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127章 骨族的疑惑
    花果山。

    此刻的花果山,已然是进入了静谧的夜。

    荒山凉石,风一吹而过,群峰之间都是响起呼嚎之声,在这寂冷的夜里,让人心中听的毛骨悚然。

    群峰的中心之地,有着一方湖泊,湖泊之上,交错的阵法纹路,将这湖泊中的气息,给封印的寸丝不出。

    而就在此刻…

    在这湖泊的正上方之地,有着十多道身影,从这虚无中慢慢显出了身形,一个个…皆是身披血红长袍。

    最为中间的那一人,也就是为首一人。

    他的长袍,与周围人的截然不同,那血金长袍,还有其上隐隐散发着光芒的纹路,都彰显着他与众不同的地位。

    这一人,便是…

    骨族之王。

    此刻,那隐没在血金长袍下的眼,泛着幽深的光芒,那是…愤怒之色!

    他的身后,几个骨族之人都是瑟瑟发抖,不敢有丝毫的言语,连动都是不敢动一下。

    因为…他们根本给不出一个理由来解释这一切。

    “人,去了哪。”

    骨王的声音,极为沙哑出口。

    这一声出,身后的这几人,更是一个个瞬间虚空双膝跪了下去,都是低着头,不知道怎么说,也不敢说。

    他们的确…

    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湖底下的人,就这么突然的消失了!

    “嗯?”

    见手下的这帮人没有一个回答,骨王更是大怒,一声冷‘嗯’,身上的威压顿时降临,这十多骨族,靠边站的几个修为低的,直接身形爆碎,化作了血雾消散。

    其余之人见到这一幕,猛的疯狂磕头:“王上恕罪,我等,我等…我等着实不知!”

    几乎是硬着头皮,这群人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可也就是这句话说出口的瞬间,他们的死期…也是随之到来,骨王彻底大怒,猛的一挥袖,威压瞬间降临在这些骨族之人的身上。

    砰砰砰!

    几乎就是在一瞬间,这些骨族之人都是瞬间爆碎,一个个连求饶的时间都是没有。

    杀这些手下,对于骨王而言,不费吹灰之力,也解不开他心头的怒火,风,将他遮住眼眸的长袍给吹下,露出了那颗骇人的白骨之首。

    骇人的红光,在这骷髅头的双眸中散发着,让人看得心中不禁一阵胆颤。

    骨王看着下方,看着那湖泊上的阵纹,眼中的怒火怎么都是遏制不住。

    在骨族之中,他与大祭祀之间的权利争斗越来越激烈,而花果山的守卫之事,乃是他这个骨王来安排的。

    现在这里出了问题,骨族大祭祀必定能够找到借口,重创骨王在骨族中的威望,一想到这里…

    骨王的心头便是怒火遏制不住的往上冒!

    手,咯吱作响。

    从那宽大的袖袍中传出,骨王一步踏出,身形直接出现在了湖泊的边缘,看着这方湖泊,心中不禁有着疑问之色。

    因为…

    单单是从这外表来看,这湖泊上的阵纹没有丝毫的波动,完全看不出有人冲撞封阵。

    并且,骨王可是亲眼看到骨族大祭祀在这封阵上布下了属于封天石之力,有那封天石之力存在,绝不可能…绝不可能毫无动静的离开这湖泊。

    可尽管骨王这样去想,他却是依旧在这湖泊下感受不到丝毫的气息,那个人……的的确确,消失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骨王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浓。

    这,也是骨族出现以来,他成为骨王以来,心中的第一个疑惑,怎么都解不开的疑惑!

    其实从洪荒伊始,他骨族…便是已然出现,只不过从来没有现世罢了。

    因为那个时候的骨族,只是恶魇一族的奴族,深入骨髓中的奴。

    当时的骨族,整个族群都是隐没在黑暗中,唯一的人物,便是为恶魇一族服务。

    故而,当恶魇一族现世、制霸洪荒的时候,骨族也是随之出现,继续为恶魇一族充当耳目爪牙。

    这一切都是进行的极为隐秘,根本没有人知道骨族和恶魇一族的真实关系。

    这也是当恶魇一族被灭的时候,骨族能够逃过一劫的原因所在。

    恶魇被灭,骨族便是悄无声息的跟随消失。

    对恶魇一族而言,鸿钧临世、那是一场灭族的灾难,是无妄之灾。

    可是对于骨族而言,那却是一场生机,一场足以改变一切的大造化。

    恶魇一族被灭,骨族便是彻底的得到了解放,骨族…将不再是受恶魇掌控的奴族,他们可以做自己的大事!

    从那个时候开始,从恶魇一族被全灭的那一刻开始,骨族…便是开始着手他们的秘密计划。

    复苏他们的先祖,其名、为‘枯’!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骨族开始在天地之间撒网。

    整个天地的局势变化,都是在骨族的密切关注之下,可以这样说…天地之间发生的一切,都是没有逃出骨族的眼。

    他们,也一直都是在暗中布局。

    骨王看着眼前的这湖泊,心中有着一股提心吊胆之意升起,若是其他事情,他还可以放下。

    可唯独…

    这湖底之下,镇压着何等存在?!

    那,是恶魇!

    对于骨族而言,恶魇是极为特殊的存在。

    因为恶魇一族,曾经…是他们的主人!

    骨王独自一人,站在这湖泊之畔,思忖良久之后,最后还是做了决定,他…断然是不能穿过这湖泊封印,进入湖泊之中。

    想要进入湖泊一探究竟,就必须与大祭祀一同进入,这样才可以绕过湖泊上的封天石之力。

    虽然骨王很不想去搭理那家伙,可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

    手,抬起一点。

    仅仅只是过了三息时间,在骨王的身边,有着一道虚空波纹出现,有着一人……同样是身披血金长袍,手中一根权杖、彰显了他骨族大祭祀的身份。

    “王上能者如此,何须召老朽前来。”

    刚一出现,骨族大祭祀一句阴阳怪气的话语,顿时让这骨王气结,不过这骨王也没什么好说。

    这一次的问题出现在他这里,只能同样冷声:“有劳大祭祀随本王一同下湖。”

    “王上之令,老朽自当遵从。”

    骨族大祭祀,一言一语,皆是透着傲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