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148章 我要赌命
    “你说什么?他是监察使?这怎么可能?他和赵祎一样,都册封了?”

    石庵长老惊讶道。

    “应该是,难道你没听赵祎的语气吗?他对于张陌凡称赞有加,赵祎都成了监察使,他应该也成了监察使。”

    周东龙冷笑道:“否则,他就算有着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不给我们面子。”

    “原来是监察使啊,不过,我们东龙宗也有监察使,真会怕他?而且,我们和夏氏一族走的近,到时候,狠狠羞辱他一番。”

    另外一个长老也是冷声道。

    他们东龙宗,还从来没有遭遇到如此羞辱,这事情若是传出去,绝对让人笑掉大牙。

    监察使,他们不敢得罪,但是,却有着监察使,能够对付他。

    “三十六宗也陆续到了,我们去打个招呼吧,顺便探探他们的口风,这夏氏一族的夏彩衣到底是谁,还有,所嫁之人又是谁?”

    周东龙摸了摸山羊须,对于这个婚宴,也无比好奇。

    萧冷玉入住下来,便直接去了张陌凡的房间,轻轻的墙门。

    张陌凡打开房门,看到是萧冷玉,直接将她请入房中,道:“冷玉,有什么事情吗?”

    “难道没事就不能来找你?”

    萧冷玉冷清的说了一句,走进房中,坐到了一旁,道:“我听说你率领东周圣土的势力,组成联盟,将血魔族给驱除了?”

    张陌凡点点头,并没有否认。

    萧冷玉见张陌凡承认,也是感叹起来,道:“张陌凡,你还记得么?当年在那洞府当中,你面对那北冥血皇,冒着生命危险才将其斩杀,如今,你却率领东周圣土的势力,彻底剿灭了血魔族。”

    “我也没出什么力气!”

    张陌凡耸了耸肩,并不想谈论这件事情。

    “你可别谦虚了,东周圣土的一些消息,我还是很灵通的,你现在已经晋升夺魄九魂了,但是,却能够抗衡真玄初期,对不对?”

    萧冷玉盯着张陌凡的眼睛,仿佛要将张陌凡看透一般。

    “是!”

    张陌凡点头同样。

    闻言,萧冷玉也是松了口气,直接道:“我想要让你帮我一个忙。”

    “原来你说了半天,是因为这个,你乃是我的好朋友,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不用拐弯抹角。”

    张陌凡道。

    萧冷玉眯了下眼睛,微笑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直接说了,明天我们就要去夏氏一族了,到时候,诸多势力都会前往,很多宗门宗主,都在追求我,到时候,我希望你能够帮我将他们打发走了。”

    “什么?”

    张陌凡一惊,道:“让我将他们打发走了?你开什么玩笑?”

    萧冷玉看到张陌凡那表情,差一点笑岔气,道:“你刚才可是答应了我,你乃是天鬼山庄庄主,实力也达到真玄程度,只要你出手了,他们应该不会再自讨没趣来找我了。”

    张陌凡抓了抓脑袋,有些头痛道:“我尽量吧,倘若出现什么厉害的角色,我可不会出手。”

    “不可以!”

    萧冷玉直接命令起来,道:“不管是谁来了,你都要替我挡着,这些人,若是不一次性将他们打发走,以后肯定还会再来骚扰我。”

    “你就这么确定,我能够击退他们?”

    张陌凡道。

    萧冷玉点点头,脸上有露出迷人笑容:“你若是打不赢,大不了我上,我可是晋升真玄中期了!”

    说话间,阵阵玄气,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

    “好吧!我同意了。”

    张陌凡中了萧冷玉的套,也没办法拒绝。

    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不施展斗魂绝技,对付真玄中期的高手,也是轻而易举。

    萧冷玉的眸中,露出了几分得意,接着说道:“对了,你可知道这个夏彩衣要嫁给谁么?”

    “你知道?”

    张陌凡惊讶问道。

    萧冷玉点头,道:“我得到了一些小道消息,这个夏彩衣所嫁之人,并非是西周圣土的人,而是南周圣土。”

    “原来如此!”

    张陌凡恍然明悟,道:“那夏氏一族的族长夏河北,乃是从八品的副督查,在南周圣土办差。”

    “不错,夏河北跟着一个督查身边,常年镇守黄魔海域,那夏彩衣应该是嫁给了那督查的儿子。”

    萧冷玉接着道:“难怪夏家会广发邀请函,啧啧啧,这是王朝世家的联姻啊。”

    “我们可管不了那么多!”

    张陌凡关心的,并非是什么夏彩衣嫁给谁,而是关心洛青鸾怎么样了。

    两人再度交谈片刻,萧冷玉便直接离开了。

    夏古城当中,有着一条最为繁华的街道上,有着一个独臂白发男子,他迈着有力的步伐,进入到一座大殿当中。

    这座大殿,叫做赌宝殿!

    所谓的赌宝,便是用自己的宝贝和赌宝殿的宝贝赌斗,赢了,可以带走宝贝,输了,要留下自己的宝贝。

    白发男子走到柜台上,淡淡的说道:“我要赌一件宝贝,不知道你们有没有?”

    “只要你说出来,我们赌宝殿都能够拿出来,就算没有,也能够以最快的办法弄来,前提是,你也要拿出能够与之媲美的宝贝。”

    柜台上的老者,瞧了瞧白发男子,一眼就看了出来,白发男子乃是夺魄九魂的武者。

    做他这一行的,眼力远超常人,这个白发男子,看似沧桑,其实力不一般,真要赌斗,他们赌宝殿当中的武者,未必能赢。

    “我要夏氏一族的婚宴邀请函。”

    白发男子缓声道:“我拿着条命赌,你们赌宝殿,敢接吗?”

    “你要赌命?”

    老者也是吓了一跳,他在赌宝殿干了二十几年,见过赌一条手臂的,见过赌一条腿的,却并没有见过赌命的。

    而且,赌的,还仅仅是一张婚宴的邀请函。

    “我身上一无所有,只有这条命值钱,就怕你们没有婚宴邀请函。”

    白发男子说道。

    “你等着,我去找殿主商议一番。”

    那老者吩咐一个下人过来招待白发男子,他则是急冲冲的进入了后台当中。

    很快,他就进入了一间书房,将刚才的事情汇报给了书房当中清算账目的老者。

    那老者抬起头来,目光如电,惊讶道:“为了一张婚宴邀请函,居然来赌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