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百章 帝碑之秘
    青龙受充沛灵气的影响,第一个要突破洞天境,很快就引起天地法则的注意,雷霆滚滚而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方雷与清音同时感受到,距离他们十几万里之外也正发生着同样的事情,有人也要突破洞天境了。

    方雷仰天长叹。

    他的两次无意之举动,也许将要改变整个人界今后的生态走向。

    清音叹息:“真不知道你这么做是好事还是坏事?”

    方雷:“此话怎讲?”

    清音道:“人界今天发生的变化,使得它不再是那个被仙魔佛踩在脚底的没落世界。有了足够与仙域抗衡的力量,你觉得还会像从前那般太平无忧吗?”

    方雷沉默,心知她说的在理。

    可是但凡有一线机会,他都不想让别人骑在自己的脖子上颐指气使,哪怕为此去流血、去战斗,也希望人界有志之士跟他一样。

    轰隆隆的雷霆持续了小半日即告结束,相比仙域还是有些差别,但是强度超过人界以往任何一次。

    青龙顺利凝聚洞天,成为人界第一个跨入神境的仙人。

    境界稍加稳固,青龙前来拜谢,对方雷首次生出死心塌地追随的意愿。

    银月、元琳、青阳公主、齐馨儿齐来道贺。

    方雷再一次大方的送出灵丹,鼓励他们尽快冲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凝聚北元宗最强力量。

    而这个时候,有一位不速之客前来造访。

    “这只骚狐狸,没事儿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呢,一准是要来打你的主意。”

    银月气呼呼的说。

    方雷失笑:“你与她是不是上辈子有仇,怎么见面就要掐呢?”

    银月道:“没错,就是有仇,而且还是大仇。”

    方雷看她的表情摇头微笑,迈步向元浮宫走去。

    九尾狐王当年曾帮助过方雷,虽然是有她自己的目的,但是这份善缘他还是不会忘记的。

    “真是稀客啊!狐王怎么会想到来我这小庙了?”方雷笑语。

    狐王美丽的容颜依旧没有任何变化,闻言嫣然一笑,道:“方兄今非昔比,小妹月前就听闻你的大名,只是听说远行才等到现在,今日特来拜访。”

    银月在一旁挖苦:“无利不起早!“

    狐王斜她一眼,神色不变,也不反驳。

    方雷哈哈一笑,客套了两句大家落座,这才询问狐王来意。

    狐王道:“方兄恕我直言,北石城今日这番变化是您制造出来的吧。”

    方雷没有隐瞒,点头承认。

    狐王聪慧双眼在他脸上一打转,神神秘秘的说道:“那么……你可听说过帝碑?”

    “帝碑?”

    方雷一愣:“狐王这话什么意思?”

    狐王察言观色,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道:“看来方兄已经知道帝碑的事了。”

    方雷点头:“没错,我的确听说过。”

    狐王道:“据小妹所知,人界之所以灵气干涸,就是因为很多年前被人用大法力禁锢造成的。既然方兄有能力改变这方天地,那一定是拥有了释放灵气的法门了。”

    方雷又点点头,静待下文。

    狐王却叹了口气,道:“小妹知道方兄是好意,想要造福人界,可是这样一来怕是要有大祸降临了。”

    “嗯,什么样的大祸?”

    方雷神情一凛,又想起清音之前的提醒,也是类似的意思。

    “人界之所以太平了这么多年,就是因为其灵气干涸濒临死地,修士苦修却不能向高阶突破。现在规则改变了,接下来的岁月里势必会有太多的神境甚至真仙诞生,整个人界的实力将突飞猛进,有望追赶仙界。而这,正是一些人所不愿看到的。方兄可听明白了?”

    方雷道:“实力提升,将不再任人宰割,难道这不好吗?”

    狐王道:“好是好,但是战祸必生,人界将生灵涂炭。”

    方雷脸一沉,道:“狐王这是在提醒在下,还是在警告?”

    狐王摇头:“是提醒,也含有警告的意思。”

    方雷盯着她的双眼直视,却发现丝毫没有慌乱或者遮掩的意思,忽然叹了口气,道:“你说的我都明白。”

    这下轮到狐王发愣了:“那为什么?”

    方雷道:“狐王来自哪里,仙界,魔界,抑或是其他世界?”

    狐王失笑,道:“这不重要,只要方兄知道小妹没有恶意就成。”

    方雷点头:“这我能看出来,单凭狐王驻守人界这么多年,您的功劳日月可鉴。”

    狐王起身施了一礼,笑道:“方兄褒奖,小妹受宠若惊。”

    银月又忍不住嘲讽道:“受宠若惊,那就留在方兄身边吧,从此可以朝夕相处。”

    方雷扭头看她一眼,想笑笑不出来,真心无语。

    狐王这次却不客气了,道:“只要方兄点头,留下就留下,关你这小妖精什么事儿。”

    银月叫道:“当然关我的事,我可不想跟你在一个屋檐下共处。”

    “那你走啊,也没人拦你……”

    银月一下从椅子上跳起,叫道:“做你的清秋大梦,我走了,好给你留位置是不是?想的美,姑娘在这里待定了……”

    清音几人都是忍不住大笑起来。

    闲聊了一会儿,方雷指挥元琳、青龙、青阳公主和齐馨儿四人去安排因灵气变化北元宗将要面对的问题,这才详细询问狐王关于帝碑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说人界也有帝碑,那么埋藏在什么地方?”

    狐王摇头:“帝碑是当年仙帝所留,为的有朝一日能恢复他昔日的光芒,重要性可想而知。所以,不只人界就是仙魔两界都没有人知道其下落,而且帝碑常年隐于虚空之中飘浮不定,无迹可寻的。倒是方兄你,莫非寻到了蛛丝马迹,抑或已经……”

    帝碑事关重大,方雷是绝对不能向任何人透露的,当然也不可能告诉这个只有几面之缘的九尾灵狐,闻言郑重回道:“没有,我与清音道友是在仙域获知有关帝碑之事的。至于北石城,是我在瑶光修炼的一种阵法,禁锢仙域灵脉为我所用的小手段。”

    狐王将信将疑点点头,道:“那就好。帝碑之事一旦被人传扬出去,影响巨大,而且会召来杀身之祸,方兄万万要小心。”

    这就是在提醒了,方雷连忙道谢。

    狐王并没有久留,只待了小半日就辞别众人走了。

    银月看她走远,这才道:“这个骚狐狸,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搞什么玄虚?”

    方雷很奇怪,就问:“你们两个到底有什么仇怨,能说出来听听吗?”

    银月道:“其实也没什么了,是祖上结下的怨隙,没法化解的。”

    “令祖上也是此界中人?”方雷问。

    银月道:“是的,而且当年还赫赫有名的,与骚狐狸的祖上同属一位大能麾下。至于怎么结的仇怨,没人说的清楚,反正两家向来不和。”

    方雷哦道:“狐王的祖上也是人界大能。”

    银月嗯了一声。

    方雷在元浮山一共待了七天。

    这七天内,先后相助元琳、青阳公主、齐馨儿突破洞天境。

    天地间充沛的灵气,再加上他现在的修为境界,帮助她们简直易如反掌,元浮山接连几天处在雷霆电光之下,响彻四方。

    到了第八天上,忽然从大魏传来一道急讯,方雷不得不马上飞了过去,这里还是拜托给了清音坐镇大局。

    清音也是无语,无奈接下这个看似没什么意义的大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