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莫求仙缘 > 428 万怡
    “这几人是游荡在雁荡山脉葫芦峰附近的一伙邪道,人称燕氏六义。”

    “燕国三百年前被灭,这几人与燕国皇室有关,方有此名号。”

    白成轻拍双手,从一旁走来:

    “他们的修为倒是不高,老大也不过道基初期,但有一阵法颇为玄妙。”

    “就是这阴奎大阵!”

    “此阵能汇聚众力,引动阴奎邪法,一旦入阵,神魂尽被其惑,最后化作一摊浓水而死。”

    说到此处,他不由面露惊惧,道:

    “幸亏莫兄法眼,若不然我等落入阵法,怕是真有可能着了道。”

    “嗯。”莫求点头,缓缓收回手掌。

    在他身前,燕氏六义的老大两眼空洞,直挺挺的朝后倒去。

    “前辈。”游淳小心翼翼的开口:

    “可是问出些什么?”

    游淳五短身材,其貌不扬,在北斗宫炼气弟子中也是寂寂无名。

    卓白凤收徒十数人,对他并不怎么上心。

    却不想,遇难后唯有此人心忧师傅的安危,跑前跑后,曾经寄以厚望的弟子却无人出头。

    奈何,游淳心是好的,处事经验却不足,反到中了别人的陷阱。

    “有人出大笔灵石,让他们出手对付追查卓姑娘之事的修士。”莫求面露沉吟:

    “看样子,卓姑娘遇难另有隐情。”

    他神魂强大,不亚道基后期,更有幻辰宝典,就算是道基修士也可强行搜魂。

    只不过。

    搜魂之法向来霸道,这燕氏六义的老大,已经是彻底被废。

    “是谁出的钱?”白成心有余悸的看了眼地上的人,吸了口气道:

    “只要找到那人,一切就清楚了。”

    “没那么容易。”莫求摇头:

    “那人通过一种隐蔽手段传递消息,此人也只是有一个怀疑的对象。”

    “谁?”

    “万有商行的万怡。”

    “我知道这人!”叶震东双眼一亮,道:

    “万家的生意,都是依附何家而来,卓前辈失踪定然与何家有关系。”

    “可是,这只是猜测。”游淳声音憨闷,道:

    “我们不可能因为这样,就说何家对师傅下手,宗门也不会理。”

    “说起来。”白成看向他,眉头皱起:

    “你是从哪得到的消息,说这边有你师傅的线索,差点让我们落入陷阱。”

    闻言,游淳面上不禁泛起惊怒不可遏之色,双手紧握,道:

    “是韩师兄告诉我的,我以为……”

    “他竟然如此!”

    “唔……”白成点头:

    “看样子,你这位师兄,应该知道些什么。”

    “这样!”

    他双手一拍,道:

    “莫兄,你去万有商行看看,我与游淳去找他那位师兄问一问。”

    说着,面上冷冷一笑。

    他游淳,也不是好惹的,得罪了自己,没人能落得好下场。

    “也好。”

    莫求点头,随即屈指一弹,一溜火焰落在燕氏六义老大身上。

    “哗……”

    烈火焚烧,眨眼化作枯骨,而身在附近的几人,却未能察觉丝毫高温。

    如此火法,也让白成双眼一缩。

    这位莫道友,看样子不止炼丹了得,其他手段,同样不弱。

    “叶震东。”莫求开口。

    叶震东急忙上前,躬身开口:

    “晚辈在。”

    “你们叶家,这些年还是搬远一些吧。”莫求声音淡漠:

    “就算我等此番能找回卓姑娘,叶家也不能一直指着她生活。”

    “若是不成,你的日子更不好过。”

    因为叶紫鹃的缘故,卓白凤始终觉得自己对叶家有所亏欠。

    这些年,就算不顾自己的修行,也要帮叶家处理生意上的纠纷。

    所以这些年卓白凤虽然麻烦不断,但叶家的生意却蒸蒸日上。

    直至今日。

    “这……”叶震东面色变换,良久方才垂首:

    “是。”

    看得出,他心有不甘。

    莫求暗自摇头,没有多言。

    在他看来,卓白凤的做法简直是难以理解,几乎是在惩罚自己。

    不过。

    终究是相识一场,走上一遭也无法,如果真有麻烦他也会及时退出。

    绝不会把自己也陷进去。

    不值得!

    …………

    万家和叶家,是生意上的竞争对手。

    巧得很,万家的话事人万怡,和叶家的靠山卓白凤,都是女人。

    万怡修为不高,年纪也不大,肌肤细腻,美眸还带有少女般的清澈。

    身姿,倒是发育的极好。

    婀娜有致,勾人心魄,尤其是她极其擅长把自己的优点显露出来。

    清纯与成熟,在她身上完美交融,言谈举止更是让男人难以自制。

    有时候万家生意上的麻烦,她只需露个面,就能轻松搞定。

    但也是因此,名声不太好。

    “莫前辈。”阁楼内,万怡巧笑嫣然,美眸流转,一脸敬仰儒慕:

    “久闻前辈大名,想不到今日竟能得见,我们万家真是蓬荜生辉。”

    “万姑娘客气了。”莫求声音淡漠:

    “莫某此来,是想问一问,万姑娘为何雇人朝卓白凤下手?”

    “啊!”万怡小口大张,一脸惊讶:

    “卓仙子出什么事了吗?我说最近怎么没有在叶家看到她。”

    “不过……”

    “前辈真是看得起万怡,小女子对卓仙子只有敬仰,岂敢起别的心思?”

    说着,她美眸含泪,一脸悲屈:

    “况且,卓仙子何等人物,小女子就算想亲近都不成,更别提其他。”

    “是吗?”莫求开口:

    “可燕氏六义说,是你雇他们处理想要调查卓仙子出事的人。”

    他声音缓慢,语气平稳,丝毫不像是质问。

    但音出,却有一股玄妙之力笼罩场,周遭气机也随之耳边。

    那窗台花朵、屋角绿植,都轻微颤动。

    几有,言出法随之意。

    “我……”

    万怡张口,眼中浮现迷茫。

    “嗡!”

    恰在此时,她胸前一块白玉突然一颤,放出淡淡柔和白光。

    瞬间,她眼中就浮现清明:

    “我不知此事,前辈,那人怕是想栽赃嫁祸,您千万别上当。”

    她美眸含泪,音带悲屈:

    “前辈若是不信,小女子愿意与他当面对质,甚至去宗门执法堂。”

    莫求眯眼,视线下移,落在她的胸前。

    能助益神魂的法器,历来都极其少见,能抗住自己神念的更少。

    想不到,此女身上就有。

    “前辈。”万怡眨眼,视线顺着莫求的双眼下移,俏脸不由一红。

    不过她也没有闪避,反到微耸酥胸,让原本高耸的地方越发傲人。

    甚至,就连衣带都已束缚不足,似乎下一刻就会挣脱跳出一般。

    “您在看什么?”

    “哼!”莫求轻哼。

    音不大,却如一记闷雷,直接轰在万怡心头,让她娇躯一颤。

    俏脸,瞬间煞白。

    莫求语声冰冷:“别在我面前耍弄你那上不得台面的媚术。”

    “是。”万怡垂首,后退一步,老老实实的点头:

    “晚辈不敢。”

    在对方看不到的地方,她眼中闪过一丝惊惧,甚至是后怕。

    她实力虽然不高,但魅惑之法却传承不凡,能有天仙化人之妙。

    一旦施展,就连不少道基修士都能在不知不觉中受到影响。

    这位莫前辈,不仅未受影响,反而能察觉到不对,一声低喝破了自己的法门。

    “以下犯上,对宗门道基出手,你可知道是什么后果?”莫求声音冰冷:

    “莫说是你,就算是整个万家,也是难辞其咎,我劝你最好老实交代。”

    “若有背后主使,还能将功赎罪。”

    “嗯……”万怡口中闷哼,胸前玉佩疯狂闪烁,闻言急急摇头:

    “前辈明鉴,晚辈丝毫不知卓仙子出事,更不敢对她有所无礼。”

    说着,更是双膝一软,直接跪倒在地:

    “这是歹人陷害,还望前辈明察!”

    “哒哒……”

    门外,脚步声响起。

    “家主!”

    “姑母!”

    几个万家人在外面开口,大有一个不对,就冲进来的架势。

    莫求眯眼,来回审视万怡。

    万怡跪倒在地,一声不吭。

    良久。

    莫求才缓缓点头:

    “也罢,莫某就相信你一次,不过万家如若有卓姑娘的线索,定要即使告知。”

    “谢前辈。”万怡急急点头:

    “前辈放心,如果晚辈知道卓仙子的事,定然第一时间通知你。”

    “嗯。”

    莫求点头,起身站起,二话不说推门而去。

    门外。

    一群万家人一拥而入。

    “家主,您有没有事?”

    “姑母,那人是谁?要不要我……”

    “……”

    “够了!”万怡闭眼,低吼。

    她虽然在外以娇媚示人,在家族内,却威望极高,威严深重。

    声音一沉,就无人应声。

    “已经没事了,都出去。”

    “是。”

    “是。”

    众人应是,一一退出。

    待到屋内无人,万怡才长吐一口气,从身上拿出一枚戒指,轻轻摩挲。

    随着她的动作,戒指微微亮起。

    “人走了!”

    一个阴冷之声,自戒指上传来:

    “来后院。”

    “是。”

    万怡应是,似乎是想到什么,面上一红,当即整了整身上的衣衫,转身推开后门,朝着后院某处行去。

    “嘎吱……”

    推开房门,一位身着黑袍的老者正端坐软椅之上,笑眯眯的看过来:

    “丫头,做的不错,不愧我疼你这么久。”

    “赖五爷之功。”

    万怡娇媚一笑,款步轻移,身上的一层外衫随之落地,露出内里的薄纱,和若隐若现的娇躯:

    “若非五爷赐的宝物,小女子怕是已经受不住姓莫的拷问。”

    “哈哈……”五爷大笑,伸手一揽,搂住迎来的娇躯:

    “看样子,你还是缺乏面对严刑拷打的经验,今日就让五爷好好教教你。”

    说着,轻拍面前的翘臀。

    “不嘛。”万怡娇嗔:

    “五爷您是不知道,刚才我可是怕极了,差点就把事情说出来。”

    “无妨。”五爷双手滑动,笑道:

    “这不是还没说吗。”

    “唔……”突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所以,你刚才在骗我?”

    场中。

    突兀一静。

    一场即将开始的旖旎艳丽之景,就如突然被人倒了一盆冷水,瞬间烟消云散。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