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 其他小说 > 玉离伤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事有突变
    想了许久,康玉翡转身又回了慈安宫,遣了红霞去和皇上周旋,就说是自己等久了,等气了,不愿再和皇上出宫去了。她左叮咛右嘱咐,让红霞千万拦着皇上,别让他来慈安宫找自己。

    可红霞把这套说辞说完后,皇上不急不恼,蹙着眉头,半晌没开声,摆摆手让红霞出去,又立刻宣了袁新刚来见。

    “这么说,她都听到了?”皇上听完袁新刚的汇报,心里便都明白了。

    袁新刚点点头,“微臣原本想遣人来报,但又怕在这关键时刻会有变数,不敢分人手出来。”

    皇上点点头,“确实,加派人手给朕盯紧了,她应是想要出宫了。”

    “皇上,若是玉翡郡主要出宫,微臣是拦还是不拦。”

    “拦下。她这性子要是出了宫,怕你们就找不到了。”

    “是。”

    等到夜色沉下来,那轮圆月照亮整个皇宫,康玉翡才偷回到清宁宫,换上一身夜行衣,跃上房顶,朝着内务府而去。

    月色清亮,这不是适合做这些事的时候。那些巡夜的侍卫只需抬头一看,便能清楚的看见她的身影。可她没时间挑选日子了。

    内务府依旧守卫宽松,只不过今日有几位小太监在不远处闲聊。但她目标明确,快进快出,也不是很招人注意。

    她打开门,轻手轻脚的走进去,有几扇窗户开着,能借着月色,看清房里大致的情况。她走到门后,拉开那些重兵器,可却没见到自己想见的血书铁诏。心里开始慌乱起来,她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她站起身来,环视周围,想看看这里是不是换了位置摆设,但是似乎并没有。她又蹲下身子,沉下心思,细细的查看摸索,若是血书铁诏就在那,她一定能一下就感觉到。

    可是,它不在这里。

    门边这一片都被它翻找了一圈,没有它的一丝痕迹,好像它就没有在那里出现过一般。

    门外那几人说话的声音越传越近,她俯下身子,安静的躲在门后,待那些人走远,她又走到后边翻找了一会,依旧没有任何收获。

    那些人在周边绕了一圈,又回到这里。

    “这天气这么冷,真要一直在这里巡查吗?”

    “就说啊,这不是侍卫的活吗?让我们折腾什么嘛。”

    他们要巡查一晚?康玉翡不敢在继续找下去,听着他们走远,随后便出了内务府。

    可是,她想不通,血书铁诏怎么会不见了。她蹲在清宁宫的房顶上,看着澄圆的月亮,前几日那般明媚的心情,或许见到这月还能感慨出几句诗句,可现在见到它,她只想起还在边疆熬着苦日子的家人,心里愈加难过。

    早知道,那日就该把血书铁诏带走。可现在想这些都没用了。她该想想怎么找到它。

    那日她见到了,也摸到了,确实是血书铁诏不会错,那就该好好想想,它怎么会突然不见了。

    极有可能是有人动过它了。可它看起来不过是极不起眼的一把剑,谁会打它的主意?”

    内务府的人?倒是有这可能,在百花园便听说过,内务府监守自盗的事层出不穷,早就引起皇上的注意了。或许有人顶风作案,把它偷带出宫了?

    这剑若是安然出了宫,倒还好办些,但首先,她得找内务府的人打听清楚。

    这事不能找贵太妃,她插手内务府定会引起皇上注意,也不能找廖姑姑,百花园如今是个沼泽地,眼下唯一靠得住又能打听到消息的,只有沈默。

    正月十六一早,是朝堂上复印开朝的第一日,宫里一阵忙碌,皇上那更是不得闲功夫来康玉翡这闲逛。倒是方便康玉翡走动好时机。

    “主子,皇上那,您不担心吗?”红霞见她一大早便起了,还以为她是想在上朝之前见见皇上,缓缓关系。可看到她去的方向,又不是轻水阁的,自然颇感担忧。

    “担心什么?”可康玉翡没花一点心思想过这些,完全不明白红霞在说什么。

    “昨日奴婢和您说过的,皇上像是生气了,您说等烦了,您说不想去灯会,皇上都没有反应的,照理说,他……”

    “哎,不必担心这个,他很好哄的。”

    “很好……哄?”红霞看康玉翡完全不着急的样子,想想皇上这几日对她的态度,倒也觉得有道理,便没有再问下去。

    慎刑司这些日子许是悠闲的很,都养出了懒性子,今日不仅还没开门,敲了门许久,才有人慢吞吞来开了门。

    来开门的小太监听到是来找沈默的,便很客气的领了路。

    沈默这次见到康玉翡,与往日相比,多了几分不自然的谦卑。要是搁在以前,康玉翡定会和他说些什么化解掉这些莫名的客气。可今日,她没有这番坦然的心境,更加没有这样的时间。

    “沈大哥,我有件事想求您帮忙。”

    “赵贵人不必说这个求字,有事您吩咐奴才就行。”

    “沈大哥,您别这样,如今我确实万分艰难,只能来找您了。”康玉翡面色忧愁的叹了口气。

    沈默略感歉意的扶住了康玉翡的手背,转念一想又感不妥,急忙松开了手,换了温和的语调说道,“你说吧,要我怎么帮你。”

    康玉翡感受到了他的变化,也就顺势继续说下去,“沈大哥,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我进宫确实有其他目的,是为了找家里留下的一把剑,那把剑虽不是什么宝物,但却是家父心爱之物。”

    “你,你……”沈默似有许多问题,但却不知该从何问起。

    康玉翡挪了挪椅子,靠近了沈默,“沈大哥,我也是万般不得已才瞒着你。”

    沈默摇摇头,“这都不重要,东西可有找到?”

    “本来是找到了,可又不见了。我今日来就是想请沈大哥帮这个忙。不知沈大哥在内务府可有熟人?”

    “什么叫本来找到了,可又不见了。”沈默这么一问,康玉翡心里就再也兜不住昨夜那件让她心凉心伤的事情,沉下声音细细和他说道。

    沈默听完后,也不知该怎么去安慰康玉翡,只能握住她的手,“放心,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到那把剑。”

    沈默的承诺,康玉翡是十分信服的,他在宫里这么多年,应是有些办法。她点了点头,尽管心里还无法完全安心,但总归是有些希望的,她抬起眼,对着他笑了笑。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