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61章 白衣龙女
    第261章白衣龙女

    “逃好,还是继续闯好?”

    白小天有些拿不定主意,现在在黑白神龙地盘里,逃,直接暴露,还逃不掉,打又打不过!

    “船到桥头自然直!”白小天咬咬牙,继续飘流,现在情形,他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有胆大心细了。

    白小天留出三道微弱神识观测四周保护自己,然后大睡起来。

    一对少年男女,随着水流漂了很久很久,二十个小时过去了。

    金盈盈依旧昏迷不醒,毫无知觉,偎依在白小天怀里,慢慢随着暗河水流来到了一个三岔路口,两个黑漆漆三米高、两米宽的洞口,分列五米河流两侧的石壁上。

    缓缓的暗河水流在三岔路口前方10米处盘旋了一下,稍作调整,一分为三,各自奔腾而去。

    一对生死相依、昏迷不醒的少年男女,在三岔路口前旋转了三圈,似乎依旧在犹豫着,该何去何从?

    命运之神又会带他们去向哪里?

    昏迷不醒的一对少年男女,相拥在一起,漂流了这么远,足足几百里,却依旧在一起,这就是生死相随吗?

    如果白小天醒着,他肯定说不是的,他只是在做任务而已。

    他们在河道三岔口前盘旋了数圈,最后漂进了右侧黑漆漆的山洞河道。

    山洞洞口像桥洞似的,很宽,周围是石壁。山洞蜿蜒曲折,一团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再往内,一条白玉神龙雕塑蜿蜒在洞顶之上。

    白龙雕塑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使得石钟乳和石笋形成的各种形状、各种颜色物品清晰可见:有凶猛的动物、翠绿的植物、奔腾的河流、蜿蜒曲折的山脉、身着古装的贩夫走卒、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强大的武士、金碧辉煌的宫廷楼阁、密密麻麻的农舍小屋,等等,这一切都是那么的栩栩如生,令人目不暇接,令人眼花缭乱。

    白龙雕塑在洞顶蜿蜒三千米,墙壁四周的石钟乳和石笋形成的栩栩如生壁画也达到了三千米。

    越往洞内,光线越亮了些,一些发光的晶石镶嵌在石壁两侧,晶石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到达白龙雕塑的尾部,已经亮如白昼。

    此时白玉神龙尾部消失的下方,一道宽五米高八米的白玉巨门映入眼帘,暗河枝流从白玉门前两侧石壁缝隙流过,不知去向。

    一对刚刚认识、却生死相依的少年男女被河水冲到了此处白玉门门前。

    他们深度昏迷,气息微弱,横躺在白玉门前玉石平台上。

    金盈盈,面色苍白,双目紧闭,双手手臂圈成弧形,成搂抱状,浑身衣服湿透紧贴身上,巍峨双峰、魔鬼身材暴露无遗。

    那个灵动少年,英俊的面庞上毫无血色,极度苍白,气若游丝,似乎命不久矣。

    白小天装的很像,身上除了脸部,其他裸露的地方,满是伤口,最严重的有四处枪伤,已没有血流出,黑色子弹、白色伤口,恐怖吓人;其它密密麻麻的条状伤口覆盖手臂、小腿、手、脚,令人头皮发麻、惨不忍睹,显然一路漂流,四周石壁还是给他撞出了不少伤口。

    “吱!”的一声响,白玉门打开了,一个清冷、脱俗、高贵、靓丽的白衣女子,走了出来。

    “哎!”

    她轻轻叹息了一冷,缓缓弯腰,轻轻抱起二人,转身穿过白玉门,来到一个大大的绚丽的房间,白玉门随后自动关上了。

    白衣女子,将两人轻轻地放到了一个宽宽的汉白玉长椅上,其形状就是沙发。

    白衣女子,帮金二公主这个美少女坐好坐姿,依靠在白玉椅背之上。

    “我真羡慕你!”

    白衣女子伸出修长右手,轻轻在少女身上一晃,一团水气、寒气竟然自美少女身上散出来。

    美少女苍白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呼吸也变得强而有力了,紧皱得眉头舒展开来,慢慢的俏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似乎正在做着一个美梦,一时半会不会醒来。

    “既然我们可能要做姐妹的,那么,就送你一件礼物吧!”

    白衣女子,轻轻自语,尖尖指甲指向那如星空般璀璨的屋顶,同时手掌一身,一颗亮白色的珠子落入她如雪耦般的美手中。

    白衣女子,又轻轻的一招手,亮白色的珠子飞到美少女头顶,‘嗖’的一下子钻进了美少女额头。

    美少女没有一丝异样感觉,表情反而更舒适了,脸上笑容更甚了,一丝丝口水缓缓溢出。

    白衣女子,抱起白小天放到了一张宽大舒适的床上,将他平躺放在自己的闺床之上。

    白衣女子,轻轻褪去了白小天的价值不菲的衣服,审视着白小天瘦弱但俊美的身体。

    “生生之气,不错!”

    “混沌之体,厉害!”

    “幸运之主,真好!”

    “救世之主,难得!”

    白衣女子,从白小天身上看出了意外,看到了希望,她右手一摇,一把冰刀在手,轻轻挥了四下,四道小口出现在四处枪伤之上,左手一摇,三颗子弹从白小天身体飞出,落入雪白的玉手之中。

    白衣女子右手手掌,轻轻一抚,白小天四处伤口深处已愈合,随即手掌一抓,白小天腹中的河水、寒气便形成一团水气,脱离白小天而去。

    白衣女子,看到白小天英俊的脸上慢慢变得红润了,冰冷的双眸变得有些儿迷离;随即看到那满身的伤口,眉头皱了又皱,一股痛楚涌上心头。

    娇小修长的右手抚在了白小天伤口之上,如清风拂过,伤口奇迹般完全愈合了,不留一丝痕迹。

    五分钟后,白小天所有伤的地方被白衣女子那玉手抚摸了一遍,所有的伤口也都愈合,没有留下一丝伤痕。

    白衣女子,温柔的帮白小天穿好那身价值不菲的衣服,然后将其抱到白玉椅子上坐好。

    白衣女子,轻轻地解开自已白色上衣的第一个纽扣,从衣服里面取出一个璀璨的挂链,挂链上镶嵌着一颗亮白色的珠子,散发着比刚才送给金二公主那颗珠子更洁白的圣洁之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