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77章 借他一命
    城外,鬻拳的墓碑前。

    潘崇淡淡收回目光,举着的灯笼照在他苍老的面容上,依稀有灰暗的枯斑落在脸上,明明魅魅,显得更加苍枯朽几分,轻叹道:“当年我与他同朝为殿,如今我已位至一国太师,受两代帝王倚重,倚立三朝不倒;可是他却潦倒一生,守着一座城门,最后惨死!”

    “都因我之故……”

    老奴为他倒了一樽热酒,低声道:“太师,人死不能复生,您莫要伤心了。”

    潘崇接过温热的黄酒,看着荡漾的酒汁,目色一片深沉,将黄酒浇在鬻拳的坟头上:“说到底是我想借他性命一用,所以任他骂一骂也好,而且他骂的对……”

    “我有腿却无用。”

    潘崇似自言自语般轻抚自己的一双腿,如今天愈寒,他腿愈痛。

    “多年来,我每遇出行,必得君王赐座车马以示尊崇,却更加不良于行……确实对不起君王的厚待啊……”

    老奴握着酒壶的手不觉一紧,然后垂了垂目光,上前为太师弯膝按着双腿说道:“太师,故人已逝,当怜取眼前之人,令尹的丧礼,不能不去!”

    “嗯,你说的对,回吧!”

    潘崇拍了拍一双老寒腿,起身,搀扶着老奴的手,登上回城的马车中,望着城外此起彼伏连成一片的楚坟冢。

    “若敖、成、潘、周、李、司徒、鬻……”

    “一座兴起,一座荒废,兴衰转眼成败。”

    周氏,司徒氏,鬻氏……而接下来还会有谁?潘崇叹道:“我迟早有一天也会走进这里吧……”

    “太师……”

    老奴看着潘崇。

    “走吧!”

    潘崇缓缓收回目光,举目遥望大雾弥漫中灯火渐盛的层台宫阙:“这渚宫怕是因为鬻拳之死已经乱起来了吧。”

    “这一朝天子一朝臣。”

    老奴拿捏着分寸按着潘崇的双腿,幽幽说道:“乱也是自然,表面的平和,都只是百姓眼里看到的。”

    “嗯!”

    像是看不透的迷雾,罩在他的面容上,潘崇回看了一眼说话的老奴,紧紧握住他的手,苍老的声音透着对时间的冷漠:“既然要乱!”

    “就让它早点乱吧!”

    闻言,老奴迟疑道:“可是这次计划是否太暴力?殿下完全不知,会不会有意外……”

    被老奴怀疑,潘崇的表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目光反而更加犀利,声音发沉说道:“没有暴力鲜血的政治,在我楚国,根本不叫政治。任何权力的更迭,最终都会进入暴力的轮回,她想要和平过渡政权,可是和平从不会主动向人靠近……”

    “只有死亡才会。”

    ……

    深夜,回至府中。

    咸尹等在门上,一听到消息就赶紧上前:“外公,李府出大事了!”

    潘崇镇定地拍着他的手道:“慢点说,不要急。”

    “李老被驸马今日打折了一条手臂!”咸尹焦急地道。

    “嗯。”

    对于若敖子琰多折了李老一条手臂的惊闻,潘崇不以为然,看向他道:“就没有更大的消息吗?”

    “此事还不够大?”

    咸尹惊讶。

    “那没事了,李老是一个知好歹的,此事算不得大事,子琰这是在棒打出头鸟,李老一回城,他心思就动的太快,所以出格了。”潘崇看着他问道。

    “宫里难道就没有什么反应吗?”

    咸尹回过神来,“我等还没有进宫禀报此事……”

    “噢,那你改明进宫看看,你随我先去令尹府上!”

    “是!”

    咸尹不明所已,可是潘崇的话总让他心里突然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

    月上中天。

    一日接近尾声。

    各家终于可以告辞回府,每人都想用飞一般的速度逃离,却不得不压住离开的步子,再三向若敖子琰道别,保证明日还会再来,并婉拒他作为主人的相送。

    “驸马不用相送了,我等还会再来。”

    回到府中,忍了一天的李老终于被扶上他最爱的软榻之上,可是往日能让他安置心灵之所,今日无论怎样都无法让他松快。

    跪的太久,他的屁股,腿弯……身上没有一处可以挨上软塌,而他的手臂太痛,痛到他浑身上下都难以忘却这种痛。

    在午夜里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李老的那些年轻的滕妾们围在他身边,不敢相信地尖叫:“大人,他怎么敢这样对您?”

    李老脸色铁青地捂着已经痛到快没有知觉的右臂,咬牙说道:“他怎么不敢?”

    楚王时代,李老已经贵为一朝右尹。

    备受各方倚重。

    周旋在各大势力之间,如鱼得水。

    就算越椒当政,也从未如此粗暴地对待他过。

    他此生受到的最大惊吓,不过是颠簸于战火之中,受尽流离之苦,聪明如他,尚还没有吃到多大的苦头,可是今天若敖子琰一出手就直接废了他的右手……

    竖子!

    可恶!

    家中大夫颤抖地跪在他的榻边道:“大人,您的手臂……”

    “好不了是吗?”

    李老强忍着疼痛,咬牙问道。

    “是。”

    大夫点头。

    李老太老,就算复原,这疏松的骨质也不可能完好如初。

    李骊几个兄弟闻言痛哭:“父亲,父亲,都是我等无用……”

    除了哭泣,他这几个儿子确实半点用处都没有,老父亲受制于人,不敢救,老父亲手残废了,只会哭……

    李老双目喷火,瞪着四嫡子,确实无用,想到这里就恨不得一人一脚,把他们全部踹成残废,省的日后还要为他们收尸。

    最后却只能闷气道:“后日上朝对外就说,我的手臂是自己摔断的。”

    “可是其他大人都知道啊……”

    小儿子愣愣道。

    老大李骊立即拉住他的嘴:“是,父亲,儿子明白!那您先休息,儿子们先告退。”

    “滚!”

    驱赶着这群废物儿子,李老疼的满头大汗,左手死死弹压着上了木夹板的右臂,一脸横戾地望着反曲向外曲张的手臂,仿佛那是若敖子琰的背影,黑洞洞一片。

    看向管家:“县公从申地赶回来了吗?”

    管家迟疑了一瞬。

    这些时日家中起起落落,他早就忘了李老被越椒挟为人质时下的命令。

    果然这一迟疑,一个茶盏狠狠的掷来,一声大吼炸响在屋中:“我李氏只剩下你们这些废物了吗?”

    门外尚未走远的四子,在风中瑟瑟发抖……

    ……

    又一夜平静如水过去。

    只是这样平静的夜晚,又有多少人心在躁动?

    谁又可知?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