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 修真小说 > 定五洲 > 第41章 八百年前的真相(上)
    孟长海的竹屋幻境内,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平和。

    可俞子烨总有些心神不宁,她知道这样悠闲的日子可能再也不会有了。

    “怎么?”沈言鹤收起剑坐在俞子烨身边,看她面色凝重,一脸迷茫,估计内心又在焦虑。

    “怕除不掉沈渔,怕害了大家。”俞子烨坦坦荡荡地道出了自己内心的恐惧,告诉沈言鹤也无妨。

    几个月前,她还只是个小散仙,跟着个不靠谱的老爹,云游五洲,过着悠闲懒散的日子。可如今,却偏偏是她这个不上进的,肩负起了拯救五洲的使命……

    沈言鹤闻言,眼底流露了几分怜惜,他说道:“来,教你个办法。”

    说着向坐在地上抱着膝盖,把自己蜷缩成个球的俞子烨伸出手。

    她面色疑惑,搭上沈言鹤温暖修长的手,被他轻巧地腾空拉起,俯瞰着绵延的竹林。

    “还记得我教你的第一个身法吗?”沈言鹤在她耳边轻声道。

    俞子烨感觉到他温热的鼻息,耳根一红:“记得……”

    沈言鹤话中带笑地答了一声:“好。”

    只见他衣袖轻扬,月轮之下,竹叶纷纷散落在空中,漂浮如舟,淡淡的香气融入进月华之中。

    “把恐惧,承载于竹叶之上……”

    沈言鹤沉稳的声音在俞子烨背后响起,她回头,他的眉眼,有如远山。

    腰间被轻轻扶稳,沈言鹤握住她握着剑的右手,继续道:

    “剑与身,化而为一。”

    说着带动俞子烨的手腕微动,剑势带起凌厉之风,竹叶纷飞,似乎时间都忘了流逝。

    略一转身,俞子烨白纱裙角轻抚过沈言鹤银灰色的衣袍,剑尖散发的剑气,挥出一条流畅而精准的银丝,轻轻斩断所有纷飞的竹叶。

    轻巧落地,俞子烨深深吸了口带着甘冽竹香的空气,心中平和许多。

    “谢谢。”

    沈言鹤面色柔和嘱咐道:“安安稳稳学会操控之术,余下的事情交给我。”

    俞子烨望着沈言鹤难得一见的温柔面容,正有些发怔的功夫,俞老三在山坡下喊着:

    “咳咳!哎,赶紧的,桑葚酒可以开坛了!”

    回到竹屋内的桌旁,桌子当中放着些下酒小菜,还有那坛从炎吾一路带到中明,再带到了着竹海幻境的朱桂桑葚酒。

    俞老三心下也有些忐忑,希望这味道,能给沈言鹤带回些记忆。

    沈言鹤一声不响地打开酒坛,闻了闻酒香,脸上渐渐浮现出些喜色。

    俞老三也凑过来,轻轻闻了闻那香气,叹了口气,终于是对了。俞子烨取来三只陶杯,满上后期待的看着沈言鹤:“快尝尝看!”

    酒体饱满,颜色绛紫,泛着朱红。沈言鹤心跳得极快,仰头一饮而尽。

    俞子烨和俞老三也饮尽杯中酒,却看到沈言鹤腾地站了起来!

    他面上逐渐浮现出些复杂的表情,紧闭双眼似是在回想什么。俞子烨刚要站起身,俞老三握住了她的手腕,示意她不要动。

    沈言鹤的脑子里一片混乱,他想起了那一晚,抱着昏迷过去的俞子烨时的情景,然而此刻脑中的,却是父亲沈云致的脸!

    记忆的碎片渐渐连接在一起,思绪回到了八百年前的那一晚……

    八百年前,桐定阁,墟源之内。

    “渔儿,今日我便将水行之力传与你。来,陪父亲饮了这杯酒。”

    沈云致端着两杯绛紫色的酒,将一杯递给沈渔。二人正在墟源中的宽阔平台之上。

    墟源中别有洞天,似是孕育着群山,也好像连接着另外的世界。

    沈渔饮尽了酒,这是他第一次喝这甘冽的桑葚酒,沈云致看着他,感慨地说道:

    “按照惯例,不该如此早地将水行之力传位于你,但你的元神特别,或许可以中和这股力量,使之最终归于命盘。你要勤加修炼,知道吗?”

    沈渔点点头:“谨遵父亲教诲。”

    沈云致赞许地点点头,沈渔从小,心性就上佳,是修炼的奇才。然而他的胞弟沈烈,争强好胜且极其善妒,浪费了根骨。

    “渔儿,你可知,我们将水行之力归于命盘,终究是为何?”沈云致问道。

    沈渔思索片刻答道:“在于结束五洲混沌,上接天界,下承魔界。”

    沈云致点点头,说道:“正是如此。渔儿你要记住,万事万物,都有其驯服之道,你切记不可强取,如水般蜿蜒取胜便是正道。”

    “恕儿愚钝,望父亲详解。”沈渔疑惑地问道。

    “远在上古之前,神非神,魔非魔。若无魔,又何谈神呢。渔儿,你自慢慢领悟。”

    沈云致说完,便示意父子二人打坐调息,准备渡与力量。

    然而沈云致好像一直在等待着什么。

    他仍旧记得沈渔和沈烈降生的那一晚,风云突变,五星相聚。即是吉兆,也是凶兆。

    沈云致叹息,千年前偶然的一次命盘动荡,自己的发妻为保自己一命,已命陨在这墟源之中,可这凶兆却仍未散去。

    如今看来,这一战,必将与他沈云致无关,而是在沈渔和沈烈之间。

    此时墟源洞口突然被猛力破开!沈烈飞身来到二人中间,眼中的火焰似乎要燃尽他所有的理智。

    “沈烈!”沈渔站起身来。

    而就在这时,墟源之内风云突变,命盘中的四股力量震荡起来,如四条苍龙般游走在墟源之内,绵延的山峦为之一震。

    “烈儿,你来了。”沈云致面不改色,似是早就猜到了。

    他脸上露出苍凉的笑,汇聚灵力将水行之力从元神中取出,游龙般的四股力量瞬间翻腾起来,席卷起狂风,呼啸着游走在洞中。

    在沈烈的一声怒吼中,沈云致元神之处被深深贯穿,鲜血涌出,而沈烈的表情却是惊恐万分。

    “你做什么!?”

    沈烈疯了似的抽出长剑,腾空向飞散的力量追去,却觅不到水行之力的一丝踪迹。

    “父亲!”沈渔忙扶住沈云致跌落的身子,却感觉到他的元神已碎裂,正渐渐消散。

    “渔儿……我早已察觉烈儿的意图,暗中命唐引去寻了……五洲就……交于你了……”

    沈云致气息断断续续,肉身也逐渐开始消散,沈烈这一剑,是致命的一击。

    此时沈烈寻找被放归五洲的水行之力未果,怒而返回。沈云致看着他道:

    “烈儿,不是你的,莫要强求……”

    话音未落,沈云致神形俱灭,消散在墟源之内。

    沈渔背对着沈烈,周身腾起烈火般的灵力,他是第一次,对同胞兄弟起了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