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996章 匆忙回庄
    此刻撩开帘子,浓郁的灰气冲进些许。

    虽然火速放下,但是这短暂的功夫,已经让她认出了这条路,正是通往琉璃庄的必经之路。

    “你这是什么意思?!”

    落红瑛眼神立刻凌厉起来,声音也没了往日的彬彬有礼。

    “你居然不知道,琉璃庄出事了?”

    落融安冷笑着飘过来一句话,让她的心情顿时跌入谷底。

    原本积压在心里的担心,在这一刻化成了浓烈的焦急。想到先前那封带了悲泣的家书,落红瑛心中一急,撩开帘子,匆匆飞奔了出去。

    丫鬟来不及阻止,只见帘子落地,人已经没了踪迹。

    “我还以为,她也是个冷血冷情的人,”落融安说着,目光看向丫鬟,“知道他们为什么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吗?”

    一句简单的话,丫鬟却听明白了里面的意思,慢慢摇了摇头。

    “因为他们情太多,顾虑太多。若是我,便不会顾及别人,既决定在一起,即使死,也不可能放过。”

    冷硬的话说出口,他的唇却绽放着耀眼的笑意,“所以最后赢的人只可能是我,因为我什么都不怕失去。”

    丫鬟哽了下嗓子,将想要说的话费力地咽了回去。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个道理她懂,可是这样的人会失去太多的东西。

    外面浓密的灰雾,仿佛要将人整个吞没。若非知道是白天,这般遮天蔽日的样子,还让人以为是黄昏的时候。

    凭借着记忆,摸索路线。落红瑛归家心切,直接选了山林小路。

    明明去年时,这里的山林茂密,她还曾经在这里练过剑法。结果如今山林枯槁,明明是春天生机盎然的季节,半点听不见虫鸣鸟叫。

    飞身拽过竹子的枝干,落红瑛刚要借力落地。

    “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多年的竹竿,居然就这么轻易的断裂。

    落红瑛狼狈落地,翻过竹子断开的节一看,原本绿色的表皮内,已经成了浓密的黑色。

    即使不用手碰,她也能够感觉到,汁液渗透出来,里面有挥散不去的妖气。

    “怎么这么严重……”

    这一刻,她不能不相信,琉璃庄出事的消息。

    将手里的东西一扔,落红瑛用最快的速度向山下掠去。

    白日下的琉璃庄,在浓雾里若隐若现,仿若变成了一幅泼墨画中隐秘的庄园。

    落红瑛在迷雾中,被绊住了脚,好不容易摸到家门的时候,门口看守的护院,皆是吓了一跳。

    少庄主在皇都的风\流韵\事,他们都有所耳闻。听说夫人去了书信,也没能将人叫回来。他们都以为这件事要书信来回很久,甚至夫人亲自去皇都,才能再见少庄主。

    谁曾想,如今少庄主不但回来了,还是自己回来的。

    “少……”不待他们开口,落红瑛已经恍若无人一般,匆匆跑了进去。看那架势,倒像是出了什么大事。

    他们虽跟墨红瑛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对这位少庄主的脾性,还是了解的清楚。临危不乱,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怎么今日,就慌成了这幅样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