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血祖降狂魔(1)
    陈南血还真不知望归来竟然是当年武王秦唐。

    望归来出江湖后,他和余北血还纳闷,这个修炼了血魔书的望归来到底是什么来头。暗中打听最终也无果。

    原来,竟是当年秦武王。

    而林屹,则是他孙子。

    难怪林屹要对付他们。

    林屹又道:“还有,当年我流落荒岛,碰到了凌千愁前辈。他的教诲让我终生受益。我答应过他,日后定找到所有血魔书毁了。现在,连血魔都复活了,我更不能放过了。现在,论你说了。”

    陈南血道:“如要复活血祖,必须在修炼‘血魔书’中的人里找到有血瞳魔影的人。这是复活血祖最……最关键的……我们兄弟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寻找。无论是令狐藏魂、还是凌孽,还是望归来、还是秦定方,还是别的修炼者,没有一个眼中有血瞳魔影。有一次无意碰到左朝阳。修炼过血魔功的人,我们一看便知。知道他修炼后,我们就暗中观察。一直跟他到了凤翔。后来我们终于确定,他有血瞳魔影。只是,他修炼尚浅,还未体现出来。后来,他在山中遭到一个老头暗算,结果正好一个女娃赶到,那老头就追女娃,我和北血就将他‘尸体’偷走。原来他还未彻底死。他的恢复力也超出常人,我和余北血就全力救治他……我们知道他武功很高,便先在他脑中放入三枚‘锁魂针’。一来干扰他记忆,二来可以更好控制他。结果他还未全忘了。他目眦欲裂,泣血喊叫着着娘,还喊着钰儿……叫的最多是,是哥哥,让哥哥救他……”

    听到这里,林屹震颤不已。

    弟弟在最无助的时候,喊哥哥,让救他。

    而他那时候,却自身难保啊。

    林屹也可以想象到,二怪为了控制弟弟,驯服弟弟,定用了许多残忍手段。

    陈南血为了死个痛快,他也不隐瞒,他继续道:“我们开始不敢放入太多锁魂针,怕他死了。所以也用了不少手段。还用两根精钢链穿在他身上,将他锁住……但是他仍狂暴不已。而且他也完全未忘记事情。后来,我们不得己,又在他脑中放下两根‘锁魂针’。他头痛欲裂,惨叫不断。我们将他绑在石床上,最后他挺过来了。适应了脑中五根锁魂针。我们第一次在人脑中放五根‘锁魂针’,一般人根本难承受……我们也真是佩服他。后来我们便能控制他了。这三年来,便加紧让他修炼血魔书。直到他眼中血瞳魔影越来越清晰,嗜血欲望也越来越强……”

    陈南血都讲完后,林屹也了解弟弟这三年所经历的一切了。

    林屹心痛不已。

    陈南血讲完,也如释重负长吁一口气。

    他盯着林屹,那只失去眼皮的眼珠更是快要掉下一般。

    陈南血道:“我素知南王一言九鼎,你答应过我,说了给我个痛快。现在我说了,给我个痛快吧!”

    林屹也盯着他。

    林屹的面色充满让人不寒而栗的怨念。

    就如戴着血魔怨念面一样。

    林屹又道:“你们只知道左朝阳是我兄弟,但是你们却不知,他与我根本不是普通患难与共的‘兄弟’,而是我亲弟弟!”

    陈南血闻之一震。

    他和余北血只知道左朝阳当年是林屹志同道合“好兄弟”。

    原来,竟然是林屹亲弟弟!

    林屹说罢,一掌拍在陈南血脑袋上。

    陈南血脑袋被了个拍了粉碎而亡。

    然后林屹将他掌上血迹脑浆在陈南血身上揩干净走出山洞。

    小童子和东门星几人还在山洞前候着呢。

    林屹道:“不用进去了,我给他一个痛快了。”

    ……

    一个时辰后,林屹他们出了昆仑。

    出山后,林屹对恶龙谷副谷主道:“我们还得继续追踪敌人,我就不回谷向蓝谷主道别了。请你转告蓝谷主,这次他鼎力相助,林屹非常感激。请蓝谷主多多保重!”

    恶龙谷副谷主便带着恶龙谷的人告辞而去。

    这次恶龙谷相助林屹,也死伤了不少人。

    林屹他们一行,来时三十人,现在也只剩下了十二人。

    除林屹和东门铁胡,还有白梅、小童子、东门星、荀洛、重伤的东门襄,还有五个东门家的人高手。

    东门襄被放到马车中。

    其余人骑马。

    夜色中,他们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回中原,还有漫长的路呢。

    行出一段,林屹回首眺望月色中的昆仑。

    第一次来昆仑,他获得重生。

    第二次来昆仑,他救了方青云,也初见冰棺中血魔。

    第三次来昆仑,他是为杀复活血魔。结果,他输给了血魔。血魔脱身而去了。

    林屹此刻心情五味杂陈。

    东门家的人也回首朝夜色中昆仑望了一眼,因为东门山和东门澄及二十名东门家的人,永远留在昆仑山了。

    ……

    几乎同一时间,距林屹他们五十里外,昆仑山西北数里一片废墟上伫立着一个人。

    他正是血魔。

    血魔解开包裹面孔的围巾,露出他的魔面。

    他仰起脸,以魔面对着昆仑之月。

    他的整张魔面也浸浴在银色月光中。也真不知他这张魔面下,到底是一副什么样的面孔。难道,这“魔面”就是他真实面孔吗?

    血魔拿出一个酒葫芦,然后将酒葫芦抛起。酒葫芦在空中反转两圈然后葫嘴朝下缓缓而坠。一股酒水也葫嘴中而出,似一条级细晶亮的瀑布而落。血魔张口嘴,那股酒水正好落入血魔口中。

    血魔大口喝着,喉结蠕动,发出着“咕嘟”声响。

    酣畅之极。

    直到酒葫芦中的酒最后一滴落入血魔之口,酒葫芦也落在废墟之中。

    血魔口中对月喃喃道:“人生代代无穷已,明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明月待何人?魔魂不灭百年心……”

    过了一会儿,两条身形朝废墟而来。

    明月下,这二人就如块行走“石块”。

    这二人来到近前。

    正是余北血和儿子余大仙。

    原来父子二人伪装脱逃后,便赶来这会面地。

    但是左朝阳和陈南血却未到,这二人对血魔来说都很重要,血魔就让余家父子二人去打探。

    余北血抓了一个恶龙谷的人逼问,大概掌握了些情况。

    余北血用激动声音对血魔道:“血祖,完了!都完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