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457章:长安风云疾(下)
    叶空随手挽了个剑花,淡然笑道:“叶某今日能领教天竺的无上绝学,实乃一大幸事。”

    摩提耶罗合十道:“某家定不让檀越失望。”

    话音方落,他以欺身上前,两条手臂伸出好长,分别攻击叶空和王海。

    叶空和王海虽然刚才受了点伤,但这次有了防备,赶忙挥起兵器抵挡,摩提耶罗收回了手,抬腿就是一脚。

    他这一脚,足足把腿伸长丈许,一脚横扫王海和叶空二人,王海和叶空赶忙抽身后退,躲过了这一脚。

    摩提耶罗得理不让人,接连强攻,他的手脚可以伸长,王海和叶空几乎无法近身,当真是一寸长一寸强。

    王海和叶空虽然陷入被动,但二人到底是宗师高手,交手不久后,就慢慢习惯了摩提耶罗的武功,二人开始分散开,一左一右进攻,终于靠近了摩提耶罗。

    叶空一剑刺向摩提耶罗喉部,王海则以玉笛点摩提耶罗胸口膻中穴,这两位宗师合力攻击的一招,放眼天下,能躲过去的人几乎是凤毛麟角,然而摩提耶罗脚都没有移半步,只见他身子扭动,弯曲得好似一条蛇,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躲过了两人的一击,同时,双手分攻二人,将二人逼退,以防后招。

    王海和叶空心头暗自吃惊,这无上瑜伽密乘并不是只有手脚可以伸长,原来是全身的骨骼和肌肉都可以缩放自如,简直可怕。

    三人在院中恶战,然而却无任何兵器交碰之声,也没有呼喝之声,摩提耶罗的院落周围没有守卫,所以他们激斗了很久,都没有一个护院发现这里的异状,摩提耶罗没有叫人来帮忙,他的内心是高傲的,他想与这两位中原一等一的高手一较高下。

    很快,双方已激斗百招有余,依旧不分胜负,王海忽然横笛于嘴边,“啾啾啾”地吹奏起来。

    他的这支笛子乃极北万年寒冰中的玉石雕琢而成,是至寒之物,哪怕是夏天,将这笛子放入水盆之中,也能让水面结起冰花。

    而王海修炼的冰心诀也是极寒内功心法,他以冰心诀的极寒内功吹奏极寒的玉笛,寒气激荡,周围的空气瞬间温度骤降,整个院子里的花草树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凋零枯萎。

    摩提耶罗发现不对,想攻击王海,然而叶空持剑守在他身前,不让摩提耶罗打到王海。

    渐渐地,摩提耶罗感觉浑身寒冷无比,他只穿一件斜肩方单,几乎没有御寒效果,自然感觉冷,他只能将内力散发全身,抵御寒冷。

    忽然,空中一朵雪花飘落,极度的寒冷让空气中的水气凝结成雪花了,两朵,三朵,越来越多,只片刻功夫,整个院子里飘起了鹅毛大雪,摩提耶罗不得不分散大量的真气去御寒,但身子还是禁不住发抖,实在太冷了,他虽然一向自负,但这次来长安,也算长见识了,中原当真奇人多,能以一己之力凭空造雪,简直闻所未闻。

    呜咽的笛声终于引起了国师府护院的注意,院落外面传来许多护院的呼和声,很多人打着火把朝这边奔来。

    然而当他们到达院门口时,他们惊呆了,现在可是夏天啊,但国师居住的院子居然在下鹅毛大雪,白茫茫一片,这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镇恶王正好也在其中,他愣了片刻,看到摩提耶罗正在和两个高手激斗,顿时呼喝:“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保护大圣王!”

    “是!”所有护院齐声大叫,就准备冲进来,然而几个人刚进入院中,踏上雪地,便冻得浑身发抖,口中连连惊叫:“哇,好冷!好冷!”

    王海此刻已经停止吹笛,这片雪域,在白天能持续半个时辰,夜晚没有太阳,可以支撑两个时辰之久,此刻他和叶空再次与摩提耶罗激战起来。

    七八个最先冲进来的护院踩着白雪准备上前,王海抽身吹奏笛子,发出尖锐的声响,一道猛烈的寒气激射而出,直接将这几个人全部冻得瘫倒在地,两眼翻白,昏死过去,不消片刻,几个人身上就结冰了。

    “都不要进来!”摩提耶罗沉喝一声,让他们不要进来,外面的那些护院自然不敢进来了,没看到前面的那七八个人什么下场了吗,国师都让他们不要进去送死了,他们便安逸地躲在外面看吧,虽然只是隔了一个院门而已,但却仿佛隔了两重世界。

    看到摩提耶罗动作滞涩,院门口的镇恶王掏出怀里的一只瓷瓶,从里面倒出了一枚弹药,丢向摩提耶罗,同时大喝:“师兄,烈阳丹!”

    摩提耶罗倏然伸手,接住丹药,直接塞入口中吞下,以内力激化丹药,顿时一股暖流袭遍全身,再也不惧寒冷。

    不仅如此,他站在雪地中,光头以及没有衣物覆盖的肩膀处,热气蒸腾,冒着氤氲白气。

    王海和叶空都皱起了眉,然而他们也没办法,继续打。

    之前摩提耶罗因为身体寒冷,被王海和叶空占了上风,但现在,他又将局势扳平。

    这时,院外人群中传来呼喝声,人群散开,三个光头僧人挤到了近前,这三人差不多都是四十多岁,身材也差不多,脸上画满了奇怪的图腾,或许是刺青,他便是摩提耶罗的三个弟子,分别是:餐风,饮火,吞云,合称为三圣使。

    饮火望着满院皑皑白雪以及正在激斗的师父,大喝道:“快去帮师父!”

    镇恶王伸手拦住他们三人,道:“师兄说不让帮忙,他能解决。”

    其他护院也纷纷附和,三圣使无奈,只能在旁边观望。

    叶空和王海此刻心神有点乱,没想到这摩提耶罗如此厉害,他们二人合力居然也只是和对方打了个平手而已,现在旁边还有这么多人掠阵,他们感觉这次要凶多吉少了。

    高手过招,岂能分心,他们心中乱了,自然就被摩提耶罗占了上风。

    就在这时,空中忽然跃下一道黑色身影,这人行动快如闪电,落地之后便欺身攻向摩提耶罗,摩提耶罗避无可避,赶忙挥掌相迎。

    “啪”地一声巨响,强横的劲气激荡起满院的飞雪,整个院子仿若下雾,什么都看不见。

    待雪花散去,只见院中哪里还有人,只有摩提耶罗一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追!”餐风大喝一声,就要去追赶。

    “别追了!”摩提耶罗摆手说了声,走出院子,落在他身上的积雪也化成了水。

    镇恶王问道:“师兄,你没事吧?”

    “没事。”摩提耶罗淡然回答。

    吞云问道:“师父,最后出现的那个人是谁,似乎很厉害。”

    “若某家没有猜错……”摩提耶罗若有所思道,“那位应该便是明教教主日月明尊,他的大阴阳合气手果然非同凡响,某家差点就吃亏了。”

    饮火道:“那是他偷袭师父,若是正面交锋,他岂会是师父的对手!”

    “饮火师侄说的没错。”镇恶王也点头道,“师兄的武功,天下第一,南朝的这些武人,根本不值一提!”

    摩提耶罗冷冷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为师早就告诫过你们,你们犯戒了。”

    “师父恕罪!”

    “师弟知错!”

    饮火和镇恶王同时颔首。

    摩提耶罗道:“罚抄《楞伽经》梵文三十遍,楚文三十遍。”

    “是!”饮火和镇恶王一起点头。

    摩提耶罗又道:“餐风和吞云也一起受罚。”

    餐风和吞云二人表示很无辜,但他们没有任何不满之词,也跟着颔首:“是!”

    摩提耶罗又道:“镇恶师弟,今晚这些人,显然是为甄建而来,你可要将甄建藏好,若是弄丢了甄建,只怕你无法向大汗交代。”

    “师兄放心。”镇恶王自信满满道,“甄建早已身中剧毒,若是没有我给他解药,他连一天都活不了,况且,甄建被关在密室地牢,他们找不到的。”

    “那样最好!”摩提耶罗道,“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某家要继续冥想了。”说罢转身又返回院中,踩过积雪,返回房中。

    城南的一个荒院中,三个人呈三角站立,分别是王海,叶空,还有陆云。

    陆云望着王海和叶空二人,感叹道:“没想到啊,老夫有生之年还能看到王谷主和叶二庄主一起对敌。”

    叶空苦笑道:“陆教主就莫要开玩笑了,搭救之恩,没齿难忘。”

    陆云道:“这摩提耶罗可不是易于之辈,不知你们为何要去招惹他?”

    王海面无表情道:“救人。”

    陆云闻言微讶,问道:“何人能请的动你们二人出手相救?”

    叶空道:“此人你也见过,数年前君山英雄大会上,那个叫做甄建的少年。”

    “哦,是他呀……”陆云闻言摸了摸弯曲的唇须,道,“那少年让我印象深刻,年纪轻轻就武艺不凡……”

    叶空道:“他已入宗师境了。”

    陆云闻言道:“如此年轻便入宗师境,当真是奇才……不过这似乎也无法请得动你们二人出手吧。”

    王海冷冷道:“还有郭岩和柳风骨。”

    陆云的表情顿时变得很精彩,道:“这甄建何德何能,能让四大宗师出手相救?”

    叶空道:“陆教主非我族人,自然不知道甄建对我大楚来说何等重要,我们救他,乃是为国家大义。”

    “原来如此。”陆云大致明白了,缓缓点头,甄建的事迹,他多少听过一些。

    陆云问完了,轮到叶空问了:“陆教主怎么会在这里的。”

    陆云道:“在教内闲居无趣,出来走走,听闻长安繁华,便来了这里,没想到刚来第一晚,便听到有人在我屋顶走动,出来一看,竟是你们,觉得好奇,便跟过去瞧热闹了。”

    叶空苦笑道:“叫陆教主瞧笑话了,那摩提耶罗,确实厉害。”

    “他还不算什么。”陆云负手踱步道,“他的那三个弟子才厉害,那三个弟子练成了一门合击阵法,若是方才他们三个出手了,只怕你们凶多吉少。”

    叶空和王海闻言面露凛然之色,陆云在西域纵横多年,对天竺的事情比较清楚,陆云眼界之高,不在他们二人之下,既然陆云如此说,那足以说明,摩提耶罗的三个弟子确实厉害得可怕。

    叶空沉默了片刻,问道:“陆教主,此番我们救人,恐怕力有不逮,不知你可否伸出援手?”

    陆云挑眉道:“老夫又不是楚人,你们救你们的楚国英雄,与老夫何干?”

    叶空闻言无奈笑道:“既是如此,那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他说罢一抱拳,转身便走。

    王海连抱拳都省了,转身就走,二人飞身上了屋顶,跃入夜幕之中。

    他们回到天福客栈的时候,众人已经在房间内等候多时,他们刚进来,大家便急切问道:“打探得如何?”

    叶空道:“没找到甄建在哪,我们还跟摩提耶罗交手了。”

    众人一听,顿时心头一沉,郭岩问道:“摩提耶罗武艺如何?”

    叶空道:“我们二人也只能跟他打个平手而已,他已经将瑜伽密乘练到了无上之境,颇难对付。”

    “无上瑜伽密乘。”柳风骨闻言皱眉,脸色十分凝重,他江湖阅历丰富,自然听说过瑜伽密乘的名头。

    这时,叶秋道:“那二叔,王前辈,你们可有记下国师府的地形?”

    “记下了。”王海答道,“快取纸笔来。”

    柳叶青当即便取来纸笔,让他们绘制国师府的地形。

    待他们绘好地图,天已微亮,叶空和王海指着地图上的一片片区域,叙说着那些地方他们寻找过。

    柳风骨手按桌上地图,蹙眉缓缓道:“如此说来,你们连水井里都找过了,也没找到甄建,国师府就这么大,难道……有密室不成?”

    “极有可能。”王海点头,“我们搜查得极为仔细,不可能有遗漏。”

    “那就麻烦了。”叶空蹙眉道,“就算是白天去找,也不一定能找到。”

    一直沉默的柳忘情忽然道:“我忽然想起来了,王谷主说过,在皇宫的时候,大王子找铁勒大汗要甄建,说是要报仇,铁勒大汗让他去找镇恶王。”

    王海点头:“没错,是这样的。”

    柳忘情又问:“是昨天傍晚没错吧。”

    王海道:“约是傍晚,已经出晚霞了。”

    柳忘情道:“那大王子有没有去过国师府呢,若是昨日没去,或许今天会去。”

    众人闻言双眼一亮,叶空道:“我们可以跟着大王子进国师府,找到甄建!”

    柳风骨点头道:“嗯……这主意尚可,若是出现意外,还可以劫持大王子做人质,不过,若是事败,我们便很难脱身。”

    郭岩起身道:“我立刻让丐帮弟子去布置一下,准备脱身之路,各位,你们去盯着大王子的府邸,随时准备出动,他若是要去国师府,应该就在今早。”

    “好!分头行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