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零五章 一力相保
    于公公生出了阵阵无力,尤其面对朝鲜王突然的强势之举,那尼姑没有半点恐惧紧张,反而比先前还镇定安然了不少。

    他知道,十之八九,尼姑所言是真,那么七皇子……

    亵渎强暴拘禁清修之人,仅仅这一点,就已经难挡悠悠众口……七皇子,平日里看着只是油滑,却没想到做事竟这般离谱龌龊?

    已错过了最好的自证和弥补,甚至是善后的时机,完了!而朝鲜王如此愠怒,显然是打算借着彻查,将文兰强行从这婚事里扯出来。

    哎,朝鲜王父女分明不合规矩,分明不给大周面子,分明在打脸皇上,可他们以受害者身份自居,皇上这边反成了始作俑者,哑巴吃黄连,这口气这个亏,不得不强咽下去……损失,更怕是难以猜估。

    到了此时,于公公反而也跟着镇定了下来。反正他已尽力,后续么,就看七皇子的运气和朝鲜王所求了……

    于公公也示意侍卫分了两路,一批跟去了清心庵,一拨跟去了郊外。皇上那里还没消息,自己别的做不了,至少要保证朝鲜王不会动什么手脚吧?若实在有什么不堪入目的,也得看看能不能给尽力兜一兜……

    朝鲜王冲向尼姑,怒气依旧未减。

    “你继续说下去!你放心,今日本王彻查,你所言只要属实,便由本王给你撑腰做主了!”

    尼姑再次开始说了起来,将她这段时日描述成了隐忍里带着悲惨,痛苦里全是无奈,委曲求全却又不得不屈服……更在小心翼翼中将某人“不经意间”描绘成了花言巧语,卑鄙肮脏的败类。

    抽泣悲恸的倾诉说得在场众人都暗自忿忿……

    尼姑正说的动容,突然话语一停,视线盯住了人群里一人。

    “三宝,三宝哥,七爷呢?七爷在何处?”尼姑伸手指向一人。

    众人齐刷刷的眼神跟着瞧去。

    三宝常年跟在朱常淇身边,不少人都认识他。

    此刻一瞧,那人群里偷摸着正伸了半个头出来的,可不正是三宝?

    众人哗然。

    显然尼姑说话的可信度再次增加,否则她一个姑子如何会认识三宝?而三宝又怎会在这儿探头探脑?

    朝鲜王一个眼神,他的亲卫便上前一把将人拖了出来。

    三宝在一脸懵的状态下,被扔到了人群中心。

    文兰蹲身,随后开始了冷笑。“还真是三宝啊!七爷的心腹三宝,倒是不错。你一人在这儿做什么?你家爷呢?该不是知道闯了祸跑了吧?还是去哪儿搬救兵了?”……

    三宝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

    他本在宫里伺候七爷,于公公的人来报,只说是出事了。有尼姑找上门堵住了文兰公主……

    他当时便吓得后背发凉,又是推搡又是冷水,总算把他的主子从烂醉间给弄醒了。

    哪知主子竟然醉透了,他不但挨了一巴掌,还被踹了一脚。

    最后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与几个内侍一道,总算是将人给弄醒了。

    然而主子双腿发软,精神萎靡,走不快,还想不明,口上还在说什么,那小尼姑是柔弱白兔,有什么能力上门,定是弄错了,要不就是听错了……

    直到又有于公公的人来传话,说皇上那里也送信过去了,还提到尼姑有孕,想要进门,正缠着文兰公主闹,于公公也已经去请御医了……

    朱常淇这才瞬间清醒。

    糟了!最近他的确冷落了尼姑。他有七八天没去山上了。也没找人送信送东西过去。尼姑该不会是以为他始乱终弃,所以打算玩个玉石俱焚吧?

    朱常淇直接吓得坐在了地上。脑子是清醒了,可他的气力还没恢复,他只能吩咐了三宝先去探一探。

    三宝跑到宫门,正是朝鲜王发飙之时。他瞧着不少人马冲出去,又见人群里三层外三层。他还不知状况究竟如何,想着先看个清楚。至少要弄明白,人群围拢的,是否真是那主子的小尼姑,是吧?

    哪知他才刚挤进人群,刚一冒头,就被小尼姑抓了个现行。他自然不知,他和朱常淇早就被盯住了。他刚一到宫门,文兰就收到了信号。他刚往人群里挤,小尼姑就接到了示意。

    就是要将他抓出来!

    “你们这是做什么!”三宝嚎了起来。“我是七爷的常随,你们胆敢随意凌辱我!放开!给我放开!”

    三宝被两个朝鲜卫兵扣住,正全力挣着。哪知突然间,双脚上便多了一双手。

    低头一瞧,尼姑已经抓住了他的腿脚。

    “三宝,三宝哥。”

    三宝一惊,下意识就跳了起来。

    “老子不认识你,你什么东西,就敢叫老子三宝。”尼姑没力气,被他一脚就踹了出去。

    “住手!好你个三宝,该不是想杀人灭口吧!给我抓紧了他。”文兰一抬下巴,俩卫兵膝头一顶,三宝便跪倒在地。

    “三宝哥,你怎么也翻脸不认人?我有孕了,你让我见见七爷。”

    “你胡说什么!谁认识你,你再敢叫我名字一声,老子就……”

    “就什么?三宝,你真要这么绝情?”尼姑猛一抬头,挂着眼泪的那张素颜叫三宝顿时一惊。“你再说不认识我,我就把你那点丑事抖出来了!”

    “我有什么……”三宝明显底气不足。

    “你真要我说?我可有证据在手!”尼姑一脸决绝。“我说出来的话,你可就里里外外都是死路一条了!你还敢说不识我?”

    三宝的口张了张,没敢说“不”。

    他知道尼姑在说什么。他不止一次与这尼姑滚过了。何人没有些私密?一旦说出来,就是板上钉钉。先前尼姑就是利用这个来拿捏他,让他总撺掇主子上山。

    她说的没错,一旦捅出来,那他就不但睡了主子的女人,还是背信弃主!朝鲜那里,皇帝那里不处置他,七皇子也不会放过他!

    而且……三宝顿时打了个冷颤。

    这尼姑有孕了?若再来什么混淆皇室血脉的丑闻……想想都可怕!他的主子,怎么还不来?

    三宝没有选择,伸头缩头都是一刀,那么只能……

    装死!

    他故意挣扎起身,还踩了身后朝鲜卫兵一脚。卫兵一膝盖顶上来,他身子一偏,“不小心”撞到了卫兵的刀柄上……

    晕了……

    “……”众人无语。

    只要不是个傻子,都看出尼姑与三宝是真相识。而且很熟络。否则这尼姑有什么本事能拿捏住三宝?三宝又何必装腔作势?

    “晕的真是时候!”朝鲜更怒了。“刁奴!大胆狗畜!来人,给本王弄醒了这狗货!”

    于公公又要上来劝,朝鲜王猛一回头。

    “本王说了,这是家务事!既然他是我准女婿的奴才,那么也就是我文兰的奴才,是本王半个奴才,你说本王想要找他问话合不合理?”

    于公公再次吃瘪……七皇子怎么还不来呢?

    三宝被扔去了一边,朝鲜卫兵不知从哪儿弄来了水正浇去三宝头上,那货忍住了。文兰一笑,从头上拔了一支簪子出去。

    卫兵会意,故意说从大夫那儿弄到了一套银针,这就给三宝戳醒。

    三宝的外衣被扒开。

    “兄弟,你忍忍,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既然不小心伤了你,自然会将你弄醒。不过这针头有点长,万一戳错了地方,伤到了您,落了残,您可担待了。”朝鲜兵故意那簪头到三宝腰眼轻轻触了一触。

    冰冷的触感叫三宝的眼皮跳了好几下。众人看在眼里,不少人掩嘴笑起。这装模作样,太假了。分明的心虚不敢对质啊!

    “来了!兄弟!”卫兵手一抬,冷风刚起,地上三宝便已“哎哟”一声,可那卫兵还是戳下去了。

    “啊——”三宝尖叫着弹起。

    “王上,治好了!”卫兵抱拳。

    “混账!”朝鲜王早等在了一边。

    “这可是我准女婿的常随,可得好好相待,给本王带去马车里好好问话。给本王问清楚了,究竟识不识那尼姑,如何认识的,既然碰上了劫匪,事后可报官了。劫匪有几人?他们有几人?可发生了打斗?是如何打败对方的?他们去那荒山野岭又是做什么?期间可有伤亡?府衙可有备案?全都问清楚了。

    三宝是吧?你说话可想仔细了,本王将找你主子对质,还要去郊外寻找目击证人的!你若说话牛头不对马嘴,就是死路一条!而且,看似尼姑还掌了你的把柄,你可得想好了。你究竟是要愚忠,还是要活命。”

    就这样,三宝被扭去了另一边问话,也引了不少人前往……

    十丈外的马车里,车夫轻轻敲窗。

    “主子,于公公找您帮忙呢。”

    李纯低低一笑。

    “都这么个模样了,朝鲜王冲冠一怒,于公公带着皇威都不好用,我去能做什么?去丢人现眼不成?不过既然他开了口,那你告诉他的人,我已经派人跟着那出去查探的两路人了,确保朝鲜方面不会做什么手脚。朝鲜那里势在必得,咱们也不好动手遮掩,否则矛盾就要激化了,还是全看皇上指示吧。”

    李纯面对这种事,一向不趟浑水。更何况这次,他站在了朝鲜一边。朱常淇,活该!……

    御医到了。

    把脉。

    御医脸色不好看。

    的确是喜脉,可如此状况下,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说。

    “脉象并不明显,本官无能,尚无法分辨。”御医给了于公公个眼神,后者会意。

    朝鲜王被文兰耳语了几句后,呵呵笑了起来。

    “很好!很好!好个无法分辨。既然无能,不如赶紧辞了官职。大周皇上养你这样的酒囊饭袋有用吗?诸位,不知在场可有懂医会把脉的,传令下去,谁能把出脉象,辨出尼姑可怀孕否,赏银百两。”

    重赏之下,勇夫立马就出现了。

    百两?足够养活全家老小几十年了。一下好几个大夫冒了头。

    三位大夫,一一探过了脉象。为了以示公平和真实,朝鲜王让他们一起开口。加上匆忙赶到的朝鲜大夫,四人异口同声:有孕,两个月。

    众目睽睽,先前无串通,自然不能造假,于是这一模一样的结果,再次引发了全场哗然。

    朱常淇在搀扶下终于到了。

    “一派胡言!”他一脸正派站到了朝鲜王跟前。“我压根不识这尼姑,也不知这尼姑什么来路,是不是被人收买了来栽赃我,大概是为了破坏大周与朝鲜的联姻,王上可千万不能被贱人左右。”

    朱常淇眼一斜,狠狠瞪向了尼姑。

    威胁意味十足。

    “王爷,我有孕了。不得已才来找公主,还有,我病了,我只想保住这个孩子。王爷,你不是说会接我入府吗?”

    “放肆!”朱常淇脸都黑了,刚要喝斥却被打断。

    “王爷您真这么绝情?你可知……”

    “你给我闭嘴!捉贼拿赃,你有证据吗?就凭你一张利嘴,你休想给本王泼脏水。本王不认,来人,给本王把这尼姑抓起来。”

    这一次,是朝鲜王挡在了尼姑身前。朝鲜兵围了一圈,将人护在了中间。

    尼姑顿时挺起了胸膛。

    “我有证据!公主,朝鲜王,是不是我只要说出来,你们就能为我医治,保我安全?”

    “一言既出,自然作数。”文兰应了。

    朝鲜王也点头:“你不用怕,本王既然当众应承要保下你,自会一力相护。你若怕被追究,怕被灭口,本王保你去朝鲜。”

    “好!七皇子,是您逼我的,您别怪我!”

    尼姑在嬷嬷搀扶下起身,面向了众人。

    “我有直接证据。我知道七皇子的后颈有三颗黑痣,后臀有一片胎记。他的左腿外侧更有一道疤,是真是假,把他脱了一看便知。可他是皇子,谁敢呢?

    但我还有个更简单的证据。我先前就说了,我病了,病得很重,看不起病,你们可知是何病?我得了暗病,是那种脏病!

    是他!是他朱常淇传染给我的!你们想知我所言真假,让在场这么多大夫去给他一看就知道了。我知道他常去青楼,肯定是在那里染上的。

    我一个尼姑,干净的身子被他拘在了山上,我怎会有脏病?两个多月的时间,是他把脏病传染给了我啊!”

    如平地一声雷,全场都炸了。

    “你胡说!”朱常淇要扑上来,可腿却一软,坐到了地上。

    朝鲜王怒气上来,向着朱常淇后襟扯去。别人不敢,他敢!

    三颗黑痣果然齐刷刷露了出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