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九零章 阴损至极
    武则天满心期待地拆开吴宁回奏,入眼便是一愣,特意把那孤零零的一张纸正反面都好好看了看。

    “就四个字?”

    “嘿!”武老太太登时不淡定了,“你个混蛋小子!与朕回旨,居然就写了四个字?”

    嗯,武则天心急了,这话不是想的,是说出来的。

    下面的群臣暗自无语,过了哈,怎么听怎么不像是责骂!

    而且,四个字......

    大伙儿虽看不见那四个字是什么,不过可以猜啊!

    进!一个字..

    退!一个字...

    进兵!两个字...

    退兵!两个字...

    可进可退?四个字...

    好吧,别猜了,什么都有可能,反正四个字他也玩不出花来。

    而武则天那边,也终于把注意力放在那四个字上面。

    “噗...”

    老太太第一时间笑出了声儿,“呵呵,真有你的。”

    笑声渐大,“哈!这也行?”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到了最后已然是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

    老太太在那儿高声叫好,吓的底下人一激灵。

    心说,什么情况啊?到底写了啥啊?

    “好好好!!”

    武则天依旧沉浸在狂喜之中。

    “不愧是穆子究,智计无双!!”

    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把那只写四字的纸张甩给狄仁杰。

    “阁老且看,此计如何!?”

    狄胖子一脸蛋疼地接过一看:“迁、民!恕、奴!”

    “迁民、恕奴....”

    狄胖子一下就定在那儿,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这....”

    “这”了半天,竟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而武则天那边也不等狄仁杰反应,龙颜大悦,已有定计。

    “就依子究之言吧!”

    “来人!!传朕旨意。”

    “告、黑齿常之、李多祚、魏元忠三部,整肃军部,择日回师!”

    “沿途所过藏部、藏城之民,尽数强迁回朝,落籍靺鞨、川黔两地。”

    “藏地农奴亦与善待,恕奴从良!!!”

    “......”

    “......”

    “......”

    “......”

    满朝文武一片默然,鸦雀无声。

    狄胖子此时终于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不由一声苦笑,不愧是吴老九,这绝户计出的,真是损到了极致。

    但是,怎么就那么漂亮呢!?

    这四个字,换了别人可能还得琢磨琢磨,可是以狄仁杰之能,一看便知吴宁是何用意。

    迁民,就是迁徙藏民入周。

    怎么说呢?这招儿不算阴损,但是好处多多。

    首先,吐蕃地广人稀。本来人就少,如果再让大周把人口都迁走了,那无疑是一种大大的削弱。

    其次,武则天纠结着不想撤兵,主要问题还是三路军打的太顺,攻的太远了。

    好不容易打进去那么深,来年再战,可能就冲不到现在的位置了。

    这才是造成两难之局的根本所在。

    可是,一但大周把这一片区域的人都迁走了,那从大周边境到周军现在这个位置,近千里的纵深,可就成了无人区了啊!

    城池皆空,部落皆亡。

    这个几乎是真空的环境,吐蕃不可能在一个冬天的时间里就添补回来。

    那就没有什么可惜不可惜的考虑了。

    因为就算现在撤回去,来年再进来的时候,这里还是无人区,不会有任何抵抗。

    狄胖子也是日了狗了,以往都是夷狄蛮邦劫掠中原城池,抢钱抢人,把中原汉人抢到他们那做奴隶。

    可是吴宁这个坏种,把这事儿给反过来了,成了中原汉人去夷狄抢钱抢人。

    他损不损啊!!

    你要说这些迁过来的藏民怎么安置?这要放在以前是个大问题,可是现在,他就不是问题啊!

    别忘了,东北和西南两大块处女地正愁没人去开垦呢,这些人正好扔到两地,直接投入生产。

    至于,后两个字“恕奴”......

    狄胖子心说,这两个字才是真正的阴损至极,给吐蕃遗害无穷啊!

    恕奴,顾名思义就是宽恕农奴。用时髦点的词叫:“解放农奴”。

    是不是觉得挺耳熟的?

    嗯,耳熟就对了!

    这里要细说一下,吐蕃,也就是后世的西藏地区的奴隶制,与中原汉人的奴制是两回事儿。

    汉人的奴制,准确地说,应该叫奴仆制,更倾向于契约雇佣关系。

    即使没达到后世的平等雇佣,但是奴仆有基本权利,相对来说人身得到了保障,起码不会把人不当人看。

    这使得汉人的奴仆虽说也是私有财产,可是在基本生存保证和人权上面,不至于太悲惨,这有别于原始的奴隶制度。

    而吐蕃的农奴制,则就是最原始的奴隶制度。而且,这种制度一直保持到了建国初期,我党解放西藏之前。

    他们农奴制就是拿人不当人,奴隶和贵族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生物,极尽所能的压榨,使得农奴与牲畜无异。

    可是,人终究是人,人是有思想,有自我意识的啊!

    你要是把“解放农奴”这样的观念在农奴之中生根发芽,那那些所谓的贵族,好日子也就到头儿了,吐蕃贵族将永无宁日。

    如果这个时候武则天再使点坏,都不用支持农奴解放什么的,她就招收农奴为兵,专打吐蕃贵族......

    呵呵,足够吐蕃喝一壶了。

    坏!

    真他娘的坏!!

    狄胖子心说,吴老九实在太坏了!这种绝户计,他也使得出来?

    不过,使的也确实漂亮!怎么以前就没人想得出来呢?怎么他就想得出来呢?

    狄仁杰感叹啊,如果早就这么干,可能吐蕃八百年前就特么成汉人的了。

    呵呵,这回还真不是吴老九多聪明想出这么个奇招来,实在是....

    实在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俯视历史,这个时代的所谓难题,也就不是什么难题了。

    ....

    ————————

    武则天...

    武则天的心情可谓是相当美丽。

    其实老太太也没想到,这么一个进退两难的难题,让穆子究四个字就给搞定了。

    心中欢喜之余......

    “是不是该赏点什么呢?”

    上官小婉一翻白眼,还赏?那家伙可谓是贪得无厌。口头馋是:我像死要钱的人吗?其实骨子里比谁都贪。

    “陛下,要不...赏些商行的红利也是不错的。”

    商行是穆子究自己弄出来的,给他点红利,也正合穆子究的想法。

    “红利?”

    武则天本来没往这方面去想,可是经上官婉儿这么一提醒,老太太却是想到了些别的。

    突兀发问:“对了,司马承祯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

    ,

    啦啦啦!

    我还在,活的挺好,腰很坚挺!还可以坚持坚持。

    继续暴肝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