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八一章 真是一群无胆匪类
    很显然这一招最符合乡贤们此刻的心理……

    打是不能打的。

    但交也的确不愿意交。

    既然这样就玩宛转的,反正杨庆的确口口声声尊重民意,那么就让他看到民意,用民意来堵杨庆的嘴,不过这并不是主要目的,毕竟乡贤们也知道杨庆那厮阴险狡诈,肯定会另外想招数。

    但是……

    只要没打就好办!

    只要没打就不用担心杨庆会以叛乱之罪在广州大肆抄家。

    毕竟他也得要脸。

    所以乡贤们只要坚守这个底线就可以了,然后能拖多久拖多久,剩下的看其他各方的反应,尤其是广西那边特别是桂西的土司们。岑家那些土皇帝们可不会坐视,思恩,田州,镇安,泗城,岑家四大土司,手中都是有大量狼兵的,原本与咨议局的乡贤们互为依托,共同面对朝廷在南边的威胁。然而现在杨庆要柳州,事实上就是切断他们和桂林的联系,把他们隔离在一边,剩下肯定就是不断蚕食了。

    之前朝廷在南宁进行的土改已经让这些土司们心惊肉跳。

    果化州赵家生生被玩死。

    那些土改队员也不知道跟哪个不要脸的学的,一批批,一遍遍不停往那些山民家里跑。又是送衣服,又是送新种子,还教人家种田,有更不要脸的还勾引人家姑娘,向那些年轻小伙子宣传外面的花花世界。

    尤其是皇庄的好处。

    后者哪受到了啊!

    那些土改队员拿出的小镜子,怀表,各种罐头,棒棒糖等等,各种新鲜事物,无不向他们展现着外面世界的精彩。甚至还有土改完成的民兵向他们现身说法,带着他们一起讨论当初在地主压榨,当然,他们是在土司压榨下的悲惨生活。然后描述一下土改后的好日子,还有大明朝廷对土人一视同仁,只要入了皇庄就都是女皇的子民,不但享受同样待遇,甚至立功还能当官封爵。

    前提一片光明。

    但在土司统治下,他们能有什么啊,无法就是吃苦受穷,还得给土司卖命。

    来吧!

    外面广阔的世界在等你们。

    张开你们自由的翅膀,到外面的世界呼吸自由的空气,然后在他们的煽诱下,那些涉世未深的少男少女们纷纷心里长草。

    这是必然的结果。

    那些山民哪受得了这种煽诱啊!

    但土司不可能让他们走,他们都是土司的农奴,他们走了那土司还玩个屁啊!最终结果就是矛盾激化,土司成为那些试图追求自由的属民眼中的仇敌。

    结果果化土司赵国鼎,严惩一个试图逃往皇庄的属民时候,居然遭遇了狼兵的造反,可怜赵家从太祖洪武年间就归附,赵荣宗还跟着朝廷大军征交趾战死的,传到赵国鼎这儿居然被一群土改队员蛊惑的自己部下给砍死了。紧接着朝廷军队打着安民幌子跑去接管了果化州,把分地的口号一喊之后,那些狼兵立刻就忘了赵家几百年的恩泽,统统跑去做了皇庄的民兵,吓得归德黄家也赶紧自己主动交出了属地改土归流……

    兔死狐悲啊!

    岑家四大土司可是下一批!

    田州岑家早就已经开始备战,并且封锁道路,甚至连自己族人都严禁出境,就怕重蹈赵家覆辙,但他们这样做的法理依据,是他们属于靖江王的封地,旁边驻扎柳州的一万靖江藩精锐在牵制南宁的第十八军。

    如果柳州归朝廷,他们就是朝廷的菜了。

    他们会继续坐以待毙吗?

    未必吧?

    所以广东乡贤们需要做的只是拖延时间……

    呃,他们其实就是没胆而已。

    “真是一群无胆匪类!”

    锦衣卫广州站站长罗信站在自己的办公室窗口,鄙夷地看着外面游行的人群。

    他在广州身份是公开的。

    锦衣卫广州站在这座城市里是直接挂牌办公,实际上相当于朝廷在这里的联络机构,作为大明的桂藩,尽管是桂王封地自己统治,但朝廷在这里仍旧有不少机构。不仅仅是锦衣卫广州站,广州海关,总税务司驻广州主事,礼部外事司驻广州主事等多个机构都在广州挂牌办公。

    “这也就是当年南都青虫们游街的水平了!”

    他旁边的税务司主事笑着说。

    只不过这位主事明显是太监,实际上王承恩的总税务司,至今超过一半主要官员都是太监。

    他们都还算清廉。

    至少比绝大多数文官清廉。

    实际上说太监肯定就贪财是不合理的,他们又没后代可继承,他们贪财最后给谁?这一点上他们和文官有本质区别,文官贪财的目的很明确就是给子孙后代一个家业,太监最多收几个养子,但他们肯定没兴趣冒杀头危险给这些养子造福。太监贪财尤其是明朝太监贪财,准确说是给皇帝贪的,以魏忠贤的贪财为例,最后说白了他是替天启捞钱,替天启以贪财方式保证开销。但现在没有皇帝需要他们贪财来解决花钱问题,相反他们还被纳入锦衣卫南衙,受锦衣卫内部纪律控制,同样也由锦衣卫内部解决他们的养老。

    那他们贪财的动力就大幅下降了。

    最多也就是个人享受。

    但他们吃点喝点好个奢侈品真和那些为子孙后代不择手段,拼命也要捞钱的文官不是一个级别。

    至少他们害怕惩罚。

    但文官的对惩罚的害怕,首先得建立在这种害怕超越他们为子孙后代攒家业的渴望基础上,否则他们终究还是会以身犯险的。如果贪财仅仅是死,而不会牵连家人,那么太监会害怕,那些文官却不会害怕,如果自己一死能换子孙后代的家财万贯,恐怕一多半文官会尝试冒险的。

    所以杨庆喜欢抄家不是没道理的。

    抄家让更多文官害怕。

    而眼前的游行场面,的确就像这个太监所说,也就是当年青虫们游街的水平了,实际上里面绝大多数也真得都是青虫。

    乡贤们还能发动谁?

    无非就是各地书院的学生而已。

    总共大概有五六千人,一个个懒洋洋地喊着口号,扛着旗子和原本应该张开的横幅,在外面同样用水泥和石板铺的街道上乱糟糟走着。两旁那些小商贩们指指点点,看上去一副很欢乐的样子,但那些忙碌的工人却无暇关心,尤其是那些瘦骨嶙峋的童工们依旧在拉着沉重的车子。乞丐们追赶着游行队伍,不断伸出手向他们乞讨,偶尔有巡警拎着藤条过来一顿抽打。甚至街边还有各色的外国人在好奇的看着,广州的外国人数量远比南都要多,毕竟北方各关只允许外国人居住在划定范围,到南都的只是外交使节,但广州城是允许外国商人在这里居住的。

    就连黑奴都有。

    这支明显组织力堪忧的游行队伍就那么乱糟糟走着,在已经初秋的广州炎热中,不时发出几声有气无力的口号。

    而他们尽头的另一场戏也准备好开演了,一身朝服的桂王站在自己的王府门前,广东咨议局的乡贤们站在他两旁。接下来游行队伍将走到他们面前,正式代表广东人民,向桂王递交请愿书,坚决反对桂王抛弃高州和罗定两府人民。并且要求此事由广东咨议局投票表决,只有广东咨议局才能代表广东人民做出此类决定,桂王哪怕是广东之主,也必须遵从广东人民的意愿……

    总之剧本这么写的。

    “这演的也实在太烂了,好歹搞得像样些,哪怕就是雇几个戏子演得像一些,哪怕就是花点钱,花不了几个钱,这也太对不起观众了!”

    罗信不满的说。

    他此刻表情恍如看了一场乡村二人转的王家卫般。

    “这里就是意思一下而已!”

    那太监说道。

    “这里就是走个过场,真正的大戏得去南都演,在这里演什么用都没有,在这里有谁看?那些挣命过日子的工人?那些连他们做什么都不知道的鬼佬?还是本来就是他们一伙的乡贤们?去南都的请愿团,才是他们真正演戏的,护国公真是神机妙算,这些无胆匪类真得就这点本事了。”

    他紧接着冷笑道。

    这里的确不是主要表演场,就是走个过场而已。

    这里又没有观众。

    接下来赴南都敲登闻鼓的请愿团才是主力,他们会让女皇陛下和天下人都看到广东人民的意愿,而同样喜欢看杨庆出丑的江浙士绅也会用他们控制的报纸,来推波助澜渲染这场风波。

    但是……

    他们不知道杨庆就等他们上钩。

    “好戏开始了,他们喜欢玩,那就好好玩吧!”

    罗信阴险地说道。

    他手中拿着的报纸上,整个版面几乎都是桂王要将高州和罗定二府献给女皇的决定,甚至还有对此进行的深刻分析,包括接下来朝廷将收回桂藩的推测。而类似内容正在广州几乎所有报纸上渲染,理论上这是眼前这场游行的导火索,正是因为桂王这个突然的决定,导致了广州有识之士群情激愤,并以游行方式向桂王的不负责任提出抗议。

    然而乡贤们并不知道,杨庆同样在等待他们引燃导火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