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卷 第二十四节 五年计划,心潮澎湃
    “我的设想可能有些长远宏大,甚至可能不是一年两年能完成的,所以这可能是一个比较长的延续性过程,但就目前来说,我们本着先易后难的原则,还是应当先把当务之急解决了。”

    沙正阳的话让周远望和王云祥稍微放心了一些,高屋建瓴也好,立意高远也好,是好事,但首先你得解决生存问题。

    长河能源如何打开局面,这才是当务之急。

    只有这一步走稳了,你才能服众,就算是周远望和王云祥也不可能在毫无来由的情况下无条件支持你去搞一个在其他人眼中看起来有些虚无缥缈的规划。

    “阿克纠宾项目就是当务之急,拿下这个项目,也能证明我们长河能源集团出海战略第一步走对了,走稳了。”沙正阳顿了一顿,“我们和JP摩根方面商量过几次,依托JP摩根的资源和我们长河能源集团的实力,与德士古、阿莫科竞争并非没有胜算,但是仍然存在一些变数,所以我们希望能够进一步增强我们的胜算几率,……”

    “增加胜算?”王云祥沉吟道:“你觉得是需要中央出面么?”

    “不,高官,中央出面只会适得其反,事实上哈国政府对任何外来政府影响力都极为敏感,尤其是他们自诩也要西方市场经济靠拢,力求要按照西方市场经济规律来办事的情况下,我们是这么设想的,据我们了解哈国政府的油气资源虽然异常丰富,开采能力也还算过得去,但是在炼化能力上却是短板弱项,三大炼油厂设备落后老化,经营混乱,炼化能力薄弱,他们急需解决他们的炼化短板,以便确保他们国内的成品油供应。”

    在座的众人都听出来了沙正阳的言外之意,韦庆良忍不住问道:“你是说我们来帮助他们解决炼化短板?是帮他们新建炼厂还是帮助他们改造?”

    “韦书记,可能性有很多种,比如改造他们国内三大炼厂,奇姆肯特、巴甫洛达尔、阿克陶,几个炼厂问题都比较多,新建投入太大,那是最后选择,另外也可以采取并购换股的方式,……”沙正阳笑了笑。

    众人眼睛骤然一亮,“你是说收购奥尔斯克炼油厂然后与哈国政府进行交换?”

    “嗯,有这意思,与哈国国家石油公司进行交换,相比他们是很乐意见到原来俄罗斯的炼厂股份归属于他们哈国国家石油公司的,这不但能增强他们民族自豪感和凝聚力,同样也能从外部增加他们的炼化能力,甚至对阿克纠宾项目也是一件好事,奥尔斯克炼油厂的成品油日后便可直接进入哈国市场而不受影响了。”

    周远望和王云祥相视而笑,这一个奇思妙想的确很惊艳,但前提是奥尔斯克炼油厂要能被收购拿下才行。

    “由于俄罗斯国内经济持续不景气,以及奥尔斯克炼油厂和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方面的龃龉,奥尔斯克炼油厂股东的确有意出让奥尔斯克炼油厂股权,JP摩根在俄罗斯方面也有较为深厚的资源和关系,他们乐于在阿克纠宾项目和奥尔斯克炼油厂项目上都和我们合作,当然我个人认为这是以后的事情,但是我们在赢得哈国政府支持的问题上,可以采取签署约束性承诺的方式保证三到五年内帮助哈国政府在炼油能力上得到长足进展,比如采取改扩建,新建,并购等方式,……”

    大家总算明白过来了,原来沙正阳是用这种方式来获取哈国政府在这方面的支持,这的确很有新意。

    “当然,帮助哈国政府提升炼油能力并非免费,哈国政府也可以通过交换方式来实现,比如阿克纠宾项目剩余的百分之四十股权,又或者他们和中石油合作达成意向但是后又作废的乌津油田项目。”沙正阳补充道。

    “哦?”周远望和王云祥没想到还隐藏着一个乌津油田项目,大感兴趣,尤其是能让中石油吃瘪的项目,“乌津油田项目是什么情况?”

    沙正阳简单介绍了乌津油田项目的始末,“中石油之所以在这个项目上失败,据我们了解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配套管线成本问题,中央觉得过高,这需要和哈国政府协商,而哈国政府对中石油作为中国中央政府直属特大型国企可能也或多或少有些顾忌,另外可能也会中央政府对俄罗斯在这一区域的反应有忌惮的因素在里边,……”

    这就有些复杂了,听得周远望和王云祥都有些面色沉重,要涉及到这样一个复杂项目,长河能源能行么?中石油都没能搞定,长河能源如何来突破?

    “我觉得我们长河能源还是有一定优势的,第一与JP摩根合作,具有较好的基础,第二,我们长河能源是省属国企,相对来说性质没有中石油那么敏感,如果下一步我们能将长河能源或者长河石油上市,那么我们这层国企性质还可以进一步淡化,这对于在国外并购是有很重要意义的。”沙正阳一字一句道:“乌津油田储量和产能都值得试一试,一旦拿下,将极大的增强我们长河石油未来的发展后劲,我相信中央在这一块上也应该是支持的,中央应该看得到这对于增强中国能源安全的价值和意义。”

    王云祥忍不住道:“正阳,这样庞大一个项目群,涉及面如此之大,你觉得长河能源能拿得下来么?”

    “事在人为,省I长,而且我们也从没有想过把所有一切都一家独吞,那不现实。事实上在乌津油田项目上,我们也有一些其他考量,中石油对乌津油田项目耿耿于怀,其产能的确很可观,而且修复乌津油田需要时间,另外也还涉及到管线建设,尤其是要输入我们国内,这都无法回避中石油的存在,所以……”

    “所以你们打算把中石油也拉进来?”王云祥看了一眼尤万刚和钟广标。

    “省I长,初期和阿克纠宾项目肯定是我们独立完成,甚至第二阶段的奥尔斯克炼油厂项目,阿克纠宾到阿特劳和阿克陶的管线项目,我们也打算自己独立完成,但是涉及到乌津油田未来油气东输问题,这就太大了,加上新疆那边炼化产业都是中石油掌握,我们无法回避这一点,中央要介入,肯定中石油就跑不掉,与其被动接受,不如到时候大大方方邀请中石油入局,但作为交换,中石油肯定也要给我们一些回报。”

    在这个问题上,尤万刚、钟广标以及沙正阳早就商量过了。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中石油要想重新进入乌津油田项目,那肯定也要给予长河石油一些回报。

    比如在汉川这边的利益交换,又或者在未来长河能源将要在沿海地区布局炼化产业时,中石油应当要保证相对应的原油份额供应,这就是尤万刚、钟广标和沙正阳的态度。

    听完尤万刚的介绍,周远望和王云祥以及其他几位领导都觉得今天这一个汇报内容实在太丰富了,丰富得让他们都有些接受不了。

    这几乎是为未来五到十年的具体布局了,而不仅仅是宏观方面的方略了,是真正落实到具体措施上,一点一滴,都是有东西的干货的。

    “周书记,王省I长,各位领导,这的确示意系列的项目运作,可能会持续三到五年,甚至十年,涉及到的金额,现在都还难以估算,初步估计都可能涉及到数以百亿计,哪怕是分成多年来实施,也都很惊人了,所以这就需要我们站在一个更高的战略高度来考虑。”沙正阳索性挑明了。

    “未来中央的能源战略会日渐明晰,中石油中石化肯定会是主力军,但是我们长河能源可以充当先行者,甚至未来一样可以充当主力军,没准儿我们的表现还会比中央心目中的主力军表现更好,我想这也是我们长河能源追求的目标,同样也是我们汉川省委省政府站在更高站位上的一个体现,为中央的能源战略做的一份贡献,……”

    周远望和王云祥都微微动容。

    对于他们来说,长河能源要打造成为世界五百强企业,只是从汉川省层面来考虑的,汉川省需要一个世界五百强企业的门面来装点。

    但沙正阳却提出了一个更高也更诱人的可能性,那就是长河能源将代表汉川省参与到整个中央的能源大战略中去,并要发挥重要作用。

    这意味着汉川省委省政府的地位站位将更高,分量意义将更重!

    这份规划和构想不能不让周王二人为之心动。

    从汉川省角度来说,长河能源集团如此发展当然是可喜可贺的,而从中央角度来说,长河能源能先行一步,一样是值得赞许的。

    这是在汉川省委省政府领导下做出的成绩和贡献,充分说明了汉川省国企改革在汉川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结出了累累硕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