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909章 草木画卷
    李维儒温和地笑道,考核立刻开始。

    立刻涌上来数百个侍女,手中皆捧着一副还未展开的画卷。

    张昆瞥了数百个参加考核的丹师,也是心中暗暗惊叹,没想到伽蓝城中隐藏着这么多九级丹师。

    不过丹师虽多,最后能够完成考核突破到大丹师之境的人就不多了,可以说是百里挑一,别看这广场上聚集了这么多人,能笑道最后的人估计也就不过五指之数!

    看到众人疑惑的目光,执事解释道:“这个画卷乃是草木画卷,你们把精神力探入其中,画卷便会展开,并自行绘画出你们的草木之道,你们所掌握的草木造诣越深,那么画卷舒展的画轴便越长,每舒展一米,便代表你掌握了一万种草木,以十米为限,也就是掌握十万草木造诣者,通过第一关。如果没有异议,那便开始吧,限时一炷香。”

    草木造诣,顾名思义就是对这个世界上的灵草灵花等灵材的了解程度,完全知晓一种灵草的性质和用法才能算有了一分草木造诣,十万草木造诣就是大丹师的门槛,没有这么多草木知识作为储备,后面炼制丹药等等进阶操作就无从谈起了。

    那些丹师一听,纷纷把手放在草木画卷上,画卷果然自行伸展开来,如有人在上面描摹绘画,一株株水墨画成的花草跃然其上,栩栩如生,灵气氤氲,其上还沾染着潮湿的墨迹。

    莫仁早就已经知道这第一关考核的内容,对于自己的草木造诣十分自信,足以让现场所有人惊叹,说不定就连那稳压师傅一头的李维儒,也要后悔没有收自己为弟子。

    他潜心炼丹多年,这一次的大丹师考核,他便要以他一人之力,压得其他所有人抬不起头,让所有人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丹道天才!

    让他知道,跟我莫仁作对,是一个多大的错误!

    莫仁信心十足,手伸到面前的画卷上,画卷伸展开来,便有草木在其中疯狂生长,刹那间便是伸展到了五米之长,惹得那些观众发出一阵惊呼。

    便是旁观的那些家族和寺庙众人,不少眸中也流露出赞许之色。

    在场众人无不倒吸了一口凉气,一瞬间画卷就展开五米,证明莫仁所掌握的草木造诣乃是海量。

    “不愧是丹鬼大师的爱徒,草木造诣果然不凡。”

    “不知道这位施主有没有意愿加入我迦叶院,修习佛法,想必丹道可以更进一步。”

    “看这样子,恐怕便是五十米也是有希望的,没想到伽蓝城还藏着这样一个天才。”

    莫仁得意无比,把这些赞美之词尽收耳中,昨日里心中所积攒的郁郁之气尽去,莫仁忍不住睁开眼,看了一眼愣在原地的张昆,不由投过去了一个挑衅的眼神,虽然师傅不知道为什么禁止我再对他出手,不过也无所谓,那我就在丹道之上碾压他,粉碎他的丹道之心!

    张昆注意到了莫仁的挑衅,却懒得回应他,反而在愣愣地想着什么事情。

    “这位丹师,您还不开始吗?时间都快过去一半了。”手捧画卷的是一个标致动人,身材娇小的侍女,看到其他人画卷都已经延伸出几米长,而她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还是一动不动,心中暗暗着急。

    她在上场前,可是与旁边那些手捧画卷的姐妹们打了赌,赌得便是谁捧的画卷伸展得最长,而现在看来自己似乎输定了,眼前这个年轻丹师,迟迟不出手,想来是不懂多少草木造诣,害怕自己出丑。

    一想到这几日的零钱便都要输出去,这几日都不能去吃那灵桂制作的桂花糕,她就有些心痛。

    周围已经响起了几声轻蔑的嘲讽之声,对着张昆指指点点。

    “这小子不会是浑水摸鱼进来的吧,还不开始考核,难道是肚里空空,什么草木造诣都没有掌握?”有人嗤笑不已。

    “哈哈,看他这么年轻就知道了,他根本不知晓什么草木造诣,原本大丹师的考核秘密进行还可以糊弄过去,结果现在工会用这种画卷的形式考核,等于是将他们的炼丹造诣直观地表现在所有人的面前,这小子估计是怕丢脸吧!”

    嘲讽之声不绝于耳,台上也有不少丹师朝张昆投来了鄙夷的眼神,他们的画卷都已经展开了很长了,这个考核可是有时间限制的!

    张昆还在思索这画卷需要丹师输入精神力,可他精神海之中所蕴藏的秘密可不少,万一泄露出去,那么自己恐怕很难离开伽蓝城。

    不过瞥了一眼那燃烧近半的香,便也不再犹豫,只是暗暗警戒,一有什么意外便收手。

    而此时有几个丹师的画卷已经延展到了十米长,但是却没有人就此停手,不少丹师隐忍多年,便想要借此一鸣惊人。

    十米长只是进入大丹师之境的门槛罢了,不少天才人物都是能做更长的,这是一个炼丹师底蕴的体现,修士们在选择委托的炼丹师的时候也会选择那些草木造诣强大的丹师。

    娇小的侍女看到张昆总算出手了,不由地松了一口气,就算是输,起码也不能垫底吧,侍女鼓着脸想到。

    但是下一秒,她就差点吓得把画卷都给扔掉了。

    在张昆触碰画卷的那一刻,画卷就展开了十米之长,无数草木凭空出现,又仿若有数十人同时在这画卷上奋笔疾书,刹那间草木繁盛,墨迹鲜明。

    众人哗然,在台下吵成了一片,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我原来以为年轻人不过是来浑水摸鱼,没想到居然草木造诣如此之深,怕是不亚于丹鬼大师之徒。”

    “我看未必,那年轻人恐怕只不过是为了哗众取宠,凝聚精神力一起灌入,这样对精神损伤极大,你看他接下来势必力竭。”

    “我看也是这样,你以为哪冒出来的小子,都能跟丹鬼大师之徒比?”

    那些比赛的丹师也纷纷侧目,莫仁瞥了一眼,冷哼了一声道:“只会卖弄小聪明,不过堪堪达到了大丹师的门槛而已,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