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 都市小说 > 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开始[综穿] > 141、第 141 章
    真正拿着信的米亚反倒是不紧不慢的吃完了最后一口食物之后才打开了信封。

    “好消息,他们找到了维克汉姆跟莉迪亚。”米亚的语气很平淡, 就好像这只不过是普通的一封信件而已。

    “找到了?”伊丽莎白腾地一声站了起来, 脸上布满了喜色。

    其他的几个人倒是没有她这么激动, 但是也很高兴,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找到人简直就是奇迹,不知道为以后省去了多少的麻烦!

    “找到了,就在距离杨格太太家不远处的一栋房子里面,果然是以夫妻的名义同居在一起的。”米亚捏着信纸笑的意味不明。

    莉迪亚在留言中说要去苏格兰结婚, 可是却跟着维克汉姆跑到了伦敦住了下来,旁边还有一个目的不明的杨格太太,这情况看起来很有狗血电视剧的走向啊。

    “我看看。”玛丽迫不及待的从米亚的手里面抓走了那封信, 念了起来。

    “.......周围的邻居说这是一对年轻的夫妻.......”信上的内容不多,几句话就交代了事情的经过, 并且阐明了现在的情况。

    看来那位威尔斯小姐还真是一个能人。听着玛丽读信的达西在心里面默默的想着。

    才过去多久?几个小时而已,对方就已经从杨格太太那里得到了消息, 恐怕就算是他自己也是做不到这点的。

    米亚一抬头,正好看见了这位先生的表情,瞬间剧知道了对方在想些什么,不禁有些无语。

    这位达西先生恐怕并不知道威尔斯小姐找的是什么样的人来做这件探听消息的事情, 否则的话肯定不会这么淡定,那些负责这件事情的打手跟混混们可不会用什么循序渐进的手段来让这位好太太开口, 他们最擅长的就是使用粗暴的手段来达到目的。

    否则的话,既然那位杨格太太对维克汉姆情深意重,又为什么会这么快的就透露出对方的消息?要么是钱, 要么是别的东西,总是会有一样东西来让她快速开口的,而这样东西很显然不是达西先生这种上层人士所了解的。

    不过这种事情在信件中是不可能写出来的,米亚微微一笑,站来起来。

    今日事今日了,就别拖到以后了,“有人跟我一起去吗?”她礼貌的询问了一下。

    得到了一堆的白眼。

    废话!不跟你去难道在家里面焦急的等待吗?

    简跟伊丽莎白还有玛丽都懒得说这个妹妹什么了,直接从衣挂上面拿下罩衫往外走,阿瑟绅士的走到米亚面前伸出了手臂,让旁边的达西郁闷的直咬牙,伊丽莎白怎么就走的那么快呢?

    并没有多余的话语,几个人很快上了两辆马车,在夜色中行驶向了目的地。

    而此时的维克汉姆跟莉迪亚正在兴高采烈的计划着未来的生活,到各地去旅行度假已经被提上了日程,还有要给维克汉姆谋个职业,“亲爱的,你说当个牧师怎么样?还是继续在军队里面待着?”莉迪亚兴致勃勃的问维克汉姆,看着他的眼睛里面闪闪发光。

    她爱死这个英俊的男人了,世界上简直没有比他更好的人了,她要跟着他去天涯海角!

    “唔,我不知道,如果有人愿意为我还清债务的话我想我还是能够继续待在军队里面的,谁知道呢?”维克汉姆耸耸肩,姿态潇洒的一塌糊涂,似乎欠下了大笔债务的事情对他来说不值得一提。

    这位先生早就计划好了从莉迪亚的身上榨取大量的价值,这姑娘有股蠢劲儿,只要对她甜言蜜语几句她就会晕了头,什么都不管不顾。这可比伊丽莎白那个聪明的姑娘要好掌控多了。而且听说她妈妈特别喜欢这个女儿,也很宠爱她,即使是那一万镑的嫁妆是需要托管的又怎么样呢?他可以靠着跟她结婚得到更多的钱,否则的话班纳特家就别想要有一个清白的名声了!

    想到这里,维克汉姆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他的运气一直都很好,无论是当初面对达西的时候还是现在的选择,将来也会继续好下去。

    也许我能靠着未来的岳父家从此发家致富呢?他看着莉迪亚那张艳丽的脸孔想,已经开始在脑子里面计划未来该怎么使用从对方身上榨取出来的金钱了。

    “亲爱的,也许我们应该庆祝一下。”他转身倒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莉迪亚。

    虽然他只在伦敦待了两天的时间,但是这里的奢华已经让他迷住了眼睛,维克汉姆不想要再回到平静无趣的小镇了,这个热闹的城市才是他想要待的地方。及时行乐,纵情狂欢,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日子了吗?

    他眯着眼睛看着莉迪亚丰满而又充满了青春的肉.体,舔了舔嘴唇,还有一个漂亮的姑娘供他享用.......让贫穷见鬼去吧!

    而此时借着夜色,两辆马车已经到了他们居住的房子街道外面,急促的马蹄声缓慢了下来,显得夜色是那么宁静。

    米亚撩开车窗的窗帘,看到了不远处房子外面有几个隐隐约约的身影在徘徊。她伸手从车子的小隔断里面拿出一只精致的望远镜放到眼前。

    几个徘徊的人影尽收入眼底,其中一个戴着兜帽的人影看起来十分纤细,月光照在她的脸上,让夏洛特·威尔斯小姐的脸庞显现了出来。

    “停车。”她打开小窗对杰瑞说。

    马车很快就停了下来。米亚拿着一只小小的木匣子走下了车。

    “威尔斯小姐。”她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夏洛特笑了笑,打了声招呼。

    “班纳特小姐。”夏洛特也露出了一个笑容,“我们一直守在杨格太太的家跟这里,确定他们之间没有任何通消息的机会。”

    夏洛特很高兴,也有些遗憾。

    高兴是因为他们这次的行动很顺利,轻而易举的就得到了想要的消息,连钱都没有花掉多少。遗憾的是最重要的消息是来自于这位小姐,这给他们的价值大大的打了折扣。

    她将自己手上的小匣子递给米亚,“活动经费我们并没有使用掉多少。”

    这是遗憾的主要原因,时间越长,花费的金钱就越多,现在连一个夜晚都没有过去,他们是无法从这上面捞取更多的油水了。

    “留着吧,接下来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请你帮忙。”米亚的笑容愈发深邃。

    即使是最主要的消息来源是达西先生,但是夏洛特他们的效率依然让她非常惊喜,他们能够提供的东西远远不止是打听消息。

    “这是给你的尾款。”她推开夏洛特的手上的匣子之后,将自己手上的小匣子递给了对方,“打开看看,我想你会喜欢这样东西的。”

    是什么?夏洛特的心跳速度快了起来,接过米亚递过来的盒子打开。漂亮的金色在月光之下显得格外的朦胧,依然是熟悉的风格,但是这次不是额饰,也不是吊坠,而是换成了一只漂亮的戒指,正好可以跟之前的两件首饰组成一套。

    “谢谢,班纳特小姐,我非常喜欢这样东西。”夏洛特的笑容也深邃了起来。

    这几样首饰自己佩戴的话能够提升身价,卖掉也能得到一笔客观的金钱,真的是非常好的礼物了。

    “我这几天都不会出门,随时等待你的消息。”她对米亚.情深意切的说。

    既然对方说还有事情要她去做,那么她就耐心等待好了,时间总是会给予她超出期望的厚待的。

    至于现在,夏洛特看了看走到房门口敲门的男仆笑了笑,这些人跟她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有钱赚就好了,剩下的,还是不要知道的太多。转头不再看发生的事情,夏洛特带着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杰瑞?”懒撒的过来开门的莉迪亚看着打开门之后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发出了一声尖叫,瞬间就想要把门给重新甩上,但是一只有力的手却突然从杰瑞身后伸出来抵住了门板。

    米亚无奈的在阿瑟身后翻了个白眼,从他后面走了出来,“好久不见,我亲爱的妹妹。”

    这保护欲用的可真不是地方,简直大大的削弱了她大反派出场的气势。不过既然是朋友的好意,她也不好拒绝,阿瑟又不是达西那种欠怼的,这人根本就没有点亮让别人生气的技能啊!

    “凯瑟琳!”莉迪亚惊恐的退后了一步,放在门把手上面的手不自觉的开始抖了起来。

    她害怕这个姐姐!

    从小时候被米亚打掉了牙齿之后她就一直对这个姐姐有着恐惧之情,即使是在妈妈的袒护之下她也不敢明着跟对方对着干,只敢搞些小动作,可是后来连搞小动作的机会都没有了,这位姐姐直接把她给摒弃到了自己的生活之外,活生生的无视了她的存在。

    莉迪亚想过来找她的人也许是班纳特先生,也许是加德纳舅舅,她甚至想过来人是一向疼爱她的班纳特太太,但是唯独没有想到来的人会是米亚。

    她控制不住自己发抖的身体,后退了一步。

    “是谁来了?杨格太太吗?”维克汉姆轻快愉悦的声音传过来,还带着点儿笑意。

    “是我,维克汉姆先生。”米亚推开莉迪亚,走进了房子里面,“看来你这两天的心情不错,计划好了用莉迪亚的嫁妆做什么了吗?”

    这位先生真是找对了诱拐的对象,莉迪亚已经习惯了舒适的生活,即使是跟人私奔都没有放弃这点,落脚处虽然地方不大,但却布置的很精致舒服,想必房租也不会便宜。

    米亚打量了一下屋子,对着莉迪亚笑了笑。

    班纳特家自从经济情况上面有了大幅度改善之后,花在女儿们身上的钱就更多了,从原本的每人每年九十镑升高到了一百镑,还没有算上班纳特先生跟班纳特太太的私下补贴。按照莉迪亚平时的生活水准来计算的话,这姑娘每年花掉的钱至少在一百五十镑以上,加上平时居住在什么都不缺少的朗博恩,她当然忍受不了那种粗糙的生活。

    维克汉姆见到米亚愣住了,但随即轻佻的笑了起来,“你好,凯瑟琳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如果让他来说的话,班纳特家的小姐们中最不好打交道的人就是这位凯瑟琳小姐了,虽然对方总是笑的一脸温和,但是维克汉姆却能从她的眼底发现对自己的冷漠跟不以为然。伊丽莎白这个被称作是班纳特家最聪明的姑娘都会在他的甜言蜜语下软化,只有这个凯瑟琳小姐无论他说什么对方的态度都一如既往。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现在莉迪亚跟他私奔了,他手上有了最重要的筹码,凯瑟琳·班纳特就算是再讨厌他,也对他没有办法,她最终还是会屈服于自己的。

    想到这里,维克汉姆笑的更加恣意了。他看了看跟在后面进来的一群人,得意的坐在了沙发上面,“今天可真是热闹。”

    看看啊,就连那位极为讨厌他的菲兹威廉·达西都出现了在这里,还有班纳特家的其他姐妹们,这是要开家庭聚会吗?

    他看了一圈儿,把目光放在了紧贴着伊丽莎白站着的达西身上,笑容愈发加深。这可是另外一头肥羊呢,想必以这位先生对伊丽莎白的感情,他是会很乐意付出一些代价来保住她的名誉的。

    至于那位......嗯,随便什么人吧,维克汉姆看着同样紧贴着米亚站着的阿瑟撇了撇嘴巴,一个看起来就没有什么威慑力的家伙,不用在意。

    “是很热闹,来伦敦的路上我一直很好奇,你到底想要从我们家得到什么,现在你能解答我这个问题吗?”米亚没有在意维克汉姆的态度,自顾自地的找了个的地方坐下来,好奇的问。

    那位丹尼先生的话让她实在是很想要知道维克汉姆到底打算从他们家身上敲诈多少钱,她觉得或许可以以这个金额的数量来决定对维克汉姆先生之后的处置。

    “well,很简单,首先,你们必须保证属于莉迪亚的嫁妆一分不少的给她。”维克汉姆精神一振,心中欢呼,班纳特家果然开始谈条件了!

    却完全忽略了米亚镇定的态度跟达西沉默的态度。

    “当然,无论莉迪亚嫁给谁,她都会有一万镑的嫁妆的。”米亚点头,这是班纳特先生当初给女儿的福利,她不会去剥夺。

    “很好,看来我们达成了共识。”维克汉姆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搂住了莉迪亚继续说着自己的条件,“然后我需要一笔钱来偿还我的债务,我跟莉迪亚还需要在伦敦生活的费用,我希望这笔钱能够一次性支付,你知道伦敦的物价很贵,想要买下一栋舒适的住宅并不便宜。而且班纳特先生必须保证每年都补贴她一笔零花钱,我想一年五百镑是个很合适的数字,另外,我觉得也许有个正式的职务会让我们的生活过的更好一点儿.......”

    他开始滔滔不绝的提起了自己的条件,而莉迪亚则是紧紧的靠着他一言不发,但是迷恋的眼神却已经表明了一切,这个男人无论是做什么她都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坐在另外一边的达西愤怒极了,眼看着就要按捺不住自己的怒气站起来,一只手却从旁边伸过来抓住了他的手臂,是伊丽莎白。

    她冲着这位绅士摇了摇头,示意他不用这么生气。

    虽然自己同样生气,但是伊丽莎白对自己的妹妹的了解可比别人深刻多了,她相信米亚会解决这件事情的,维克汉姆也就能在嘴上占点儿便宜了,在她妹妹这种死硬派面前他不脱层皮都是她脾气好!

    达西看了看伊丽莎白坚定的眼神,最终还是控制了住了自己想要出面主导这件事情的冲动。如果伊丽莎白的妹妹解决不了他再上也来得及,最多花点儿钱.......

    然而事情的走向跟他想的根本就不一样!

    “还有吗?”米亚微笑,似乎是对维克汉姆的条件很有达成的意愿,又问了一个问题。

    “暂时就这些,剩下的,如果我以后想到了会再提出来的。”维克汉姆得意的笑了起来。

    看吧,在名誉的威胁下,即使是再不好对付的女人又怎么样?还不是要妥协?他看了一样身边小鸟依人的莉迪亚,多亏了这个愚蠢的女人,给他带来了这么多的好处,他以后不介意多哄哄她。

    “很好。”米亚点点头,站了起来,向前走了两步,一巴掌就扇到了维克汉姆的脸上,“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她脸上的肌肉的都狰狞了起来,这位维克汉姆先生的胆子可这是够大,居然还敢在她面前不知死活的谈条件,知道以前那些试图在她身上占便宜的人都怎么样了吗?

    冷笑了一声,米亚回手又在被打蒙的维克汉姆脸上来了一巴掌。一个没有没有能力只会花言巧语骗女人的蠢货也配在她面前嚣张?

    “亲爱的!”莉迪亚扑到了被扇倒在沙发上面的维克汉姆身上尖叫,随即冲着米亚爆发了自己的怒气,“你居然敢打他?”

    怒火冲昏了莉迪亚的脑子,她冲向了米亚,试图在她的脸上用自己的指甲挠出来几道印子,可是却被米亚反手一巴掌抽在了脸上。“滚开,蠢货!”

    米亚厌烦的看着莉迪亚,“人可以骄纵可以坏,但是却不能蠢。莉迪亚,你真是让我失望。”

    她从来就不介意莉迪亚的放荡行为,钱可以解决很多事情。无论是男是女都一样,莉迪亚要是喜欢这种生活私底下养几个男人她也不会多事的去插嘴,只要别搞出来人命就行,可是私奔?

    米亚冷笑一声,主动的立场跟被动的立场可是差的太远了,莉迪亚这已经不仅仅是蠢了,她当初成长的时候是是把脑子的营养都花在了脸上吧?

    一把揪起来被打的倒在了沙发上面的莉迪亚丢给伊丽莎白她们,“看好我们亲爱的妹妹,可不能让她再出现什么情况,妈妈的神经跟爸爸的心脏可是经不起再一次的打击了。”

    她相信几个姐姐们会看管好这个小妹妹,确保她暂时翻不出来什么花样。至于以后,等她先把眼前的这个祸头子给收拾了再说!

    简跟伊丽莎白她们确实是。

    从米亚进了门之后表现的一团和气之后她们就知道自己的妹妹要放大招了。

    当初才几岁的她就能直接甩莉迪亚巴掌,更何况是现在?她们的小妹妹虽然这几年里面看起来脾气一直很温和,可是那也只不过是没有人惹到她而已。几个姐妹对此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很快就制住了一直挣扎不休的莉迪亚。伊丽莎白还很贴心的用自己的手绢堵住了她想要骂人的嘴巴。

    看的本来就因为米亚暴起而呆滞的达西嘴角一个劲儿的直抽抽,身为一个淑女你怎么能够做出这种行为?他在心中呐喊,可是在这种场合又说不出来什么指责对方的话语。而且他也确实没有立场指责伊丽莎白,人家只是堵住了自己妹妹的嘴巴而已,他能说什么?归根结底,这是班纳特家的家务事,他跟着过来也只不过是确保事情不会出现脱轨。可是现在看来,事情根本从一开始就没有在轨道上面!

    暂且不管达西内心是如何剧烈活动的,米亚那边已经一把拽起了被打蒙的维克汉姆的头发,把他从沙发上面拖了下来,“跟我谈条件?你真的以为有了莉迪亚在手里面就能万事大吉,什么都可以做了吗?”

    咣!咣!咣!

    她拽着维克汉姆的脑袋用力砸向沙发的扶手,发出了一阵令人心颤的声音,可是却没有人对她的这种行为进行制止。

    维克汉姆刚刚说的那一番话已经让大家认识到了这是一个多么无耻的人,只要死不了人就随便吧,反正她们家有钱,摆得平这件事情!

    “我——”维克汉姆被砸的满脸血,脑袋一阵晕眩,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又被米亚的行为给打断了,她松开了他的头发,嫌弃的看了一眼,一脚踹在了他的腿窝上面。

    咣当!维克汉姆被踹的跪在了地上,整个人因为头被砸的眩晕感而说不出来话,也用不上力气。

    “把他绑起来带走。”米亚对杰瑞吩咐。

    既然已经找到了人,那么就应该进行后续的工作了。

    一群人来的快,走的也快,大家都默契的没有在这个过程里面说什么话,只有阿瑟在走出房门的时候犹豫了一下问出口,“你手疼不疼?”

    维克汉姆的脸都肿了,那扇人的米亚手应该也着力不轻吧?

    被米亚的这种暴力行为给震的整个人都在魂游天外的达西听到这句话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特么的人被打成这样你的关注点居然在打人的人手疼不疼上面,你脑子是不是有病?

    可是他现在真的很想要知道她们之后会怎么处理维克汉姆,所以达西最终还是在之前的种种教训下闭紧了嘴巴,跟着一起回到了格雷斯丘奇街的宅邸里面。

    至于阿瑟,阿瑟表示反正家里面不需要我,我就待在这里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够帮得上忙的地方好了,完全没有达西的各种心理负担,自在惬意的很。

    不过米亚没有打算现在就处理这两个人,劳累了一晚上,现在都凌晨了,为了两个已经控制在手里面的烂人毁掉自己的作息实在是不值得,所以她直接把两个被捆的像是个粽子一样的人关在了地下室里面。

    没窗户门又锁着,想逃也逃不了,等她睡饱了之后再起来料理这两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

    小说里面班纳特先生曾经说过每年只需要再多出十镑的钱而已,原由是维克汉姆跟莉迪亚要求他每年补贴她一百镑,由此可以推算出来之前莉迪亚一个人每年能够花掉九十镑。

    原著中是达西跟杨格太太谈了几次之后才从她口中得到了消息,之后又跟维克汉姆谈了几次,跟莉迪亚谈了一次,也是花费了不少时间。而且在这个过程中维克汉姆还不停的贬低莉迪亚,莉迪亚有一个劲儿的维护维克汉姆,这种操作也是醉人,套句陈导的话,人咋能无耻到这种地步?真是看多少次就生多少次的气,班纳特太太也是奇葩,最后还想要让班纳特先生原谅这俩货,真是令人无语。我贴一段原文你们感受一下这两只的无耻。

    以下原著,加德纳太太写给伊丽莎白的信件片段:

    还跟他们谈过话——跟威克姆谈过多次,跟莉迪亚谈过一次......

    达西先生知道,这位扬格太太与威克姆关系密切,于是一到城里便去找她打听他的消息。他花了两三天工夫,才从她那里探听到真情........

    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劝说莉迪亚抛弃眼下的不光彩处境,一等和亲友们说通,便赶忙回去,并答应帮忙到底。但他发觉莉迪亚矢志不移。家里人她一个也不放在心上,她不要达西帮忙,决不肯丢下威克姆。她深信他们迟早是要结婚的,早一天迟一天并无关系。莉迪亚既然这样想法,他觉得他只有赶快促成他们结婚,因为他第一次跟威克姆谈话时,不难发现他可毫无结婚的打算。威克姆亲口供认,他当初所以要脱离民兵团,完全是由于赌债所迫,他还厚颜无耻地把莉迪亚这次私奔引起的恶果,完全归罪于莉迪亚的愚蠢。他打算马上辞职,对于将来的前途,很难设想。他总得找个去处,但又不知道往哪里去,他知道他快要无法维生了。达西先生问他为什么没有立即与你妹妹结婚。贝内特先生虽然不能算是很有钱,不过也能帮他一些忙,他若是结了婚,境况势必会好些。但他发觉威克姆回答这话的时候,仍然指望到别处另攀一门亲,以便趁机大发一笔财。不过,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个应急措施,他也未必不会动心。他们见了好几次面,因为有好多事情要商讨。威克姆当然漫天要价,但后来出于无奈,只得通情达理一些......

    我相信,他替威克姆偿还的债务远远超过一千镑,而且还在莉迪亚名下的钱之外,又给了她一千镑,并给威克姆买了个官职.......

    莉迪亚来我们这里住过,威克姆也经常登门。他完全还是我上次在赫特福德见到的那副老样子。莉迪亚住在我们这里时,她的言谈举止让我深感不满,我本来不打算告诉你,不过星期三接到简的来信,得知她回到家里依然如故,因此告诉了你也不会给你带来新的痛苦。我极其严肃地跟她谈过多次,说她这件事做得太不道德,害得全家人都为之伤心。我的话她即使听到一点,那也是碰巧听到的,因为我知道,她根本不想听......

    专栏求个包养,新文早知道作者专栏戳戳戳o(≧▽≦)o

    感谢在2019-12-22 00:00:00~2019-12-29 0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玉、二宝yy^0^、梦幻、belind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天羽星月 84瓶;狂奔的草泥马 60瓶;5477991、清酒 50瓶;gy不是gay 47瓶;小狗吃肉包 29瓶;很森起 26瓶;依莉丝安·末 25瓶;风宁、微笑的云 20瓶;回忆之风 15瓶;不姓入江的正一、x_baoz、英英、袖袖、喵二、winny、蓝莫莫、只若初相见、久不是酒、prettylei、碧落、26258052、小小爱兔兔、wxm2608、j、茵茵、业精于勤荒于嬉、妮菲 10瓶;彼岸落樱 9瓶;小卷妈、雪、温柔的天空、阿瑾、塞巴斯蒂安、nana、一二、倾听、估衣、胖达 5瓶;琴 3瓶;离秦、昀立 2瓶;墨茗淇喵、烛来、41030747、era、菡萏葳蕤、糖与好书不可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