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579章 潜龙勿用
    接受了巫俊的治疗,邹海和妹妹邹瑶离开了西之林的办公室,直接去了医院。

    他本来是不想去的,因为这样显得对巫俊有点不信任,但家里人都伸着脖子等着呢,要是不拿个有效证明回去,大家可能都不怎么安心。

    这毕竟是绝症,从来没有人摆脱过的魔鬼。

    之前邹海每个星期能够续命一次,已经大大超出了心理预期,这次要彻底好了,又怎么能够不慎重一点?

    邹海的外婆一直在客厅里找着事情做,不时倒点开水、剥个桔子,心里很难平静。

    “你能不能停一会儿?”邹海外公皱起苍老的眉头,他心里本来就焦急,被老太婆这么一弄就更加心烦,“要不你去厨房做饭。”

    “我还要做什么饭?”老太婆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等下邹海回来了,中午我们全家去外面庆祝。”

    “那你别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

    ……

    老两口伴着小嘴,一旁邹海的父亲母亲也不好说什么。

    他们比两位老人心里更加急切,但这个时候除了强迫自己静下心来等候,又能做什么呢?

    叮咚——

    客厅的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大家对视一眼,心跳不约而同地快了起来。

    回来了!

    邹海母亲以最快速度奔向门口,打开门的一刹那,就看到手里拿着几张报告单的邹瑶。

    见她脸上激动的神色,邹海母亲一颗心瞬间就放了下来。

    成了!

    “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当然是好了!”

    “真的,赶快把报告单给我们看看!”

    一家人围在了一起,争抢着去看报告单,反而忽略了走在后面的邹海。

    这让他不由摇头,难道一份报告单比大活人还要重要?

    不过他也能理解大家的心情,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大师,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别人的身体情况。

    “我的乖孙,你总算是好了!”邹海外婆慈祥地拉着邹海的手,泪眼婆娑,“你这苦命也总算是到头了,这真是你上辈子积来的福气!”

    “外婆,这跟上辈子没什么关系,都是这辈子运气好。”

    “呵呵,说得也是。”

    这时其他人才看完报告,确定邹海的身体已经一切正常之后,都长长松了一口气。

    邹海外公正色说道:“没事就好了,也省得你外婆整天都在我耳朵边念,你是个苦命的娃。”

    “对,我整天都在念叨,”邹海外婆没好气地说道,“但我每天最多只念两遍,也不知道谁每天都要念个十遍八遍的。”

    “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天在心里都要念一百多遍!”

    “你连别人心里怎么想的都知道,那当年怎么没派你去当外交官?”

    邹海知道两人继续这么说下去,很快就又要扯到当年处对象的时候,便赶紧说道:“好了外公外婆,你们的心意我都知道,谢谢你们的关心。”

    “嗯,等会儿自己打电话给你舅舅他们,他们也在等着呢,”邹海外公说着从沙发站了起来,“你跟我出去一下,我有话单独对你说。”

    两人来到客厅外宽敞的阳台上,看着小区外面的翠绿风景,邹海外公却不开口说话。

    邹海默默的等着,他知道老人家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你现在身体好了,有没有打算复职?”

    邹海摇了摇头。

    这个问题他何止考虑过一千遍?

    按道理来说,身体好了,他的确可以选择复职,就算职位可能会比当初低一点,但这不算什么。

    家里有这么多助力,他自己的能力也是大家有目共睹,还有以前建立起来的关系网都还没有生疏。

    所以最多两年,他便能够恢复到当初的职位,甚至还能再高一点。

    但这样一来,就会有一些麻烦。

    他现在默默无闻,关注他的人自然很少,但一旦他复职,那关注的就不是几个人了,更不是普通人。

    他这病到底是怎么好的?

    在有心人的追查下,什么祖传秘方这种借口恐怕就不适用了,肯定会有人刨根问底,这将给巫俊带去很多麻烦。

    受了他的救命之恩,他现在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报答了,怎么能够再给他徒增烦恼?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最主要的是经过这两年的市井生活,他已经非常习惯,也非常喜欢这种闲散的日子了。

    最近又跟着大师修炼,说得玄妙一点,他已经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

    而且跟着大师,就算身在市井,也能为这个社会做出很多贡献,这和复职为官,也算是殊途同归。

    “外公,我没有打算复职。”

    邹海外公继续沉默了一会儿,这才淡淡说道:“你会这么选,我一点都不意外,就随你的心意吧。不过现在身体好了,就要好好珍惜,有用之身,自然要留到该用之时,不要再像之前那么孟浪了。”

    “知道了外公。”

    “另外,我本想让你带我去见那位大师一面,现在想想还是算了,”邹海外公继续说道,“出世之人,见了面也未必和我这个老头子有共同语言。不过为了感谢他救你一命,我打算送他个礼物。”

    一听外公要送礼,邹海不由抽了抽嘴角,他已经大概猜到外公要送什么东西了。

    果不其然,邹海外公说道:“你去准备笔墨纸砚。”

    邹海心里叹了一口气,外公果然是想送他字画。

    大师这个人其他都好,爱好和兴趣也算广泛,连雕刻都能玩得出神入化,可就是对书画这些东西不太感冒。

    这可能和他的学历……个人爱好有关,之前他也写过不少字,自认水平也可以,但大师从来都没有看上眼过。

    他外公的字,比起他写得还要不如,估计大师会非常嫌弃。

    邹海外公可不管那么多,东西准备好了之后,马上挥笔疾书,鸾翔凤翥,一幅狂草瞬间而成。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邹海外公看了一眼自己的书法,感觉非常不错。

    “送他这幅字,只是希望他能够心念华夏,”邹海外公淡淡说道,“如今看起来是太平盛世,但你也清楚,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安定过,暗流涌动。

    “当然也不是要他现在挺身而出,局势还没到那种程度,但希望在关键时刻,他能够承担一份炎黄子孙的责任。”

    “放心吧外公,”邹海说道,“大师为人和善,不是那种自私自利的人,局势真要恶化了,他必然会出手。”

    “嗯,这一点我相信。”

    邹海外公说着又换了一张纸,再次拿起一支更大号的狼毫,端庄无比地写了一幅楷书。

    “潜龙勿用。”

    放下笔后,邹海外公很满意地看了又看,这才颇有感慨地说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人心之险恶,犹胜洪水猛兽。”

    邹海赞同地点了点头。

    这些都是老生常谈的话,但真正能够领悟其中深意的,天下又有几人?

    “既然你决定要追随他,该出头的时候你就要出头,该分担的时候就要分担。虽然他救你一命,图的不是这个,但身为男儿,受人如此大的恩德,岂能无以为报?大不了再死一次,又有何妨?”

    “知道了外公。”

    邹海外公继续说道:“还有像董金江这样的商人,你也必须要有防备之心。

    “商人逐利。现在他们有求于人,自然心甘情愿,一旦真的没有了利用价值,反目成仇也就在旦夕之间。”

    “是。”

    “好了,就说到这里吧,等下你外婆又要说我啰嗦了,”邹海外公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出去吃饭,今天好好给你庆祝一下。”

    ……

    巫俊看着邹海送过来的两幅大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邹海这家人还真是一家人,爱好都这么相似,都喜欢送人字画,他也不知道这字写得好还是不好。

    “大师,我知道这四个字的意思,”魏东海这几天把手里的事情全部放下,时刻都跟在巫俊左右,“潜龙勿用,这意思是说不要任用那些隐藏得很深的人,这些人居心叵测,一旦找到机会,就要喧宾夺主。”

    说着他目光不善地看了看坐在一旁的董金江,说的就是你!

    邹海轻咳一声,这次没有和魏东海这个小学都没毕业的人计较,董金江这老头的确应该时刻有人敲打敲打。

    巫俊当然知道潜龙勿用不是这么解释的,同时也佩服邹海的外公,不愧是老领导,这字写得虽然不怎么出彩,倒是深谙为人处世之道。

    “这幅字写的又是什么?”

    魏东海伸头看了看,顿时嘎在当场。

    这是一幅狂草,他还真认不出来。

    一边的董金江淡然一笑,魏东海这家伙抓着机会就戳他脊梁骨,这几天他忍得很辛苦,有这个机会自然要奚落这个文盲一番。

    “连这个都不认识,你也好意思说你是集团公司的老板?但凡有一点学问的人,都知道这写的是什么。”

    魏东海面色一变,但无奈底气不足,只能咬牙忍了。

    巫俊看了又看,最后说道:“我也认不出来这写的什么。”

    董金江:“……呵呵,其实我也不认识,邹先生,这到底写的是什么?”

    魏东海:马屁精!

    邹海看了不由暗暗摇头,外公说得没错,董金江这人见风使舵,马屁拍得面不改色,的确要小心防范。

    倒是魏东海粗人一个,直言快语,什么事都要摆在脸上。

    董金江要是知道邹海这么想,肯定要大喊冤枉,我真的就是想拍个马屁,难道有错吗?

    “算了,写的什么不重要,老爷子盛情一片,就拿回去挂起来吧,”巫俊说道,“现在不认识不要紧,等时间长了,自然也就认识了。”

    董金江听了又是一怔,赶紧说道:“大师这句话看似普通,实则富有深意,暗指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啊!”

    巫俊:……你想多了。

    魏东海:马屁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