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 进宫谢恩(上)
    从刘氏那里出来,已是快到午时了,任云舒带着那一匣子的身契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屋中的丫鬟们已是将午饭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任云舒回来吃。

    任云舒进屋,就看沐昕已经坐在餐桌旁等着她了,她吩咐身后的芷卉芷巧去把匣子收起来,便走到了沐昕身边的凳子上坐下。

    “三嫂把事情都同你交代好了?”沐昕笑着与任云舒问道。

    任云舒一边帮沐昕布菜,一边回道:“不仅交代好了,还同我诉说了一番你这些年的苦处,让我都不好意思不好好待你了。”

    沐昕闻言失笑,夹起面前碟子里的一块鱼肉,便开口道:“夫人知道我最爱吃鱼肉,这样体贴的待我,我哪里还有不满足的。”

    任云舒见沐昕装出一付正经的模样,也忍不住笑了,两人也不继续插科打诨,专心用起餐来。

    吃饱喝足之后,沐昕便与任云舒说道:“我下午有些事情,要出去一趟,晚上若是赶不回来,你就自己先用晚饭,明天一早咱们要进宫与皇上皇后谢恩,你记得准备一下。”

    任云舒点头表示自己知晓了,也没问沐昕出去做什么,男人们总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她并不用问太多,专心管好后宅的事情即可。

    一整个下午的时间,任云舒都在与院中的下人们问话,因这是下人们第一次见主母,时间自然就长了一点,也好在刘氏以往治家严谨,沐昕院子里并没有什么刁奴,或许有些关系户,但也都谨慎小心,对着她这个新妇也十分恭谨,任云舒并不想传出什么刻薄下人的名声,便只是训诫了一番便让那些下人们回去干自己的活计了。

    她心中更挂心的还是明日进宫的事情,虽然她还是“梅静白”的时候也时常进宫,但身份不一样,心态自然也完全不一样,又想到自家三妹妹同太子殿下的事情,总觉得明日进宫恐怕不会十分顺利。

    ?快傍晚时分,任云舒见沐昕还未回府,便叫厨房先热了晚饭,打算自己先吃,丁嬷嬷很是乖觉,这几日已渐渐知觉出任云舒的饮食喜好,便先上了一碗香橙酿丁香鱼丸汤,那丁香鱼本就细小,鱼丸也只搓成指头大小,酿入香橙的酸甜味,既开胃又美味,任云舒吃着甚好。

    谁知任云舒刚吃了两口,沐昕便回来了,她赶忙放下汤盏,起身去帮他更衣梳洗,谁知他一闻着汤盏里的香味,便凑到任云舒面前,笑着说道:“我闻着鱼汤的香味了,你喂着我喝一些。”

    任云舒听到这话顿时脸红,覻了一下四周装作啥都没听见的丫鬟们,低声说道,“呃,那个是我吃了一半的……”因着这鱼汤做起来麻烦,所以也只做了这小小一碗,已是让她喝了一半了。

    沐昕却依旧无所谓地笑道:“有什么关系,自己娘子吃剩的怕什么,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

    任云舒无法,只能拿起那剩下的半碗鱼汤,沐昕就这样就着碗口,将剩下的半碗鱼汤一下都喝了个干净。

    任云舒顿时有些无语,这是有多饿啊……“不是说不回来吃饭的吗?怎么的又回来了?”任云舒一边帮沐昕换着衣服,一边问道。

    “事情提前办完了,就回来陪你一起吃饭。”沐昕洗了脸,便同任云舒一起坐回饭桌前。

    任云舒看了看桌上简单的四菜一汤,便吩咐丁嬷嬷去厨房再添两个肉菜过来。

    “我不回来吃饭你就这样委屈自己啊?”沐昕听任云舒吩咐完了话,便握住她的手问道。

    任云舒只是笑着回道:“我自己一个人吃,能吃多少东西,四菜一汤已是很多了,且最后也大抵吃不完,还要分给丫鬟们的。”

    “以后我不在,也尽量多点几道菜,爱吃什么就点什么,千万莫要委屈了自己。”沐昕生怕任云舒一个人的时候随意将就,很是认真地嘱咐道。

    任云舒脸上笑意更甚,这般细微事情上的关心,让她更能感觉到沐昕的用心,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回握他的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两人气氛和谐地吃完了饭,沐浴更衣之后,沐昕就将丫鬟们都遣了出去,抱着任云舒就要往床上滚。任云舒连忙拦他,口中还有些着急地说道:“你别闹!明日要进宫,我还要早起呢!”

    沐昕压在任云舒身上,脑袋搁在她的肩窝处,声音闷闷地说道:“这都两天了……”她们可还在新婚呢,沐昕觉得妻子这样素着自己十分不好。

    任云舒立即用哄孩子的语气说道:“明天,等明天晚上从宫里回来,我一定依你。”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摸了摸沐昕的脑袋,然后用力地想把他从自己的身上推开。

    沐昕哪能那么容易就让她得逞,飞快地抓住她的双手,在她脸上脖子上亲了又亲,直亲地她双颊绯红,气喘吁吁方才罢休。两人又是闹了好一会儿,任云舒才捍卫住了自己的权益,没让沐昕得逞,最后只是相拥而眠。

    第二日一大早,任云舒打着哈欠就起来了,昨天晚上同沐昕闹得太晚了,她严重地睡眠不足,阖着眼任由丫鬟们打扮好,等上了马车,才稍稍清醒了一些。

    沐昕似是知道她没睡好,将她揽进怀里,让她靠着自己,便说道:“离皇城还有一段距离呢,你可以再眯一会儿。”

    任云舒连忙摇头,“一会儿就进宫了,我要保持清醒的,不然一会儿见了皇后娘娘若是说错了话,那可不只是丢脸的事了。”

    沐昕可没任云舒那般谨慎,语气很是无所谓地说道:“你也不是第一次见皇后了,何必这般紧张,皇后的性子你还不了解,最是和善,你又向来会说话,怕什么。”

    任云舒心中叫苦,若是以前,她自然是不怕的,可是出了任云依那档子事儿,她就怕皇后心中对英国公府有什么想法,自是要更谨慎一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