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906章 相逢(336)生命是永远无法轻易抛弃的珍宝
    苏也与奶牛是心意相通的,奶牛呼噜个什么劲儿,她是最清楚不过了。当下,苏也用脚碰碰奶牛,道:“你别怪他,杆儿强他……”

    “他怎样?”奶牛大饼脸上的白眼翻到了天上:“虽然他召唤根脉需要借地气的滋养,这才去了楼下,但是这么长的时间!需要吗?他一个几百年的树精,用得着接这么长时间的地气吗?有这功夫,地气都让他抽干了!”

    苏也还要再解释什么,却见杆儿强霍的从底下蹿了上来,一条粗如小树的根脉从手中甩了出去,正冲着奶牛的大脸鞭了去!

    “杆儿强,这是做什么?外敌当前,我们要先内斗起来吗?”苏也大喝一声,一脚把奶牛踢到了一边。

    眼看根脉要抽到苏也身上,杆儿强手一缩,根脉就此凭空消失不见。虽然四下里黑暗,但杆儿强阴沉的脸色,竟似乎比这夜还要黑。他也不说话,眼神在苏也脸上滑过,仍旧留在奶牛身上,狠狠剜了这胖猫一眼,才弹身而上,奔着那条发狂的墨龙去了。

    “他这是怎么了?吃炮药了?”奶牛从苏也身后露出头来,仍旧不满道:“难道我说错了吗?”

    奶牛知道苏也一定会给自己解释的,因此它嘟囔了一句,便等着苏也的话了。可是等了半晌,苏也那里竟然是一言不发。

    奶牛这才真正觉出了些异样。它疑惑地抬起头,看着苏也,迟疑道:“小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苏也也站在一条根脉盘曲而成的小小平台之上,随着杆儿强与墨龙的争斗,这条根脉也自起起伏伏,站立在其上的苏也跟着晃动,之上脸上神色却好像被冰凝了似的,毫无波澜。可是她那一双盯着杆儿强的眼睛,却分明要滴出泪来。

    但苏也怎么会为了杆儿强哭泣呢?

    奶牛瞧的出来,苏也的眼神木木的,像是看着杆儿强,心思却完全不在杆儿强身上。

    “小也……”奶牛轻轻唤了苏也一声,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奶牛,有什么事,回头再说,这里要赶紧打发了!”苏也眼睛并不看奶牛,语气也淡淡的,只是言语间带了些如刀劈般的狠绝:“再耽搁会要了他的命!”

    “要命?谁的?”奶牛听的懵懂,但苏也显然是不愿再说了。奶牛只觉眼前一花,再看时见苏也已经飞身而起,手中剑诀捻起,径直刺向了此时不得动弹的陆澄蒙。

    陆澄蒙虽不能动弹,但内里真气还是有的。他只觉苏也这道普普通通的剑诀,此时竟像是请出了盘古开天的斧子似的,将重重的锋刃往自己脖颈上砍来!

    陆澄蒙自然不能坐以待毙。他被根脉束着不能动弹,就只得故技重施,将自己的身子屏息缩了去。

    身形缩窄后,陆澄蒙骤然小了一圈,苏也剑诀化出的气剑狠狠劈过陆澄蒙的头顶,他只觉凌厉森然的剑气蹭着头皮寒寒擦了过去,虽然惊险,但总算是堪堪避过了这要命的一击。

    陆澄蒙有些想不通。面前这个苏也,虽说比那个周游修为是高些,但也算不得什么顶尖的,刚才那一把剑气,按理说凭她的实力是断断使不出来的。为什么她被摔下楼再露头之后,便有了这般突飞猛进的变化?

    这些念头只是在一瞬间闪过,陆澄蒙根本没工夫细琢磨这事儿,因为苏也的剑气,再一次劈了过来!

    相比于思考苏也实力大增的问题,陆澄蒙更迫切要解决的事儿,是自己的性命安危。刚才缩了身子才勉强避过,这一次人家有了提防,想要再用这招显然是行不通了。而且,看那苏也咬牙切齿的模样,她分明就是冲着索命来的,实力加上狠绝,更是无懈可击啊!

    但陆澄蒙到底是陆澄蒙,他那些修为岂是白给的?最初的惊慌过后,他其实早已开始了盘算。也许想法并不会百分之百成功,但陆澄蒙认为起码会有很大的几率,完全值得一试!

    缠在陆澄蒙身上的根脉限制的只是他的行动能力,禁锢让他无法动弹手指结印,甚至无法喝出咒言,但他体内的真气却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依然可以在气脉内里流动。

    只要真气能动,事儿就好办多了。陆澄蒙冷冷一笑,眼睛紧盯着苏也的动作,暗自也将真气运转了起来。

    苏也眼睛紧盯着陆澄蒙的咽喉,一团盛怒悲愤之下,气血奔涌,虽然让真气势头暂时壮了起来,但也让她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看不见陆澄蒙暗中的动作,一心只是想要他的命,想要这帮乱徒的命!

    让小哥哥命悬一线的人,全都得死!

    苏也红着眼睛,将手中剑气狠狠砍了下去!

    陆澄蒙眼睛圆睁,若不是声音受限,他定将一声吼将出来。

    苏也不理会陆澄蒙使不使劲儿,只将那道剑气往他颈上砍了下去!眼看着剑气就要落在陆澄蒙干瘦的皮肤上,霍然几根黑色藤蔓从缠着陆澄蒙的根脉的缝隙里蹿了出来,迅疾无比,层层卷在了苏也的剑气之上!

    苏也这才恍然一惊,接着更是怒盛,再运真气将剑气往下压去!

    哪知,突然从根脉缝隙里冒出来的藤蔓虽然细弱,却是结实异常,无论苏也怎样发力,她竟也无法再往下压下去!

    陆澄蒙嘴唇紧绷,心中暗暗松口气,但调转的真气却是丝毫不敢松懈。

    关键时刻,果然还是主人给自己的力量最靠谱。陆澄蒙嘴角的冷笑里藏了些许的苦意。

    哪怕自己再不愿意使用,却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靠这股邪门的力量来自救。

    藤蔓持续用力,眼瞧着,竟将苏也的剑气往上渐渐抬了去!

    苏也咬牙往下压着,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来;“你这老东西,竟还有脸苟活着?”

    陆澄蒙圆睁的眼睛,眨了眨。

    是啊,为什么还要想尽了办法活下去?陆澄蒙体内那真气虽然特殊,等闲无法要了他的性命,但也不是没有能灭了他真气,取了他性命的时候。

    就像适才对付墨龙之时。

    每当遇上这种时候,陆澄蒙时常会冒出赴死的心思,但是……

    也总会临阵退缩。

    原来,自己这一把年纪,一身的修为,竟还是贪生怕死,堪不破的吗?

    陆澄蒙想不通自己为何会这样的……虚伪?

    难道,那少年是因为看到了自己对生的贪恋,才会那样费工夫花心思救自己吗?

    而自己却怪他?

    一时间,陆澄蒙自己已是看不清自己,顿时心内大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