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 修真小说 > 无情逍遥剑 > 第一百零三章 小丑跳梁,儿女情长(二)
    最新网址:.

    绝情师太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突然又意识到了什么,马上又摇了摇头。众人见她又点头,又摇头,许多人开始起哄,也有的开始责问。龙在天眼见绝情师太看江白的眼神满是爱意,满是爱怜,心下大疑,又见绝情师太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神情中有羞赧有惶恐,猜想此事定然非虚,自己却如堕五里雾里不知所以。

    “眼下,你们一家三口团聚,机会难得,真是可喜可贺!”柳承宗边说边笑,却然不怀好意。绝情师太看看龙在天又看看江白,几次欲言又止。“师太,那天晚上的事情,你可还记得?”听了柳承宗的问话,绝情师太的脸上腾起了一团红云,柳承宗接着说道,“要不要我代你说出来?”“不要,柳掌门不要说!”绝情师太神色甚是忧急。“哈哈哈,这么多人等着听呢!师太,你说怎么办?”“讲!”“快讲!”起哄的人开始大声叫嚣起来。

    “翠萍!”龙在天喊了一声,原来这是绝情师太的闺名,她听了心里百味杂陈。听了龙在天喊,绝情师太望着他,心里浮想联翩,神情也是变了又变,一会儿喜一会儿忧。“翠萍。”龙在天又喊了一声,“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绝情师太几番犹豫,几番挣扎,看到龙在天求恳的眼神,方才下了决心,反而平静了下来。

    “你还记得她失踪的那天吗?”犹豫再三,绝情师太终于缓缓开了口。龙在天怎会忘记,那天毒手观音失踪了,他心急如焚,简直急疯了。见绝情师太提起了往事,他微微点了点头。绝情师太接着说道,“她的行踪是我故意说出去的,她被我骗了出去,被人迫下了悬崖。”“啊!”虽然事情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龙在天还是忍不住大声惊呼出来。他一直以为她那天是不告而别,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她,她后来怎样了?”龙在天又急于知道又怕听到不好的消息,极是关切,声音微微发颤。“我一直也没有听到过关于她的消息。”龙在天听了,脸上露出了极其失望的表情,喃喃地说道,“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她!”他神色凄然,深为自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翠萍,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多少年来,龙在天无时无刻不在记挂着她,陡闻噩耗,伤心欲绝。

    绝情师太整理了一下思路,接着说道,“那天,你伤心如狂,喝了好多酒,我一时鬼迷心窍,竟然又在酒里下了**,可是你一晚上都在呼喊她的名字。”绝情师太说得更是悲凉,让人听了忍不住要落下泪来。“你不见了她,也不许我留在你的身边。我知道她把你的心带走了,我心灰意冷,只好一个人走了。”绝情师太一字一句地说着,突然声音小了很多,龙在天呆呆地听着。“就在那天,有了我们的儿子!”事情完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事情一件比一件让人震惊,龙在天强忍心中剧痛,听着她讲下去。

    “本来,我已经万念俱灰,几次欲了却残生,有了这个孩子,才使我活了下来。我生下了他,把他送入了丐帮,看着你收录了他,才安心遁入了空门。”说完了这些话,她如释重负,长舒了一口气说道,“龙哥,是我对你不起,是我害了你和她!”龙在天茫然地听着,怅然若失,恨意难消,心头一股无名之火无处宣泄。

    这时却听柳承宗喊道,“大家想不到吧,龙帮主也有这样的风流韵事,现在大家明白了吧,他为什么一直袒护江舵主,那是因为。。。。。。”他故意停顿了片刻,一字一顿地说道,“江舵主是龙帮主的儿子!”“不仅如此,龙帮主还传了他降龙掌法,欲立为丐帮传人。”杨成义不失时机地补充道。“原来如此。”“想不到龙帮主真是这样的人!”“真是无耻!”各种声音一起响起。

    人们扰攘了好一阵子,才渐渐安静下来,绝情师太神情肃然,朗声说道,“诸位英雄,请听我一言,当日,是我,下了**,所有的事情,龙帮主概不知情。”她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略带羞涩说道,“他不知道,那天晚上是我在陪着他。”略微缓了一缓,绝情师太把头抬高了一点,大声喊道,“更不知江舵主就是他的儿子!”绝情师太说完,深情地望了龙在天、江白二人一会儿,转身向众人接着说道,“龙帮主向来疾恶如仇,行事公正,从未改变,之所以给人以可趁之机,是因我而起!”她话说的愤激,突然“呛啷”一声,剑已出鞘,一道血线落下,她身子缓缓扭过,脸带微笑,身子慢慢倒下。龙在天一惊,忙上前搀扶,她却已经断气身亡。江白扑在她身上喊了一身“娘亲”便痛哭起来。柳承宗等人达到了目的,心里得意非凡,其他诸人不免生了恻隐之心,事情发展到如此田地,实非众人所料,有的人也唏嘘不已。

    江白自幼无父无母,今日突然双亲出现,亲娘却死在猝然之间,他刚感一喜,又有深忧,悲痛之情实非一般。他期期艾艾地哭了一阵,柳承宗等人又开始发难。只听他们吼道,“龙帮主,你更有何言?”“你处心积虑地把亲儿子收在身边!”“你对他处处袒护,若说他是你亲生儿子,你一点不知,龙帮主,实难让人信服!”齐顺天知道与龙在天撕破了脸,以后决计讨不了好去,所以硬着头皮硬杠到底。

    突然,江白“嚯”地站了起来,他手里攥着绝情师太的长剑,双眼喷火,悲愤地对他们怒目而视,发疯般地吼道,“来啊!你们都说事情是我做的,一起上来报仇吧!”“江白”,戴琳怕他又寻短见或有什么闪失,又惊又急,赶紧冲向了他身边。龙在天也不安地喊道,“江白,冷静,冷静!”“你们逼死了我娘亲,有种就来取我性命!”江白悲愤难抑,神情痛苦至极。“江白,江白”戴琳惶恐不安地叫着他的名字,拉着他的手臂,希望他保持冷静。

    “嘿嘿嘿”杨成义发出了一阵冷笑,说道,“江舵主,敢做不敢当,仗着龙帮主撑腰,何等威风,这是要向天下英雄叫板吗?”他的神情趾高气扬,不可一世。“杨成义!”戴琳突然大声呵斥道,“休要欺人太甚!”杨成义怔了一怔,向戴琳说道,“敢问姑娘有何指教?”戴琳轻蔑地盯着他说道,“你这个卑鄙小人!专作栽脏陷害、嫁祸于人的勾当!”“在下与姑娘素不相识,姑娘如何血口愤人!”杨成义振振有词,一脸无辜。“好一个素不相识,我今日,就当着天下英雄的面,揭露事情的真相。”听她这样一说,众人又来了兴致,不少人喊道,“快说,快说!”她等众人的呼声停了,开口说道,“其实,所有的事情都是杨成义所为,他嫁祸给了江公子!”

    此言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大哗,杨成义更是恼怒异常,不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眼见事情就要被她弄得一发不可收拾,他扭头向柳承宗看去,等着他的示下。

    “戴琳!”这时林正杰喊了一声,他神色焦急冷峻,显然意在阻止戴琳。“哥哥”戴琳回了一声,脸现为难之色,又看了看江白凄楚的样子,心里不忍,终于下了决心,咬了咬嘴唇说道,“哥哥,我不能一错再错,我不想一辈子良心不安,我今天必须要说出事情的真相!”戴琳说完,向江白凄然一笑,愧疚地说道,“江公子,是我对你不起,我一时糊涂,让你蒙受了不白之冤!”江白怔怔地望着她,不明白她何以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中,心想此事与她又有什么关系。

    “少林高僧净缘,实为杨成义所害!”戴琳高声说道,场上众人又炸开了锅。“嗖”地一声,一支冷箭向戴琳射去。“妹妹小心!”林正杰焦急地喊了一声。人影一闪,护在了戴琳身前,已经把冷箭接在了手中,正是龙在天救了戴琳。龙在天手里握着冷箭,冷冷地盯着柳承宗,防止他再暗箭伤人。

    “掌门师兄”,林正杰向柳承宗愧疚地说道,“都是我教导无方,舍妹不懂事,还请掌门师兄手下留情!”柳承宗本欲连发袖箭,林正杰却挡在了身前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他正在犹豫之际,只见少林众僧都纷纷涌了上来,护定了戴琳,他只能作罢。此事,少林众僧犹为关切,一直急欲查明真相,抓到真凶,现在见事情有了眉目,怎肯轻易失去机会。柳承宗不欲众人知道真相,显然是要杀人灭口,少林众僧见了急急涌了上去。

    “请姑娘当着天下英雄,说明事情的原委!”净空方丈恳切地向戴琳说道,戴琳点了点头,说起了过往。

    “江公子与杨成义都是净缘大师的得意弟子,只是杨成义心胸狭隘,心术不正。他对江公子心生忌恨,便设下毒计,害死了净缘大师,嫁祸于江公子,使江公子背负了弑师之罪。后来,他又与人合谋,泄露丐帮机密,谋害了丐帮许多兄弟,破坏丐帮抗辽大事,他都嫁祸给了江公子!”“你,你,血口喷人,胡编乱造!”杨成义见事情败露,不由得乱了阵脚。“如姑娘所说,这些事情是何等机密,你是如何知道的?”齐顺天神色不安地质问道。“对呀!你是怎么知道的?”场上不少人也一起喝问。戴琳看了看江白,极其愧疚地说道,“杨成义害了净缘大师之后,是哥哥让我传的口信,说净缘大师有要事传唤江公子,江公子去了之后,正好被人栽脏陷害。江公子抗辽,行踪也是我泄露给哥哥的!”

    戴琳说完如释重负,羞惭地向江白说道,“只怪我行事糊涂,给江公子带来无穷祸患!”江白一日之中经历了如此多的变故,呆立当地,大脑中一片空白,不知悲,不知喜,不知责,不知怪。戴琳突然夺过江白手中剑向颈中抹去,众人发出一片惊呼,江白一惊,急忙阻拦,只是反应慢了好多,戴琳的剑已经被人夺去,夺去她剑的是净尘。

    “阿弥陀佛”,净尘宣了一声佛号说道,“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姑娘何必如此!”戴琳怔怔地立在当地,江白如梦初醒,紧紧地搂住了她的双臂说道,“我已失去了娘亲,我不能再失去任何人!”他神色凄然,眼神却异常诚恳。“我,我,做了太多的错事,那样伤害你,我,都不能原谅自己!”“戴琳,谢谢你!谢谢你说出了真相 !”“你还感谢我?”戴琳喃喃地说道,下意识地问道,“江白,你,你不怪我?”“我不怪你,你也不是有意为之!”“真的!”戴琳意犹未信,嘴里一连串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