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轻解霓裳 咽泪换笑妆
    “圣光在上,我愿意以我的灵魂为燃料,求这光与热能拯救她的痛苦与迷茫。”

    伯瓦尔痛苦地以头抢壁,口中虔诚祈祷。

    “求你了,不要再让我感到自己是如此的失败,失败地一次次失去你……”

    随着伯瓦尔的祈语,他的身上圣光一点点浮现,慢慢渗透进如同无色琥珀一般的固体中央,最终到达希亚的身边。

    ……………………………………

    好冷?

    不,我不冷……

    我……已经没有了感觉了不是么?

    可是为什么,会觉得温暖?

    不!!

    温暖什么的,不存在的!

    都是假的,骗人的!

    我不要什么感觉!!!

    不要……叫醒我啊……

    不要……

    求你了,不要让我去面对,那些事情……

    希亚的表情有了些许的变化,她想把头埋得更低,却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

    “求你了,如果我这无用的灵魂连这最后一点事也做不到的话,至少,请让我死在你面前,好吗?”

    不!不许你死!!

    近乎本能地,希亚断绝地否决了这个提议。她心中终于出现了无比的焦急,而最终落在外表的反应是,她抬起了眼,正对上一双温柔的蓝色眼眸,里面满是对自己的怜悯与关怀。

    这个人……是谁?

    为什么她能感到他有那么一点熟悉,好像他们有一点点是相连。

    好像他绝对能理解她的痛苦与委屈,好像他一定能接受她的肮脏与不堪。

    就连眼泪这种无用的东西,似乎只是因为他,才有了存在的价值。

    就像此刻,她木然而干涸的眼中,再次润泽,珍珠一样的液体一颗颗不受控制的掉落。

    即使她还没有想起这个人的名字,爱丽克希亚的记忆里没有这个人。

    伯瓦尔又是心疼又是欣喜,心疼她不知道是遭遇了什么才变成了这样,又欣喜她终于有了反应。

    “蒂芬!蒂芬!!”他口中唤着他最想念的名字,身上的圣光越发的灼热。“不要把自己再困住了,放开吧,无论发生什么都让他过去吧,好吗?”

    “蒂芬?”希亚脸上有一些恍惚,这个名字和他一样陌生而熟悉。“是谁?”

    “蒂芬,求你,醒过来。想想安度因,想想你的孩子。”

    “安度因?我的……孩子?”她很想否认自己没有孩子,可是却无法开口。

    她困惑的表情让伯瓦尔暗暗心急,但嘴里却只是安慰她提醒她。“是的,你想想,你最爱的儿子。你之前不是还一直想见他的吗?”

    “我……”希亚的眼神游移,有些挣扎彷徨。

    见此,伯瓦尔吸了一口气,慢慢补充道:“还有你最爱的人——瓦里安,你不想见他了吗?”

    “瓦里安?”这个名字让希亚的心里一痛,好像一根尖锐的刺扎进了心口。“是谁?”

    伯瓦尔很艰难又很平静地说:“是……瓦里安.乌瑞恩,暴风城的国王,你最爱的男人,你愿意为他付出生命的男人。”

    希亚有些糊涂了,她最后问道:“那么你又是谁?”

    “我是伯瓦尔。伯瓦尔.弗塔根。蒂芬,我们一起长大,我是你的守护骑士,发誓要守护你一生的人。”

    希亚的眼睛因为这句话而慢慢闪动光彩。她小声地迟疑地求证:“所以……我是谁?”

    “蒂芬!你是蒂芬.伊雷利安.乌瑞恩!!”

    封闭的记忆,黑暗的世界里,有光缓缓地亮起来。

    所有属于他的记忆,所有属于人类的记忆像是被这个名字唤醒了一般翻江倒海的袭来,她想起了他是谁,想起了所有关于人类蒂芬和被遗忘者爱蕾塔希亚的记忆。这些让她暂时的忘却了身为龙族的身份。虽然最终她还是想起了她到底是因为什么把自己封闭在这里的——那种在人类的理念中绝对被禁止的龌蹉之事!

    即使是现在,只是一想到也依然让她难以背负这种肮脏的份量的事情。

    “伯瓦尔……”她朝着他缓声叫他的名字,声音嘶哑,泪眼模糊。

    像是孩子终于找到了可以依靠的对象,破碎的帆船终于停靠到了港湾,她只觉得自己整个人满是委屈想要倾述,整个心都是创伤乞求安抚。

    伯瓦尔听见了屏障碎裂的声音,也仿佛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他急忙冲向了她,半跪在坐在地上的她面前,使劲把她抱进怀里,想用自己的温度去温暖她。

    “伯瓦尔……”希亚哭得越发激烈。

    伯瓦尔什么也没有问,只紧紧的抱着在他胸口痛哭流涕的希亚,内心痛苦伴着愧疚。

    她从来没有这样哭过。

    不,在他的记忆里是有过一次的,那时的她也是这样的哭泣着,是他与她初次见面的时候。

    “走好了,你们这群小鬼。”一个中年男人呵斥着伯瓦尔和其他几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小孩子。“如果能成为这位主教大人的弟子的话,你们可就能一举摆脱你们那可耻的贫民窟,平步青云了。”

    周围的声音有些嘈杂,伯瓦尔觉得是不是七月的烈日太过于热烈,他觉得有些昏昏沉沉的。

    他是谁?他叫什么?他只记得他在一群难民小孩里醒来,而下一刻,他们就被这个中年男人带到了这里。

    “教官,这小子,昨天晚上生了一场大病呢,是不是不要带他一起去见主教大人,不然失礼了怎么办?”

    伯瓦尔听见他身边有人在打他的小报告。他隐约觉得他们这群孩子里大概有什么在竞争,大约和那个主教有关吧。可是他只觉得头脑晕沉沉的,什么话都不想说,什么话都说不出。

    “都到这里了,还说什么废话!主教大人心怀慈悲,说不定治好了这小子,还是他的福分。”

    恍惚间,他们被主教接见了。

    很多年以后,伯瓦尔才明白原来那个人是个中人,暗地里的人贩子,收留难民小孩,然后找合适的雇主将他们卖掉。

    这一次的主顾是位德高望重的主教,他想买一个合适的孩子做自己的仆从。

    做主教的仆从,这可比什么乱七八糟身份的人买下自己要好的多了。

    每个少年都瞪大了眼睛,挺起了胸膛,试图用自己的卓越表现让主教大人多看他一眼。

    但是伯瓦尔还是觉得自己有些昏昏沉沉的,他只是勉强地支撑着自己不失态罢了。

    他恍惚听见那位主教大人对中人说,这些他们都非常优秀,他很也难选择,但他有个女儿,这个被挑选出的仆从同时也会做女儿的玩伴,也许将来还会成为她的守护骑士。所以他决定叫自己的女儿过来一起看看。

    可是,回话的仆人说喜欢捉迷藏的小姐从上午就不见了。

    “那么你们找找看吧,”和蔼的主教这么说:“谁能找到我的小女孩,谁就留下来。我相信,这会是圣光的指引。”

    主教的府邸不大,但是他们一遍遍的找,谁都没有找到这个八岁的小女孩。

    体力的消耗加上夏日的严酷,伯瓦尔几乎是凭着自己的毅力在强撑。

    找到她……

    他心里告诉自己——不能放弃,他要找到那个女孩,他要找到她……

    他会找到她的!

    仿佛灵魂中有人在应和着他,他的脑海中全是这句话。

    当他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走到了花园里一座小木屋的里面,是一个小小的祈祷的静室。

    伯瓦尔的目光落在了和他一样高的墙上的烛台上。烛台上没有点燃,这是自然的,因为是白天。

    神使鬼差地,伯瓦尔伸出手,握住了烛台。他实在太累了,他连站都快站不动了。下一秒,他的身体一软向下倒去,连带着扳倒了手中的烛台。

    墙角处,地板的一侧向旁边缓缓的滑动开来。

    “找到……了……”伯瓦尔自己都没有发现,他脸上浮现出了微笑。

    下面地窖,里面的味道并不怎么好闻。但伯瓦尔什么感觉也没有,只是心里充满了喜悦,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命运将被改写的喜悦吧。

    然后,下一秒,那些喜悦消散无疑。

    因为哭声——他听见了一个女孩子的哭声,仿佛强忍着不敢哭出来的那种小小的啜泣,让他竟然觉得自己也跟着难受了起来。

    “是蒂芬小姐吗?”

    黑暗中,一双碧玉色的大眼睛朝他看来,被泪水润泽过后有如最纯净的翡翠一般晶莹剔透。

    那个女孩双手抱膝坐在最深处的角落里,微光折射出她小小的脸上满是泪水。

    “你是谁?”她怀疑地问,一边继续哭着,很伤心很伤心。“父亲呢?为什么不是父亲……呜呜……父亲不要我了……”

    伯瓦尔半跪在她面前,认真地看着哭得像只花猫一样捂着脸的女孩子。“不会的,没有人会不要你呢?”

    “可是……父亲他不要我,他都不来找我……”

    伯瓦尔哑然笑了。那一瞬间他听见心里的声音与他说出的话重合了。

    “我找到你了。所以,不要再哭了,好吗?”

    女孩愣了愣,然后猛地朝他的怀里扑了过去,重重地撞在了他怀里,也撞进了他的心里。她带着塞塞的鼻音说:“好!”

    “感谢圣光的指引。”主教微笑着依约留下了他。“我会给你一个贵族的身份的。弗塔根怎么样?——伯瓦尔.弗塔根。”

    那一天的好多细节伯瓦尔都已经遗忘,但他一直记得,当他找到她时,那个哭得仿佛被全世界抛弃的女孩子。

    那样的泪眼,他不想再看见第二次,也确实再没有看见过。

    只是他没想到,他居然还会再看到她哭得这么伤心。

    伯瓦尔紧紧地抱住了她,一如他十四岁那年,又是心疼又是愧疚地说了和当时一样的话。“我找到你了。所以,不要再哭了,好吗?”

    而希亚也一如她八岁那年那样,紧紧地抱住了他,好像抱住了世界上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

    可是她说不出那句话。她说不出口,她什么也说不出口。

    她是遭遇了什么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那种令人绝望的事情。

    希亚哭泣着,斟酌着,最后只能挑最容易说出口的话说出来。

    “伯瓦尔,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不是蒂芬,不是你的蒂芬.伊雷利安。”

    “那你这么认得我呢?”伯瓦尔神情不变,语气温柔。

    “我……我有那些记忆,好像我经历过那些事情的。”

    “既然那些记忆属于你,那些经历属于你,那你就是我的蒂芬,和我一起度过那些时光的蒂芬。”

    “可……可我不是人。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我不是人,伯瓦尔……我是龙,而且是黑龙。”

    希亚说出这话后,绝望的捂住了脸。

    伯瓦尔有一瞬间的忪愣,但他很快温柔地拍了拍希亚的背。“那样并没有什么不好的,人类的身体太过于脆弱,如果你是黑龙的话,只要好好远离人群,应该再没有人能伤害你。”

    伯瓦尔的回答让希亚感到意外而吃惊,她抬起脸看向伯瓦尔。

    伯瓦尔只是微笑而心疼地看着她,眸子里温润地仿佛含着星星的光。

    “不管发生了什么,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只要你还是你,我都会永远站在你的那边,所以好蒂芬,求你,醒醒吧。我的生命已经所剩无多,这一次请不要再让我留下遗憾好吗?”

    “什么?”希亚惊慌地伸手捧住了伯瓦尔的双颊。“你在胡说什么呀,你不是好好的在我面前吗?”

    “这是你的内心世界啊,蒂芬。我能在这里和你说话,是因为我们之间的灵魂契约。所以你不要怀疑,你就是我的蒂芬。只是我的身体,现在在龙骨荒野中了被遗忘者的瘟疫炸弹,恐怕,马上就会死去了。”

    “瘟疫炸弹?”希亚惊恐地摇了摇头。“这是怎么回事?”

    “比起这些,我更关心你。”伯瓦尔温声道:“蒂芬,答应我,醒来好吗?”

    “醒过来……”

    然后带着那种事的可怕回忆吗?

    希亚打了个冷颤,望着伯瓦尔的眼神里满是绝望。然后她双手划过伯瓦尔的双颊向后勾去,一直到双臂紧紧地搂住了伯瓦尔的脖颈,好让伯瓦尔看不到她的表情。

    她的背上,裸露出与真实身体一般的景象。

    “你看吧,伯瓦尔,看我现在的样子……”

    那是什么样可怕的景象。

    伯瓦尔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希亚的背上满是黑色的诅咒线条,纵横交错,凹凸不平,好像把肌肤切割成无数的碎片,显得十足的恶心。

    “这……这没什么的。”伯瓦尔拍拍她的背,安慰道。

    这句话打消了希亚最后的顾虑,让她终于有勇气轻轻对伯瓦尔说出了她最后的秘密,最深的梦魇,最饱受折磨的恐惧源头。

    “……”

    伯瓦尔难以置信的的睁大了双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这样的事情……会让他的蒂芬……发疯的吧……

    伯瓦尔一瞬间就明白了希亚为什么会选择将自己封印。他心痛得无以复加却无法开口说出安慰的话语,因为任何话语在她所受到的伤害面前都是如此苍白无力。

    “所以……伯瓦尔现在你知道了吧。我真的是龙,也必须是龙——黑龙,肮脏的黑龙……”希亚放开了他,向后跌坐,双手无力地撑在身后,然后一点点手脚并用地缓慢向后挪去。她看着伯瓦尔惨然笑道:“我那么脏!这样的我,又怎么是你记忆里那个蒂芬伊雷利安呢?我自己都受不了我自己啊!!!!”希亚忍不住捂住了脸歇斯底里的尖叫了起来,身体开始剧烈的发抖。与此同时,她的身上升腾起了黑色的暗能,将希亚缠绕包裹了起来。

    “不可以!”伯瓦尔顾不得许多,几乎是不假思索地一把扑上去拥抱住了希亚。

    他一碰触到那些黑色的暗能,就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然而即便如此,他依然忍受着巨大的痛苦牢牢的拥抱希亚。

    因为他知道,他怀里的女子,在忍受什么样的折磨什么样的痛苦。

    “这,不是你的错……”因为痛苦,伯瓦尔说出每一个字都显得很艰难,然而他说的依然坚定。“你是我见过最纯洁的人,蒂芬。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毁去你在我心里的纯净。即使是那样的事情,也不会。”

    黑色的诅咒渐渐又隐了下去,伯瓦尔松了一口气,但他却不敢放开希亚,生怕自己一松手,希亚又会绝望地将自己封闭起来。他轻轻将脸贴在希亚的肩膀上,柔声道:“你要相信我。”

    他的温柔让希亚不知所措。她神色惶恐地说道:“对不起,伯瓦尔,我都干了些什么啊,这些……我没想到它们会伤害到你……”

    “你听我说,蒂芬。”伯瓦尔见她稍稍平静下来,也放松了她。他双手捧起希亚的脸颊,动作温柔,因为那是他无价的珍宝,他凝视着希亚的眼睛,一字一句起誓。“无论你遭遇了什么,变成什么样子,我永远都是站在你那一边的。你不要害怕,因为我永远永远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我向你发誓,永远不会。所以,请你相信,我不会。”

    说完,他微微扬起脖子,在希亚的额间留下一个虔诚的,不带任何欲望的吻。

    希亚被这个吻所安抚,她慢慢合上了酸涩的双眼,饱受折磨的内心得到了片刻的安宁。

    而正在两人静静依偎时,伯瓦尔身上散发的光突然开始四溢开来。痛苦让伯瓦尔的身体颤抖了起来。

    希亚感觉到了。她隐隐地有不好的预感,但却不愿相信。“这是……怎么回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