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 修真小说 > 定五洲 > 第39章 难逃的命运
    夜已深了,连双双与孟长海单凭身法,已生生和成百上千的邪灵耗了好几个时辰。精神和身体都快到了虚耗的极限。

    而明帝入魔后倒一直没着急进攻,而是自在的看着他二人虚耗着。

    此时连双双和孟长海被围困在大殿前的一小块空地上,已有几个时辰没办法移动了。

    二人脚下都是星星点点的血,青白色的长尊袍让伤口的数量一览无余。

    虽都是些皮外伤,但二人的气力再难支撑下去。

    “差不多了。”

    明帝说着一挥手,邪灵都似傀儡般推到了大殿两侧,留下一条狭长的走道,连接着明帝所在的案台,和孟长海与连双双的脚下。

    “这么打下去,也没什么意思,本王也不爱看,不如这样。”

    明帝飞身来到二人不远的面前,邪笑着说道:

    “本王来做你们的对手,你们尽速通报沈渔前来,如何?”

    连双双轻蔑地笑了一声:“好啊,先灭了你,就用不上通知阁主了!”

    说着就催动灵力,脚底轻点,纵身飞向明帝,剑气令人不敢逼视。

    孟长海自然知道连双双是个急性子。

    可她虽心急,却心思缜密,有勇有谋,从不至于如此鲁莽。

    莫非这笨蛋是想来个一损俱损,叫自己赶紧召唤沈渔前来……

    不好!

    孟长海心下暗叫一声,连双双这一招,用了七八成的灵力,若是被尽数吸了去,再予以反击……

    此时他看到明帝面上已经浮现了狂妄的笑,左手掌心凝聚的地鬼之力正袭向连双双!

    咬了咬牙,未作他想,孟长海腾空而起,左手催动灵力将连双双拉至身侧,右手将她的剑气承接,化而缠于自己的剑身,硬生生接住明帝的一招。

    连双双还未来得及感知发生了什么,就被孟长海揽入怀中,而她也眼睁睁看着明帝将袭来的灵力化为己用,重重反击在孟长海的身上。

    “咳!”

    孟长海抱着她稳稳落在十丈开外,却还是忍不住,一口血吐在身前,星星点点沾染了连双双的裙摆。

    “孟长海!”连双双慌乱地用袖子擦拭着孟长海的嘴边:“你做什么?”

    他一双眼略带责备地看着她,轻笑着说:“咳,呵,我还想问你呢……”

    连双双红了眼眶:“这时候就别和我斗嘴了!”

    明帝似乎并不尽兴,悻悻地说道:

    “啧啧,五洲内数一数二的仙者,也就不过如此。”

    言罢走回了自己的案台,拿起酒樽,摆摆手,大殿两旁傀儡般的邪灵又发狂似的攻了过来!

    孟长海定了定身型,闭上眼默念了什么,登时催动起一股可怕的灵力,暂时压制住了邪灵的动作。

    而孟长海体内似乎尚有明帝刚才一招残存的邪气,他眼前一晕,半跪在地。连双双着急地抓紧了他的衣袖。

    “双双,听我说……”

    千钧一发之际,孟长海在连双双耳边低声说着:

    “这一战,我的幻境恐怕不再安。我将你送走后,速速将唐引带回桐定阁。”

    “不行,你跟我一起走……”

    连双双话音未落,似乎听到什么声音在接近王宫。

    虎啸龙啼,百鸟齐鸣,远远望去,中明暗夜的地平线上,竟冒出些星星点点的光。

    明帝也下意识望过去,心里一惊,无涯长尊号令万物,没想到他连这一招都用上了。

    此刻,正是无涯群青之谷中的凶兽和奇鸟们,正划破夜空,前来救主。

    “放心,我出关后,在无涯殿等我。”

    孟长海摸了摸连双双的头顶,吹响了竹哨!

    昨日在客栈见到的那只群青鸟翩然而至,连双双伏在巨鸟之上,不敢置信的看着孟长海:

    “原来昨日你叫鸟儿来,是要送我离开……”

    孟长海苍白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笑容:

    “不然呢。”

    鸟儿腾空而起,冲破纷至沓来的凶兽飞向高空中,连双双带着泪,决绝而去。

    孟长海,你答应我的,做不到的话,饶不了你。

    温琢和尹夕川此时正赶往王宫大殿,听闻鸟兽齐鸣,尹夕川心里一惊:

    “是孟长海,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召唤群青之谷那些凶兽的……”

    温琢倒吸了一口气:“恐怕父王已经入魔了!”

    二人加快了脚步,来到大殿前,目之所及的景象令人胆寒。

    大殿前空旷的广场上,似乎被血雾包裹着,上古凶兽正愤怒地撕咬着邪灵的身体。而这些邪灵似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丝毫未曾停下攻势。

    “长海!”尹夕川出声叫着。

    孟长海剑势一顿,在巨兽的保护下飞身来到温琢和尹夕川身边。

    看到尹夕川身受重伤,温琢说道:“我来。”

    言罢便催动地鬼之力,向大殿前的明帝走去。

    尹夕川刚要喊住她,却惊异地发现那些邪灵,都像是毕恭毕敬般的远远避开温琢,让出一条路来。

    “你是……”

    看着身形娇弱的女子一步步走近,身上带着强大的地鬼之力,明帝愣住了。待人走近,明帝大惊失色:

    “琢儿……”

    几百年没看到的熟悉面孔就在眼前,温琢也是感慨万千,看着明帝和自己那般相似的赤红色瞳孔,心中百般滋味。

    也许这就是上官家的宿命……

    “收手吧,父王。”

    温琢催动地鬼之力,言语间却还是劝服着明帝,她终究还是不忍心。

    “琢儿,你怎的变成了这样!”

    明帝说着却流下泪来,温琢心里一跳。

    “当年,当年是我对不起你母亲!”明帝双手锤在身侧,垂着头说着。

    此时孟长海和尹夕川也终于杀到了殿前,紧张地看着妇女对峙。

    温琢身形一顿:“母亲?母亲当年怎么了?”

    明帝抬起头,满脸是泪:

    “当年你母亲,也是像你这般入了魔,父王却没能保护住她!”

    母亲也……入了魔?温琢一时间愣住了。

    此时因王宫大乱,上官飞尧也刚刚来到殿侧,听到明帝说的这句话,也愣在原地。

    明帝用右手缓缓撩起左臂的衣袖,腕上的伤疤赫然刺痛了温琢和尹夕川的眼。

    “当年,尽管我用血养着你母亲,却因我修习邪术,灵力日渐低微,最终……”

    温琢一个踉跄,小手紧紧地捂住了嘴。尹夕川忙上前将她扶住。

    “所以,母亲是怎么死的?”

    温琢颤抖着声音问道,她心里,在恐惧着那个最可怕的结果。

    一旁的上官飞尧也红了眼眶,咬牙说着:“所以母亲不是自决而死……”

    明帝仰起头,面色异常的温柔,却残忍道:

    “没错,是我亲手取了她性命。”

    温琢心里似是被一刀生生通了个透心凉。

    母亲的结局,莫非也是她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