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 都市小说 > 新瓦岗 > 第六百七十四章:九省花刀将之威
    “这”

    单雄信瞪大双眼盯着宇文霸,这种歪理由让单雄信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不由撇头看了眼旁边的王伯当,王伯当也宽慰一笑,道:“那东方伯的手段二哥还不曾知晓,想当初在丹阳城一人独战伍云召与杜伏威两将也难分伯仲,前番幽州城外追杀罗家小王爷也是杀得那罗家小王爷几次差点丢了魂去,二哥不比为此战计较甚。”

    直到听王伯当这般科普一番后,单雄信也才是略微的好受了一些,本来这次到的四明山之后,邱福也好,秦琼也罢都已经有所作为,而唯有自己这个瓦岗八虎之首的存在还一直默不作声的没动静。

    是以,单雄信也才会有当即出阵迎战东方伯的一节来,只是没想那东方伯竟然这般的厉害,没有三十合自己就被打的差点落下马来。

    “多谢哥哥宽恕。”单雄信还是再次朝着宇文霸躬身一礼才在宇文霸的扶持下坐了下来。

    “单二哥便好生养伤,当前之事有我与军师和秦元帅以及众将许是无妨也。”宇文霸再次宽慰了单雄信一句,然后也离开回到两军阵前。

    此时,东方伯与伍云召已杀了有二十来合,两人战的难解难分,那东方伯似乎也是丝毫没有受到先前跟单雄信交手有力竭的样子。

    “老大王!”魏文通看的眼热,拍马到的杨林近前请令道:“请老大王准允末将出战。”

    杨林对于魏文通很是了解,一直都不太安分于自己潼关总兵之职,这样的机会想来也是不会原因错过的,当下也只得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魏文通拱手道谢后,随即勒转马头拍马而出,到的阵前离得正在交战的伍云召东方伯二人稍远一些的地方,叫起阵来:

    “尔等乱臣贼子竟然敢公然阻截吾皇之途,魏文通在此,谁来与吾一战!”魏文通熟读今史颇有儒将之风,若说尚师徒是大隋的第一儒将的话,那魏文通可以排在第二,是以,阵前的这番话出口也是极为的雅致。

    再加上此人形象衣着也颇有关二爷神采,再加上那一把青龙大刀昂然于马上河风吹拂着魏文通额下半尺长的黑须,极为的惹人眼球。

    “那将可是潼关守将否?”便是龙舟之上的皇帝也一眼认出了魏文通来,虽然说这次魏文通负责在岸上保护皇帝的周全,但是却也是没资格没机会见得皇帝一面的,是以,皇帝其实都还不知晓魏文通在自己身边。

    而以前,昌平王邱瑞曾给魏文通请过功,当初邱瑞是有要栽培魏文通的意思,所以好好的赞美了魏文通一番并将其容貌也皆告知了杨广的,杨广当时就让人描出了魏文通的模样来,所以,这段记忆杨广是颇深的。

    “禀陛下,那拿青龙大刀直将正是潼关总兵统帅魏文通。”左天成见皇帝问话后望向自己,于是赶紧的起身回禀:“魏将军当年曾随着昌平王东征西讨立下不少功绩,乃是我朝名将之一,在其镇守潼关这些年里,天下反贼四起却没有一支敢去招惹他来。”

    “嗯,好好”皇帝听得左天成之言当下也是连番说好,不过却突然兴致似是被什么触动,表情变得淡然起来,瞥了眼左天成道:“以后不可再提不相干之人。”

    左天成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如今的昌平王邱瑞已经是大信国的人了,而自己竟然在皇帝面前这般提及。

    左天成想到这里额头顿时就冒出一层的细密汗渍来,当下搬开椅子就要跪下请罪,却见杨广摆了摆手,示意左天成勿需这般礼仪,随即将目光望向魏文通颇为欣赏的点了点头。

    左天成暗暗的松了口气,又才小心翼翼的搬回椅子来放好,然后谨慎的将半截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魏文通,本将来战你!”窦建德麾下奔出一将,豁然是那孙安祖。

    “来将何人,通上名来!”魏文通勒马站定,远望着孙安祖,神色极为不屑,因为从孙安祖奔马的姿势魏文通就已经将孙安祖的手段给看出了个十之七八来。

    “吾乃是大夏国夏王麾下大将孙安祖是也!”窦建德可以被称长乐王,也可以直接换做夏王,而孙安祖的一生之中却一直都是叫窦建德为夏王,从未叫过长乐王。

    “倒曾听闻得你之名,却不知究竟手段如何也。”魏文通横刀立马,任由孙安祖奔马而来也没有催马迎敌的意思,大有以静制动的想法,不禁令所有人一阵议论声爆出。

    要知晓,一个奔马杀来的速度以及挟奔马之势会将原本平平无奇的一击也给变化的极为恐怖,所以,战阵之上,若是遇见奔马要么是避让要么就是同时奔马杀去,这样可以使双方的.asxs.接近。

    但是魏文通显然没有想要奔马的样子,就是岿然不动,大刀双手握住,双眼紧盯无限接近的孙安祖。

    “呔!”孙安祖见魏文通这般托大,心中也是怒火陡起,手中的长枪挥动间奔马已至,猛然一枪刺出,直往魏文通前胸肋下。

    因为都是穿着盔甲的,而盔甲都有护心镜,直接刺心脏部位作用不是很大,而肋下虽然也有甲胄阻挡但是却无似护心镜那般的钢硬乃是最理想的戳杀点。

    要是刺头颅的话,首先长枪的指向就会被拉长一下,还有就是头颅目标小对方也更容易躲避。

    “哼!”

    就在孙安祖认为自己这一枪就算不能伤到魏文通但是也可以将魏文通逼的手忙脚乱而自己占据优势时,陡见眼前光晕一现,然后觉得手中的枪似是轻了一颤,然后自己似乎也是刺中了魏文通的肋下,不过手感却觉有些许的怪异。

    当定睛看清楚时,却见自己长枪的枪头已经不见,此时戳在魏文通肋下甲胄上的末端是被削段了的半截枪杆头!

    而就在孙安祖看清这一切明白过来时,魏文通已经不再给他机会,手中青龙大刀早已抡回来一刀看在孙安祖脖颈之间,只见鲜血喷射之际,孙安祖身形也随之翻滚落下马去。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