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 修真小说 > 无情逍遥剑 > 第六十六章 爱无悔,情不渝
    美惠子和张笑川在一起之后,两个人情意绵绵,自是一刻也不愿意分离,总想时时相聚才好。美惠子是一个十分勤勉的人,每天早上,她都要约张笑川去城外一行。伴着日出,与张笑川一起习练武术。

    这一日,两个人练了一会儿拳脚,对打拆解了一番。随后,美惠子把张笑川传授的逍遥剑法熟习了一遍。两个人回到城里,吃了些小吃,看了一会儿街景,路过一处勾栏的时候,张笑川看见一个木牌子上写着:午后曲目《梁山伯与祝英台》。

    “你知道这个爱情传说吗?”张笑川向美惠子问道。“有过耳闻,不过不是特别熟悉,只知道这是一个美好的爱情传说,是关于忠贞不渝的爱情的,人们都说是爱情的千古绝唱,不知道是也不是?”“听人们说,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流传甚广,惠子,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一同观看?”“能和你一起观看,我当然求之不得。”美惠子非常欢快地说道,一脸的憧憬与向往。“咱们先回去休息一下,换一下衣服,然后再一同前来观看,你说怎样?”“如此安排甚好!”美惠子爽快地答道,她对张笑川的安排非常满意,说完二人各自回去准备去了。

    午后,两个人一同出现了《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演出现场。演出开始了,剧情异常精彩。梁山伯与祝英台草桥结拜,三年同窗,二人情深似海。英台深爱山伯,但山伯却始终不知她是女子,山伯只是顾念兄弟之情,张笑川和美惠子看了,忍不住唏嘘起来。她们二人互望一眼,真情流露,感觉二人真的是好幸运,好幸福。

    梁祝分手,依依不舍,十八相送,英台不断借物抚意,暗示情爱,山伯却忠厚纯朴,不解其故。见了此景,张笑川与美惠子更是忍不住抚掌扼腕,一阵叹惋。

    山伯前去求婚,却未时已晚,祝父已将英台许配给了马文才,美满姻缘,尽成泡影。梁祝二人楼台相会,泪眼相向,凄然而别。台上的演员声情并茂,情节感人,许多人已经感动的涕泪交流。

    看到这里,张笑川的思绪,不知不觉回到了清水溪,想起了当初自己与小叶子的情形。张笑川想起了之前发生的种种,他再也忍不住,泪水已经滑落脸庞。张笑川被这神圣的情爱感动着,他为这感动落泪,也为自己永远失去了这样的机会而落泪。张笑川悄悄地抹去了滑落的泪水,他怕美惠子见到自己如此失态的样子,他不安地向美惠子看去。只见美惠子也正在被这剧情深深地打动着,她两眼润湿,突然注意到了张笑川对自己的观望。他们两个人互望一眼,并没有什么难为情,而是把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离别之际,梁山伯与祝英台立下誓言:生不能同衾,死也要同穴!山伯为情所绊,忧郁成疾,不久身亡。英台惊闻噩耗,誓以身殉。在被迫出嫁之日,她绕道梁山伯墓前祭奠。祝英台感天恸地,风雨雷电大作,坟墓爆裂,英台翩然跃入墓中,墓复合拢,风停雨霁,彩虹高悬,梁祝化蝶,蹁跹飞舞。

    凄美的爱情故事感染了所有的人,见到二人以死殉情,化蝶而去,众人大感欣慰,一个个展颜为笑。

    张笑川与美惠子相携来到河边林地,此时红日偏西,高过林稍,水面有红日映照,金光闪闪,两个人欣赏着美景,相对无言,自是有一种“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感慨。两个人双手互握,望着夕阳的方向,眼瞅着夕阳一点一点沉下去,两个人的心也沉下去。两个人不由得,紧紧抱在了一起。

    不知道,自己的情路,到何地而止,这始终是张笑川的疑惑。毕竟张笑川不是铁打的心肠,他心里也会有愧疚和不安。美惠子,想起自己的使命,想起随时会有的别离,心下却微感释然,她在心里对自己说道,“爱无悔,情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