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16、河己失音,官頭登可
    “如果下次还有机会的话,希望常务您还能来我们公司再次指导工作。”

    “李社长您太客气了,实际上应该是我向诸位学习才对。”

    “呵呵,那么,慢走。”

    “好,不必多送了,大家都回去工作吧。”

    站在公司门口,一群人恭送着那一排气势很足的车队渐渐驶远。

    林深时同样立于队伍中间,低着头用外人听不清楚的音量问:“您现在可以向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了吗?”

    “不就是那样?”安世权面不改色地拢了拢身上的西装。

    等到以李煐岷为首的公司高层们转身走回大楼里后,他才平静地转头看向林深时。

    “就像我当初看中你一样,那位现在也看上了你。”

    “理由呢?”

    “不是已经给你了吗?在这个贸易领域,子公司里面我们公司的成绩向来最好,那么把范围缩小到我们公司内部,挑中你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林深时闻言眯了眯眼睛,轻声说:“我以为比起跑腿的小卒,曺常务会更愿意挑几个能管事的人。”

    没想到,安世权听到这话却是笑了一声,他拍了拍林深时的肩膀,力道不轻不重。

    “是吗?但在我看来,比起我们这些糟老头子,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才是更合适的人选。常务她和我们没有共同语言,你以为如果她会缺少那种具有威慑力的管理人员吗?她真正缺的,是人才。目前在公司内部,中层干部以上,你是最年轻的一个,老实说,她会选你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林深时若有所思地皱起眉头,“那你就任由她从你手底下撬人?”

    “不然呢?”安世权慢条斯理的话音中终究透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无奈,“你没听到她刚刚的话吗?我们集团的会长,她的外公!一个人一辈子或许都得不到的晋升机会,她轻而易举就能拿到手里,这就是这世界最大的不公平。”

    不得不承认,通过今天这事,林深时还真是深刻认识到了地位高低所造成的差距。

    即便刚强如安世权这样的老头子,也只能选择默不作声,任由别人明目张胆地撬自己墙角。

    只不过,林深时心中还是有一些疑惑。

    “您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和那位曺常务达成了什么交易?我就是交易的‘商品’之一?”

    在问出这句话时,林深时的表现非常淡定,他静静地注视着他身前的这位老人,仿佛随便被决定命运的人不是他一样。

    安世权和他对视一眼,然后下意识想从怀里摸出一包烟,但手抬到一半还是停了下来。

    他想了想就说:“即便真有这么一桩‘交易’,那么这也不能称之为‘交易’,因为我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就像你现在,你也没有拒绝的余地。所以,还是不要多想了。”

    说完,安世权偏偏头,感受了一番公司门口的这阵微风,静立片刻后,他才默默地转身朝大楼内走去。

    “如果,我真的打算拒绝呢?”

    背后传来的那道年轻声音没有让安世权的脚步停下,他只是不吭声地抬起手,往上指了指,接着就头也不回地走了进去。

    站在他身后的林深时抬头看去,只见公司门口的上方挂着一段标语,用的是繁体中文。

    “河己失音,官頭登可”。

    这句话也许让大多数中国人来看也不解其意,不过在韩企混迹多年的林深时倒是在很多年前就知道了这句话的含义。

    这话的意思很简单,“如果不想干活的话,就辞职吧。”

    真是现实到无话可说。

    “呼……”

    留在原地的林深时盯着那段在风中鼓荡的标语又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缓缓做了个深呼吸,一边掏出手机查看消息,一边往公司里头走去。

    这时,他的目光突然留意到手机的短信箱里有好几条新消息。

    他点开一看,先是愣了愣,紧跟着神色变得微妙而古怪。

    ……

    令人神经绷紧的周末很快过去,两天后又是新的一周。

    偌大的Han Shin综贸总部大楼里,在少了那上百名实习员工后,一下子好像也变得空荡起来。

    平日里能经常听到的那些嘈杂而慌乱的稚嫩声音消失不见,走在公司里也不会时不时被某道莽莽撞撞的身影撞上。

    一时间,Han Shin综贸的员工们还都感到不太适应。

    “科长好!”

    “哎一古,部长早上好!”

    “早啊。”

    “你们好。”

    周五上午,大厅里的一群人正在相互问候,一道提着公文包的年轻身影冷不防通过旋转门走进来后,全场莫名就安静了下来。

    尽管没有偏头去看,林深时也能感受到四周似乎有不少人正在暗暗地观察自己。

    他并未去在意,一如既往地拿出员工证进闸,走到电梯前进行等待。

    “你真的是,年纪轻轻的,就那么视声名如粪土吗?”

    熟悉的声音从身边传来,林深时抬头注视着正在变化的电梯数字,懒得去理会梁恩彩的调侃。

    “这都快一周了,大家还在背地里议论这件事。虽然就是一个实习员工而已,但奉伽绮怎么说都是你的人,再加上之前那个都庆洙的事,这下,估计一年半载,公司里不会有人想要靠近你了。”

    “叮。”

    电梯门打开,周围等电梯的人却没一个人走过来,只有林深时和毫无忌讳的梁恩彩一同走了进去。

    等到按下三楼与四楼的电梯按钮后,林深时才头也不转地开口说:“真正的朋友有一两个就够了,太多了,也没时间来往。”

    梁恩彩挑了挑柳眉,“这么说,现在我们俩也算是真正的朋友了?”

    “不是。”

    “叮。”

    电梯门打开,林深时提着公文包直接往外走。

    “不过如果你再继续在公司的论坛上说些我的隐私问题,我和你就连表面朋友都不是了。”

    还站在电梯里的梁恩彩一愣,旋即一抹娇艳的笑意浮现在嘴边。

    她伸出手,拦下正在合拢的电梯门,竟然也跟了出去,三步并作两步地踩着高跟鞋,追上了男人的步伐,双手还背在身后,笑吟吟地瞅着他。

    “你今天不用去老安那里报到吗?”

    这下子,林深时总算诧异地扭头看了她一眼。

    “我原本以为你这种老古板肯定不经常上网,没想到你居然还知道我在公司论坛上维护你的事?”

    林深时停下脚步,无奈地一抿嘴,回头看向这女人,“如果你口中所说的‘维护’是指把那天我对你说出的实话删删改改,然后前头加个‘猜测’、‘推断’的字眼就丢到网上去,那么,我还真是谢谢你的‘维护’!”

    “怎么了?风向好歹是靠我才勉强扭转一点。”梁恩彩没好气地看着他,“你知道自己这么一闹,你在公司女职员内部的人气跌了多少名吗?”

    林深时少见地翻了翻白眼,没接话茬,继续往营业五组的办公区走去。

    “你可别忘了,年底的人事评估也包括了同事们的口碑评价,你要是不重视这个问题,迟早会吃亏的我跟你讲。”

    “行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看着办,你跟过来到底有什么事要说?”

    “你怎么知道我有事要对你说?”

    “你要是没话对我说,这些浪费时间的废话难道你不会留到下班以后再用LINE发给我吗?”

    梁恩彩忍不住眼神怪异地瞅瞅男人说这话时非常淡然的脸色,然后评价道:“虽然逻辑没错,但老实说,你这个样子真的没什么希望能找到女朋友。”

    “放心吧,这事还不用你操心。”

    “科长,这是昨天的那份联合销售文件。”

    来到办公区里,接过一名组员递过来的文件夹翻看了两下后,林深时也暂时没急着开始今天的工作。

    他转身看着抱手站在他身后的梁恩彩,皱眉问道:“所以,你到底有什么事?”

    梁恩彩抬手挠挠额角,咬着嘴唇犹豫了几秒,还是把话说出了口:“老安交代我跟你说,接下去一段时间,中东那边的事你就暂时别管了,他让你去报个什么广告培训班,提前做好准备。”

    “广告培训班?”

    “对……”

    林深时靠在一张办公桌边上,指头轻轻敲着桌面,目光注视着神情不太自然的梁恩彩。

    片刻后,他才开口说:“我还以为那位曺常务找我是想让我提供贸易方面的帮助,但现在看来……她的计划还真是奇怪啊。”

    “你想太多了,常务那边不也还没确定吗?广告,或者贸易,都有可能。老安是觉得你在贸易这一块已经十分熟悉了,所以才叫你做另一手准备。”

    林深时又沉默下来,盯着梁恩彩看了一会儿。

    最后,他终于挪开视线,低头翻开了刚才那份文件夹,一边拿起笔进行审阅,嘴里一边忽然说道:“大姐,你知道你这人最大的缺点是什么?”

    “嗯?”梁恩彩一怔。

    “那就是有时候你说谎,你的耳朵真的会变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