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十五章 天使降临
    “修女小姐?已经安全了吗?”水间月问道,因为看着眼前那个金灿灿的青蛙天使,他开始有点想法了。

    “生命能量已经成功补充,危机解除。”茵蒂克丝的声音也从冰冷的样子恢复成原来的状态:“现在只需要送走天使,然后摧毁神殿就可以了。”

    “所以说……那个天使还在房间里面……”水间月想了想,突然伸出右手摸了一下那个金色的青蛙。

    ‘滴,捕捉到术式[天使降临]……‘

    “复制。”水间月抢答道。

    ‘复制成功,术式依附在头发上,每次使用需要消耗一根头发。‘

    “哇哦……那还真是轻松啊,代价居然这么低的吗。”水间月感叹道。“对了,使用猎杀魔女之王的代价是什么?”

    ‘复制术式[猎杀魔女之王]依附在皮肤上,献祭的最低限度为十平方厘米的皮肤,可以由宿主自行选择献祭位置,以及主动提高献祭数量来提升威力。‘

    “[幻想杀手]会损伤右手,[猎杀魔女之王]要献祭皮肤,为什么只有[天使降临]的代价这么简单?”水间月疑惑道。

    ‘作为借用天使之力的特殊术式,[天使降临]的献祭为永久失去,无法通过任何治愈手段恢复,请宿主注意保养发际线。‘新手教程幸灾乐祸的说道。

    水间月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捂住头顶。

    “嗷!”突然有这样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然后好端端的刮起了狂风。

    “天使发怒了!你做了什么!”茵蒂克丝方才低着头确认送走天使的咒语,没有看到水间月触碰代表天使的金色青蛙。

    “摸一下都不让,真小气。”水间月吐槽了一下,不慌不忙的开启幻想杀手再摸了一次。

    金色的青蛙瞬间消失,房间里的狂风猛然爆炸,餐桌上原本摆着的房间模型也四散飞开,最后趋于平静。

    “结束了吗?”水间月问道。

    “结……结束了……”茵蒂克丝想了想,有些艰难的说道,然后趴倒在餐桌上,趴在她用自己的血液刻画的魔法阵上。

    “诶?你……”

    “别担心,只是没有体力了,想要休息一下而已。”茵蒂克丝说道。

    “你休息一会。”水间月站起身,打量了一下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客厅。

    不是一般的乱啊……先是自己四处找茵蒂克丝要的东西的时候,因为着急而不经意的打翻了部分东西,原本放在桌面的东西被粗暴的清理,而施法期间茵蒂克丝的血在地上流了好大一摊,最严重的则是水间月触怒了天使之后,房间里面产生的狂风不仅把家具搞得东倒西歪,还把那摊没有凝固的血洒的屋里到处都是。

    不客气的讲,水间警官办的案子,就算是碎尸案也很少见有把现场搞得这么狼藉的,足以媲美这般景象的一般只有被炸弹炸碎的被砸烂脑袋的。

    水间月默默的掏出钱包,数了数里面的现金……

    “太好了……”茵蒂克丝呢喃道。

    “好什么!”水间月没好气的问道,脱了移动教会连条底裤都没有的茵蒂克丝肯定没有钱,赔偿别人家客厅的钱只能他先垫上了,但愿将来英国清教来接茵蒂克丝的时候可以报销吧……前提是日后剧情的发展不是当麻会带着茵蒂克丝对抗那个英国清教。

    “如果死掉了的话,当麻先生会内疚的吧……”茵蒂克丝认真的回答说道。

    水间月愣了一下,坐回茵蒂克丝的对面:“能不能说一下,我离开之后发生了什么?”

    ……

    用了些时间水间月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茵蒂克丝的帽子依然散发魔导具的作用,在他离开后不久,那两个魔法师就锁定了上条当麻和茵蒂克丝,使用驱除闲人清空了这一带之后,名为神裂火织的女魔法师偷袭劈了一刀,劈伤了她,上条当麻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随后上条当麻背着她不断的拼命逃跑,引得两个魔法师分开搜寻之后,被名为史提尔的火魔法师追上,在水间月到来之前他们已经战斗过一段时间了。

    现在茵蒂克丝已经恢复了部分力气站了起来,水间月因为治愈了右手,也可以静下心来演算空间坐标。

    首先用各种能力尽可能的清理一下现场,留下了一些现金和写着留言和号码的便签纸后,水间月用空间移动带着茵蒂克丝离开了这里,去和不知道已经跑到了哪里的上条当麻汇合。

    因为手机坏掉了,没法直接联系上条当麻,费了点时间才在快到医院的地方找到喘的像死狗一样的上条当麻。

    “看来你的体力训练还需要加量啊。”水间月还没心没肺的说道。

    “茵蒂克丝已经没事了吗?”上条当麻没管水间月,只是看着茵蒂克丝,虽然茵蒂克丝移动教会上身前身后都是血迹,但是茵蒂克丝已经好端端的站在那里了。

    “嗯。”虽然有些没精神,但是茵蒂克丝很高兴的点点头。

    “哎呀……时间刚刚好,要开始第二回合了……”水间月突然察觉到了有人来了,转过身去。

    持刀的女魔法师和红发的不良神父正在走来。

    极限电磁炮只是把因为第二个猎杀魔女之王而惊讶的神裂火织出其不意的轰飞了而已,实际上几乎没有伤到她,而赶回来的神裂火织帮助史提尔搞定了水间月召唤的猎杀魔女之王后,两人一起寻着上条当麻的踪迹找到了这里。

    “已经痊愈了?”神裂火织目光扫过茵蒂克丝之后,正视着明显是最强者的水间月:“警告你,如果你以为那些自作聪明的小手段可以对付我的话,我将会使用真正的本领……”

    身为圣人,神裂可以使用名为‘裂神者‘的能力,那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登峰级别的能力。

    “那就再来吧,恰巧我刚才是用左手和你打的。”水间月的右手现在已经治愈,开启了[超电磁炮]之后,铁砂之剑在他的右手形成,比之前要长上一些。

    水间月的剑术,是他从自己的前世记忆中挖掘出来的能力,虽然见识过了各种各样的能人,但尽在剑术上胜于自己的从未见到。

    “乒乒乒!”铁砂之剑与七天七刀相撞之后并没有再产生铁砂的高速碰撞声,因为水间月只是以强磁力维持他们保持剑的形态而已,没有让它们旋转,毕竟拿着链锯和拿着剑的手感不可能相同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