“……”满心沧桑。

    展云彩掠上前来,把鱼初月往前轻轻一推,‘咚咚咚’地捶了捶她的后背,道:“看看这根骨!佛者我给你说,教化本就有慧根的,算不得本事。若能把这五毒俱全的教化得一心向佛,那才是真正大功德!”

    大佛修:“……”虽然知道她在胡言乱语但却不知该如何反驳?

    大佛修身边的小佛修道:“师父,弟子觉得不对。若非佛骨,怎值八千灵石?”

    展云彩正要再辩,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很可恶的大笑声。

    “展云彩,休要胡搅蛮缠,耽搁佛者修行!”马脸白雾非踱了出来,“崔败说了,既然小师妹有心挑战他,建议让小师妹投我长生峰。”

    “白雾非你要不要脸了!掷骰子明明输给我了,还有脸来抢人?”展云彩柳眉倒竖。

    白雾非老神在在:“别急。崔败不是同我说的,而是向师尊提了建议,师尊他老人家,采纳了。所以鱼崽以后是我的徒弟!”

    得意到翘眉毛。

    “长生子师叔?他怎会管这闲事!”展云彩绞紧了双眉。

    四圣经年闭关,又怎会关心一个未入宗门小弟子的去向?

    白雾非笑得十分欠揍:“因为崔败。”

    崔败惊才绝艳,四圣亦是另眼相看。

    “行。白雾非。这笔帐,我记你头上了。”

    展云彩也不拢咏孀咏渲腥x肆槭缡垢舜蠓鹦蕖

    临走,再度重重剜了白雾非一眼。

    “真有意思,抢人也不早些抢,还等我这边做完考核?怎么不懒死你啊白雾非!”

    那叫一个百转千回的幽怨。

    白雾非偏着脑袋,马脸上露出胜利者大度的微笑。

    保住头发的鱼初月:“呼~”

    所以她现在是长生峰的弟子了?和她想要打败的那位首席弟子、大师兄崔败一起修行?不知道那样的人物,能不能买通放水……

    白雾非把鱼初月带到了登仙宫前。

    “为师还有要事在身,你且在此处等待,迟些自有人引你入宗。”

    说罢,马脸师父一个瞬移就消失在面前。

    鱼初月:“……正道仙人,斩妖除魔,当真是业务繁忙。”

    话音未落,忽闻身后响起一个清冷男声:“他去寻佛子。”

    鱼初月:“……”换八千枚上品灵石?

    一转头,便看见了天极宗首席弟子。

    大师兄崔败。

    最出色的崔败。

    不必介绍,任何人只消看上一眼,便知道他就是崔败。

    这样的人物,找遍世间,也不会再有第二个。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