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564章:猛虎与恶狼(下)
    老道士哼了一下鼻子,“如果蒙古人或者女真人将来真的有那么大的力量,那王爷如今削弱契丹人的计策,是不是也有潜在的隐患?

    将来若是降服了猛虎,却又来了群狼,对大宋不是同样没有任何好处?”

    杨怀仁道,“这一点我也不是没考虑过,不过目前来看,群狼还不够强大,而猛虎却依然强悍。

    只有削弱了猛虎,然后暗中资助群狼,我们大宋有了喘息发展不断壮大的时间,同样群狼也有了积聚力量的时间。

    用不了几年时间,猛虎越来越孱弱了,群狼却越来越强大,到时候不用我们做什么,群狼自然不会甘愿继续被猛虎压在身下,他们会主动找机会跳出来反抗。

    到时候,我们可以坐山观虎斗,虎狼相争,不仅仅是两败俱伤了,那时候我们大宋可以先收复燕云,断猛虎一臂。

    然后停止资助群狼,让残缺的猛虎和饥饿的群狼去斗到两败俱伤,我们便可以那北方大片土地划归大宋治下。”

    老道说道,“驱虎吞狼,驱狼伤虎,这计谋着实不错,只是看着不错的计划,实施起来应该没有那么容易吧?

    就算到了时候真的出现他们两败俱伤的情况,要把北方数不尽的游牧民族化为宋人,这一点也不现实啊。

    王爷还是太理想化了,塞外番夷,不可以宋人度之。就说交趾,交趾多年来行宋礼,学大宋的文化。

    这样的民族教化起来,也相对容易一些,只用二三十年,他们便可以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宋人。

    但塞外的野人便不同了,他们千百年来养成的野性,并不是一朝一夕的教化能轻易改变的。

    千万不要到了时候教化不行,反倒被其反噬。贫道看来,大宋只要能收复燕云之地,然后重新修葺长城,有了天堑的保护,中原百姓可报数百年无虞。”

    这一点杨怀仁也不得不感叹,不论老和尚还是老道士,对于“中国”的理解,还是太有局限性了。

    在他们心中,只有中原的土地才是汉人的地方,塞外也好,吐蕃、西域或者难免的中南半岛,都是蛮夷化外之地。

    这种地方在他们内心里是充满了嫌弃的情绪的,从来都没有把他当做汉人的地方。

    直到后来元朝不断开疆拓土到夸张的程度,他们才有了新的观念,当然,元朝时候不断的征伐,蒙古王朝实际具有控制权的土地也并没有那么夸张。

    老和尚的理解似乎有些不同,他说道,“王爷的意思,应该是想让中原王朝得到北方草原的控制权,从此一劳永逸,再也不用担心来自北方游牧的威胁。”

    杨怀仁道,“大师说出了我心中的第一个层次的想法。总管汉人的历史,从炎黄时代,中原的炎黄子孙就要面对来自北方野人的侵扰了。

    后来的汉唐虽然强大,也从来没有真正杜绝过来自北方的侵袭,从春秋时代开始,汉人就在北方不断的修筑长城。

    可长城只是一道墙而已,能阻挡了一时,却阻挡不了一世,当北方游牧强大的时候,长城也从来没起到应有的作用。”

    老和尚和老道士同时点头,老和尚问道,“那王爷更深层次的意思,又是想如何?”

    杨怀仁认真道,“难道二位大师就没想过,我们汉人也好,北方的游牧也好,其实追根溯源,都是来自一支。

    我们同样是黄皮肤黑头发的,虽然有民族之分,但在血缘上却没有根本的区别。

    如果将来大宋可以平定北方,通过先占领土地的方法,然后不断同化那些北方的游牧蛮夷。

    或许这个过程是艰难曲折的,但只要有人去做,不断的去做,谁又敢说不会出现民族的融合呢?

    回顾历史,汉人的血统真的那么重要吗?汉族也并不是单一血脉传承的民族,在历史的发展中,汉族同样在不断的同化融合其他的民族。

    看看西夏的例子,西夏的汉人并没有很强的血脉概念,他们和党项,以及其他西北的少数民族通婚,逐渐壮大了种群。

    现在这些汉人重新纳入大宋的管辖之下,不论宋朝的百姓还是朝廷,就是把他们当做和我们一样的汉人来看待的,谁敢说他们就是纯正的汉人血脉了?

    隋朝的皇族,还有唐朝的皇族,不同样是具有异族血统的吗?包括咱们大宋的皇帝,祖上也同样融入了异族的血液。

    连皇帝都是这样,百姓又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

    契丹人有千万之众,加上其他游牧民族,人数加在一起有更多,难道为了大宋北方边地安宁,要把这些人全部杀光吗?

    这才是不现实的,我们民族的道德观念也绝不允许这种灭绝人性的大屠杀的出现。

    回过头来再去想象原来的匈奴和突厥,他们早已经不见了,是真的被中原王朝征服屠杀了吗?

    答案是否定的,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为了躲避战争,向西远逃了。

    但更大的一部分人,逐渐融入了其他强大起来的游牧民族,同样也有不少人融进了我们汉族。

    历史的发展也证明,这就是历史发展的规律,以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也是这样。

    纷争和融合,其实就是民族发展的必经之路。我们汉人为什么传承到现在依然种群强大?

    除了自身的智慧和勤劳性格之外,包容,才是我们最强大的地方,不管是朋友还是敌人,都在历史长河中渐渐融入到了我们当中。

    我们也成为了同样的人,不再分彼此,也便没有了猛虎和恶狼,更没有了战争。”

    这是杨怀仁第一次把心中的想法表达出来,老和尚和老道士听呆了,好像被雷劈了一般,从两人的眼神看,他们都不知听着杨怀仁的一番长篇大论,已经神游到哪里去了。

    不管他们神游到远古还是未来,或许他们已经渐渐明白了杨怀仁所说的大道理,似乎以前一切的想法都不再那么重要了。

    他们的心中只有震撼,也瞬间感觉对杨怀仁这年轻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