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该死的修罗场! > 29、狠戾美少年
    雪狐妖的玉殿之中, 传出女子娇媚的靡靡之音。

    崔败脚步一顿,将手中的漂亮泥罐放到地上, 然后穿过一众美男子, 径直踏上了台阶。

    一个面相沉稳的美男子疾步上前,拉住了崔败的衣袖:“别去。”

    见崔败仍在往上走,沉稳大哥赶紧继续劝说:“殷加行那孩子也不容易, 怪可怜的。咱们兄弟这么多,也不多他一个。雪娘从前对他特别上心, 也只是因为他抵死不从罢了, 今日过后,大家都是一样的,不必太在意, 大伙相互扶持着过罢!”

    邪魅男冷声嘲讽:“就殷加行那瘦鸡崽子,能有几分功夫?雪娘不过是图个新鲜, 玩过便过了。半瞎子一个,有必要拈酸呷醋?”

    对他的说法,鱼初月丝毫也不认同。

    玉殿中飘出来的女声娇媚得要死, 一听便令人面红耳热,想来那个姓殷的倔强美男子自身实力是非常过硬的。

    她环视着殿下这群男人,心中也不知作何感想。

    莫非,这就是蘑菇所谓的收集气运的手段么?

    养一大群面首?

    还是说,瑶月被仙尊的冷漠无情深深刺伤,夺舍了雪狐妖之后,便彻底放纵了自己?

    看看她做的这都是什么好事!

    本该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她竟逼得一个俊美少年自戳一目毁了容颜,这样都不放过人家,还用药来达到目的……

    实在是,让人难以评说。

    ‘瑶月啊瑶月,你竟堕落至此。’鱼初月心中五味杂陈。

    前方,崔败已拨开沉稳美男,大步踱上了台阶。

    鱼初月忍不住也追了上去。

    有崔败带头,各怀心思的一众美男也纷纷涌向玉殿紧闭的门,鱼初月就像一尾在漂亮大鱼中间躲来躲去的小鱼一样,被一个又一个健壮的身躯逼得脸颊通红。

    他们个个都穿着薄透的白色纱衫,胸、腰、臂,处处分明,各自用了不同的香薰,阵阵麝香气味搅得她头晕眼花。

    为了躲避这股美色狂潮,鱼初月被迫躲到了台阶边上,眼睁睁看着崔败踏上玉阶,扬起双手,推开了宫殿大门。

    他撤去了易容幻象,冷声道:“滚。”

    一众美男都惊呆了:“这不是齐浩!他是谁!”

    “修士,定是除妖的仙门修士!”

    “快跑!”

    美男们像见了鬼一样,纷纷逃下台阶。

    他们都是凡躯,被仙与妖之间的战斗稍微波及一点,都会变成一滩难看的血渣。

    鱼初月:“……”一阵香风刚刚扑过去,又一阵肉风迎面扑过来。

    两扇及顶落地的殿门被崔败干脆利落地推开。

    鱼初月顺势溜上了台阶,抬眼望向殿中。

    只见整个大殿都是用玲珑剔透的寒玉砌成,殿顶垂落幻彩鲛纱,大殿正中铺设了几十处华贵的雪鹅绒案席,粗略一估计,差不多便是美男子们的数量。

    而那高高的銮阶之上,横设一张椭圆巨榻,榻上铺满了一望蓬松柔软的桃色纱绒,一名身上只披着雪色单纱的绝色女子陷在软榻之中,手臂攀着一个精瘦的男子,正是激情。

    殿门被轰然推开,惊到了榻上鸳鸯。绝色女子扬起迷蒙美目,望向殿门。

    逆着光,看不清崔败容颜。

    他已反手出剑,低低压在身侧,大步走向殿内。

    只听那绝色女子长长地倒吸一口凉气:“第一……仙尊?!”

    闻言,鱼初月心中亦是颇有感慨。

    崔败这个人,气质与那位老祖宗着实是相像,不怪瑶月要认错。

    覆在她身上那个年轻男人缓缓侧过了头。

    看清他容颜的霎那,鱼初月不禁双眸一亮,心中颇觉惊艳。

    他的年龄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五官精致无双,与崔败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容颜不同,这个男人微沉的眼、紧抿的唇,处处惹火。

    偏生他的表情倔强冷傲得很,此刻虽被药物控制,正伏在那雪狐妖身上动作不停,但他的独眼之中流出的却是冷光,其中反差,引得人不自觉地想要探究。

    鱼初月眨了眨眼,定睛细看。

    又看出许多细节。

    他与别的美男子们不同,身上穿的并不是透明的白色纱衫,而是一件很粗的黑袍子,此刻衣襟大敞,松松地挂在肩背和胳膊上。头面之间缠着一条同样材质的黑带子,斜斜掩去了一只眼睛。黑发扎了个高马尾,此刻已松散了许多,斜斜歪在一边。

    当真是,男色动人。

    不甘沦为男宠,情愿自戳一目的美少年,殷加行。

    此刻,被药物控制的独眼中密布着血丝,就在雪狐妖分神望向殿门的霎那,只见他狠狠动作几下,令那狐妖恍惚失神,而他的手却是探向脑后,寒光一闪,自黑发中取出一枚细长的银针,手起针落,毫不迟疑地扎进狐妖雪白的脖颈之中!

    ‘瑶月这是又踢到铁板了。’终于又见仇家,鱼初月的脑袋不禁一跳一跳地涨着疼,胸中翻涌的也不知道是兴奋,是愤怒,还是恐惧。

    她的心乱彻底混乱,呼吸变得粗重,望着少年那只持针的手,只觉解气又痛快。

    这样的伤害虽不致命,却也杀了狐妖一个猝不及防。

    被药物控制而发狂的男人,竟能这般冷酷狠戾地对她下手,丝毫没有沉沦于美色!

    狐妖尖叫一声,随手把殷加行拍飞到殿壁边上。

    她狠狠地拔掉了刺在颈部的银针,愤怒地将它折断。身体一扬,她面色微变,捂了捂小腹,难以置信地再瞪了一眼殷加行:“你竟敢……在我身体里!”

    摔在大殿一角,口吐鲜血的俊美少年阴鸷地笑起来:“不是你梦寐以求的么!”

    狐妖暴怒:“从来没人敢……从来没人敢……”

    不过此刻不是与少年算帐的时候,她急急披上轻纱,纤手扬起,无数桃花瓣自她指间浮起,射向崔败。

    崔败挥剑斩落桃花暗器,大步掠向狐妖。

    “哈!吓我好大一跳!”狐妖娇笑起来,“原来只是个小小元婴!”

    她一掠而下,顷刻便与崔败近身拼杀了一记。

    “好一个谪仙般的修士!”

    崔败面凝寒霜,旋身而起,便见这间冰玉宫殿开始‘簌簌’颤动,初时只是那些精致华美的冰玉雕饰开始剥落,渐渐地,仿佛有利刃刮过殿墙,一层一层冰晶细细碎碎地脱落,涌向崔败的剑,顷刻便在殿中形成了一道恐怖的冰霜飓风。

    鱼初月心道不好,急急向殿外撤去。

    余光瞥见,重伤的殷加行亦是矮着身体,狼狈却利落地扑向殿门。

    鱼初月没有贸然出手帮忙。

    这个少年就像一头受伤的狼,此刻定是防备十足,她一个透明人凑上前去,难保不挨他几银针。她这小身板可禁不起折腾。

    她往边上避了避,和殷加行一前一后逃出了大殿。

    就在殷加行跌撞从殿槛摔出的霎那,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冰屑横飞,四面殿墙齐齐倾塌,厚重的殿顶如泰山摧顶一般,直直砸落下来。

    鱼初月顺手推了殷加行一把,助他滚下台阶,堪堪避过那冰霜冲击。她也紧随其后,从玉阶一侧跳了下去。

    只见冰殿消失之处,一头绒毛雪白、双眸如红宝石一般的巨狐缓缓站立起来。

    “毁我神宫,你找死!”

    它一跃而起,扬起利爪,扑杀向崔败。

    鱼初月躲向结界边缘。

    她发现独眼美少年殷加行与她非常有默契,他看不见她,却跌跌撞撞地跟在她的身后,逃往同一个方向。

    他身上的药效已散去大半,想来是最后那一下给狐妖留下‘礼物’的功劳。此刻,他唇角挑着冷笑,神色极为狠戾,眉眼之间满是孤注一掷的决绝。

    高傲的少年郎,被狐妖这般逼迫,必定是怒不可遏。

    那一边,崔败携冰霜龙卷,与狐妖轰隆对撞。

    冲击波涤荡四野,鱼初月正想找个掩体,忽见殷加行阴差阳错便挡到了她面前。他的后背狠狠挨了一下冲击,口喷鲜血,洒了鱼初月一脸。

    鱼初月:“……”

    热血兜头之后,少年精瘦健壮的身躯亦是直直向她扑来。

    他的独眸之中浮起了愕然,大约是无法理解为什么喷出去的鲜血会变成一个人的形状,悬浮在面前。

    鱼初月悲愤地撤去了逆光诀,急道:“别动手,我是人!”

    话音未落,便把他的身体接了个正着。

    殷加行身上有股暗淡冷香,很怪异,像是某种有毒的花。

    他缓缓抬起独眸,在她脸上停留了一瞬。

    然后哑声开口:“我不瞎。”

    鱼初月:“……”

    “天极宗的修士?”他问。

    “嗯。”

    他不说话了,独眼向四周一扫,冲着假山扬了扬下巴。

    一条精瘦的胳膊猛地搭上鱼初月的肩,有肌肉,挺沉。

    这会儿鱼初月也顾不得那些有的没的,她架着他,藏到了那座坚硬的假山后,帮助他靠坐在地上。他用银针刺狐妖的时候便挨了她一掌,已是受了内伤,方才好巧不巧,又用脊背替鱼初月拦了一下冲击波,此刻已是气血紊乱,喘息如牛。

    鱼初月匆匆从芥子戒中摸出林怜怜赠给自己的回春丹,数了三枚交给殷加行,然后举起袖子擦掉了脸上的血,从假山边缘探头望去。

    只见崔败携着一道直冲天际的冰霜龙卷,一下一下轰然撞在那雪狐的利爪之上。

    行动之间,风雷声响彻四野,像传说中天上下凡的冰霜神君。

    白衣飘飘,寒剑凝光。

    ‘他和大乘都有得打。’鱼初月心中颇觉骄傲,“这样优秀的人,是我的大师兄,他还愿意教我修行。”

    下一刻,心中泛起淡淡的酸,她又想道,‘其实我根本配不上他。报仇还得仰仗他的帮助,有什么资格去奢求别的?从今往后,定要勤勉修行,有朝一日,必要成为可以和他并肩战斗的人。’

    她慢慢抿住了唇,黑眸越来越亮。

    崔败招出了剑影,当头劈下。

    雪狐妖扬起双爪去挡,只听一声令人牙酸的摩擦响起,一枚长爪之上赫然裂开了深深的缝隙,狐妖暴怒,妖息喷吐,道道赤色的污浊乱流直卷崔败。

    崔败身携冰霜,游走在巨狐身侧,看准狐妖的破绽,斩出一道道古剑虚影。

    一人一狐轰隆斗了数十回合。

    “敢打疼我……我要吃了你!”狐妖身形再度暴涨,尖牙突起,头一晃,巨口迎风撕至十丈,兜头一口吞下!

    便见崔败扬起手掌,掌中出现了一把古朴无双的剑鞘,深青色,交错着几道弧度利落的鱼尾纹。

    剑鞘微微一动,整个禁制都颤抖起来,天地之间出现可怕的‘呜嗡’闷响,还未如何动作,便有震荡波席卷八方。

    下一瞬,那剑鞘突然消失在崔败掌心,化作一道残影,直直飞进雪狐妖薅过来的巨口之中。

    崔败轻身往后一纵,只见他原本站立之处,被这狐妖啃出一个巨坑。

    “什么东西!”狐妖反应极为灵敏,胸腹之间立刻闪烁起了红光,身体变得透明,将那剑鞘用妖息紧紧裹住,防着它在腹中肆虐。

    崔败长眉微蹙。

    他已力竭了。

    毕竟只是元婴之身,并不能像当初对沙妖重千尺做的那样,轻易便将剑鞘封入大乘妖兽的躯体内。

    他向后方稍掠开了些,眼见那狐妖即将成功用妖息把剑鞘从体内迫出,他眯了眯眼,再度挥剑迎上!

    狐妖腹中红芒大炽,剑鞘渐渐逼上喉头,顷刻便要呕出。

    崔败倒掠而起,连召三次剑影,重重斩在狐妖额心!

    虽破开它的防御,劈出一道蜿蜒血丝,但那剑鞘却已到了狐妖口中,它用一双赤眸盯紧了崔败,张开巨口,以狂暴的红炽妖息裹住剑鞘,欲将它喷吐出来,击杀崔败。

    鱼初月远观战局,知道崔败已是强弩之末,心中不由万分焦灼。

    “大师兄,撤!”她从藏身的石山后面跑出来,冲着崔败放声大喊。

    他的安危更加要紧,报仇并不急于这一时。

    便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见狐妖腹部透出了黄白色的光芒。

    它的动作猛然一顿,即将从口中喷吐向崔败的剑鞘停滞了下来,它退了一步,双爪抱住了腹部,狐脸之上露出了痛苦之色。

    鱼初月福至心灵,一把薅出了蘑菇,问道:“那个发光的东西是什么?”

    “她未能融合我的能量体!”蘑菇发出了尖叫,“打斗波动太大!能量体不稳定,要爆了!”

    “嘶——”

    话音未落,耀眼的黄白之光已从狐妖体内散射出来,一道一道延伸至四面八方。它急急将妖息调往腹部,遏制能量体爆发。

    只见崔败当机立断,再出一道剑影,不斩狐妖,却是对准了它口中的剑鞘。

    剑影一晃而逝,剑鞘被重新推入狐妖喉咙,直直坠下腹中!

    那一瞬间,这头浑身雪白的巨狐像一盏坏掉的彩灯一般,疯狂地闪烁着各色光芒——红的是它的妖息,黄白交织的是能量体,深青色的便是崔败的剑鞘。

    混乱持续了一瞬。

    下一刻,诡异的寂静漫过整个结界,鱼初月忽然失明失聪,眼前只有一整片白光,耳畔是尖锐的‘嘤’声。

    斜地里伸出一只有力的手,将她拽回了假山后面,重重摁在地上。

    殷加行。

    他用身体护着她,强势保护的姿态,像极了那一日金霞坑中的崔败。

    白茫茫之中,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的脸庞更是俊美非凡。

    冲击波震碎了雪狐妖藏身的禁制。

    幸好狐妖身形高大,爆.炸发生在半空,藏在坚硬山石后方的鱼初月和殷加行侥幸逃过了一劫。

    恐怖的声浪后知后觉地席卷了整个禁制,天地破碎,脑袋闷痛,双耳像是被厚厚的浆糊糊住。

    鱼初月推开殷加行,道一句谢,然后扑出假山,四下寻找崔败的身影。

    雪狐妖已不见了踪影,它的整个身躯都炸成了赤色的雪,飘飘洒洒,自半空缓缓降下来。

    漫天血雪降落在倒伏一地的绿树丛间,像是簇簇鲜花。

    鱼初月双耳听不到外界的声音,只知心脏在胸腔中疯一般地跳动——怦怦怦怦怦……

    “大师兄、大师兄……”

    他距离狐妖那么近。

    那样的爆.炸,他……

    血雪之中,鱼初月感到难以呼吸。

    “大师兄……崔败!崔败!”眼泪失控地大串落下,“崔败!”

    一只大手摁住了她的肩,身后传来嘶哑的声音:“别喊了。”

    鱼初月头也没回,重重拂开。

    她以为是殷加行。

    那只大手攥住了她的腕。

    身后传来一股虚弱却依旧强大的力量,将她攥得旋了个身,一头撞在结实的胸膛上。

    熟悉的清香味混着血腥味冲进了她的脑海。

    他唇角流着血,皱着眉,道:“叫我什么?”

    声音似近似远。

    仿佛隔着一潭水。

    她心中的喜悦立刻‘咕嘟咕嘟’冒了出来:“大师兄!”

    他重重摁了下她的脑袋:“刚才不是没大没小,直呼我名字么。”

    鱼初月:“……一时情急,一时情急。以后不敢了,大师兄若生气,那你便喊我名字,喊一百遍!”

    他扯着薄唇,像是要笑一下,却‘噗’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真是个鱼!”

    摁在她脑袋上的手沉沉地往下一滑,落在她的肩头。

    “我受伤了。”他说。

    鱼初月赶紧反手揽住了他的腰,架住了他那看着极瘦却重得离奇的身躯,将芥子戒中的丹药一股脑儿取出来往他嘴里塞。

    “大师兄……”她欲言又止。

    “说。”受伤的崔败看起来懒懒的,脾气好极了。

    “你杀沙妖重千尺不是挺容易的吗?”

    一下就杀掉了。还放了句狠话,说什么,想杀的话,一击便杀了。这一次为何又战斗得这般艰苦?

    崔败:“……”

    鱼初月抿了抿唇:“大师兄,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崔败:“?”哪跟哪?

    他不动声色,佯装漫不经心地瞥着她,不放过任何一丝细微神色。

    “你知道我恨透了瑶月,不想让她死得太容易,想要活捉她,让我亲手报仇对不对?”

    她感动地望向他。心想,他伤这么重,都是为了照顾她的心情。

    崔败:“……别想太多。”

    他终究不是能睁眼说瞎话的人。

    视线一转,看见假山石后走出一个少年。

    他衣裳半敞着,露出健壮结实的胸脯,遮住一只眼睛,非但无损美色,更添了一重神秘诱惑。他似笑非笑,脚略微一点瘸,踉跄着走来,像一匹受伤的俊狼。

    崔败眯了眯眼睛。

    “天快黑了。”殷加行道,“没了禁制保护,天黑之后这里会有很多带毒妖物。”

    “你如何知晓?”鱼初月问道。

    殷加行脸上浮起一抹怪异冰冷的笑:“好几个出逃的夜晚,我便是在妖物乱口之中侥幸存活下来的。若飞不出去,便跟我来。”

    他偏偏头,拨开密植,向更深处走去。

    鱼初月望向崔败。

    崔败盯着殷加行背影看了片刻,道:“跟上。”

    鱼初月便知道他伤得狠了。

    夜幕渐渐降下。

    殷加行把崔败和鱼初月带到了一处沼泽下方的泥穴里。

    这是一处两丈见方的小泥窟,泥壁上有人工痕迹,地面还有烧过的黑色木炭,角落里扔着几副龟、蛇、鱼的骨架。

    一看就是短暂地住过人的样子。

    殷加行不怎么说话,把人带到,他便返身爬了出去。

    趁他不在,鱼初月取出了蘑菇。

    只见这蘑菇蔫得要死,整个破碎帽沿都垂到了蘑菇杆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没了……我的能量体……没了……回不去了……没指望了……”

    鱼初月凑近了些,挑眉笑了:“果然说什么帮助崔败拿到秘宝都是假的。得了能量体,你便能逃回那个世界去,是也不是?”

    蘑菇悚然一惊:“没、没。”

    “瑶月为什么要养这么多男宠?”鱼初月问。

    蘑菇勉强提着一口气:“你问我,我问谁去?”

    鱼初月道:“你不是说,她得到你的能量体,便可以收集气运么?养男宠能收集气运?”

    蘑菇无奈:“那肯定不是啊……也许这狐狸练的是魅功?”

    崔败伸过手来,抓住蘑菇,扔回了芥子戒。

    “有人。”

    头顶蓦地落下了夕阳的光。

    殷加行翻身下来,迅速合上了泥洞。

    他动作利落,三下五除二就点着了一堆柴火,将串在树枝上的一只大虾、一只剥壳龟、一尾鱼放到火堆上面烤。

    外面传来了错乱的脚步声。

    有人惊慌失措地喊道:“殷加行我看见你了!你别丢下我!等等我!妖兽来了,你等等我!”

    旋即,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来:“啊——我不想死——”

    重足踏碎躯干的声音响起。

    是雪狐妖窝里的美男子。这些人都是普通人,没有能力横穿落日沙漠逃走。

    “救命啊——殷加行,我知道你能听见——救救我!啊——”

    殷加行面无表情,慢吞吞地把手中的食物在火上翻了一面,继续炙烤。

    “不许动。”他用独眼瞥了鱼初月一下,“你若试图出去救人,我会杀你。”

    微沉的唇角让少年俊美的脸庞看起来无比冷酷坚毅。

    作者有话要说:  吃野味是错误的行为!!!

    殷加行烤的是水产品,不是野味哈~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诡家阿木、江南太子妃、是念念丫丶、长庚、白瓷梅子、38451509、山桅、23024327、蓝*、吃个苹果、嗷呜呜呜呜、寒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unny 31瓶;安眠 18瓶;与点、yo、小饼干、三冬暖、柒°子熙、许滚滚 10瓶;可爱的你、无鱼之川 7瓶;21200980 6瓶;好事多磨、evildoer、颜九卿、小元只想吃糖、兔宝本宝、日月空、惊鸿一蹩、素食猫儿 5瓶;酱油鸡、爱幸运 3瓶;无痕之月、咔嘣、廾匸 2瓶;花落浮沉、凉半、苏懒懒、hide and seek、灵隐、啧啧啧、nhjc、久忘、戈莱、boom、晶晶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