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52章 遣唐使
    转眼间,距离李诵中风,已经过过去了数日。

    李诵已经清醒过来,但是他身子不能动弹,口中只能发出模糊的声音,却无法成语。

    太医们想尽种种办法为他医治,能用的手段都用上了,可是效果却并不大。

    韦仁实跟李淳一起到东宫的时候,李代宗儿和李诵的另外两个女儿正在轻轻的拨开李诵的嘴唇,往他的嘴唇上面涂抹捣碎的蒜泥。

    深受李诵宠爱的牛昭容则在一旁,为李诵倒取松毛酒。

    将蒜瓣去皮,捣烂如泥,涂于牙根,有宣窍通闭之功效,治中风不语。而以松毛泡酒,可治中风口眼歪斜,症见两脚疼痛、腰痛、两足不能立地。

    这些都是太医们给出的法子。

    至于效果,韦仁实也说不清楚。

    李淳过去抓住李诵的手,与他说话。

    李诵嘴巴张合,发出声音来,却不能成言,反而流出好些口水来,被牛昭容赶紧拿手巾擦拭了去。

    李诵眼中涌出泪水来,手紧紧的抓着李淳。

    见这一幕,李代宗儿和她的那两个姐姐也都齐齐流出了泪来。

    看着李代宗儿那副可怜的样子,韦仁实叹了口气,说道:“臣近来得到一个法子,说是取阴经穴为主,阳经穴为辅,不用银针,而是用蜜蜂尾针蜇刺穴位,以蜂毒刺激穴位,可醒神通络,或有奇效。广陵郡王可将此法告诉太医,试令太医辩证,看看可否一试。”

    屋内众人闻言,床榻上的李适口中突然发出一阵嘶嘶声来,牛昭容立刻附耳过去,几乎要贴到李诵的嘴上,半晌,这才直起身子,道:“殿下说试试。”

    正要说话,突然外面传来宫中禁卫的声音:“启禀太子殿下,宫中来了禁卫,说是去寻找韦县子,得知广陵郡王与韦县子来了东宫探望殿下,便寻了过来传召韦县子入宫一趟。”

    李诵嘴又动了动,牛昭容又附耳过去仔细辨听半晌,直起身子道:“殿下说去。”

    韦仁实行了一礼,道:“太子殿下,臣会不遗余力的寻找治您的办法。臣暂且告退了。”

    说罢,韦仁实离开了东宫,往兴庆宫而去。

    到那里见了李适,入眼看去,他陡然又苍老了许多,眉目间全然一片疲忧之色。

    见韦仁实过去,李适问道:“太子如何了?”

    “太子殿下还是不能动弹,不过嘴里能发出些声音,牛昭容在旁边仔细辨听一会儿,也算是能听得懂殿下说了甚么。”韦仁实答道。

    “唉!”李适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太子怎的会突然得了风疾?!这却该如何是好!”

    “陛下已经下旨便寻天下名医,太子殿下一定会被治好。眼下殿下已经能发出声音了,想必往后去会更好一些。”韦仁实宽慰道。

    “只愿如此罢!”李适摇了摇头,问道:“今日有另一件事情。”

    说罢,李适抬了抬手,王德便过去将一张黄娟拿了过来,下来走到了韦仁实跟前。

    韦仁实带着疑惑从王德手中接过来黄娟,低头一看,入眼的先是一句“东天皇敬白西皇帝”,于是一下子没控制住:“卧槽!”

    “恩?”李适幸亏听不懂韦仁实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也能看得出来韦仁实的吃惊,于是问道:“韦卿这是怎么?”

    “陛下,日本人来了?!”韦仁实张口道:“赶紧抓人啊!”

    “韦卿这是又说的甚子胡话?抓他们作甚?”李适更是一头雾水了。

    韦仁实这才反应过来,于是说道:“陛下,这,有倭国人到了咱们大唐?”

    李适这才点了点头,说道:“日本遣唐之使者一行五百余人,八月底自明州上岸,昨日到了长安城外。今日朕见了日本使节,这是其使者呈上的国书。”

    不知道为什么,从李适嘴里听到日本这两个字,韦仁实总觉得别扭。

    虽然,他也知道,这时候已经有日本这个称呼了。

    汉光武帝赐倭奴国国王汉委奴国王金印,正式称日本为倭奴国。至此,日本算是有了名字,成为大汉五十多个藩属国当中的一个。随着日本人对汉字的逐渐理解,认为倭人也就是矮人的意思,为了消除这种歧视。选用在日语里发音与倭字相同的“和”字来自称,并且加上了大,构成了日本的民族名字,大和民族。

    隋朝时,倭国使者小野妹子像隋朝上表文书,希望中国改称倭国为日本。但书的开头是,日出处天子致书日没处天子无恙。这让自认为天下唯一天子的隋炀帝大为恼火,对倭国的要求不予理睬。倭国从来没有停止过改名字的请求,一直到武则天时期,她才最终同意把日本这个名字作为倭国的国号,赐给日本。

    不过眼下大唐人还是习惯称其为倭国,只有在十分正式的场合或是十分正式的书面上,才用日本这个称呼。

    遣唐使!

    从公元七世纪初起,至公元九世纪末为止,中间两百多年的时间里,日本为了学习中国的文化,为了学习借鉴唐朝先进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制度,先后向唐朝派出十几次遣唐使团。其次数之多、规模之大、时间之久、内容之丰富,正可以用一句后世里一个日本历史学家井上清的话来概括,那就是:通过这种交往,日本“恰如婴儿追求母乳般地贪婪地吸收了中国的先进文明,于是从野蛮阶段,用极快的速度,不久即进入了文明阶段。”

    在遣隋使和遣唐使从中国汲取了大量的文化的基础上,日本只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从奴隶制到中央集权的封建制的转变。贞观十九年,也就是公元的六四五年,日本进行了“大化改新”,以唐朝律令制度为蓝本,从经济到政治方面进行了改革,向中国隋唐政治经济体制学习,成为了古代中央集权的封建国家体制,完善了日本的统治制度,奠定了日本的国家发展方向。其后,又往大唐屡屡派遣遣唐使,从大唐带走了无数的工匠和技艺。

    若非是疯狂而贪婪的汲取了大量的中国文化,日本怎么可能只用了十余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中央集权?

    这帮东瀛白眼狼!

    韦仁实很是气恼。

    韦仁实眼珠子一转,对李适说道:“陛下,这些人就凭这一纸黄绢,说自己是倭国派来的遣唐使,您就信了?那万一他们是一群胆大包天的骗子呢?这种国书微臣眨眼功夫能写出好几张,这上面的章印,微臣自己拿块豆腐就能刻出来,若是这帮人只是骗吃骗喝的怎么办?反正也没人能跑去倭国验证他们不是?我看这帮人居心叵测,真假不辨,还是先统统关起来再说!”

    李适看了看韦仁实,说道:“使团不单有国主,亦有其国主之印信,岂能有假。”

    “国主印信也好做啊!陛下让微臣瞅一眼,回头今天下午微臣就给陛下做出来一个。”韦仁实争辩道。

    李适有些无语的瞥了韦仁实一眼:“其人有前几次遣唐使回使所赐之物,不会有假。”

    “哎呀!陛下,这所赐之物就一定是真的?陛下让微臣看看,微臣……”

    “他们还有上一次遣唐使返回时所携的大唐国书,自能辨认,又如何能有假!”李适打断了韦仁实的话,道:“朕怎么觉得韦卿似乎根本就不想承认这遣唐使是真的?”
为您推荐